[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们只是瓦器
2015/5/30 21:08:16
读者:3670
■慎 勇
生命季刊 第28期 2003年12月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上帝,不是出于我们。
——哥林多后书4:7
 
    2002年春天,我便计划暑期要出去短宣。我想到可能去的三个地方:台湾、法国巴黎或俄罗斯的莫斯科。祷告许久,结果,主耶稣开启了莫斯科这扇门,并带领我在“莫斯科华人基督教会”服事了近两个月的时间。
 
    “莫斯科华人基督教会”成立于1994年,成员都是中国大陆背景的弟兄姊妹。教会在1996年春天,由“大使命宣教中心”正式移交给“美国普世丰盛生命中心”牧养,至今已有七年多的时间了。期间的甜酸苦辣、所经历的艰辛历程和耶稣基督的大能,是所有参与其中的牧长、同工们所能见证的。感谢主,他竟然让我能够参与其中。虽然服事的时间短暂,但的确是耶稣赐给我的一个莫大的恩典与造就的机会。
 
    笔者生长在中国大陆,对莫斯科感到既熟悉又陌生。说对它“熟悉”,是因为中国大陆与俄罗斯(前苏联)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当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我从小就耳濡目染了许多关于它的事情。那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及列宁、斯大林、高尔基等人的名字,更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耳熟能详的;说对它“陌生”,是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未真实涉足这个曾经被全世界共产党人称之为“红色革命圣地”的国家。
 
    2002年初夏的一天,我平安抵达莫斯科。在驱车通往驻地的路上,看着车窗两旁的街道、楼房和景物,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亲切感油然而生。经过当地教会同工的“提醒”,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中国大陆的城市规划、楼房建筑等,大都是效仿前苏联设计的,特别是在中国北方地区。所以,看到那里的市容景物,很自然就使我联想到中国北方的城市。安顿下来几天之后发现:甚至是在生活和饮食习惯方面,莫斯科都有许多与中国北方城市相似的地方。说实在的,若不是看到满大街行走的都是“洋人”和遍布的俄文招牌,还真以为是回到国内了!
 
    然而,当地有许多另类的“世界闻名”和让人头疼的事情:莫斯科的警察、光头党(类似新纳粹党)、马匪(专事绑架勒索的勾当)、小流氓和随处可见的“醉人”。关于他们的描述,这些年来,已经有一些文章介绍过了,我就不再重覆。在莫斯科居住过的人,应当知道这些描述并非都是夸大其词。当我抵达莫斯科后的第三天中午,就在着名的红场亲身领教了莫斯科的警察。记得那天中午,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竟然被两位高大英俊的俄罗斯警官武装“邀请”,“访问”了红场旁边的警察局,尝试了一次坐班房的滋味。而受到如此的“礼遇”,仅仅是因为我不愿意入乡随俗——贿赂他们。然而,因着主耶稣的保守和所赐的信心,使我平安渡过了这个风浪与测试。奇妙的是,那天早晨的灵修,主通过圣经的话语,已经预先安慰我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列王记下6:16)”。何等奇妙的恩主啊!
 
    在莫斯科华人教会服事的期间,听到弟兄姊妹许多奇妙的见证。教会有一位A姊妹与儿子每天都在位于莫斯科郊外的商品批发市场摆摊卖货。有一天,市场里面又闯进许多核枪实弹的俄罗斯士兵来检查。所谓的“检查”,就是假借清理黑货之名,行勒索、抢夺摊贩之实。当时,市场里的摊贩都争相关门躲避。而这位姊妹,却跪在自己摊位的地上,奉耶稣的名迫切祷告。过了一会儿,她非常平安地吩咐儿子说:“今天我们不跑了!”儿子虽然不理解,但还是顺服母亲的决定。结果,她们不仅没有受到伤害,反而因为许多商贩都关了门,以致使她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原本积压的货品都卖完了。又有一位赵姊妹,她的护照被房东无理扣押(在莫斯科,没有护照是寸步难行的),并被赶出住所。她虽然通过中国大使馆出面理论,但是,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正当她在陷入绝望之际,她的家人带领她来到教会。因着耶稣的爱,她决志悔改信主。我们与她一同奉耶稣的名为护照的事情迫切祷告,期间,也请一位俄语流利的同工,协助赵姊妹与房东沟通。在三周之后,那个房东竟然主动将护照原原本本地交还在她的手里。实在感谢主的恩典!
 
    因着莫斯科的特殊环境,教会的同工们在事奉当中经历了许多的艰难。他们出外事奉、传福音的时候,碰壁、受到挫折,以及受人的冷嘲热讽,都是常有的事情。不仅如此,同工们还要面对许多生活上欠缺的难处。他们常年在外奔波,随时都会遭遇到莫斯科的警察、光头党和小流氓的“磨炼”(唯一不太担心的是马匪。可能马匪知道传道人没什么油水吧)。其中有一位负责学生事工的B姊妹,在年初出外事奉的时候,就遭遇了两次“光头党”的追杀。她坦承自己当时内心的惧怕,但是,呼喊主的名,使她得以胜过了这一切的危难。每一天她都是奉耶稣的名祷告之后,勇敢地、充满信心地走出去事奉主。有几次,当我跟在她的后面,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莫斯科地铁站台的时候,望着她忏弱的背影,圣灵感动我的心,泪水止不住地落下。主让我看到:一个似乎是弱不禁风的女子,服事主的道路上却远远走在了我的前面。她的脚步是如此坚定,如此有信心。这种信心是她用生命活出来的真实的信心。教会还有一位负责的同工C姊妹,她的身体有软弱。但是这些软弱,并不能够阻挡她传福音、事奉主的心志和脚步。她每一天的运动量,是远超过她的身体所能够承受的。然而,正如她自己常常见证的:“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马书8:37)”。这就是她们得力、得胜的奥秘。
 
    莫斯科华人教会的服事是很忙碌的,但是,同工们每周五都固定有一次聚会。当同工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彼此之间没有对事奉、事工果效的炫耀,只有彼此分享个人灵修的心得,坦诚剖析自己内心的软弱,一同仰望我们的恩主耶稣基督。多少次,大家在一起流泪祷告,求耶稣来改变自己、塑造自己;多少次,大家在一起彼此劝勉,诉说耶稣在各自生命中的奇异恩典。直到如今,我还会时常默念到他们的名字,因为实在是无法忘记他们。他们真实属灵生命的展现使我得益甚丰,正如经上说:“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绕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希伯来书12:1-2a)。是的,耶稣基督在莫斯科华人基督教会的奇妙作为,是述说不尽的。
 
    蒙主耶稣的保守和带领,在暑期短短40余天的时间里,使用我这个卑微的器皿,来成就他自己的工作。从莫斯科回到洛杉矶之后,有许多人都在问我一个近乎同样的问题:“此次莫斯科之行,你的感受和收获是什么?”其实,这也正是我思想和求问主的问题。当我从莫斯科事奉的兴奋、得意和激动中安静下来之后,逐渐清晰并浮现在心里的,是这样一句话:“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上帝,不是出于我们(哥林多后书4:7)。”主啊!的确,我只不过是一个瓦器而已,没有什么可夸口、可骄傲的。如果说,这次短宣曾经或多或少地给了弟兄姊妹一些安慰、帮助和鼓励的话,那都是奇妙的恩主耶稣自己所做成的。我深深地体认到:莫斯科的弟兄姊妹带给我属灵的成长与领受,远超过我带给他们的那一点点帮助;他们行出来的信心、活出来的生命见证,更增强了我事奉的动力和信心。我也深深地认识到:一切事奉之所以能够有果效,并不是因为瓦器本身,也不是出于我们自己,乃是因着瓦器内中所拥有的宝贝──奇妙的恩主耶稣基督。
 
    主耶稣啊,是的,你在我们的里面,是要显明你自己莫大的能力。我们这些蒙召的罪人,只不过是一个瓦器,而你就是那一位陶匠、就是那位奇妙的救主。耶稣啊,是的,愿你亲手改变、塑造、使用我们!
 
 
 
慎勇  来自中国大陆,现读神学。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