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决绝凄美的生死相随
————《路得记》赏析:路得的宿命与终局(2)
2019/5/6 0:24:01
读者:2034
■任运生
 

决绝凄美的生死相随

 

决绝凄美的生死相随

——《路得记》赏析:路得的宿命与终局(2)

文/任运生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本文第一部分链接:圣经里的“灰姑娘”(音频)

 

 

二.回归故乡

 

她就与两个儿妇起身,要从摩押地归回。因为她在摩押地,听见耶和华眷顾自己的百姓,赐粮食与他们。于是她和两个儿妇起行离开所住的地方,要回犹大地去。(得1:6-7

 

拿俄米听见耶和华眷顾自己的百姓,赐粮食给他们,她便决定要从摩押地归回。耶和华神始终眷顾自己的百姓,连使女夏甲也称耶和华是看顾人的神。(创16:13)神从来不会长久丢弃自己的百姓,这应该是属神的人所抱定的确信。

 

1:8-14描述一幅凄然离别的场景,引出《路得记》第二个人生论题——别离。 

 

请看拿俄米与儿媳妇的挥泪之别。

 

于是,拿俄米与她们亲嘴。她们就放声而哭。(得1:9

 

我女儿们哪,不要这样,我为你们的缘故,甚是愁苦。(得1:13

 

两个儿妇又放声而哭,俄珥巴与婆婆亲嘴而别,只是路得舍不得拿俄米。(得1:14

 

离别,是自古以来多为凄婉,伤感,愁绪,泪流的场合,因而是人情感表达最丰富最深切的场景之一,许多小说,诗词,电影,音乐,描述人间离别的情愫。

 

说起离别,人们自然想起柳永的《雨霖铃》:

 

……执手相看泪眼,竞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李叔同的《送别》更将离别的哀怨倾诉推向极致: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尤其是,在圣经中把死亡定义为分离,永远的分离。神对亚当所说的你吃的日子必定死指的正是这样的分离。因为在人看来,亚当吃了善恶树的果子后并没有立即就死,但他实际上已经处于灵死,即与耶和华神分离的状态。

 

红楼梦第九十八回: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地。

 

说到死亡就是分离,没有什么比苏轼的悼亡词《江城子》所描述的更加凄切无奈。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在这个催人泪下的离别场景中,两次提到两个儿媳妇和拿俄米的放声而哭。

 

哭泣,是人类常见的情感流露。人悲伤时哭泣,痛苦时哭泣,伤心时哭泣,委屈时哭泣,难过时哭泣,离别时哭泣,感恩时哭泣,激动时哭泣,惊喜时哭泣,思念时哭泣,为罪忧伤时哭泣,见人遭难时哭泣。对基督徒来说,还要再加一个:为人间的罪恶和苦难而哭泣。如同圣经中被称作泪眼先知的耶利米,如同圣经记载也曾三次哭泣的主耶稣。

 

虽然有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俗语,但哭泣几乎是人生活的一部分。当一个新生婴孩出生时,第一件事就是啼哭,而且哭被看做是婴儿健康的标志。因此人从出生的第一声啼哭,直到生命的尽头始终伴随着哭泣,直到有一天神为人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为止。

 

拿俄米与两个儿媳妇挥泪告别,我女儿们哪,回去吧,我年纪老迈,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说,我还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你们岂能等着他们长大呢?你们岂能等着他们不嫁别人呢?我女儿们哪,不要这样,我为你们的缘故,甚是愁苦。(得1:12-13

 

两个儿妇又放声而哭,俄珥巴与婆婆亲嘴而别,只是路得舍不得拿俄米。(得1:14

 

当拿俄米再次催促路得回去时,路得回答婆婆如下一段话,成为你翻遍世界文学宝库再也找不到第二处用以表达忠心到底,至死相随比这一段更出色的文字: 

 

路得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哪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与我。(得1:16-17

 

这段话的美丽就在于,它用最简单,质朴,通俗的文字,淋漓尽致又无以复加地表达了路得对拿俄米至死相随的坚定不移。文字艺术的大师向来如此,他们用最通俗的文字表达最深邃的思想。

 

路得舍不得拿俄米,决心不顾一切地誓死相随。然而,正如拿俄米的一席话,摆在她前面的是看不见光明的现实宿命。

 

三.岁月沧桑

 

于是二人同行,来到伯利恒。(得1:19

 

二人同行四个字,蕴藏着生死相随,相依为命的决绝和凄美,如同创世记22章亚伯拉罕和以撒同赴摩利亚山的情景。二人同行正是路得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哪里住宿;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的生动写照。 

 

她们到了伯利恒,合城的人就都惊讶。妇女们说,‘这是拿俄米吗?’(得1:19

 

拿俄米终于回到了自己离别了十几年的老家,合城的人都惊动了,妇女们一个个惊愕不已,这是拿俄米吗?

 

1:19带出《路得记》第三个人生论题——沧桑。

 

拿俄米的境遇让人想起小说《故乡》中的闰土和豆腐西施。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

 

那少年时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的伙伴,那手捏钢叉、项带银圈的英俊少年闰土,及至三十年后再见面时,先前的紫色的圆脸,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瑟索着;手里提着一个纸包和一支长烟管,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

 

至于杨二嫂豆腐西施,更是让哑口失语,原先因为伊,豆腐店的生意格外的好,如今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

 

岁月的沧桑在每个人身上都必然留下无情的印记。

 

拿俄米对他们说,不要叫我拿俄米,要叫我玛拉,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我满满的出去,耶和华使我空空的回来。耶和华降祸与我,全能者使我受苦,既是这样,你们为何还叫我拿俄米呢?(得1:20-21

 

伯利恒的妇女们已经几乎认不出拿俄米了。拿俄米对他们说,不要叫我拿俄米,要叫我玛拉。(得1:20)拿俄米是的意思;玛拉的意思。拿俄米在此借用自己名字的文辞转换(wordplay),道出心中压抑不住的苦情。

 

我满满的出去,耶和华使我空空的回来。(得1:21

 

这一句话在语法上称为反向对称结构(Chiasm),原文直译,其结构应该是:

 

我出去(a……满满的(b),空空的(b’)……我回来(a’)。

 

满满对应空空出去对应回来。

 

因为结构像希腊文的字母X(发音为K),故称作Chiasm(反向对称)。 

 

耶和华降祸与我,全能者使我受苦。(得1:21

 

本句为同义反复结构(Synonymous parallelism),即第二行重复并加强第一行的意思,但使用文字却不雷同。在此,耶和华对应全能者,”“降祸与我对应使我受苦。

 

1:16-17路得说出那千古传诵的佳句,得1:20-21拿俄米这同样优美绝伦的妙语,你也许会情不自禁地感叹,一老一少两个寡妇,何以有如此的睿智和见识?

 

拿俄米和她儿妇摩押女子路得,从摩押地回来到伯利恒,正是动手割大麦的时候。(得1:22

 

路得记第一章结束时这最后一节经文,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奥妙无比的画龙点睛。

 

《路得记》第一章的结构,前后呈现对比:摩押地对应伯利恒;异地流浪对应归回故乡;早年的饥荒对应如今的丰收。因此《路得记》第一章的最后这节经文,完成了整章记述的结构完整性。

 

《路得记》第一章开始,因着失去对耶和华真神的注目,以利米勒带着一家人出外流浪,导致家庭的破落衰败;如今因着拿俄米对耶和华神的定睛信靠,成为拿俄米和路得在绝境中的转机。正是动手割大麦的时候是这种真实盼望的简洁表述。

 

当然,正是动手割大麦的时候也为下文第二章路得和波阿斯在麦田巧遇留下铺垫,承上启下,顺畅自然,水到渠成,实为妙笔生花!

(

 

任运生  牧师,在美国牧会。生命季刊特约撰稿人。

 

作者更多文章(信望爱系列):

1. 好文推荐:理想教会的特征(音频)

2. 圣洁生活的呼召:婚前同居是犯罪吗?(音频)

3. 圣洁生活的呼召:性犯罪带来严重伤害!(音频)

4.忧伤之人的安慰:盼望何在?(音频)

5.复活:信徒在基督里的盼望(音频)

6.喜乐与祷告——完满人生的秘诀(音频)

7.“感谢主,并不是每天都是坏天气!”(音频)

8.要爱惜身体,为着基督的缘故(音频)

9.保持灵里康健的有效方法(音频)

 

作者其他文章:

空难、化工厂爆炸…基督徒当如何面对苦难?(音频)

72. 客西马尼园的祷告:默想主的痛楚!(音频)

73.感人流泪好文:黑暗真的掌权了吗?(音频)

74.因耶稣替他死,使他可以得释放(音频)

75.任运生深度文章:三个十字架(音频)

76.为我们钉十字架的耶稣(纪念受难日)(音频)

77.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音频)

78.祂不在这里,已经复活了!(音频)

79.以马仵斯路上的奇遇(音频)

80.以马忤斯路上的奇遇(续完)(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