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福音大会中的牧师和传道人
2015/5/30 21:11:27
读者:4407
■罗七
生命季刊 第29期 2004年3月
 
 
 
 
    这次2003福音大会,可说是许多长者云集,滕近辉牧师、于力工牧师等都出席。更吸引人的是从国内来的老牧师传道人谢模善、李慕圣、杨心斐等,让人不禁顿起向往之心,想亲眼看看被十字架炼净的荣美生命。
 
    出席大会的成人有2000多人,其中竟有190位牧师、传道人,83位神学生;最后一天许多传道人到台上献诗,相当壮观。不过一开始我没想到有这么多牧师传道人来听道的。试想,平时他们在自己的教会,也是站讲台的人;可是在这大会上,这些牧羊人也和我们普通羊群一起坐在台下,谦卑地听道、领教。
 
    奇妙的神让我在大会中接触了几位普通的牧师和传道人,使我的生命发生了没有想过的变化。
 
加州的吴牧师
 
    第一天晚上是祷告之夜,由多位牧者轮流上台带领祷告,一直持续到十二点钟。牧者先做一个简短的分享或信息,然后大家一同开口祷告,最后牧者结束祷告。一位带领的牧师要底下的人同身旁不认识的人握手交通,彼此分享各自教会的情况,然后为对方教会祷告。
 
    我与左手边的弟兄彼此作介绍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他是个牧师。
 
    ……
 
    虽然当时我的情绪没有任何的波动,但后来想想我其实已经开始被祷告的灵所充满。我一把拽着他跪下来祷告,他好像有些意外,因为其他人都是站着祷告的,而我当时确实觉得彼此教会的问题都挺大,非得跪下来好好求神不可。我们祷告得很来劲,下一个讲员牧师都上台接着讲了,我们还意犹未尽的祷告呢!
 
偶遇两位牧师
 
    第二天(27日)午饭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被派到旁边的一个小厅里,坐了四个人的桌子。
 
    那天我们三个人大概比较醒目,因为我们都穿着同一花样的衣服,都是黑红相间的宽条。吃饭快完的时候,有一个人笑眯眯地到我们桌上打招呼,说我们一家非常蒙福。我太太是认人比较厉害的,一下认出他就是大会讲员之一的程德鹏牧师,带领大会青少年节目的。从介绍上来看,他89年大四,现在大概也有三十六、七了吧。可是他长得很年轻,特别有一种美国青年(teenager)的气质,我们一起夸他有带领青少年的恩赐。
 
    晚饭的时候,旁边坐着的是一对夫妇,名字我已经忘了。他们从日本来,正在洛杉矶台福神学院读神学。我一直以为日本乃是基督教的属灵荒漠,没想到他们也是放弃了在日本比较好的生活,来全时间服事神。
 
带祷告会的牧师
 
    第二天晚上是悔改之夜。先是李慕圣弟兄讲道,然后由一个我看不清面目的主席带领认罪悔改祷告,大家顺从圣灵的感动开口。首先是最前面两排的被邀请来的讲员和牧师们祷告,他们大声呼喊,声音哽咽,为自己的软弱和无法照顾羊群而认罪悔改,然后大厅里面此起彼伏地响起祷告声。不过大部份都是弟兄祷告,大概弟兄嗓门比较大吧。我当时被圣灵感动想替会众亏欠牧师而祷告,可是总也抢不到,最后正想着死也要讲呢,主席居然就结束了。真是被憋得够呛!
 
    由于悔改之夜没有祷告出来,我灵里面激动得很,决定部份时间参加通宵祷告。在通宵祷告会中,我替会众亏欠牧师而祷告。晚上没有说出来的话都祷告了一遍,感觉畅快许多。
 
    我祷告到两点多回房睡觉,心想怎么才吃几顿饭,就碰到这么多牧师传道人。
 
我为一位牧师祷告
 
    28日第三天早上,我一个人吃早饭。坐下没有多久,对面坐下来一个人,长得就是标准的台湾白领,白白净净,微胖,有四十来岁吧,不过看着年轻。他是个很健谈的人,主动跟我打招呼。我心想我几乎顿顿饭都遇到牧师传道人,包不准这位也是吧?斗胆一问,居然也是!
 
    原来他姓杨,从加拿大来。杨牧师原来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年薪十八万,那时候眼瞅着再过两年,三个大孩子就能大学毕业,生活轻松些了,可是神的呼召硬是抓住了他,逼得他辞职去读神学院。神学院毕业出来,本以为可以好好事奉神了,没想到居然找不到工作!教会聘牧广告,都要什么北美牧会五年经验,正统神学院学位,通晓粤语这样的条件,简直跟世界上的公司招人没有两样。他只好开荒从头开始建立教会。
 
    他越说越激动,我在旁边不停地附和,说这些聘牧的广告我早就看不顺眼了,一点也不符合圣经,圣经上对长老监督的要求全是道德上的、灵性上的、名声上的、知识上的,哪里有这些世俗的条条框框!我们聊得兴奋,甚是投机。
 
    走过他的身边,我突然有个感动要为他祷告。想想他今天说的这番话,除了跟太太发发牢骚,不知道憋在心里面多久了,他们夫妻两个一定受了不少的委屈。今天神把我放在他的身边,让他有机会跟一个普通弟兄分享心中的挣扎痛苦,可能是神要藉着我来安慰安慰他。
 
    于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问他要不要我为他祷告。他答应后,我就用手揽住他的肩为他祷告,我说主你真是要怜悯看顾你的儿女,看顾喂养你羊群的牧者。他们抛弃了世界来服事你,名利的引诱不能让他们远离你,撒但魔鬼的攻击他们毫不惧怕,可是他们却被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伤透了心,而这些弟兄姐妹本来应该是这世界上最爱他们的人。主,求你赦免我们苦待牧师传道人的罪,求你让我们能够体贴牧师的心,体贴牧师的需要,求你让我们来爱他们,就像爱我们属灵的父母。主,求你安慰杨牧师,医治他的伤痛,用你的爱来充满他,让他被你充满,也求他的教会会友能爱他顺服他,大家与牧师一起建造教会。
 
    我一边祷告,就看到他的眼泪流了出来。
 
    祷告完了,我跟他道别,就匆匆离开,主要是害怕情绪太过激动,控制不住自己。
 
牧养小教会的李牧师
 
    复兴之夜后,晚上去通宵祷告会。李朝强牧师从慕安德烈的一本论祷告的书中摘取了一系列“祷告什么”和“怎样祷告”的主题和圣经经节,大家一同大声 念出来后,或者一起开声祷告、或者跪下祷告、或者一个一个按圣灵感动祷告。我发现前面一个人,经常地跪下祷告,旁若无人地大声哭泣,大声祷告。后来三个人一组祷告时,我就故意找他一组。
 
    他年纪轻轻,长得瘦小的个头,貌不惊人,还留着两撇小胡子。果然不出我猜测,他又是个牧师!
 
……
 
    我们和另外两个来自匹兹堡某教会的同工一起祷告,求神赐下复兴的火在教会中,求神赐下祷告的灵在传道人身上,也求神赐下属灵的智慧。我们彼此分享,发现各教会的祷告会最多只有10%的人参加。李牧师说只要教会祷告会有15%的人参加,教会就会开始兴旺,要是有20%或更多的人参加,教会绝对会成长壮大。主一定会保守他的教会。
 
    我们不停地哀求神做工,因为我们实在是愚昧没有智慧。我们祷告把教会完全交在神手上,求他一定要做工,因为他不做,我们就完全不能做什么。求主把为教会祷告的心放在我们里面,让我们昼夜为神的殿、为神的子民而呼求。
 
祷告会里面的牧师传道人
 
    29日晚,我下了决心,一定要熬个通宵,在通宵祷告会上寻求圣灵更多的充满。
 
    我十二点下去,晚祷会上的人数比前两晚都多,大概有七十人左右吧。两三点钟后剩下还有二十人左右,看来都是鼓足干劲要熬通宵的。里面有我见过的李牧师,吴弟兄(他在复兴之夜已经上前奉献自己了),陈弟兄(读三一神学院的马来华人),还有几个师母和神学生,也有从国内来美国读神学的弟兄姐妹。晚上的祷告大部分时间都在各自开口祷告。牧师特别要大家上前分享这几天祷告会的心得,然后底下的弟兄姐妹为他(她)祷告,并且只限三次。分享后,还是个人上去提出自己的需要,底下的人为他们祷告,也是只限三次。分享和祷告都极其热烈,大家都抢着开口,因为不抢就捞不到说话的机会,我的感觉就好像不开口就失去了神祝福的机会似的。
 
    李牧师说,其实他自己教会的祷告会并没有这么热烈。完全是神的灵作工,而不是人的安排,才会如此让大家有这样祷告的热心。真的,我当时的感觉就好像这些祷告的人,虽然来自各地,素不相识,但在祷告中就在灵里面联结在一起,建成了神荣耀的教会。要是我们回到各自的教会,也能这样祷告该多好啊,要是各地的教会都能这样合一地祷告,神的道该会被如何地兴旺起来啊!
 
    神在这次大会给我的呼召,就是祷告的事奉,这在我心里越来越清晰。
 
    到了五点钟的时候,有一个很年长的师母站起来说话,她说她身体不好,一直想来祷告会可是来不了,今天晚上想着是最后一天,一定要来不能错过了。她三四点钟下来的时候,原想着大概都是些年老的弟兄姐妹,没想到一看,竟然有一大半都是年轻人。“神的国有希望啊,我们的班有人接了啊。”她越说越激动,后来都哽噎了,“可是我们教会来的人一个都没有在这里祷告啊,我真希望你们这些人都在我们教会服事啊,那该多好……”
 
    在场众人无不被她爱教会的牧者之心所感动,于是又有一轮祷告的高潮。
 
于力工牧师
 
    早上6:30,于力工牧师带领晨更。于力工老牧师精神抖擞,声音洪亮,让大家把椅子围成一大圈,要教我们怎么祷告,他先讲道,我们再操练。后来的人越来越多,围成了两三圈,这次大会的人心真是渴慕啊。我看到第一圈的人大部份是祷告会留下的,看来没过瘾。
 
    祷告这个题目是于牧师临时改的,原来的计划是“默想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说实话,他用的经文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是中心我却抓住了,就是一定要开口祷告,一定要把声音说出来。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欢默祷,经常默祷着默祷着就睡着了,这个信息抓住了我,加上祷告会因为抢着大声祷告带给我的经历,我下定决心从此要多多开口祷告。
 
    于牧师一直讲了40分钟,看得出他心中那迫切的心情,急着要抓着这最后的机会把他对祷告的心得传给我们。剩下的20分钟,他要我们都跪下来操练,一个一个地按圣灵感动祷告。他还特别要求第一排的人都开口,我心想那当然啦。
 
    时间一下子就在众人同心的祷告中过去了,我还头一次发现心中是如此渴慕祷告时间更长一些才好。
 
结语
 
    我来大会之前,既有些偏见,也有些困惑。偏见是,跟国内的牧师传道人比起来,北美的牧师传道人生活太优裕了,生命没有受到磨炼,不够属灵,也没有神的能力出来。困惑的是,李叔叔他们的见证我在《十字架》中都看过了,可是我们激动过后,该怎么行才能得到像他们那样的生命呢?难道也回国到农村去被关监狱?要不在北美怎么找十字架背?
 
    接触了这些牧师传道人后,我完全改变了对北美牧师传道人的印象。他们难啊,虽然没有政府的逼迫,政治的压力,可是他们同样承担了巨大的苦难,特别是来自会众的苦待和对立。他们也有巨大的压力,特别是人心的冷漠,教会的不成长。神是不偏待人的,对那些完全奉献自己,一心寻求神的旨意的人,他就显明他的十字架的道路给他们走。这条道路虽然跟国内基督徒所走的不同,但是却殊途同归,一样能够磨炼人,使人更像耶稣。在这条路上,这些牧师传道人一样要舍己,学习放弃用血气用肉体服事神,努力谦卑地寻求神,跟随神来牧养教会。
 
    这次有机会接触出席大会的牧师传道人,我看到他们在牧者的头衔底下也是普普通通的人,也有喜怒哀乐,也有痛苦,也有迷茫,也有软弱跌倒,是与我们一样的有性情的人。也许是他们平常跟会众没办法平等交流吧,他们心中的苦更加无处去倒,也无法得到人的帮助。他们也一样要在十字架的道路上一步步地走,在建立教会的事工上苦苦寻求摸索,并不是永远有答案有目标。他们也需要教会里面的属灵人一同搀扶、一同寻求、一同成长。愿他们在神面前倾心吐意的时候,神用他无比的大爱安慰他们。也求主让我们明白如何爱我们的牧师传道人。他们能够体会神的心“你牧养我的羊”,有这样的牧者心肠,我们也当体会神的心来爱我们的牧者,为他们祷告,分担他们的苦难。
 
    虽然只是很短暂的接触,但是生命影响生命;与这些牧师传道人的交流,在我心中将永难磨灭。
 
    愿神赐福参加大会的每一位同工、每一位讲员、每一位参加者,愿主为教会之首,复兴他的国度。愿主赐福所有的牧师传道人和他的仆人。愿荣耀归给宝座上的羔羊,阿门!
 
 
 
罗七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