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行过死荫的幽谷
2019/6/5 15:54:40
读者:7345
■潘光忠

生命与信仰  第36期 2019年5月

 

行过死荫的幽谷

文/潘光忠

 

我是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回来的人。

我今年刚好年过半百,21岁的时候我身患乙肝,十几年前转为肝硬化,2009年罹患肝癌,我经历了一个从乙肝到肝硬化再到肝癌的完整‘肝病三部曲’,2005至2012年患有抑郁症。

青春被“绝症”撞断腰

20岁之前我满头脑的青春大梦,一会想做医生,一会要做歌星,结果,那年预考差了6分,居然连张高考试卷也没见到,那种失落和羞愧是没办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既然求学不成,那就参军去吧,我想凭着考体校练就的小身板到军队闯一闯也是满有出息的,前面一路体检下来,我名列前茅,可偏偏在最后一项乙肝检查中医生告诉我:“你得了乙肝,这个病没有特效药,看不好的。”我当时就蒙了,看不好不就是绝症吗?我的小心脏无法承受这么大的打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身患绝症!

从此,我走上慢慢求医路,药越吃越多、身体越治越差,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几乎瘦成了一根麻线,风一吹就能折断,每年的大部分时间就像死狗一样躺在床上,满脑子胡思乱想,焦虑着病,惧怕着死,越怕死病情越糟,越糟就越怕死。那时我成天睡在床上,形单影只,顾盼自怜,早上太阳的影子从东边的窗户惨淡地射进来,晚上又从西边的窗户绝望地落下去。我住在死亡的气息里,没有生机,没有喜乐,没有平安,没有盼望。我心中愤怒:为何许多坏人活得好好的,偏偏我得病?我活着有什么意义?我甚至羡慕家里的小猫小狗,至少看上去它们欢欢喜喜的,不用思考人生,不用惧怕,不用考虑死亡,也不用惧怕死亡。

想求病好而“信主”

生病那年,我抱着主能医好我的病的盼望进了教会,“信”了耶稣,且在教会里负责诗班。可是一年年过去了,耶稣并没有医治我这个诗班长,病情反而越来越恶化了。我心生悲愤:“这什么主啊,为什么不医治我?我不是信你的吗?”那时候我眼瞎,不知道耶稣来是要救人脱离罪,脱离永远的灭亡,我的眼睛盯着我的病,因此,并没有看到主耶稣的怜悯保守。

尽管我一直怕死,但十几年过去了,居然一直没死掉,身体还稍稍有些起色。

老病秧子赚世界

后来结婚成家,也有了女儿,因生活所迫,就做点生意,凭着小聪明,我开始了创业,我要出人头地。我很渴望人们谈起我的时候竖起大拇指,说这家伙有魄力,有闯劲!我盼望赚够了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然后就躺在钱堆上吃喝玩乐直到死,我就满足了……

我也发了一些财,但总是在达到目的之后陷入一个更大的不满足。人心是填不满的坑,无边的欲望在一步步将我拖向未知的危险。2005年在搞一个项目时,我结结实实撞在南墙上,被一些人告发,市电视台来追踪报道我,工程被勒令停工。那时候,我已经骑虎难下,进退两难,我恨那些告我的人恨到极点,我甚至杀人的心都有。我精神崩溃,多次发病,被家人紧急送进精神病院注射强制镇静剂。正是那时候,我落下了抑郁症这个病根。

圣经说“贪财是万恶之根”,又说:“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实在是真理。现在我一刻都不愿意回忆那段恐怖的日子!虽然历经千辛万苦,虽然我依旧偏行己路,但蒙上帝的怜悯保守,最终完成了那个工程。

死,终于找上门来

超市的完成意味着08年我拥有1700平方的商业建筑,当时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然而,我体会不到任何成功的喜悦,反而更加空虚,我想给自己的心灵找个安息的地方,却不知道到哪里去寻找,只得胡乱地找世上的乐子来填补,却发现越填越空,越抓越苦,越来越没有平安。

2009年10月7日,我正在网上无聊地打游戏,突然接到一个医生同学的电话,他让我去他医院做个肝脏磁共振。我一惊,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看来,我最害怕的终于找上门来了!检查结果:肝癌,我的心理防线立马倒塌了。

我当天去了上海市中山医院。很清楚记得我被拖进手术室的样子,像一头死猪放在案板上,我在想:对死亡门前的我来说,我的家产在哪里?成功,富有,地位,名声,在通往死亡的路上通通一文不值!

手术后,我感到时日无多,我最心焦,最滴血的就是我的一双儿女。当时,我的女儿16岁,儿子才8岁。我每天拖着瘦弱的身体目送我的两个孩子去学校,然后返身回到住处就蒙在被子里大哭,一哭就是半天。到了放学时间,就赶忙把眼泪擦干,怕孩子们看见我哭红的眼。那时,我整天在想:如果能陪儿女多走一段路程,多一秒都好,我是家里的大伞,哪怕伞再破,还可以为儿女遮遮风雨,他们放学了还有地方可去,但是我要死了,这个家也就碎了,我的孩子怎么办?以后他们孤独的时候谁去陪伴?他们在外受欺负的时候谁来保护?以后他们需要父爱的时候要向谁撒娇?他们遭遇患难的时候还能向谁哭诉?凄风苦雨里他们将躲在哪个屋檐下避雨?未知的人生旅程里谁来陪他们走过坎坎坷坷?那份撕心裂肺的无奈、凄凉,如果不是过来人,永远无法体味。

因为整天处在忧伤中,我的抑郁症也加重了。将近半年,我完全失眠了,连一秒种也不能入眠,我渴望睡着但又不敢睡着,因为我怕睡着了,灵魂不知会往哪里去。我时时刻刻处在极度的恐惧、极度的黑暗、极度的崩溃之中,那种没有丝毫平安、希望、光明的日子,我至今刻骨铭心!

肝癌术后加上严重抑郁症,加上日夜不睡觉,我真正瘦成了皮包骨,就像一具骷髅绷上一层皮,我瘦的眼睛甚至也无法闭合。那阶段我去医院抽血检查,针管里没有血,只泛起一些血泡泡,护士给我打针,屁股上没有肉可以扎下针去,只能揪起皮来扎一下,医生护士莫不对我抱以怜悯的目光,我明白:我死定了,完全没救了!

拆毁与栽植、破碎与重建

耶利米书31:28“我先前怎样留意将他们拔出、拆毁、毁坏、倾覆、苦害,也必照样留意将他们建立、栽植。这是耶和华说的。”

陶匠要做精美的器具,必先打碎那团泥巴,虽然那团泥巴不知道。工匠要建新城,必先拆毁那片旧造,虽然旧造不情愿……

同样神要建立一个新的生命,必先借着苦难的环境拆毁这个人的旧造,一直拆毁到根基。借着极端的对付把这个人逼到墙角,拍个粉碎……

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神似乎再也没有露出笑脸来,他好像丝毫听不到我的哀求和哭嚎,一点不顾及我的绝望和恐惧,再不理会我的撕裂与挣扎,他任凭青面獠牙的死亡狞笑着向我扑来,抓住微小的我把我抛进黑暗的深渊。他任凭祸患捉住我,我把我推向灭亡。那时,我一点也触摸不到神,只觉得自己被抛弃了,神向我这个渺小的渣滓隐藏了,他不喜欢我了,我被他弃绝了。我绝望的束手就擒,像一只小羊在野兽的嘴里被撕裂,像一片无声的枯叶在死寂的水面上流去,流去……喧闹的世界离我越来越远,越远……

在这段剥夺和破碎的日子里,我渐渐看见一切焦虑恐惧的源头就是“己”,一切的思虑忧愁都是围绕这个“己”,我看见“己”的丑陋与败坏,看见自己的污秽不堪,我恨恶它,越来越想弃绝这个“己”,一刻也不想为它活着。为己活,虽然活着,其实比死都难受!我想活一回不为自己活的人生,非常想,哪怕一刻一秒也行,否则毋宁死!我想这是主自己奇妙的工作!回头来看,原来拆毁是与我有益处,苦难原是我的祝福,我惊奇的发现,神在苦难的雕刻里并没有忘记他吃奶的婴孩,他时刻与我同行,一步也不曾离开,且我深知父神的眼里有爱怜的泪光!他专心致志地设计我,打碎我,建造我。当神反转我,使将转向神,并凭着信心将自己完全交出去的时候,阳光渐渐顿时爬满我的心间……

走出死荫的幽谷……

主的爱抓住了我,渐渐地,我的心完全地向我的救主耶稣敞开,我决定委身耶稣,我要起身跟随他,我站在死亡的尽头向主这样祷告:“如果身上只有一滴血,这滴血要为主流淌;如果我的全身剩下一个细胞还活着,这粒细胞也要为耶稣而跳动!求主给我一秒钟,愿为主而活,下一秒,我不管了,那是上帝的事,他会负我全责!”

我知道这信心乃是神所赐给。奇妙的是,当我完全交托出去之后,把自己置之度外后,一股来自心底的的极大平安和喜乐涌流而出,恩典的浪潮从心底涌起,光明而美丽,清新而有活力,奔向日出,奔向光明的远方。

从那以后我渐渐地走出自私的捆绑,摆脱阴郁黑暗的心态,身心灵都日渐康复!我的心里有了希望的阳光!

自此,我明白了一件事:以前我是专门为自己活,活着的目的就是服事自己的私欲,活着也是死了;当我真正认罪悔改、认耶稣为自己的救主,当我凭着信心真正把自己接在耶稣这永恒生命的泉源上,我整个人就重新活了过来,并且活得非常精彩和丰盛!

圣经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在我得着一个新生命的同时,我身体的疾病居然走一路掉一路,我的慢性胃炎,顽固性失眠,返流食管炎,强迫症,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等都跑一路掉一路,通通不见了。最奇妙的是肝硬化,据说肝硬化不可逆转,能维持不恶化就了不得了,然而我的肝硬化居然一次比一次好,2017年完全康复。其实我完全把自己交出去之后,完全没有为这些病求医治,但是主随着他所喜悦的加倍给了我,并且恩上加恩!(其实神不医治,我也一样感恩,因为我的信仰原不是为这些。)

经历破碎,才知道生命的美好;经历黑暗,才知道光明的可爱。如今我渴望珍惜每天的光阴,来爱我的主,爱他创造的每一个人。在我有一天走完了这短短人生路的时候,我能够平安地微笑着告别,微笑着回家,那将是好得无比!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的生命正处在孤独、忧伤、黑暗和绝望之中,不要怕,来把你的人生接在耶稣这永恒的爱的泉源上,你必定枯木逢春,重返生机,你在亲自品尝了这生命的恩典之后,必定像我一样从心底发出这样的赞美:主啊,你赐的生命真好!

 

潘光忠        中国大陆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