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从不说空话的人
——缅怀三叔父何天择
2019/6/5 16:04:36
读者:24473
■何正中

生命与信仰  第36期 2019年5月

 

从不说空话的人 —— 缅怀三叔父何天择

文/何正中

 

1922年2月25日,三叔父何天择诞生在浙江温州一个村庄。

 祖父何漱芳牧师为他取名为何其义:盼望他早日得着“义的生命”。

 他先天瘦小多病,后天营养又不足,个子长不高,性情特别沉默寡言,曾被祖父训斥:“你是哑巴?!”三叔父低声回答道:“爸爸,我不爱说话,但是心里什么都明白!”因家贫,他小学都没毕业,不久,他进入药房当学徒;十六、七岁时,宋尚节博士来他的村庄布道,他起身认罪悔改,开始对福音真理产生渴望,接受耶稣为救主。

1939年,三叔父考入贵州安顺县军医学校大学部药科求学;毕业后,因成绩优异,他被邀请留校任助教3年。

1947年,三叔父曾来我们家小聚,年仅5岁的我,还依稀记得他多次鼓励我要效法爷爷,真心认罪悔改,长大后被主所用。

 三叔父1951年到达香港,与一位基督徒教师黄妙玲相识相知;两人于1952年爱结同心;1956年,他们小家庭来到美国,定居在洛杉矶,全家去拿撒勒教会(Nazarene church)聚会;后三叔父在爱妻的鼓励下,进入南加州大学,获药学博士学位。在获得学位并通过州政府执照考试后,开始在药房里担任全职药剂师工作。

1974年,三叔父加入橙县华人浸信会(CBCOC),并任执事;他珍惜CBCOC弟兄姊妹们的感情,在中国信徒布道会也有事奉。每晚,他带领全家人员灵修,在暑假里全家人都参加退修会,他还同妻子不断为亲友、教会传播机构祷告。

1976年10月,中国“文革”结束,国家允许人民与海外亲友通信;三叔父率先致函给我父母:“你们大家庭中无论是谁写信给我,我必回信。”我第一个响应,开始与三叔父频繁通信。

1980年初,三叔父回到阔别30多年的故土探亲;我熬过三天两夜的不眠时光,乘坐火车到达广州市,迎接久别重逢的他。

在广州市的两天两夜的相伴漫谈中,三叔父给我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象;我向他请教信仰问题,例如我问:“上帝愿意人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但为何进天堂的人是少数?”他答:“有人不愿认罪悔改;有人不明白上帝的大爱和救赎计划。”我问:“天堂在哪里?”他答:“在肉眼看不到的灵界中。”我再问:“上帝能造一块他自己都举不起来的大石头吗?”他答:“您这问题不合逻辑,好比问:‘上帝能画一个圆的方形吗?’‘上帝能把虔诚相信他的人推入地狱吗?’”下午,他打开小皮箱,我只见里面铺满五六十本小型圣经,他说:这些圣经准备到上海和温州分送的。

晚餐后,我俩外出散步,回家途中,我们在十字路口遇到红灯,有几个路人见左右无车辆,就闯红灯前行;我也准备跨步,被三叔父制止住了,说应当遵守交通规则;我无意识地吐了口痰,他见状立即掏出卫生纸准备去擦,我快速抓过纸,惭愧地擦干了这口痰并轻声说:“我们大陆人素质太低,随地吐痰是常事!”三叔父听了后说圣经里有段经文:“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路16:10)

 在上海期间,三叔父曾在母亲及我等人的陪伴下,到大教会敬拜主;聚会结束后我曾问他:“美国的教会敬拜主的形式与这里有哪些差异?”他回答:“敬拜的形式不要紧,主要是看讲的内容是否符合圣经真道;”回家上楼时,他对下楼的邻居都一一微笑点头,大家都夸赞他有礼貌有修养。

在离沪告别座谈会上,他面向二十多人对信仰的提问都作了合情合理的回答,例如有人问:“美国是基督教国家,为何犯罪的人也很多?”三叔父回答:“一则有不少人是挂名基督徒,容易犯罪;二则美国人犯罪,国家从实公布。”又有人问:“主耶稣的宝血永远有效吗?”他回答:“永远有效,直到主耶稣第二次荣耀降临,或本人去世,救恩之门才会对他关闭。”再有人问:“上帝说:‘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29:13)怎么样才算专心?”他答:“生活合上帝标准,以上帝的事作为目标,把上帝放在世界上任何人和事物的首位。”

30余年来,三叔父和我通信通电至少50多次;2006年,我家购置了一台电脑,我开始与他频繁互通邮件。

以下抄录一些他发给我的邮件 —

1.上帝不受到科学的威胁,正是因为有上帝的创造才有科学,真正的科学应当是在上帝面前学会谦卑;对于灵性世界,科学鞭长莫及,基督教信仰是超越科学的。

2.你们一家人都要坚定信靠主耶稣,务必要多读经,要不住地祷告。

3.我们的灵知道头脑所不知之事,因圣灵在我们的心灵深处。

4.在诺贝尔奖得主中,信仰基督教的比例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

三叔父与我父亲也互通信件,三叔父在信和圣诞卡上写道:

“父神把独生子赐给我们,用他的鲜血洒在世上罪人身上,这宝血能赦免人的罪孽。”

“大哥:您只要抬头眺望那永远也数不清极多的星星,它们都绝对从命,安分守己,繁而不乱,这即是上帝奇妙的能力之所在。”

“上帝在最小的事上产生奇迹;在渺茫之处彰显伟大能力。”

“天父啊,您是“From Forever to Forever”(从永远到永远);您比智慧的总体更有智慧!我多么渴求投进您永恒的怀抱……”

我母亲84岁时,单身赴美探亲;她在给我的来信中写道:“您三叔夫妻十分客气,他俩的灵性比我好得多;结的‘果子’也比我多得多,”三叔父在给我的来信中说道:“您妈妈如此高龄还能远行,这真是上帝的恩典。”

我父亲去世当天,我为他收拾遗物,见到三叔父寄给父亲的中,英文圣经,书信及圣诞贺卡。

三叔父在信与圣诞卡上写道:“耶稣降世为人,以无罪的身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流尽宝血,为的是拯救我们罪人……”“您说自己身体差多了,这是上帝定下的自然规律,您我都不用发愁,上帝赐予的灵粮、食粮丰丰满满……”;“您我都要顺服圣灵的引导……”“您说自己冤屈被打为‘右派分子’受迫害达20多年,这是您不听从上帝的话,多言多语带来的;您要饶恕人。”

1999年6月,医生发现三叔父患有血癌(Leukemia),我父亲(名医)对我说:他如果积极治疗话,最多也只能活三年。三叔父不但不害怕,反而喜悦地写了一文:《面对死亡的快乐》,文中道:“面对死亡却能快乐,那是基督徒独有的福气。死亡是与主基督同在,死亡是息了劳苦,死亡是脱离败坏的辖制,死亡是进入天堂美境,我们将不被定罪;对我们基督徒而言,因有永生及‘不再定罪’的应许,又有得上帝奖赏的盼望,不但不怕死,反而快乐。”

他经多次化疗后经常呕吐,皮肤发出许多红点,昏厥,发烧,抵抗力变得很差,时而昏倒在地,但他仍旧喜悦,快乐。在他的好榜样影响下,他们的后代全部都是基督徒;平时,他热爱救主,敬畏真神,深信圣灵引导,行事低调,多结“果子”。(他也是我父亲,我二叔父及我与我孙子信主的引领者。)亲人们都众口一词:三叔父是一位从不说空话而多行义事的信徒,他真正活出了基督的样式,是罕见的主内信徒的楷模。

三叔父一生热爱撰写福音文章,晚年时患血癌,仍不顾孱弱的身体继续为主作工,尽力笔耕、投稿、写信,真好似唐代李商隐写的两句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他为主作工,直至最后时刻!

三叔父是Anaheim华人浸信会会友,他热爱该教会,多次奉献金钱及时间与精力。

他也是美国南加州大学药剂学博士,是美国全国性的Rho Chi药剂学荣誉学会和SigmaXi自然科学荣誉学会会员。他中文作品有《人从哪里来》,《圣经,科学与人生》,《科学与信仰》,《进化论的理解法》,反响十分好;并参与翻译《审判达尔文》,《人生之旅—生命真理道路的追寻》是他最后抱病编写的遗作。

三叔父65岁退休后,在国际基督神学院等两家神学院教授“圣经与科学”及其它科学证道方面内容的课题……

上帝格外大爱我敬爱的三叔父,令他罹患血癌12年后,于2011年4月30日,在美国加州安息主怀。

独一的主耶和华啊,愿三叔父的灵魂在天堂里与您同在,赏赐多多,享受不尽快乐……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

 

何正中 中国大陆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