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数算神赐的日子
——六十五岁生日有感
2016/8/2 16:42:02
读者:3402
■非吾
生命季刊 第30期 2004年6月
 
 
 
    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著智慧的心。——诗篇90:12
 
    上帝创造我,安置我在世上足足有六十五年了。诗篇六十五篇十一节说:“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我们的岁月乃是神所赐的。五月十日是我六十五生日,总觉得六十五岁的生日好似应当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工作了一辈子,六十五岁开始领社会福利金(Social Security),也有政府医疗保险(Medicare),也得到了“合法的长辈”(Senior)身份了,应该享受各种各样的优待了。几个月来一直觉得六十五岁生日应当是很特别的。六十五岁生日那天,我终日禁食祷告,将书房当密室、祭坛,敬拜神。如一首诗歌所说:“与主相亲乐无比”。灵里感觉进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约翰福音二十一章记载了主复活之后向打鱼的门徒显现的情形。门徒一夜没有打著什么鱼,天亮时看见主站在岸上,却没有认出来。主吩咐他们把网撒在船右边,门徒就听从,网便过重而拉不上来,因为鱼甚多。这时门徒约翰眼睛开了,告诉西门彼得说:“是主!”
 
    回想我六十五年的人生中所走过的每一个台阶、每一个小站,不禁如约翰一样惊呼:“是主!”
 
    回忆自己人生的各阶段时,也突然思想起孔夫子。他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孔夫子号称“至圣先师”,我不过是“至卑小牧师”。然而孔夫子不认得耶稣基督,我倒是耶稣门徒。
 
    孔夫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意思是,他十五岁就一心向学,很有受教心。我十三、四岁左右上教会,有志于主日学,学习认识神。在台湾的家乡,一个才十三、四岁的男孩,骑著脚踏车到处找教会,唯一的可能性是圣灵在心中作工——“是主!”
 
    圣灵带领,我找到了一对美国牧师、师母牧养的座落在青年路的一个青少年教会。这本是上帝无可抗拒的恩典,在那教会第一项学到的教义就是“三位一体的上帝”。后来我也带领大妹去过——几十年后神带领她到我的教会受洗了。后来我考高中时很紧张,教会生活就中断了几年;到高三那年,去台北阳明山参加了培灵营,被圣灵感动,站起来作见证——这都是主的工作!
 
    接著,不堪世界的引诱,大学时从“父家”出走成了“浪子”,在世界里打滚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回顾,那段流浪时期仍有上帝的恩典与同在,因为也有机会学习了不少人生功课。“万事互相效力”,终究都有神的美意,叫人得益处。但本人决不是鼓励任何基督徒故意悖逆神而去当“浪子”。二十六岁到了美国后,慢慢地才重新追求“上面的事”,只是没有灵命的复兴。
 
    孔夫子又说:“吾三十而立。”意思是,他三十岁就能通达仁义、立人之道。神让我二十八岁得到心理辅导学硕士,在新汉普夏州(New Hampshire)当中小学心理辅导员。因为欠缺文化背景,做起来很吃力。没想到今天当了牧师,时而用到心理辅导的知识来造就一些弟兄姊妹(又是主的预备)。后来以神赐给的逻辑能力,考取麻省互通(Mass Mutual)保险公司电脑软件作业员。三十岁时事业各方面还在奋斗中,绿卡也刚拿到不久,没有什么成就可言。只能庆幸,三十而为人父,蒙神恩赐一女,两年后又得一男。
 
    孔夫子有言:“吾四十而不惑。”就是他四十岁时能明白一切事理,没有疑惑。我四十岁时对人生尚多有所惑。三、四十岁那一阶段一直心中空虚,不知人生意义何在。便去研究印度瑜珈术、韩国唐手道、日本禅宗,以及人生各种哲学,都填不满心中的空虚。神让我经过心灵上死荫的幽谷,却总是与我同在,最终又带我回到他自己怀里。神在人心中制造的“神圣的不满足”(Holy dissatisfaction),只有上帝自己能满足它。感谢神,生活上有他恩典的保守,三十八岁时由电脑教授转成软件顾问,四十岁时工资大有调整,能略尽养家之责。
 
    孔夫子告知:“吾五十而知天命。”孔子五十岁时能够清楚知道上天之命定。这一点我倒恰巧有一点符合,因为我五十而闻主呼召,开始事奉他:“靠主恩惠,吾五十而知天命。”那年受派,代表公司去纽奥良(New Orleans),在一个黑人大学里当电脑客座教授。在瑞柏城贝尔研究所工作之时,曾做了一个祷告,对主表示,愿意回大学去服事年轻人,只要有机会事奉,即便薪俸减半也甘心。神就应允我,差我去纽奥良黑人大学,学习爱黑人大学生,薪俸则一分不减,反而加上红利。后来公司因我对黑人学生的爱心,给我很大奖赏——是主,实在是主的恩典!
 
    来到纽奥良,在就近小镇美特利(Metairie)租了一个临时房子。不知何时开始,对神的话语开始极其渴慕,拿著英皇钦定本古英文圣经(King James Version),每日虔读四至六小时,不忍释手。不久全本圣经就读完,开始读修订标准版(Revised Standard Version)版本。第四次和第五次从头到尾读通圣经时,开始记下心得与感动,四十九天完成全部圣经。
 
    当年每日浸淫在神的话语中,受益颇深。丧母时回台湾奔丧,读到以赛亚书第六章,乌西雅王驾崩,先知以赛亚在圣殿看见神的荣耀,心略有同感。敬爱的母亲逝世,父神则以无限的爱包围,比地上的母爱更长更阔更高更深。圣灵引导我继续一遍一遍地研读各种版本的圣经。读经与祷告密切配合,神的真理光照心灵,感恩不尽!
 
    蒙神呼召后,主整整熬炼了我十年,带领我一面上班一面读书,完成两个神学硕士——都是主的工作!
 
    孔夫子谈到:“吾六十而耳顺。”意味著六十岁时能所听明白,心不违逆。我耳朵如果也有一点点顺,就是顺服了神的差遣,六十而当了教会牧者。
 
    边工作边读神学,也是主奇妙的安排。公司是世界电讯技术的前端,工作不易。惠顿大学(Wheaton College)是葛培理(Billy Graham)的母校,名誉好,要求严。神既呼召我去读神学,他就围篱笆保护我(约伯记1:10)。周二、三下午,从来没有一次为了公司开会或任何急事不能去上课。念两年硕士,照规定必须至少有一学期全时间在校园,沉浸在属灵的环境中,不可全部半读来完成学位。主便奇妙地为我安排。恰在那个时候,公司突然宣布,所有职员均可留职停薪一至三年。我便向主奉献上一年薪金,全时间攻读神学。他也就带领我在这一年内顺利完成了神学硕士(MA in Theology)。读完后想全职事奉,圣灵却让我回公司忍耐等候,因为神的时间尚未到。
 
    五十五岁时,与妻子一起参加一个以色列朝圣团十六天,走耶稣走过的路。走在“受难的路”(Via Dolorosa)上时,心中特别激动。与Donald Cole牧师站在撖榄山上俯瞰耶路撒冷,内心更受震憾。回美后不久,圣灵感动,就去申请北浸信会神学院(Northern Baptist Seminary, Lombard, IL),读三年制的道学硕士(M. Div.)。因我已有一个惠顿的神学硕士,他们就准我以两年完成。神继续以慈绳爱索引领,研究所的工作从来不影响神学院的进修,做事读书都神奇的事半功倍。这时也加强了个人灵修,圣灵赐能力,每星期读完三、四本中文或英文属灵书籍,非常有收获。
 
    我五十九岁时,神学院最后一学期,公司突然改变退休政策。过去几十年的规定是,每位员工必须在公司就职20年以上、年满五十五岁,两个条件都符合才有退休金。这时我五十九岁,在公司工作才十七年。公司政策改变为,年龄与工龄加起来七十五以上便有退休资格了。我的加数为七十六。从公司退休,全时间完成了神学学业,可以专心为主作工了!
 
    研究所的华人基督徒甚为兴奋,公司软件工程师当中,我是笫一位被神呼召出来的。为我举办欢送会的那天早晨,正思想六十岁的人才要出来服事之时,神的话语闪过心头:“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以赛亚书40:31)欢送会上弟兄姊妹送给我一幅记念匾,打开一看,赫然显出以赛亚书40章31节。正与早上圣灵告诉我的经文同。这一段神的话语,五年来一直伴著我,每次身心劳累、十分软弱之时,它便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从公司退休后,妻子与我同心,每周二全天禁食祷告。我们向主求事奉的道路,要照著他的旨意行。我当时很有勇气地列出三个条件,现在只记得第一个条件,就是要一个从来不相互认识的教会,圣灵要感动他们自己来找我,我不主动去查问任何教会。每周这样禁食祷告半年之后,神关了所有的门,只留一扇门,就是目前所事奉的教会。
 
    我六十岁才开始当牧师,而且一辈子没有牧会的经验,又天真,又战兢。神拣选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哥林多前书1:27,28)他拣选那无有的,好彰显他的一切作为,让人知道一切乃在乎他,不在乎人。我并不懂如何当牧师,五年来,也犯了无数错误,对行政上及其他杂事容易心烦,也常常灰心、丧志。一直在学习怎样顺服,这是我当在神的“炼炉”里学的功课。
 
    神曾赐给我一个STP的异象。S是注重唱诗(Singing)敬拜,T是对神话语要有受教心(Teachable),而P就是注重谦卑、有果效的祷告(Prayer)。五年来在教会没有看到特别大的进展。自己经常在主面前省察,知道我这无用的仆人,尚有许多缺陷。属灵伟人E. M. Bounds说:“神的人是在内室里造出来的,他的生命乃是在他与神私自灵交中产生的。为神大大作工的人都曾花大部份时间在膝盖上。”盼望主能继续不断地在内室里塑造我的灵命。
 
    2003年年初开始,神扩张了我的服侍境界,开始去大陆作培训的工作,已有甚多神的印证了。
 
    我六十五岁生日这一天,又一次感受到神给我个人的异象和目标。自己明白我当忘记背后,向前面标竿直跑,总要得到神在基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那种指望及奖赏。
 
    最后,孔子说:“吾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他七十岁时,随心而为,就是不越过法度。但愿我七十而能从心所欲地跟随、服事主,而不逾矩。“不逾矩”对主的门徒来说,就是走在神的旨意的正当中。奥古斯丁说:“爱神,而从心所欲。”真爱神,与神合一,就不会走偏。如果主还没有将我接去,但愿我七十岁时能写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感言,但愿我能身心灵都健壮地事奉神,将荣耀全归于神。
 
 
 
非吾  来自台湾,北美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