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建立,还是拆毁?
——我们的婚姻见证
2016/8/2 16:28:48
读者:3491
■云天
生命季刊 第31期 2004年9月
 
 
 
 
   “智慧的妇人建立家室,愚妄的妇人亲手拆毁。”──箴言14:1
 
    今天我不得不在这里为神作见证,因为神对我的恩典实在太多了。我若不为神作见证,正像龄姐所说的“石头都要说话了”。我在这里想见证神是怎样带领我一步步走出苦难,得著他那丰盛的恩典。
 
    记得我曾祈求神让我亲身经历他,也求他赐给我丰丰盛盛的生命、真正的爱情和美满的婚姻,神是如此的信实,他所赐福于我的远远超过这些。
 
    跟随神这三年的时间,胜过三十年我自己走的路。若不认识神,再过三十年我也不会得到像今天一样发自内心的喜乐和平安,因为神所成就的事,了无遗憾,投靠耶和华的必不致羞愧。
 
    世上有什么灵丹妙药能让我们的生命活得丰丰盛盛呢?那就是神的话,神的道,没有比亲近投靠神更蒙福的路。
 
    今年(2004年)情人节,我丈夫涛特意买回一束玫瑰花献给我,这已经是我们在一起度过的第七个情人节了。我俩手握著手一同抚摸著我腹中的胎儿──我们爱情的结晶,心中充满了甜美与幸福。可是如果时间倒流到两年前,我真不敢相信我和涛还能在一起。
 
    记得我刚信主,每逢别人问我“你最想要什么?”我就大声回答说:“上好学校读书,去大公司工作。”
 
    我们向主求的时候,真的要谨慎。神怜悯我这个初信的小羊,他听到我是那么迫切地想上好学校去大公司,就让我顺利地成为我们附近最好的一所大学的学生。这个大学机会对我来说简直是再适合不过了,我不但不用提供GRE和托福考试成绩(因为我已拿过一个美国学位),而且也不用辞职,更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的工作单位还答应给我出上课的钱。当时我想信神真好,要什么有什么,但神的善工没有就此停止。
 
    我开始上学以后,一心挂在学习上。当时,涛也到了学业的最后冲刺阶段,压力相当大,我俩每天忙到凌晨一、二点才休息。有一次我编程序到凌晨四点,也没去参加教会的小组聚会。每天自然也疏忽了读经祷告,更完全忽略了婚姻关系。就在这个时候,涛提出了与我分居的要求,那封电子邮件犹如晴天霹雳。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立刻到处打电话找涛,都没有找到;心想我再也见不到他了。那天下午我一个人茫然地走在街上,好像周围喧嚣的世界与我无关。我什么都没有了,连我最亲近的人也决心离开我,我第一次意识到婚姻其实远远比事业重要,最后还是我在福音班听的道帮助了我。
 
    我知道我是神的儿女了,有权柄向神祷告,我就呼求神,帮助我把涛找回来。祷告以后,我的心中有了一些平安,脑子也不再是一片空白,意识到这样在街上闲逛,非常危险。我就尽快回家去,涛没有回家。翻箱倒柜,总算找到了牧师的电话号码。心想先到学校找找看。若找不到他,我只能向牧师求救了。我记得曾经听一个姊妹说过,牧师还管婚姻调解,我想牧师一定理解我。
 
    去学校没有找到涛,我就给牧师家打了电话。虽然牧师不在家,但师母很快就与龄姐取得了联系,让我等龄姐的电话。在等候的时候我又给另一个邻居打电话,她恰巧看到涛回家了。打电话回家,涛果然在家,说来接我。我哭著挽留他不要走,他说:“没事,回家就好了。”我高兴极了,感谢神,真的帮我,把涛找回来了。
 
    从那以后,龄姐经常与我通电话。记得她第一句话就跟我说:“智慧的妇人建立家室,愚妄的妇人亲手拆毁。”(箴言14:1)我说我不想作一个愚妄的妇人,我怎样才能作一个智慧的妇人呢?她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言9:10),所有的智慧都在圣经上;她开始指导我如何读圣经,还将箴言中贤德妇人的典范指示给我看。我真的按照她所教导的,每天读箴言、诗篇,还有新约圣经。我将所选的那门课也退掉了,说也奇怪,我并不觉得可惜,我全心全意地将我生活的重点转移到家庭上了。
 
    涛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开始到各单位面试。我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记得每个周末,为了帮涛节省时间,我都是先将他送到学校,然后一个人去买菜,再回家做饭。做好后,又马不停蹄地趁热给他送去。有时候菜买得多,要搬两三趟,尤其是夏天买西瓜,常常累得精疲力尽。我真盼望涛能早点找到工作,他每次去面试,我总是给他烫熨衣服,整理行装,为他祷告旅途平安,面试顺利。感谢神,涛如愿以偿,他最想去的单位录用了他。
 
    我满心以为这下我们可以好好过日子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2002年快过情人节的时候,我们的婚姻再一次告急。涛已经另租了房子,通知我说要搬出去了。
 
    我当时正在做第二天的便当,惊讶得连勺子都掉在地上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便开始哀求他不要走:“我已经信主了,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我改。”
 
    他说:“太晚了,夫妻之爱,不像父母对儿女的爱,不求回报,夫妻的爱是有条件的,我对你没有感情了,不再爱你了。虽然说在过去的半年里,你改变了许多,但我的心已经伤透了,不是你做什么就能改变的,没有用了。感情没有了。”
 
    听了这一席话,我对神的信心开始动摇,神不是应许我们说“那听了神的话就去行的人有福了”吗?在过去的半年里,我都是在听从神的教导,尽力作一个好妻子,难道神都不珍惜吗?不顾念吗?
 
    我越想越委屈,尤其是想到涛找到工作了,可以去一个新地方,重新开始,而我来这个城市已经四年了,谁不知道我和涛是夫妻?别人会怎样看我呢?
 
    我发现当我将视线从神移向人时,我的心里就充满了忿忿不平,想著涛如何得罪了我,想著他如何无情,想著他怎样不负责任,我的努力没有一点回报,我一切的付出他一点都不珍惜……难道在神也有难成的事吗?当我一想到神,真是奇妙,我心中立刻有了亮光。
 
    我知道神是喜悦婚姻和睦的,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虽然涛说:“晚了、没有用了”,但神的心意又如何呢?我就又坚持说:“我们可不可以先去见黄老师和龄姐,毕竟他们比我们经历得多,然后你若真的决定要走,我也不拦阻你。”
 
    几天以后,我们去了龄姐的家。龄姐与涛在一边深谈,我在另一边祷告神施特别的恩典与怜悯,保守我们的婚姻。回家后,涛勉强答应暂且不搬,但也没退房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另有一件事雪上加霜。涛去做身体常规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了,血检不正常,紧接著又作第二次深入细致检查,还是不正常,有癌症的嫌疑。又去作穿刺切片检查,取出的细胞虽然不是癌细胞,也不是非常正常的细胞,很像癌细胞周围的细胞。医生都惊讶发生了什么事。巨大的心理压力使我们两个人都崩溃了。有一天晚上,我们俩真是可怜,是那样的无助,我俩在床上哭成一团,涛难过地对我说,“你就让我重新开始吧!你就放我走吧!说不定我还是个癌症呢!”
 
    我当时心如刀割,悔恨交加,我对涛以往的种种伤害,一幕幕地呈现在我眼前。信主以前,我思想上很不成熟,不独立,本不具备婚姻的条件。可惜那时候我们不认识神,没有牧师给我们做婚前辅导。我对此深有感触。认识神的人可真有福气,教会预备了婚前辅导班,也有婚后更新班。不认识神的人就非常缺乏婚姻方面的教导,只能自己摸索,或重蹈上一辈不幸婚姻的覆辙,白走多少弯路,白受多少苦头,造成多少不必要的伤害。
 
    我原来是个负面性格的人。我看任何一件事情总是看到消极的一面,内心便充满了焦急、担忧、悲观、失望、自责等负面消极的情绪,“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马太福音12:34),我总是不自觉地说些令人灰心丧志的话,抱怨的时候多,喜乐的时间少。更糟糕的是,我个性不成熟,事事都依赖涛,彷佛我的一切喜怒哀乐,他都应该负责。
 
    涛是多么希望我常常喜乐呀!我记得他不止一次捧著我的脸,边帮我擦眼泪,边对我说“只要你高高兴兴的,比什么都好!”他是如此地爱我,希望我高兴,可是我却一再地伤害他,不只一次歇斯底里地向他发脾气,甚至在他的亲友面前使他下不了台,处处表现出我的幼稚。他一直在迁就我,包容我。
 
    一个人所能承受的压力是有限的。身在异乡,学习、生活各方面的压力已经很大了,我不但没有作一个好妻子,成为有效的持家者,帮助者,反而成了一个专门击毁人心志的破坏者。我不是点燃涛心中的希望,而是残酷地将他所有的希望扑灭,我不但没有祝福涛,反而伤害了他。我深感自己的罪孽深重,我对不起涛。我羡慕别人能常常喜乐。我也想高兴起来呀!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总是看到负面的。现在我知道,谁也不能使我高兴,只有神能改变我,能负起这个责任。
 
    我还看到自己是如此的自私,竟从未真正顺服过自己的丈夫,从未认真地了解他的心志,从未细致地体贴他的需要。
 
    最使我难过的是,我没有机会偿还了,我哭著向他道歉说:“我再也不会不尊重你,结婚快五年了,我从未真正顺服你,你要走,我会让你走,你放心,神会看顾我的。只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我错了,我是个蠢人,我把好好的家拆了,最可惜的是,我现在知道要好好爱你、尊重你了,却来不及了。我会为你祷告,希望你幸福,无论你身在何处,希望神的祝福与你同在。你是个好人,愿神医治你的病。”
 
    涛也呜咽著说:“我也不好,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当时圣灵感动我,让我看到涛是那么迫切需要神,我就对他说:“我们没有办法,我们求神吧!神会帮助我们,你愿意跟我一起祷告吗?”当时涛已泣不成声,只是深深地点头。我就使劲地想,当时我信主的时候,宜蓁带我做了什么样的祷告。我也不知道说全了没有,拣著主要的,都向神祷告了。当时我不知道我已经带涛作了决志祷告。直到七八个月后,我跟一位姊妹作门徒训练,她教我如何传福音,如何领人归主,圣灵再一次提醒我,这位姊妹说的话,正是我带涛所作的祷告。这位姊妹毫不含糊,马上就说“恭喜你啊!涛已经信主了。”
 
    从那天晚上以后,涛就开始陆陆续续往他另租的公寓搬东西。每次我见到他,我的心痛得像刀割一样。他为了彻底与我脱离关系,我们又买了一辆新车,当我在买车单上签字的时候,心里难过极了,有一点类似签离婚书的感觉。
 
    当时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受洗,奇怪的是,这件事并没有动摇我受洗的决心,反而坚固了我在这非常时期一定要站对队伍的决心。我隐约觉得,只要我投靠神,神是信实的,他必看顾我。
 
    其实人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涛怎样选择,是他与神之间的事,我不需要负责任。他做出错误的选择,也不应成为我不跟随神的理由。在我受洗的前一天,我听从牧师的教导,开始打扫我心灵的每个角落,对付我的罪。得罪人的,向人道歉,得罪神的,向神认罪。我想起我刚结婚时,婆婆及亲戚们去北京看我们。我对他们招待不周,给婆婆和涛都丢了面子,就打电话向婆婆道歉。涛知道了就大发雷霆。他是个非常孝顺的人。婆婆有心脏病,我这样唐突道歉,涛怕婆婆因此识破我们婚姻触礁的事,搞不好会犯心脏病。涛这么一发火,我才意识到自己又犯了不成熟不懂事的老毛病。当我发现在同样的罪上再次跌倒的时候,我心里就越发难过,以为自己真的不可救药了。当时我害怕得就像暴风雨中的一片树叶,瑟瑟发抖,我从没见涛发过这么大的火,一气之下,当晚他就搬出去了。剩下我一个人,孤伶伶地卷在墙角,独自流泪,几乎整个晚上都没有睡。
 
    从那以后,我每天以泪洗面。不知道多少次跪在地上哭求神。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神允许这样的苦难发生在我身上?彷佛越照著神的教导去做,情形变得越糟。前途毫无希望,漆黑一片。我不知道该往何处走,我到底要不要再坚持下去?有时候我也想,说不定他还有病,何不就随他去呢?不如快刀斩乱麻,不是我不仁,是他不义。每当我这么想,就有另外一个声音对我说,那让你活著的,不是耶和华吗?我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想法,真是得罪神。
 
    人人渴慕牺牲的爱、无条件的爱,我若自己都忙著去撕毁誓约,怎么期待别人去信守诺言呢?我若见了困难转身就逃跑,又怎么要求别人与我厮守终身呢?每当我看圣经,读属灵的书籍,与灵命成熟的姊妹通电话时,我的信心就开始坚固,觉得心中充满了盼望。可过不多久,我又掉回到负面的情绪中,我就这样反复了不知多少次。我不敢想像,如果没有神的仆人们,没有他们迫切的祷告,没有他们一双双恩手的扶持,我不知道会怎样。我若不是认识神在这事以先,我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妈妈事后说了一句语重心长的话,她说:“我就是感谢这位耶稣,没有他,或许我女儿都没了。”感谢神,每当我挣扎的时候,呼求他,他就坚固我,这样我就慢慢养成了读经祷告亲近神的习惯。不知不觉,我哭泣的时候越来越少,越来越独立了,越来越乐观了,负面的思想再也不能紧紧地抓住我了。我就像那出笼的小鸟一样自由了。而且我的脑海中时常闪现积极乐观的亮光,我知道这亮光来自于神,我真的感谢他,他让我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喜乐和自由。
 
    感谢神,通过这苦难给我上了一个速成班。若不认识神,我说不定花一生的时间也摆脱不了负面思想对我的控制。信主以前我不知试了多少次,都如身陷泥沼不能自拔,那岂不是枉费一生,成了罪的奴仆,以致于死吗?
 
    更神奇的是,我不但更独立、自由、坚强了,而且更有智慧,更有忍耐了。遇到不顺心的事,不再一下就想到负面、焦急操心了,而是心中有盼望,能看到神另有美意了。虽然与积极乐观的人相比,我可能还属于悲观的一类,但与我自己相比,却是天壤之别了。我真不敢相信,居然神也能使用我,去劝解那些与我以前一样悲观消极的人,使我有机会将福音介绍给他们。我居然在电话中就带领我以前的一个朋友信主了。我妈妈也知道感谢耶稣了。我就这样亲眼看著我周围的人是怎样一个个被改变,一个个的得救,我不得不赞美主的神奇与伟大。也感谢他赐给我祷告的权柄,藉著祷告,让我经历他的大能与大爱。如果我没有为某人信主祷告,那个人信主了,我就不会得到那么多的感动,因为我没有参与,没有与神同工。可见神让我们祷告都是为了我们的好处。
 
    现在交代一下我与涛是怎样和好的。涛在2002年七月份回国前,还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跟我说要离婚。可是他从国内回来后,却把婆婆亲笔信交给我,婆婆勉励我们要彼此相爱,做好夫妻。想到婆婆为我们的婚姻如此担忧,心中既万分感激,又非常惭愧。我一直在为婆婆的身体祷告,生怕我上次唐突地向她道歉,让她寝食不安。感谢神保守了她的身体,也藉著她帮助我们夫妻和好。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神藉著涛的一个高中同学的去世,让涛看到生命的脆弱,人的有限。
 
    在分居那段时间,我还是尽力作一个好妻子,只要他有需要,我都会全力以赴,甚至帮他收拾他的公寓。同时在教会中,我努力地学习,听婚姻系列讲座,读属灵书籍,去退修会,凡是我能抓到手的机会,我都如饥似渴地学,并照著去做,也跟涛分享。我们每次相处的时间都很愉快。后来相处越来越好,就又搬到一起了。
 
    我发现当我照著神的方式经营婚姻,祝福就接连不断地来了,真是“神要祝福人,谁也挡不住”。涛居然开始陪我去主日崇拜,上婚姻辅导课,参加小组聚会。回家自己看属灵书籍,比我看得还快。在那以前我们见面,心痛得像刀割一样,可那时他去另外一个城市工作,我们每次见面都难舍难分。两天不打电话就非常想念。感谢神,我在2003年4月份就与涛团聚了。神奇妙地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
 
    涛已在他工作单位附近找到了他喜欢的华人教会。我的工作单位不但答应我可以在家工作,而且还给我涨工资(因为正好4月份是我参加工作三周年)。我不是一个会计算的人,但是神都帮我看顾得好好的。我本来想不论有没有工作都在四月底就过去。但龄姐让我向神祷告工作的事,看神怎样成就。龄姐总是鼓励我向神祷告一些我自己都以为不可能的事。我们单位早就明文规定“在家工作是不允许的”,我也没指望公司为我破例。但神每次都垂听祷告,所成就的一桩桩美事超乎我的所求所想。更让我欣喜的是,神医治了涛的疾病,涛恢复了健康,他血检的结果也正常了。
 
    通过观察神所成就的这些事,我发现当我愿意顺服神,听从他的教导,向他显示哪怕一点点信心之后,他总是大大地祝福我。可见神对我们的爱是何等的长阔深高,像父母对待孩子,又远超过父母之爱。他愿意我们走正路,有事向他倾诉,遇到困难投靠他,他愿意将属天的福气倾倒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他不会留下一样好东西不给爱神的人。我真希望每一个人,都能亲身经历神,早日得著他那属天的福气、丰盛的恩典。我在这里再一次感谢那些曾为我祷告,支持我,帮助我的弟兄姊妹。愿神大大地祝福他们,百倍千倍地补偿他们。
 
    我特别感谢神赐给我这么好的丈夫,他正直的品格,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和对我那份深情的爱,我都很感激。感谢神帮助我们夫妻和好,破镜重圆。今年3月底,神又赐给我们一个可爱的小宝宝。我们更加感谢神,信服神。以后我们会继续照著神的方式管理我们的家和我们的婚姻生活,彼此相爱,我们深信以后的日子一定会比现在更美好。
 
 
云天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