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一个传道人的心声
2016/8/2 16:29:29
读者:3694
■亚居拉

生命季刊 第31期 2004年9月

 

 

 

一个传道人的心声

 

/亚居拉

《生命与信仰》第31期

 

我出生在一个成分比较高的家庭里,生活在一个崎型的社会中,受到了种种不公正、不平等的待遇,受歧视的我形成了一个孤独内向、自尊心又特强的性格。在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正赶上“农业学大寨”,要“提早进入四个现代化”,读书没有课本,上学不带书包,只要扛锄头带粪箕,参加当时的平整土地就行了。现实的母亲劝我休学,回自己的生产队挣工分,我想也好,反正在哪里都一样劳动,回生产队还可以挣工分,又常常有“公饭”吃,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就不再上学了。尽管家中劳力多了我一个,但家里仍然不是无米下锅,就是无菜下饭,经常饿得我无力干活,个子也长不高。记得有一次,家里来了一个客人,母亲被集中到山上劳动不在家,哥哥怕没东西招待人而躲开,剩下十几岁的我,怎么办呢?找遍了家里的大缸小瓮,只找出一点大米和一些花生米。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竟把这两样的材料,给做成有饭、有菜、有汤的一顿“佳肴”,乐得客人直叫好;当时家里实在是太穷了。等到了分田到户,一个人口分到三分多的口粮田,从此大家的生活就开始好了一点,一年不用几个劳动日,人们都到外面去做工赚钱,我也到了建筑工地去当学徒工,刚开始一天只挣一元两角,后来随着技术的提高而增加工资。这建筑工一干就是十几年。

 

在教会(三自教会,当时没有家庭教会)恢复聚会的时候,我就参加聚会了,但当时的教会没有几个人,大多又是老人和妇女,人才极少;而我当时年轻又还没有结婚,时间比较自由,教会也就很自然地经常叫我做点事,我就理所当然地在教会里事奉了。其实那也不叫事奉,只不过是跑跑腿,在诗班、在圣诞节表现表现自己。我的表现得到了大家的好评,得到了“三自”的赏识,无意中竟成为他们的骨干,教会的大小事都有我的分,就是包括宴请宗教局也要我作陪。但我当时对于真理却是一点也不清楚,当时认为去教会只不过是一种精神寄托,是参加一个团体罢了,并没有想过得救、永生的问题,也不知道,也没听说过,与神从来就没有过关系,当然生命一点也没有改变。整天还是粗话连篇,烟酒不分家,一到晚上就泡在麻将桌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基督徒的样子,更谈不上祷告、读经、分别为圣。我喜欢到教堂只是想跟一些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聊一聊天,讲一讲笑话,好消磨时光,并不是饥渴慕义。

 

结婚不久,“三自”教会内部出现了矛盾,甚至分裂,我因此一段时间没有参加任何聚会。在这段时间里,我的生命更是糟糕,老我更加暴露无遗,性格变得非常的坏,因此夫妻常常吵架,甚至打老婆,闹离婚,整个家眼看就濒临崩溃了。

 

就在我生命处于最低谷的时候,慈爱的神向我伸出拯救的手,感动一个初建的家庭教会的弟兄,常来勉励我,并鼓励我要追求、要聚会、要过教会生活。这样的道理,我当时连听也听不进去。我告诉他别再努力啦!我又不当传道,干嘛那么认真?感谢神!那位弟兄并没有放弃,尽管常常吃我的闭门羹,常常受我的气,还是以爱心来帮助我、来鼓励我,又经常为我祷告,最后我被他的爱心、耐心、恒心所感动,就参加了他们的聚会。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家庭教会的聚会,他们那饥渴慕义的心,他们的热心,他们的爱心,他们的大使命感,都深深地感动着我。在那里,神紧紧地抓住我的心,我从此再也离不开神的教会啦!在圣灵的感动下,在弟兄姊妹的帮助下,使我懂得神不但是独一的真神、是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神还是我们的救主,是我的生命之主。那时我认识了我的良师,某城市家庭教会的老管家许老姊妹,在她的帮助下,我初步认识了“教会的属性”、“三一真神”、“人的罪性和罪源”、“十架救赎”等一些基要真理,并在她的帮助鼓励下,我在我的家里开始了查经班。

 

刚开始也只不过是五六个人,在我们同心努力下,年年硕果累累,神眷顾我们,把得救的灵魂不断地加在我们的教会里;这几年来,我们每年都有十至二十个人受洗归入基督。我们也分别在农村、山区建立了四个聚会点,现有三个讲员和几个同工在负责牧养。为了提高同工们的灵命,我就借钱买了一台计算机并报名参加了“中国学人培训中心”的神学课程,把学习材料下载打印给同工们学习,把一些基本真理的课程,如:“长进之路”、“门徒训练”、“领人归主”等文字课程,利用计算机做成我们当地方言的有声教材,供那些文化不高或不识字的弟兄姊妹学习,深受他们的欢迎。就这样我们的教会在质和量两方面都得到了发展,神的教会奋兴了。

 

教会的奋兴是撒但最不高兴的时候,它藉着它可利用的人和事来破坏教会,逼迫神的工人。比如“三自”教会,他们不传福音,而我们只要领一家人信主,他们就马上到那一家来争羊,为了达到目的,他们就破坏诽谤家庭教会,说家庭教会不是真正的教会,只有他们“三自”才是真正的教会,理由就是他们是政府批准的,而家庭教会政府不承认。这就怪了,难道他们不知是谁管着天堂和地狱?他们还吓唬弟兄姊妹说:家庭教会聚会公安会抓的,还说传道如果没有政府的承认是“假先知、假传道”,这是哪里的“真理”?当然,他们无论怎样吓唬,我们是不会害怕的;但对于一些初信的或信心比较小的人,和一些吃公家饭的人,就会起到一定的作用;所以,“三自”的不信的人和一些他们名下的一部分糊涂信徒,实在是福音广传、建立教会这些事工上的阻碍。对于他们的作为,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只有拼命祷告,努力用纯正的圣经话语,来教导弟兄姊妹。我们的禾场尽量转移到农村和山区,尽量不与“三自”冲突。“三自”是不会到艰苦的地方工作的,再说越艰苦越贫困的地方越需要福音。所以,我和太太几乎是每个礼拜,都要骑着十年前买的摩托车,到山区、农村去传福音,牧养教会,常常撇下一个90岁的老母和一位读书的儿子。

 

在我奉献传道事奉前,家中有一些积蓄,近几年也渐渐用完了,家里现在所需的费用却一点也省不了,什么电费、水费、电话费,都会比平常人家多。为了维持生活和更好地支持我事奉,我太太担起了家庭的重担,她毅然辞去工厂食堂的工作,在家里做包子载到大街小巷去叫卖。她不畏辛劳,为的是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更多的时间来事奉、传福音。她常常累得直不起腰来,由于长期超负荷的劳动,使她的身体一直很不好;但她还是任劳任怨,坚持了下来。后来,我就给她打下手,我们下半夜两点多钟就得起床,一直要忙到中午吃完饭才可以休息。感谢主!这样我们还有一个下午和晚上可以给神用。有一天,她每一个关节都疼,痛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带她到医院一检查,坏了,是“类风湿关节炎”,听说这种病很难医治,只能控制而不能根治,发展下去生活不能自理。要是那样,我哪有时间事奉,教会怎么办呢?我担心,弟兄姊妹也替我们担心,我们祷告,一直为这祷告,我们都很清楚撒但的一贯手段,我们不怕受苦。我们受这一点苦算什么,约伯那样才叫受苦,使徒那样才叫受苦,我们怎么能被这小小的苦难所吓倒呢?我们的主耶稣不是也为着我们而受苦吗?我们为主受点苦是我们的荣耀;我们所遇到的每一件事,都有神的美意,有神的计划,我们都得顺服,我们也相信神会带领我们走出“死亡的幽谷”,我们靠着神赐给我们的力量,我们一定能战胜一切困难,一定能打破“撒但”的计划。

 

说实在的,我们毕竟是普普通通的人,我们也会有软弱的时候。太太有时杞人忧天地对我说:“如果我病倒了,你是养活不了我们的。”特别是我的儿子,更是担心他的妈妈病,他知道这关系到他的学业、关系到他的前程。唉!说起来惭愧,这几年神让我放下世界的一切工作,神恩宠我现在已是“农不农,秀不秀”了,人们都忘记我会做什么了,加上现在年龄的增加,体力活实在也干不了,当然也有热心的弟兄姊妹给我介绍工作,有一些的工作,实在是很不错,工资高又不是体力活,但是做不了几天,不行了,教会有事请假,聚会时请假,人家打电话来叫几次,我没有时间,人家就请别人了。后来我干脆告诉弟兄姊妹,如果要给我介绍工作,先要讲明条件,不能与聚会的时间冲突,又能随便请假,从此再也没有人介绍工作给我了;算了不找了。神给我的工作就是我真正的工作,虽然,是没有一分的工资,但这是神的旨意,我们能不做吗?虽然家里的积蓄少了,但我们聚财在天。我的认真态度,一些人是不能明白的,甚至有人就给我制造一些舆论,说我背后是不是有什么组织在支持,还有人给我算一笔账,说我家整天人来人往的又加上聚会的时间,电费、水费、茶水费,又随叫随到,整天为了教会而奔波,说人哪有那么傻的,没有工资,哪有那么卖力的。“三自”的人更造谣说我引导一个人信主,就有50元的收入,你说冤不冤枉;我们这小小的教会,一年来弟兄姊妹的奉献加起来也只不过是三千多元,教会本身的费用已经是不够了,有时还要帮助一些孤寡老人和病人,出去探访病人的时候,还要自己掏腰包。个人收入也就是做点包子罢了,根本没有其他的收入了。收入虽少,但我们省吃俭用,还可以过日子;虽然我们不知明天如何,但我们知道我们是神的儿女,神的恩典会够我们用的,也希望弟兄姊妹能多多为我们祷告。

 

亚居拉  中国大陆传道人。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