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看不善言辞的理工男,如何出死入生
2020/1/5 5:43:39
读者:18314
■肖攀荣

 

生命与信仰  第37期 2019年11月

 

出死入生

文/肖攀荣

 

从1999年复活节受洗归主到如今,已经正好二十年。不时会有一些不信主的朋友问我一个问题,你到美国是遇到了什么过不去的坎吗?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去信教呢?在很多人的眼里,信教的人要么是没有文化才会迷信,要么是生命中遇到了重大的打击,比如得了绝症、遭遇财务危机,或是失业、失恋等等,所以需要寻找一个精神寄托,依靠信仰的力量来面对各样的困难环境,不至于失去生活的勇气。

其实人的一生,难免会遭遇艰难坎坷,如果可以信靠一位大能的神来带领和帮助我们度过人生的高山低谷难道不好吗? 就算一个人一生一帆风顺,无忧无虑,但迟早也要面对一个坎,一个过不去的坎,那就是死亡。

我们中国人向来都忌讳讲“死”字。当年博学多闻的孔老夫子一句“未知生,焉知死”,使得我们中国人都不太愿意多去思考死亡,但每个人又不得不面对它。死亡时时刻刻都可能夺走我们的生命,夺去我们一生劳碌所赚得的财富和地位。

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曾与死亡擦肩而过。我母亲在生我时遇到了难产,医生通知家属做决定:要么保大人,要么保小孩。可以想象这对家属是何等艰难的一个决定。在这危急关头,医院最好的妇产科医生休假归来,及时赶到,才得以让母子平安。后来听长辈说起这件事,的确是感觉有些幸运,也有些害怕,却仍然没有太多的思考死亡的问题。

真正对死亡有更多的思考是在12岁那年,外婆在老家去世。当地的传统是要连续守灵七天,让远处近处的亲朋好友可以过来悼念。当时外婆的棺材放在客厅中间,白天家人进出都从棺材旁边走过,晚上就住在客厅旁的卧室。那时我感觉特别害怕,同时心里想:“有一天我也会死,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一个人在世几十年,人生的意义又是什么呢?”这些问题盘旋在我心里,从中学一直到大学。

老师告诉我们,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但我想老师也没死过,凭什么这么说呢?我不能这么简单相信一个没有死过的人来告诉我死亡是怎么一回事。但怎么办呢?死去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回来告诉我们死后的真相。(当然现在我已经知道耶稣基督就是人世间唯一一位从死里复活的人,他亲自告诉我们有天堂、有地狱、有永生,难道他的话不比其它任何活着的人对死亡的解释更可信吗?)

从教科书学到的进化论告诉我们,人是从无生命的物质随机碰撞和进化而来的,那么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呢?如果一切都是随机的结果,那么谁又有资格和权威来定义人生的价值呢?再说,反正将来我死了,什么都没了,活着的时候所追求的人生价值又对死去的我有什么意义呢?按照这个逻辑,人可以选择做好人或恶人,只要自己活的开心就好,反正死了就一了百了。

每当想到浩瀚宇宙的宏伟,想到自然界各种规律井然有序,想到生命的奇妙,想到我们人都拥有的善恶是非道德观,我不愿相信这一切都只是出于自然随机和进化的结果。我更愿意相信有神的存在,更愿意相信人类是出于神智慧的设计和创造,更愿意相信有灵界的存在,愿意相信人有灵魂,愿意相信有永恒的生命。于是我开始阅读一些哲学和宗教的书,希望在其中可以找到答案。同时对于周易八卦,算命看相等玄学也很有兴趣。我还练过气功,盼望有一天可以天眼通,和灵界沟通。我也请过碟仙,经历交鬼的事,让我更坚信有灵界的存在。不过现在我知道气功的特异功能和碟仙之类的经历通常是和邪灵有关的,非常危险,而且也是神不喜悦的,基督徒要远离这些事。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广州工作。进入职场后开始随波逐流,信仰的事情也就慢慢放弃了。但是感谢神,他没有放弃我,他亲自来寻找我。原本我打算在广州工作和安家的,但这个时候,神让我认识了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一个人,就是我的太太。当时她在重庆,我在广州,要把她的户口迁到广州难度太大,最终我们决定回到我的家乡攀枝花工作和安家。虽然那时家庭收入一般,但工作轻松,生活安逸。我自己觉得很满意,憧憬着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过一生了。

但是有一天我太太突然跟我说:你还年轻,应该争取到国外去留学深造。当时攀枝花这样的小城市申请出国留学的人很少,没有培训机构,没有人可以咨询。而我英语本来就不好,而且大学毕业也好几年了,英语更加生疏。为了增加词汇量,我背下了整本新英汉字典。为了参加托福和GRE考试,还要坐17个小时的火车到成都。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最终我拿到了东田纳西州立大学全额奖学金,也申请到了美国签证。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神特别的带领,赐给我智慧和力量,我绝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事情。

1998年8月我踏上了赴美留学的旅程。到校的第二天,就有中国同学邀请我参加大学里的查经班。因为我本来就曾经对信仰方面的事有兴趣,自然很爽快地答应了。第一天参加查经让我很稀奇。带领查经的是学校医学院的几位教授和数学系我的指导教授,他们预先买好盒饭,请学校的学生和学者一起聚餐,然后唱诗歌,学习圣经。以前在国内我很少有机会可以和身边的人讨论信仰方面的事,因为在大陆无神论背景下,通常受过一点教育的人似乎都羞于让人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无神论者。如今有这些高学历的人带领我们一起自由的学习圣经,感觉很好。借着教会弟兄姐妹的帮助,也借着圣经的话,借着圣灵的感动,慢慢我明白了耶稣基督十字架救恩的道理。

首先,神让我对自己的罪和罪性有了全新的认识。以前我认为自己还不错,是一个有道德底线的人。当时我想,神带我来到美国认识他,一定是因为我比较善良吧!但是当圣灵光照我内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骄傲的人,一个自私的人,一个贪心的人,一个有邪情私欲的人。内心很多的肮脏、污秽和诡诈没有在外面显现出来,不过是因为我比较胆小,不敢去做,不愿承担犯罪的后果。再反思我过去的所作所为,其实行出来的也不怎么样,我会嫉妒别人、会说谎、在学校考试也会作弊、会小偷小摸……。记得刚工作时,有机会为公司采购网卡,我找到卖电脑设备的朋友,他主动提出只要我在他的公司购买网卡,就可以给我回扣。虽然钱不多,但毕竟拿回扣是非法的,可当时我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这几年国内反贪污和腐败,我们听到、看到多少贪官无止境的贪婪,都深恶痛绝。但我真的比他们强吗?我想,如果我没有出国,如果我坐在他们的位子,也许我比他们贪的还要多。因为人的本质都是这样的贪婪与自私,只是看你有没有机会和胆量行恶而已。

有位传道人把人比喻成一个装满了粪的桶,有的桶盖子开着,所以臭气熏天,这是比喻那些在世人眼中罪大恶极的人。而大部分的桶盖子是盖上的,但有一些缝隙,所以仍然不时发出臭气,这是比喻一般的普通人,虽然没犯什么大罪,但小的过犯不少。还有少数的桶盖子盖得很严实,所以几乎闻不到臭气,这是比喻世人眼中的那些道德高超的人。在人的眼中,我们可以区分好人坏人,道德低下和高尚的人,但是神是查验人心肺腑的,在他的眼中,我们人的内心和本质都是肮脏污秽的。更重要的是,无论我们怎么去努力行善,无非是把桶盖得更严实一点,发出的臭味少一点,却没有办法改变我们内心肮脏污秽的本质,没有办法胜过我们里面的罪性,这就是我们人的光景。

旧约犹太人上千年的历史已经让我们看到,人不可能靠自己有能力照着神所要求的标准过生活。再说我们在大陆从小学就开始接受精神文明的教育,让我们要大公无私,要先人后己,要奉献自己为人民服务,但好的教育对我们道德提升有多大的帮助呢?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人人依然活在自私和贪心里面。

世界上任何别的宗教都要求人要自我修行,行善积德,靠自己的好行为进到天堂或是极乐世界。但基督信仰告诉我们这是一条死路,没有人可以靠自己胜过自己的罪性,没有人可以靠自己修行达到神完美的标准。神是公义的,他必要审判一切的罪恶和过犯。

基督教的救恩乃是神的儿子降世为人,为我们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他站在了我们的地位上,代替我们承担了我们因罪而必须承受的刑罚和咒诅。在十字架上,耶稣基督替我们死,成全了救赎的工作,让凡相信的人都因此罪得赦免,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基督信仰不是教我们一套行为规范去遵行,而是要赐给我们一个重生的新生命。神拯救的方法不是帮我们把粪桶的盖子盖严实,再喷上香水,让我们有一个光鲜亮丽的外表而已。神乃是要把我们里面一切的肮脏污秽清除干净,并将基督完美的生命放在我们里面,并从这个新生命里可以发出基督的香气。

信主以前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有信仰就好,无论你是基督徒,佛教徒,或者是回教徒,大家都是殊途同归。反正宗教都是劝人为善,耶稣、默罕默德、释迦摩尼都是神,只是在不同的国家、对不同的人群、用不同的方式启示和显现而已。我不明白为什么基督教的神就是独一的神,凭什么说其他的宗教都是敬拜假神?为什么基督教那么狭隘独裁,一点也不宽容?现在我知道人有这样的问题是因为我们对耶稣所说的话和所做的事不了解。

虽然世界上有很多的宗教,但没有一位宗教的创始人自称是神,没有一位创始人为自己的信徒的罪死,没有一位创始人有权柄赦免人的罪,更没有一位创始人可以从死里复活。而只有耶稣基督宣告他与神原为一,他有权柄赦免人的罪。耶稣告诉门徒他要舍身流血,为人的罪作赎价。他也照他所应许的第三日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他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自己宣告 : 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借着他没有人可以到神那里去。

如果耶稣的话不是真的,那他就是说谎的,是一个骗子,或者是一个疯子,不可能被称为是人们眼中的圣人,更不可能是一位神。但如果我们相信耶稣的话是真的,那么就必须承认他是独一的救主,除他以外,别无拯救。

当我清楚自己是活在罪中不能自救,也明白了耶稣基督十字架的奇妙救恩,明白了耶稣基督是独一的救主,我就欢欢喜喜地接受了他成为我个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从此死亡的阴霾从心里挪去,因为我知道我的救主是胜过死亡的主,他也将复活的生命,永恒的新生命赐给了我。

在信主后我坚持参加教会的主日学,主日崇拜和团契聚会,系统地学习圣经。后来神使用我这样一个原本非常内向、不善言辞的理工男在主日崇拜领诗领会,在成人主日学和主日的讲台服事。感谢神愿意使用我这样一个不配的器皿。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因为这些事工,没有一件是靠我自己能力可以完成的。我所能做的就是祷告神,求神赐智慧,加能力。我也经历信实的神每一次都亲自带领我,帮助我在恩典中工服事,也在服事中经历神的大能和同在。

信主后我也开始学习向神祷告。起初我的祷告通常也就停留在向神祈求世上的帮助,比如做学生的时候求神保守学业顺利,毕业了求神赐工作,有了工作求神保守事业成功,生病的时候求神赐健康的身体等等。自从参加教会的祷告会之后,我开始学习为神的国祷告,为教会的事工祷告,为弟兄姐妹和自己的灵命成长祷告。渐渐的我明白祷告不是要神来成就我们的心意,而是在祷告中我们自己的心思意念被神改变,并祈求神的旨意可以成就。所以当神奇妙地成就我们祷告的时候,我们感谢神;当祷告似乎未蒙应允的时候,我们依然感谢神,相信他是听祷告的神,相信他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相信他为我们预备的道路是最好的。

有朋友问过我:万一没有神,你信错了怎么办?我的回答是:就算没有神,我信错了我也不失去什么,至少今生我活在平安和喜乐中。但如果真有神,有永生,你不愿意信,你的结局将是何等可怕呢?更重要的是我们所信的神虽是眼不能见,却可以用心灵感受到他是又真又活的神。所以信主20年,我不曾后悔,也不曾怀疑,因为我真实经历到他与我同在,经历到他带领我的新生命在他的恩典中不断成长。

或许有人会说:信耶稣成为基督徒有永恒的生命,但是基督徒不也和其他人一样会死吗?是的,表面上基督徒的确是像任何人一样的会死,但圣经告诉我们实际上他们是“睡”了,而不是“死”了。主耶稣已经首先从死里复活,凡相信他的人都要复活。当主耶稣第二次再来的时候,我们不但要复活,也要得到一个不朽坏的、荣耀的身体。耶稣说:“我是复活,我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所以当世人在绝望、无奈、恐惧中等待死亡时,我们基督徒乃是在信心、盼望、及平安中过每一天。

回顾人生,我感谢父母赐给我肉身的生命,感谢那一位天使般的医生让我在出生的过程中经历一次出死入生的奇迹。但是一个天然的人,虽然活着,在神眼中却是已经死在自己的罪恶过犯中了。感谢神把我带到美国有机会认识他,得着耶稣十字架的救恩,让我因着信耶稣可以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再次经历出死入生的神迹。

回想来到美国20多年最大的收获不是获得美国永久居留权,不是成为美国公民,而是认识神,信了耶稣,得着了永恒的生命,成为天国子民。对于神如此超乎想像的恩典,我只能像保罗一样说: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愿一切的感谢颂赞归给神,归给爱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

 

肖攀荣 1990年广州中山大学数学系毕业,后获得美国东田纳西州立大学数学和计算机双硕士学位。目前在美国一家退休金咨询公司任职注册精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