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你们的光也当照在人前!”
2015/7/20 13:59:01
读者:8445
■雨佳
生命季刊 第32期 2004年12月

 

 

横越美国的“福音车队”
 
     20年后,若百分之三十的美国人是同性恋者,你还会愿意在美国居住吗?20世纪初到学校接送孩子的总是妈妈,后来变成妈妈或者爸爸;将来,或许接孩子的人可能既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而是孩子的“法定监护人”。也许你允许你的青少年子女与同性恋者交往,但你愿意他们被他们的性倾向和生活方式所影响吗?今天的青少年在困惑中成长,下一代所面对的也许是更严峻的挑战!
 
    2004年2月12日,三藩市市长公然违反加州法律,向同性恋者颁发婚姻证书。5月,麻州更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同性恋者婚姻合法的州。美国疾病控制及防治中心的报告显示,2003年美国有接近一百万的艾滋病患者,其中一半为男同性恋者。①
 
    百分之三十的比例或许危言耸听,我们不希望它成为现实。不过事实却是,同性恋的比例正在逐渐增大,艾滋病患者也以每年四万的速度增长。②我在一家医疗保险公司工作时曾参加过一个雇员行为准则的培训,培训资料说百分之十的美国公司雇员是同性恋者。我不确信这个统计数字的准确性,不过在我的部门中就有一个同事、我的经理以及他的老板三人是同性恋者。
 
    2004年10月,我们学校(慕迪圣经学院)七十多个学生和老师到芝加哥的同性恋居住区去了解同性恋者的生活,希望知道如何帮助他们。其实绝大多数同性恋者都是受过不同伤害的人,渴望得到同情。不过他们还不认识真理,试图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他们的权益。他们长期游说国会议员,并且正在有策略、有计划、有步骤地培养他们自己的律师队伍,以争取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及同性恋者的各种权益。
 
    圣经明明白白地讲:神憎恶同性恋(参罗马书1:26-27,提摩太前书1:9-10)。在目前这样的险境下,作为基督徒,我们的责任是什么呢?我们再一次选择沉默吗?因为大多数选择沉默,公共祷告在20世纪60年代被逐出公共校园。因为我们选择沉默,同性恋婚姻正在逐渐走向合法化。问题的严重性还不在于校园内不再有公共祷告,而在于即使校园外也没有公共祷告;不在于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而在于我们不愿意站出来表达和坚持我们基督徒的立场。美国正在走向堕落和毁灭,葛培理(Billy Graham)警告说,“神若不审判美国,他可能需要向所多玛,蛾摩拉道歉!”(If God does not judge America,He may have to apologize to Sodom and Gomorrah!)如果我们继续选择沉默,如果我们不悔改,我们所不愿意看到的后果也许将要成为现实,美国也一定会受到神公义的惩罚。
 
    感谢主,美国教会及福音机构联合发动了“维护传统婚姻”大集会。大会于2004年10月15日在华盛顿国会山庄前的国家广场举行,美国华人教会也踊跃参与这次活动,于10月初开始,以5条路线,组成“福音车队”,横越美国,前往华府参加“维护传统婚姻”运动。这次大会约有20万人参加,其中华人约占四千人。
 
    2004年10月10日晚上,芝加哥众华人教会在芝加哥联合教会举行集会,为将要前往华盛顿参与10月15日(星期五)的“维护传统婚姻”集会的弟兄姐妹们送行。但是,当时整个芝加哥所有华人教会只有4人前往。
 
    我心里很愿意参与,可是慕迪的学业很紧张,而且作为一个学生,我经济也不宽裕。可心里一直有感动,一直在思想这件事。我想起了一件事。有一次,我和同学们一起到芝加哥城里的“Pacific Garden Mission”去服事。这是一个为流浪者提供生活需要和属灵需要的机构,可直译为“和平园事工”。去之前我问过神,我去能做什么呢?虽然也经常在华人的团契和教会中参与不同的事奉,可是在Pacific Garden Mission我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呢?我的同学们都很有恩赐,讲道、传福音、弹琴、唱诗、演话剧。我能做的只是鼓励他们,为他们加油。可就在所有的事奉要结束的时候,讲员呼召会众接受主耶稣,邀请他们找一个同学交通或祷告。不是有很多人回应,但有一位穿过人群,慢慢地走到我面前,向我讲述他的困境并表达要悔改、信靠主耶稣的意愿。因为经常受到美国朋友的帮助,我很希望自己也能向美国人传福音。于是,神就给了我这个机会:这是我第一次带领一个美国弟兄决志信主。去之前我紧盯自己所不能做的,以为将会无所作为;神却使用我所献上的,而成就了他的美意。这一次,神是否让我再一次参与呢?我的功课确实很忙,不过这个星期正好是我整个学期唯一没有课的一个星期。况且,读神学难道不是更要以天父的事为念吗?
 
    这时,锺舜贵牧师又一次在会上鼓励更多的弟兄姐妹参与,而且表明参与者不需要为旅途的费用担心。
 
    我觉得,我没有理由不参加这样的聚会了。当晚我与团契的几位弟兄姐妹分享我的感动,结果缪军、邓风华夫妇也愿意前往。第二天,教会的另外两位姐妹戴秋燕、王瑞英也决定与我们同行。这样,原本四人的队伍增加到九人。我们租了两辆车,在芝加哥取车,计划星期六在华盛顿交车后乘飞机返回芝加哥。在车的两旁及后部,我们贴上中英文的“维护传统婚姻”的标语。星期三从芝加哥出发,当天晚上到达底特律,与底特律中华圣经教会及康州米城华人教会弟兄姐妹的车队汇合。星期四晚上到达巴尔地摩,在那里与来自全美各地区的华人教会再汇合,星期五早晨大家一起驾车到达华盛顿郊区,然后乘火车到达华盛顿广场。
 
    从芝加哥到巴尔地摩两天的旅程,沿途几十辆车按喇叭表示支持我们,车中的人打开车窗,向我们竖起大拇指,表示鼓励。但也有一些人是反对的,伸出大拇指朝下;甚至有一辆车在靠近米城华人教会左永昌牧师的车时,作出侮辱性手势并强行换道,使两辆车差一点儿相撞。但总的来说,当然是支持的人多,反对的人少。感谢神的保护!我们也意识到属灵争战已经开始。美国是个自由的国家,任何人都可以游行示威;而人们对各种游行示威也已司空见惯,常常表现出漠然无睹的样子,这已成了美国文化的一景。因此,两天的旅途中,最让我感慨和印象深刻的,不是所看到的支持,也不是所遇到的反对,而是成百上千的从我们身边经过的车辆所表现出的麻木不仁。或者他们没注意,或者他们太忙,或者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但是我想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这件事与他们的生活无关。而事实是,如果我们因为同性恋者婚姻目前与我们无关而不参与,我们将来要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10月15日(星期五)的华盛顿广场站满了人,其中也有许多华人。从中午12点到下午3点,15位讲员围绕传统婚姻的主题,以圣经真理为标准,给予鼓励及挑战。三个小时的聚会中,天时不时地下起小雨。可大家有备而来,广场上雨伞雨衣,色彩斑斓。我想,平时我站在雨中的华盛顿广场上可能没有任何意义,但今天不同,因为我站在这里有一个很美的理由:我与几十万的弟兄姐妹为天父的事而一同争战!
 
教堂之外
 
    星期五的大聚会结束后,大家分手告别。因为几位弟兄姐妹首次来华盛顿,我们就在广场附近游览。晚六点钟,我们从停车场出发,到马利兰中华圣经教会参加晚上七点钟的有关同性恋的讲座,这是自我们离开芝加哥后,我们团契及教会的五位弟兄姊妹第一次单独行车。天色已黑,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又下起了雨。手上有巴尔地摩教会李弟兄给我们的行驶路线,不过因为路不熟,所以还是边开车边看路标前行。已过了七点钟,我们还在路上。
 
    我们终于上了教会所在的那条马路上,教会应该就在前方不远处。七点十五分左右,我们到了,看见教会就在我们左边的路边。我打左转灯,礼让对面来的直行车辆,准备进入教会停车场。就在这时,一声巨响,有车在后面撞了我们的车。我们的车被撞出老远,从后视镜中看到后窗玻璃粉碎!把车停稳,开门下车,看到不远处一辆小卡车停在路旁,车的前部已向上翻起。我们车上的五位弟兄姊妹好像都没有生命危险,小卡车司机也没有受伤,只是因司机座前面的气袋爆炸了,他的脸很疼痛。这是我第一次遇车祸,虽没有特别紧张,但也不知所措。
 
    因为车祸就发生在教会门口,一位弟兄目睹了这一切,他拨打了911。一会儿,两辆消防车呼啸而来。顿时,教会门口灯火通明,好不热闹。从消防车上下来消防队员,看到我们是华人,就跟我们讲汉语,原来他正在学习中文,是中文一年级的学生。他用特别的工具帮助我们把行李从已被撞扁的后车箱里取出来。警车也马上赶到,警察询问我们两位司机车祸的经过,小卡车司机实话实说,没有否认他的责任。我唯一需要表明的就是同意他的陈述。然后警察看我的驾照及保险卡,对我说,“噢,你是从芝加哥来的!我在芝加哥郊区的Evanston居住过十年。”当他了解到我们到华盛顿来参加“维护传统婚姻”的聚会时,就问道,“你在芝加哥参加哪一间教会?”我告诉他,是在Wilmette的一家华人教会。他说:“是吗?我过去也是在Wilmette参加聚会!”
 
    为了保险起见,三位弟兄姐妹还是被后来到达的两辆救护车送到医院检查,警察说做好一切善后的工作后,他会带我一起到医院,我们的车已被拖车公司拖走。这时教会的一位叫Ed的弟兄嘱咐我说,医院的事情结束后可以给他打电话,无论多晚他都会来接我们。在开车之前,另外一位叫Sam的弟兄又跑过来询问我们是否有人接,并给了我他的电话。在车上警察仔细地向我解释该如何跟保险公司联络,还分享神怎样地使用他在工作中帮助人认识主耶稣。我了解到,这位警官叫Tehrani,以前也是神学生,后来他明白神的呼召是让他作警察,他顺服神的带领,所以我们才有机会在这里相遇。在医院里我们查看了每个人的情况,在Tehrani警官离开之前,我们一起为弟兄姐妹祷告,也为那位小卡车司机祷告。Tehrani警官走后,教会刘传章牧师的师母及李良平长老夫妇也来到医院看望我们。他们详细询问了我们的状况,又专门为我们安排好住宿,还告诉我们全教会都在为我们祷告。
 
    又过了一段时间,X光的结果出来了,每个人都健康!
 
    我们离开急诊室时已过了午夜十二点。给Ed打了电话,我们就在接待室等候他。这时走进来一个黑人中年妇女,我们互相问候并分享了来医院急诊室的原因。了解到她是从戒毒所出来的,我们就询问,我们是否可以为她祷告。她很痛快地答应了,于是问她有什么具体的事情需要代祷。她透露她过去曾经有过三年的无毒史,后来又染上毒瘾了。之后又曾有一年没有吸毒,可是现在不得不再次回到戒毒所。我问道,“你真的想戒掉毒瘾吗?”她坦白说,“其实有不少时候我不想戒,我很需要那种high!”“为什么呢?”,我们都问道。
 
    “我不想再谈下去了!继续谈这个话题使我不舒服!”她低下了头,满脸沮丧。我们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这时瑞英姐妹走到她面前,抱住她,对她说,“耶稣爱你!他可以帮助你!”这一个举动让我们惊讶,更让这位黑人妇女泪流满面。她说,“我叫莫尼卡,我一个哥哥HIV(艾滋病病毒)阳性,几年前死了。我最亲密的姐姐也是HIV阳性,今年年初死了。现在我也被检查出是HIV阳性,我不想告诉我的父母,他们知道了会伤透了心!可又没有人可以听我哭诉……”大家为莫尼卡祷告。每个人都很感动,赞美神,并求告神亲自安慰莫尼卡,帮助她脱离罪、走出困境。祷告完毕,莫尼卡说,“我要向你们道歉!我以前对中国人有偏见。我跟一个中国人吵过架,从那以后一见到中国人我心里就讨厌。今天神用你们改变了我的偏见!谢谢你们爱我,为我祷告!我想参加你们的教会!”
 
    我们拥抱,告别,祝福。
 
    我们本来要来参加有关同性恋及艾滋病的危害的聚会,却遇到车祸。车祸是没有想到的,车祸之后所发生的一切更是难以想到的。车祸让我们亲耳听到艾滋病患者诉说艾滋病的严重性,车祸给我们机会帮助和祝福艾滋病患者。
 
    圣经教导我们要凡事谢恩。在顺境中也许我们记得感谢,逆境中却不易。在健康的时候感恩,生病时却难得。有工作时感恩,失业时却可能抱怨。平安时感恩,车祸时很难想到感恩。若只是为健康及平安感谢,我们感谢的是所得到的恩典。但若我们为逆境及病痛而感恩,我们感谢的是赐恩典的神!
 

尾声

 
    一位国内的好朋友知道我在读神学,他虽然不了解基督教,但很尊重我的选择。他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如果人成为基督徒后,就不再关心和参与世间的事情,那他们怎么能影响甚至推动社会的发展呢?”
 
    主耶稣早就教导我们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13-16)
 
    基督徒不属于这个世界(参考约翰福音15:19)。我们仍留在这个世界是要作盐作光,让腐朽的不再腐朽,让堕落的停止堕落,让寻求的看到人生的方向,让渴慕的在真理中得到饱足。因此,我们不应把信仰停留在教会,而要带到社会;我们不是周末的宗教徒,而是全天候的基督徒;我们不能再持同性恋者婚姻与我无关的态度,而要时时以天父的事为念,维护传统婚姻。当然,在属灵的争战中我们会遇到抵挡,在属灵的行进中我们会遭遇车祸。但主耶稣已应许:“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翰福音14:27)
 
注释: 
 
    ①.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IV/AIDS Surveillance Report 2003,(Vol. 15)。
 
       ②. 同上。
 
雨佳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慕迪圣经学院研究生院进修神学。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