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出埃及 进迦南
2016/8/2 16:23:44
读者:4029
■王天声

生命季刊 第32期 2004年12月

 

 

(上图左1为宋天真姊妹,后排左2、3为王天声牧师夫妇。)

 

出埃及 进迦南

 

文/王天声

《生命季刊》第32期

 

从使徒行传7:22-36这段经文里,我们看到摩西一生一共经历了三个四十年,也可以说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摩西在埃及凭己力,自以为是的40年;第二个阶段是摩西在旷野受管教,最后谦卑地承认他不行的40年;第三个阶段是摩西顺从神的带领,认识到神行的40年。回想我的前半生,也经历了摩西的这三个阶段。

 

一、凭肉体,自以为是的阶段

 

摩西在第一个四十年里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说话行事,都有才能。他满了骄傲,满了血气,很自以为是。

 

我在北京出生、长大,出生在一个几代都是基督徒的家庭里。小的时候就听说我的大姨宋天婴因为信仰问题57年被关进了监狱,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家人到监狱里探过她,但一直记不起她长的是什么样子,直到她77年出狱后我们才见了面。我的父亲王恩庆在55年也因信仰问题被关了11个月监狱,我父亲和我母亲宋天真是在北京青年聚会处认识的,听说是王明道牧师证的婚。我记得小时家里时常有爱主的弟兄姊妹来看望我们,每年我们都会去北京的香山去看我外公宋尚节的墓地。我最喜欢看父亲收集的圣经故事图画书。

 

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当时我9岁。看到家人因信仰问题被抄,被抓,受隔离,父母有很长一段时间被关在工作单位,姥姥也被红卫兵剃了阴阳头、挨了打,这些在我幼小的心灵里都遮上了阴影,有一种自卑感。有很长一段时间只有我和弟弟与外婆住在一起。那时我也不知家人到底做错了什么,只知宗教问题使我的家庭出身和成份都沾上了黑五类的边。但因从小受着无神论和人文主义的教育和影响,我追求个人奋斗,崇拜自己救自己的信念。我认为家庭出身由不得我,但政治道路可由我自己来选择,所以我在学校里努力表现。上课时,毛主席语录我捧得最高,各项活动我表现得最好,很快就当上红小兵,红卫兵,加入了共青团,成为班里的团支部书记,常常被选做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高中一毕业就到北京平谷县插队,也几次被选作劳动模范。在农村插队了一年,正赶上全国恢复高考,就回到了北京。随着改革开放,陆陆续续有从国外来的弟兄姊姊来看望我们,带来一些关于我外公宋尚节博士的书籍和见证,我看了之后,深为前辈传福音的献身、拼命精神所感动,虽然以前听家人讲过我外公的一些事,也常看见我的外婆天天捧着一本大字圣经在看,但我只忙于自己的事,有自己的奋斗目标,没有过多的理会,只认为这世界什么都不可靠,只有靠自己。

 

81年新加坡一位爱主的老姊妹愿意资助我去美国留学,我想这倒是个好机会,这辈子能去美国看看,也算没白活。记得在我出国的前几天,我的大姨跟我长谈了一次,她向我传福音,带领我认罪悔改,作了决志的祷告。她对我说信耶稣只说没有用,一定要自己亲身的经历与认识,自己跟神要建立亲密的个人关系。她还给我起了一个英文名字叫提摩太(Timothy),希望我能像提摩太那样成为一个爱主的好青年。当时我一心只想出国,并没在意我大姨跟我说的那番话。

 

1981年8月我来到了美国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市读大学,在国内我是学文科的,出国前在北京外贸学院读了一年外语,到美国就改学电脑,因为当时听说学电脑很好找工作。在美读大学期间,我参加了当地的一间中国教会,弟兄姊妹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听道。有一天在学校的图书馆读书时,觉得很寂寞,很无聊,突然想起一位老牧师的讲道里,曾提过他在年轻时有一次如何把他年轻时所犯的罪都写下来,写了好几页纸,然后他就把这些纸扔到火炉里全部烧掉,并祷告说耶稣基督的宝血已将这些罪全部洗净了,从此他的生命开始改变更新。于是那天我也试着把自己过去所犯的罪列出来,不想越写越多:小时我如何偷妈妈钱,如何跑到人家的院子里去偷人家的葡萄吃,读书时如何考试作弊等等……不一会儿就列满了几页纸,写着写着,我的眼泪就留下来,看到我这个一向被人称赞为老好人的人,原来也是这样的污秽,也有这么多的罪。我当时流泪向神认罪祷告,求耶稣基督的宝血洗净我一切的罪。当天我与我的保证人黄文广教授分享了我的这一经历,他又带领我做了决志的祷告,当天我心里觉得极大的释放。82年7月我受洗归在了主的名下。

 

但当时我只是个礼拜天的基督徒,虽然我很喜欢听道,头脑里知道很多圣经的道理、知识,但我是头很大,生命却很小。有人说头和心虽然只有一尺远,但有时却相差十万八千里。第一年我是住在我的经济保证人家里,但第二年我就提出要搬出去住,我要自己打工,挣学费。那年寒假,我就沿街去找工打,好容易找到一份洗碗工,当时也没有洗碗机,只能用手洗。暑假时教会里有一位弟兄开餐馆,让我去帮忙,做服务生(Waiter)。记得第一次给客人上水,手一直打哆嗦,水险些洒在客人身上。其他的Waiter说,我们如像你这样,早被炒鱿鱼了。但那位弟兄手把手地教我,使我很快地学会了做企台。以后我就一边读书,一边在餐馆做工,念完了大学,又拿了一个电脑硕士。

 

在念书的六年时间里,我只是一个不冷不热的昏昏沉沉的基督徒,除了礼拜日去教堂,平时就是念书打工。很少参加教会的事奉,属灵生命也没什么长进。还是个满了血气,常常倚靠自己的人。

 

二、受管教,承认我不行的阶段

 

后来摩西受神的管教,逃到了米甸,在旷野里神磨去了他一切的骄傲,使他谦卑下来,顺服下来,承认自己不行。

 

在我硕士快毕业的时候,一位从纽约来的老牧师问我想不想认识一位姊妹,她是牧师的女儿,她父亲也是在北京出生,后被袁相忱伯伯带着信主,以后到了香港,奉献做了传道。我当时是一个穷学生,工作、婚姻、身份都还虚无飘渺,心里很感谢主有这样的安排,就满口答应。不久老牧师就寄来了一封信和一张全家照,那张照片不太清楚,可能是特意要考验考验我。但我想牧师的女儿,应该不错,所以86年的圣诞节我就从维吉尼亚州到纽约去相亲。一见面,看到那位姊妹确实不错,人很文静,又会弹琴,还帮助做许多教会的事工。她虽然10岁就从香港移民到美国,但她的父亲从小让她读和抄写圣经,所以她也会读写中文。她在纽约大学读书时,也常常接触从中国大陆来的学生。大学毕业后,她在美国最大的一家信用卡公司做事(AmericanExpress)。她还有两个弟弟,也已大学毕业,都已做事,也很爱主。

 

我很感谢神的带领,让我一毕业,在不知何去何从的紧要关头,就接触到这样爱主的一家,没有走迷了路。所以我研究院一毕业,就搬到了纽约市史德顿岛,很快在纽约找到了一份电脑的工作,第二年四月我们就结了婚。我开始在我岳父牧养的教会参与一些事奉,也和太太参加了角声布道团的音乐小组,常常有机会到附近的教会去布道、演唱。

 

常常有弟兄姊妹对我说:你很有传福音的恩赐,应该出来为主事奉。但我心里没有感动,只想趁着年轻,好好钻钻业务,以后找一个赚钱更多、更好的工作。所以我只是用业余时间在教会里做些电脑打字的事工,其它时间就忙于业务。后来我岳父和岳母搬到了美国中部的丹弗市去牧会,91年我岳父因白血病而安息主怀。我岳母回到纽约后,毅然去修神学,毕业后跑到南美州去宣教。我太太的小弟弟4年前也用业余时间开始修一些神学的课程。两年前也开始全时间事奉主,现在在纽约一华人教会负责英文的事工。这些事对我日后能全时间出来事奉主都有很大的影响。

 

95年有一天,我在国内山西太原的表弟来信说他生意做失败,欠了五万多美金的债,现躲在外地,不敢回家,债主天天逼债上门,使他母亲(宋天权)和他的太太、孩子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听说国内有好些人,就是因为债务压身而自杀的。当时我想五万美金在国内是个不小的数字,恐怕这辈子都还不清,看来只有我在美国能帮他一下,所以我跟太太商量后,就把家里的一些积蓄拿出,又借了一些钱,凑起来,帮他还了债。过后,我的表弟很感激,说不好意思让我拿出这么多钱来还债,不如我和他一起做生意,搞外贸,或许能赚些钱。于是我就注册了一家公司,跟我的表弟做起生意来。从那以后我人就好像掉进了钱眼里一样,每天就忙着要赚钱,上班时也不安心,常常打电话,有时甚至打越洋电话。下了班就去做生意、做传销,只要说能赚钱,我就投入进去。结果生意做失败,做传销也积压了很多的产品,又欠了信用卡公司四万多美元的债务。而且做了八年的一份很好的工作也被公司炒了鱿鱼,找到第二份工,不久又被炒。

 

这个时候,我是真的降服下来,跪在神的面前,痛哭流涕,承认自己的失败和不行。有人说当你救一个落水人的时候,不是在他挣扎的时候你去救他,而是等他喝水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当他软下来、不再挣扎的时候,你再去救他。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这话真是不错。在一次教会举办的家庭退修会里,鲍会园牧师作讲员,我领诗,会后教会里几位弟兄姊妹对我说:王天声弟兄,鲍牧师说你很有恩赐,应鼓励你出来事奉主。我当时心里有所触动。我很喜欢听讲道录音,当我听到大陆有些小姊妹卖血,买了单程车票跑到祖国各地遥远的地方去传福音时,我心里很受感动,但无奈我如今欠了一屁股债,我总不能欠着债,出来去全时间事奉神啊!于是我就跟神讨价还价说:如果神能帮我还清债,我就出来全时间事奉你。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看来不能轻易向神许愿,许了愿,有一天神会找你还愿的。在此期间纽约的信心神学院在我们教会开设了夜间部的神学课程,于是我开始修一些神学课程。当时我也是教会里的执事,负责教会的文宣事工。

 

99年我找到第三份电脑工作。有一位台湾来的同事对我说,你可以作股票,作股票很好赚钱,于是我就把太太的一些股票做底,跟这位同事做起了股票,没想到那一年股票市场很好,所以我就赚了一些钱。记得有一天,在开车上班的路上,我一边开车,一边感恩,眼泪都流了出来。我突然想起我以前跟神许的愿,我心里有一个感动,觉得我现在应该出来全时间的事奉神,回家跟太太商量后,太太也没反对,于是我就跟公司辞了工,准备去念神学。但我并没有马上去还债,而是计划我白天作股票买卖,晚上去念神学,而且贷款买了两辆新车,也决定把旧房子卖掉,买个大的、新的房子。结果人算不如天算,股票一天天往下掉,我的心也一天天的下沉,眼看我的旧房子要交接,新房子也买不起,除非我再回去上班。此时我再次跪在神的面前,承认自己的不是和小信。想起老一代的传道人他们回应神的呼召真的是撇下所有的来跟从主,跟他们的那种决心和信心比起来我真是惭愧。

 

三、顺服神,看到神行的阶段

 

当摩西顺服神的呼召和带领,神就在沙漠中开江河,红海中开道路,使摩西认识到耶和华是那独一大能的神。

 

有一天晚上我和太太一起祷告时,我太太对我说:“你最好离开纽约这个埃及地,到外州的神学院去安心地装备。”我一听也觉得这是很好的建议,于是一周后,我就到费城的西敏斯神学院去申请入学,不想学校当天就录取我了。出了学校入学处,正好遇见几个中国同学,听说我要来这里念书,都很高兴。他们立刻介绍给我一位作房地产的姊妹,使我很快就找到了一栋房子,所以回家后我下定决心,把股票全部卖掉,把所欠的债务全部还掉,还剩下一点钱正好够我念书用的,我们旧房子卖的钱正好交接费城的住房。我太太的公司也允许她在费城的家中上班,这样我和我太太及我的三个男孩一起从纽约搬到了费城。

 

我看到神的带领与看顾真是美好,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在费城念神学的三年时间里,我一面念书,一面在一间中国教会里帮助牧会的工作。2002年十月我从中国大陆短宣回来后,路经加拿大的温莎华人宣道会,看到那里有那么多从大陆来的新的移民,却很缺少传道人,于是2003年三月我们全家就从美国搬到了加拿大的温莎市,在温莎华人宣道会国语事工部牧会。

 

我的外公为了福音的缘故,拼了命地去传道,他43岁就过世了,他说做传道比做总统还光荣。而我呢,说起来真是惭愧,我到42岁才从埃及地里走出来。我如此贪爱世界,一直在埃及地打滚,浪费了许多大好的时光。但我看到神的信实,神所爱的人,他必管教。神没有放过我,他把我这个浪子,这个贪爱世界、偏行己路的羊又找了回来。记得我在念神学时,当我用福音桥第一次领人信主时,我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信主十多年,没有带领一个人信主,说来真是惭愧。然而历史是没有白废的,我花了这么高的学费从历史学来的功课,一定要好好的珍惜。有人说神只有儿子没有孙子,在神的国度里我们都是第一代的基督徒。十字架的道路,我们要自己亲自的来走,没有捷径、没有后门。我们一定要靠着耶稣基督十字架的大能,走出埃及,经过各各他,走过骷髅地,胜过老我与世界,没有别的道路可以选择。

 

我的蒙召经历和许多的老传道人不一样,我的信心是那样的小,又是那样地贪恋世界。但我相信神用每个人的方式和神给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的。我不能改变历史,但我可以从历史学习功课,更珍惜今天与将来。有人对我说:“王天声,我知道你这个人,你走这条路,一定会后悔的。”现在我可以说,我后悔没有早一天走这条道路。这条路,虽然是一条窄路,却是一条通天的路。我们的前辈在我们的前面跟着耶稣已经走过去了,如今就看我们这些晚辈、后来人要如何走这条路了。我心中的祷告乃是说:愿感动前辈的灵加倍地来感动我们,让前辈那爱人灵魂的心加倍地放在我们的心里面,让当年大复兴的火焰继续在这个冰冷的时代燃烧!上帝实在爱我们中国人,将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放在地上,但愿今后在天堂里有五分之一是中国人。如今我不求今生的生命能增加年日,我只求我有限的年日能够天天荣耀神的名。世上的东西我们一样都带不走,但我们要带着耶稣基督十字架的印记和宝血。当世界有声音说“他走了”的时候,永生国度里有声音说“他来了”。

 

你们要过去得为业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润之地,是耶和华你神所眷顾的,从岁首到年终,耶和华你神的眼目时常看顾那地。(申命记11:11-12)

 

试仿圣诗“今要主自己”,写散诗“出埃及、进迦南”,以勉励自己走十架之路。抄录如下:

 

前我信靠自己,今我信靠主;

前我凭己血气,今凭主自己;

前我为己筹划,今寻主心意;

前我劳苦愁烦,今有主安息;

前我欲利用主,今让主用我;

前我自己苦试,今全凭主力;

前我漂流旷野,今走主正路;

前我荒废光阴,今得智慧心;

前我恐慌忧虑,今得全释放;

前我罪债压身,今主全付清;

前我贪爱世界,今爱人灵魂;

前我山穷水尽,今柳暗花明;

前我满了叹息,今满了赞美;

前我埃及劳碌,今住眷顾地。

 

王天声  来自中国北京, 现为加拿大温莎华人宣道会国语事工牧师。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