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撒向人间都是爱:两位姊妹为谁舍命?
2020/1/10 5:37:45
读者:791
■曹培

 

父神的女儿

 —— 纪念1900年在山西孝义殉道的两位西方女宣教士

 

文/曹培

《生命季刊》第92期

 

一百多年前,曾有两位西方女宣教士—来自英国的魏美丽姑娘(Miss Emily B. Whitchurch)和来自新西兰的苏梅兰姑娘(Miss Edith E. Searell)不远万里来到山西孝义宣教。她们克服了重重困难,办学校、办戒毒所、办教堂,宣讲福音,赈济贫困,把一腔爱心奉献给了孝义人民。却在1900年6月30日被义和团残忍地杀害,永远埋葬在孝义大地。她俩蒙难时,魏姑娘51岁,苏姑娘40岁。

 

孝义是我的第二故乡。1968年我从北京来孝义插队,直到1979年考上研究生离开,前后在孝义生活和工作了8年。 2019年初,我偶然在美国看到了一本台湾出版的《殉道血》,1 记录的是1900年义和团事件中惨遭屠杀的外国传教士的故事。那斑斑血迹的文字令人不忍猝读,那残酷的历史事实更令人难以接受。特别是当读到“两位在山西孝义殉道的宣教士”更令我震惊,因我对孝义过去的贫困落后十分熟悉,所以由衷钦佩来自文明世界的女士们不辞艰难的义举,也惊讶我在孝义工作多年对此事竟闻所未闻。谨以此文作为一束鲜花,来纪念一百多年前为孝义人民献身的两位了不起的女宣教士。

“到那遥远的黑暗地土,为主耶稣作工”

两位姑娘是由内地会差派派来的。内地会是著名英国传教士戴德生创立的。十九世纪中,戴德生发现来华的传教士多集中在中国沿海通商城市,而无一人到广袤贫瘠的内地宣教。而当时中国每月都要有一百万人人死亡,而无机会听到福音。戴德生为此忧心如焚,彻夜难眠。1865年他创立了“中国内地会”,并到处奔走呼吁,他对中国人民的关心与焦虑感动了大批富有爱心的西方基督徒,他们放弃了优越的生活,告别亲人,背井离乡,参加到内地会的宣教士队伍中来。

 

魏美丽姑娘生于英国南部的一个小镇(Downton, Wiltshire)。她从小就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像小孩般单纯顺服。 1874年她听到戴德生的呼吁,回应神的呼召而决定来中国。她在祷告中向主说:“若是你呼召我去中国,我甘心遵从,因你必会赐我能力。”魏姑娘于1884年4月15日抵达上海,时年35岁。到中国后,她先在山东烟台的宣教士子弟学校当老师。三年后有新老师来接任,她便同与另一位英国牧师的妻子茹师母(Mrs Russell)一同来到孝义。2从此魏姑娘一直在孝义工作。

苏姑娘来自英属新西兰的基督城(Christchurch),1895年7月17日抵达中国,时年36岁。她去中国的计划曾遭到家庭亲友们的强烈反对。她临行时写给朋友的信里说: “当时神对我说:到中国去。但是一连串的困难浮在眼前—首先是经济上的支援,其次是体力的问题(那时我身体欠佳),最后是一切的反对— 好像一面倒的样子。但主却为我逐一地解决,回头看这是三年前的事情。如今我就要上路了,所以我很高兴与各位道别,到那遥远而大家都知道的黑暗地土,为主耶稣作工。”

 

撒向人间都是爱

孝义市(原孝义县)位于山西省中部,东北有太原、正北有汾阳、西有吕梁山、南有介休。处于山西省南北来往之要道。1885年(清光绪11年),内地会开始在此建立宣教站。同时周边的汾州府、平遥县都先后有宣教站建成。孝义旧城南关就是建立第一个宣教站和戒毒所的地方。据记载“最初数年的开荒工作很艰苦,因为内地会是一个凭信心供应的差会,她们不仅是物质缺乏,并且常常求助无门,但学会了仰望父神的供应。” 3 

 

从清代中叶始,吸食鸦片已经成为孝义的一大公害。据《孝义县志》记载:

 

“清道光年间,鸦片开始传入县境,初吸者多为富商乡绅,官吏游民,既而普及普通家庭。染毒成嗜,精神萎靡,数年即倾家荡产。其时,官府虽严令戒除,但因种种原因难止。”

 

基督教宣教站的一个主要工作就是兴办戒烟局,通过帮助烟民戒烟成功获得新生,证明神的救赎,向人们传扬福音。很多人在戒烟局不仅摆脱了毒品的捆绑,还在耶稣基督里面成为新人。

 

孝义宣教站创办早期,也有其他西方传教士先后来过孝义与她们一起工作。如据县志记载:

 

“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山西基督教总会(内地会)派美籍传教士王某来孝义布道,首在县城南关办‘基督戒烟所’,在赠药、讲经过程中发展信徒30余人。既而购地建教堂,开始了基督教在境内的传播。”

 

又有记载:

 “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美国传教士王某初来孝义时,布道听者寥寥,讥讽不绝于耳。王目睹孝义乡民吸毒陋风,便在县城南关购房一处挂起‘基督戒烟所’牌子。起初人们不相信西医西药,求者无几。后陆续有十余人服药生效,未及两月‘戒烟所’名声大振,西山烟民亦闻风而至。王趁送药之机,传教布道,赠圣经圣象。三个月有已有二十余名烟民入教。”5 

“光绪二十一年英籍女传教士魏美丽接替王某,健全组织、深入群众宣讲圣经、赈济贫民、推动了基督教在孝义的发展。到年终信徒达200余人,魏美丽成为街谈巷议的传奇式人物。”6 

 

1895年魏姑娘与孙牧师夫妇一起又开办了两间戒烟所。次年魏姑娘与苏姑娘又增设了三间戒毒所,由中国同工协助管理。其中梁万鉴牧师和郝致富执事都是很好的同工。魏姑娘在信件中,提及在孝义和邻近乡村,至少有42人来戒烟局戒除烟瘾。据她接到的报告,除了一位老妇,这些人回去后都再没有吸毒。在戒烟的病人中,很多人参加了她们办的慕道班,学习圣经真道,建立信心,随后受洗成为基督徒。

 

点燃希望之光

魏姑娘在孝义首先着手做的是办学校,向儿童传福音。她先跑到当地的私塾去参观,结果吓了一跳!私塾读四书古文,都要死记硬背。不会背诵的就要被老师拿戒尺打手心和罚站。这与西方的教育方法和理念是完全不同的,中西方文化的鸿沟俨然横在她们面前。经过不懈的努力,她终于办起了新学校。到1893年1月,她们的学校共有28名学生,其中有5位女生,都是没有缠足的(当时西方教会鼓励妇女放足)。到1898年,她们聘请了王盈科老师负责当时的女校(有4名寄宿女生)和男校(有10名走读男生)。

 

苏姑娘是位多才多艺的音乐教师,她到任后很快就成为魏姑娘的好帮手。因为是音乐家,她听觉十分灵敏。能将孝义方言模仿得惟妙惟肖,连她自己也惊讶不已。因此她积极向当地人传福音。苏姑娘性格平易近人,笑容满面,每天从早到晚都忙个不停,不是在宣教站的妇女会中教导她们认识神,就是在学校里教导孩子,或是在戒烟局分发药物给戒毒的病人。有时魏姑娘要外出探访乡民,苏姑娘要料理整个宣教站的事务,她总是弄得井井有条。同时她又是个烹饪能手,亲手做的果子酱和面包非常受同工与教徒的欢迎。

 

福音逐步走进了孝义人心中。到1892年9月10日,共有近30名信徒受洗。到1894年1月孝义共有72人信主受洗,参加主餐的男女信徒各有32位和21位。另外还有两个县城外的福音堂。她们在华人中培养了三位男传道、一位女传道和4位义工一起服事。1896年9月8日有6人受洗。据1898年1月的记录,孝义教会共有88人。另有一个在县城外的福音堂和两间戒烟所。1898年教会有18名慕道友受洗,盛况空前。苏姑娘在家书中说: “ 我们真要大声赞美主,因为每个主日崇拜,都是满座的。因此卢大嫂(教会执事)要用另外一个房间举行妇女聚会,因为会堂没有多余的座位留给她们。我们祈求神开路,扩大我们的会堂。”

 

1900年5月,苏姑娘忙着监工,在会堂旁建造一座施洗用的水泥浸礼池。且照她平时的喜好,在旁边栽满了花。夏季天气炎热,戒烟局便要暂时关闭。于是苏姑娘便与卢大嫂结伴,出外到各乡镇传福音。她们入乡随俗,与乡民同吃同住,教活泼可爱的儿童唱歌。主的爱从她身上流露出来,深深地感染着乡民。

 

坦然无惧地来到父神面前

1900年,腐败的清政府悍然撕毁国际协议,枉顾国际公法,宣布向西方各国宣战。同时利用义和拳和无知的暴民,对来自西方的传教士和本地基督教民众进行血腥屠杀。宣教工作在孝义已开始十多年,一向与本地人相处融洽。尤其是魏姑娘,已经把孝义当做第二故乡了,实在不相信孝义人会仇恨和杀害她。甚至在遇害前两天,她的信上还表示,如果在县衙门内一定是安全的。所以教堂、学校、戒烟局、福音站各处的工作,每天仍按时间表进行;苏姑娘也如常一样出外探访乡民,直到6月24日才回来。

 

6月25日平遥宣教站送信来,通知平遥知县所发出的禁止义和拳活动的禁令突然撤销了。因为山西巡抚毓贤通知各县,说中国正在与列强开战(朝廷6月21日已经宣战),清军支援义和拳一起对付洋人。此外毓贤还有密令,嘱各地官员不得保护洋人。翌日又有信差把平遥暴动的情况带来孝义,暴民已焚烧教堂,捣毁宣教站。索牧师全家逃到县府衙门请求保护被拒绝,反而命令他们立即离开本县。 6月29日信差从汾州带信来,通知那边也有暴动发生。这时孝义也人心惶惶,大批群众跟着他到了宣教站,想知道信中的消息。

 

魏姑娘看完信,只道:“让我们一起祈祷吧!”于是与其他信徒回到会堂,在那里唱诗祷告。群众在外越聚越多,冲破会堂大门。魏姑娘只好出来让他们安静离开。这时孝义知县姚学侃(其名字根据县志记录。在《殉道血》里记录的名字为姚学康)闻报匆匆赶来,连官服也没有穿好,盘问她们为什么不离开本县。她们说她们不想离开。姚知县无奈,见福音堂大门已毁,就留下几名士兵帮助把守。但是很快就有更多暴民前来,渐而群情失控,暴民涌入内院,想闯入她们的住宅。魏姑娘苦口婆心地劝告根本无济于事。守兵见状回报知县,于是姚知县怒气冲冲地赶回来,劈头大骂:“如果你们不离开的话,我就不能保护你们!”她们回答说:“我们没有地方去。”姚说:“好,那我就不理你们了。”

 

事实上姚学侃也已收到巡抚毓贤的命令,但是他不想在他的县境内出事。见两位宣道士坚持不走,他转而教训其他信徒,要他们放弃信仰。不少信徒提出抗议,姚置之不理。后来群众见知县发怒,也就各自慢慢地溜走。这一天突发的暴动总算暂时平息下来了。在场另眼旁观的义和拳民,看透了知县不保护洋人的心机,也就准备放胆行动了。基督徒老师王盈科在旁也感到危机四伏,替她们担心,劝她们赶快离开。但她们信心坚定,不肯离开,全心依靠主。当晚众信徒离开后,烧饭的姚师傅还是照常弄好晚餐,她们也安静地休息了。

 

6月30日晨,王老师赶着上课去,但远远望见宣教站前门的群众挤得水泄不通,心感不妙,便急忙随人流走去,只见抢了东西的拳民纷纷离开。王老师急忙走进内苑,见宣教士住宅里,魏、苏两位姑娘,手牵手跪着祷告的样子,倒毙在大摊的血泊中。旁边堆满木棒、砖头。显然她们是在祈祷时,被拳民拳打脚踢殴伤,流血过多致死的。随后又有更多的拳民涌过来,因为各人志在抢劫财物,没有人留意他。他便成了唯一来送她们最后一程的人,也留下了她们殉道的记录。7据县志记载“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六月,义和团反洋,魏美丽被杀,成为轰动山西的教案之一。”8 这年魏美丽姑娘51岁,苏梅兰姑娘40岁。 

 

事发后,姚知县当日只差人送来两幅最简陋的棺木,是用来埋葬乞丐的那种。然后把她们埋在新建的浸礼池里。9辛丑条约后,教会的教友为魏姑娘和苏姑娘在孝义西郊修了两座墓碑,在《殉道血》一书中还有墓碑的照片。1992年县志对此亦有记载: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县城西郊筑起被义和团击毙女教士的坟场,名称‘洋鬼子坟’”10。  但是经过一百多年的沧桑变故,如今仅存照片,墓地早已荡然无存。

 

两位姑娘至今已经蒙难119年了,孝义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她们。她们最早播下的福音种子已经在当地人中生根、开花、结果。如今孝义的基督教堂和聚会小组已经遍布城乡,成千上万的人从福音里获得了新生。人们至今纪念她们,并且为她们祷告:

 

“慈爱的天父,感谢您在一百多年前呼召和差派您忠心的女儿魏姑娘和苏姑娘来到孝义传扬福音。感谢您带领她们在我们的祖先身上所成就的各样善事。感谢您大能的手,使得她们当初播下的福音种子,能够在孝义星火燎原世代相传。求你纪念魏姑娘和苏姑娘的忠心服事和殉道,也求你坚固我们的信心,赐予我们传扬福音的勇气和能力。求你保守孝义的教会的平安和不断地发展壮大,拣选和带领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认识您,蒙恩得救,获得永生。愿耶稣基督的慈爱恩典覆盖孝义全地。愿一切荣耀归与阿爸父神和主耶稣基督。祷告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孝义某乡民聚会小组的祷告,2019年2月)

 

注释:

1. 黄锡培编著:《回首百年殉道血: 一九零零年义和团事件殉道宣教士的生命故事》,美国中国信徒布道会及海外基督使团联合出版,2010年1月初版,以下简称《殉道血》。

2. 见《殉道血》第6章 “中国内地会的纪念碑”第二节 “两位在山西孝义殉道的宣教士”。

3. 《殉道血》第6章第279页。

4. 见《孝义县志》1992年6月版,第四节“陋风恶习”。

5. 见《孝义县志》1992年6月版,卷三十三,第三章“宗教”中之第四节“基督教”。至于这位美籍王牧师的真实姓名是什么,他是什么时间离开的,就没有记载了。看来王牧师和魏美丽姑娘、茹师母几乎是同时被派到孝义的。他们曾经一起工作,地点在孝义旧城南关。

6. 见《孝义县志》1992年6月版,卷三十三,第三章“宗教”中之第四节“基督教”,县志里提到魏美丽来孝义时间是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疑有误。因据《殉道血》记载,魏美丽是光绪十一年(1885)年来孝义的,殉道时已经在孝义宣教十五年。

7. 以上内容引述自:《殉道血》第286 -290页。

8. 见《孝义县志》1992年6月版,卷三十三,第三章“宗教”第四节“基督教”。

9.见《殉道血》第六章 “内地会的纪念碑 ”第二节:“两位在山西孝义殉道的宣教士”。

10.《孝义县志》1992年6月版,第879页。

 

曹培 中国大陆基督徒。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看到生命季刊的视频短片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