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约翰牧师
2015/6/1 21:28:13
读者:3612
■祝天爱
生命季刊 第33期 2005年3月

 

 

    约翰牧师(John)是一位牧养我的美国牧师,他对我就像保罗对待提摩太。
 
 
    我告诉约翰牧师﹕我很烦,我想出国!
 
    约翰牧师问我﹕Diana(我的英文名字),为什么上帝让我生在美国?让你生在中国?
 
    我说﹕不知道!上帝爱怜悯谁就怜悯谁!祂是任凭己意施恩惠的主!
 
    约翰牧师说﹕不对!上帝爱中国,所以祂让你生在中国,又让生在美国的我来到中国,让我们一起爱中国,为中国祈祷! Diana,你可以读使徒行传17:26节,圣经说祂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们寻求神。所以,你之所以生在中国,是因为神早已为你预定好的,中国是一个可以使你听到福音,信靠祂得救的好地方。
 
 
    我告诉约翰牧师﹕我讨厌日本人,看见他们我就烦!
 
    约翰牧师说﹕Diana,难道日本人不是你的弟兄吗?我们是属神的,神的国超越了民族的界限,在基督里我们应当彼此尊重,彼此相爱!这样,神就会因为我们的和睦相处而心欢喜!
 
 
    我问约翰牧师﹕为什么你用左手写字?吃饭?
 
    约翰牧师说﹕很小的时候,我想象主耶稣在天上坐在神的右边,所以神一定是用左手吃饭的,因为神要用右手来拥抱祂的爱子耶稣基督!
 
 
    我问约翰牧师﹕美国总统竞选,你选的谁?
 
    约翰牧师说﹕Bush(布什)。
 
    我问﹕为什么?我很讨厌小布!一听他趾高气扬地说话,我就生气。
 
    约翰牧师说﹕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他。只是,我相信上帝一直在祝福美国,上帝一如既往地爱着美国。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一直在为美国和总统祈祷,我认为没有任何理由让我中断这种祷告!难道要我们祈求上帝换一种方式来拯救美国吗?上帝只有一位,祂永远不会出错!
 
 
    我问约翰牧师﹕你什么时候回美国啊?
 
    约翰牧师说﹕上帝派我来中国,是为了让我在中国帮助祂的教会。保罗告诉提摩太﹕你要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Diana,什么时候你能像提摩太一样,我就回美国去!
 
    哦!约翰牧师对我的信心可真大!MY GOD!我什么时候能变成提摩太?真担心约翰牧师得一辈子待在中国!
 
 
    有一天,约翰牧师给我一张空白的纸。
 
    说道﹕Diana,把你所犯的罪都写下来,我们一起祈祷,求主宽恕我们!
 
    啊!我吓了一小跳,心想我犯的罪可多啦,干吗要白纸黑字写出来给他看。罢了罢了,真不明白约翰牧师又搞什么花样,为了敷衍他,随便写一两条了事。于是,我很谨慎地写下﹕一,骄傲;二,有虚荣心。抬头一看,约翰牧师正在他那张纸上奋笔疾书……满满一张纸好像要写满了似地。于是,我又犹犹豫豫地写道﹕三,容易冲动;四,缺乏耐性。Over!终于耐着性子等他写完啦。我习惯性地像小学生完成作业似的把我的那张纸交给他审阅。
 
    约翰牧师笑着说﹕No,No,No。你不用给我看,因为我没有赦罪的权柄!现在我们一起祈祷,求主耶稣赦免我们一切的罪!我们边祷告,边把这张纸撕掉。记住,今天主耶稣已经宽恕了我们,这些罪再也不能控制我们啦!
 
哦!原来如此!我一个劲地后悔自己不诚实,没有多写出几宗罪,求主多多地赦免我!
 
 
    有一次,有一个家庭教会的领袖,一个挺爱主的弟兄。我觉得我见过的中国人里他是最有讲道恩赐的。遗憾的是他曾经离过婚,后来又结了一次婚。有一阵,我常到他领导的那个教会去唱歌,他曾经说我是他最铁杆的同工。后来,约翰牧师知道了,斩钉截铁地不让我去。还让我告诉他那个弟兄的电话,他要找他谈谈。
 
    我简直气得要命,委屈地说﹕
 
    你真是一点爱心都没有,他犯了罪,离过婚。主耶稣都宽恕他了,为什么人总是记着别人的错呢?再说,离婚也不是他的罪,是他老婆非得跟他离!他自己为此也伤透了心!人为什么总是往别人的伤口上抹盐呢?
 
    约翰牧师说﹕
 
    圣经告诉我们:监督和执事只能作一个妇女的丈夫。在美国他们的教会里,一个牧师只要是离了婚,不问什么缘由,从此他就永远不能再在主神圣的教会里讲道。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好神的教会?
 
    我﹕这也太残酷啦。人家有讲道的恩赐,你们偏不让人家说出来,岂不要活活把人给憋死!
 
    约翰牧师﹕他虽然失去了讲道的职份,可是他若真爱主,可以选择在教会里担当其它的服事工作。为主做工不分大小。婚姻是神圣的,预表着基督和教会的关系。教会的牧者一定要为年轻信徒树立一个好的榜样。
 
    我﹕可是,他现在跟他第二个妻子相处得挺好的,挺蒙神祝福的!
 
    我就觉得他的第一个妻子不如现在这个好!
 
    约翰牧师﹕无论他现在多么幸福,他的婚姻在神面前已是一个失败的见证。难道要我们告诉年轻人,离婚吧,离婚后你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妻子?
 
    我﹕可是,离婚不是他的错。
 
    约翰牧师﹕也许离婚真的不是他的错。但是,他的错就在于他年轻的时候没能听神的话,认真地选择一个好的妻子。离婚就是他自己以前的罪的结果。一个人若连自己的罪都不肯认,焉能教导别人?
 
    哎!有点道理!从那以后,我好像真的觉得那个教会有点不圣洁,就不大去了。
 
 
    有一天,约翰牧师问我﹕Diana,你知道这几年你在基督里是怎样成长的吗?
 
    我说﹕不知道,好像自从认识你以后,成长得特别快!
 
    约翰牧师说﹕哦!不是因为我!
 
    他拿出好几个小本,还有厚厚一迭纸。
 
    说道﹕Diana,这些都是我来中国以后祷告的全部记录,我几乎天天为你祷告!求神帮助你!
 
    我的祷告没有一样是落空的,你相信吗?
 
    我看着看着,感动得眼泪要流出来啦!我彷佛真的看见自己如何一步一步跟随主耶稣,主又是如何一点儿一点儿地安慰我,帮助我!简直就是一个神迹,我却极少去回忆主的甘甜!
 
    约翰牧师又说﹕Diana,送你一个小本本,从现在起,把你每天祷告的内容都记下来。许多年以后,你会发现主耶稣真的是很爱你,祂是信实的主!
 
    我﹕哦,我祷告的内容多半都是为了我自己,没意义全记下来!
 
    约翰牧师﹕那你就在这个本子上写下你认识的所有的不信主的人的名字,开始学会为他们祷告!
 
    我﹕我认识的不信主的人多的是,一个个地为他们祷告得累死我?!
 
    约翰牧师又问我﹕Diana,你跟别人传福音的时候是不是很害怕?
 
    我﹕是的,有点害怕,我常常不知道说什么好!
 
    约翰牧师﹕这就对了,因为你从来没有为他们祷告过,所以你见了他们就害怕。如果你曾经多多地为他们祈祷,主耶稣必会帮助你,预备你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众人你所信的是谁!
 
    哎!我真的是很佩服约翰牧师能花那么多时间去为一个陌生人祷告,然后认真地祈求神给他一个Vision(异象),他再做出一个Plan(计划),把它行出来。我也试着为不信的人代祷,求神也给我一个Vision,我也做出一个Plan,把它行出来。可是,我总是觉得很累!太花时间太牵扯精力啦!最后只好求神帮助他或她Grow(成长),我耐心地等候!可是我的这种等候好像挺消极的,不像约翰牧师,无论他传福音的对象如何地不开窍,如何地不信,他都一边恒切地祷告,一边勤奋地播种、微笑地浇灌……。说实话有许多人都是被他这种执着劲给感动地开始好奇读读圣经。我告诉约翰牧师我很敬佩他!约翰牧师说﹕主耶稣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翰福音5:18节)God always works!我只是想替耶稣为父多做点事而已!
 
 
    有一天,约翰牧师让我们几个年轻人离开他的家,自己学会聚会。
 
    我们都感到颇为伤感,我尤其地难过。
 
    我问约翰牧师﹕你是不是没时间陪我们?如果就我们几个人聚会,我觉得挺没意思的。还不如回我们家里的教会去!那里至少还有专门讲道的人!
 
    约翰牧师说﹕不是。生了孩子,要把他交给主,因为让他生长的是神!就像我在海里逮了一条鱼,用心养在鱼缸里。然而,鱼本身是属于主的,他的世界是海洋,不是鱼缸!所以,我必须把他还给主,只有神才能使他强壮起来。Diana,你要珍惜现在这个小小的教会,因为你们一起彼此相扶地经历神!你要学会服事别人而不是光享受别人的服事。
 
 
    我问约翰牧师﹕主耶稣什么时候再来?我好像是没有机会看见主了?!
 
    他说﹕我不知道,主再来的日子就像贼一样,没人知道。不过,Diana,你可以读马太福音24章14节。圣经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我想,神爱我们,祂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得救。因此,如果我没有按照主的命令,将福音传遍地极,为主多作见证,我就没有资格祈求主快快来到。难道我想让主快来赏赐我惩罚恶人吗?!末期的日子没人知道,我们只有不懈地预备自己,为主耶稣多得人!
 
    之后的一天,约翰牧师给我一迭资料,名字是“为未得之万民祷告”!
 
    他让我每天记得为一个民族祈祷。
 
    我说﹕啊!我已经在为我所认识的不信主的人祷告啦,再让我为那么遥远的万国万民祈祷,这个压力太大啦!
 
    约翰牧师说﹕Diana,难道你不想让主早一点再来吗?
 
    为了主耶稣,我们要勤奋努力做工!
 
    AMEN!
 
    为了主耶稣,我们都要勤奋努力做工!
 
后记
 
    约翰牧师对我真的是很有耐心和爱心。我亲爱的父亲去世了,约翰牧师常常感动得我想情不自禁地叫他爸爸。我没这么叫过他,是怕吓坏他。
 
    不过,有一次我问约翰牧师﹕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了,他能不能像父亲一样送我进教堂?
 
    他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激动地说﹕“啊!我太骄傲了!这很有意思!”
 
    他用典型的约翰牧师式中文说的,虽然有点辞不达意。但是,我知道他愿意!他以我为荣!因为我就是他的果子,他正像父亲一样培育我,修剪我!
 
    我常常想如果所有的牧师都能让我们发自内心地感受到父爱的温暖,那该多好!
 
祝天爱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