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为同胞哭泣时,默想主的哭泣
2020/2/12 21:12:14
读者:8445
■任运生牧师

 

为同胞哭泣时,默想主的哭泣

文/任运生牧师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自瘟疫爆发之后,我一直有一个冲动,想要写一封告全国同胞书,甚至呼吁全球华人一致行动倡议书,号召全球华人同胞一起向至高上帝呼求。

圣经约拿书的记载,先知约拿奉耶和华神差遣,到尼尼微大城宣告神的审判。尼尼微城充满罪恶和残暴,因此尼尼微大城将被倾覆。

当听到这来自至高上帝的严厉警告,尼尼微人深知大祸临头。于是,“尼尼微人信服神,便宣告禁食,从最大的到至小的,都穿麻衣。……尼尼微王……下了宝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他又使人遍告尼尼微通城,说,……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拿3:5-8)

当耶和华神察看他们的行动,见尼尼微人离开恶道,便没有将所说的灾祸降与他们。

面对新冠病毒日益严重的疫情,我知道人的所有抗疫措施无异于杯水车薪,只有全体十四亿同胞切切向神呼求才可以使瘟疫止息。十七世纪肆虐欧洲的黑死病,夺去欧洲近三分之一人口的性命。一个小村庄快要灭绝时,他们齐声向神悔改呼求,竟神奇般地保存下来(参《黑门》微信公号)。

我深信耶和华神是满有恩典、满有怜悯的神,因着尼尼微人的悔改,耶和华神便不降灾,并语重心长地对祂的先知约拿说,“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拿4:11)

武汉有1100万人,其中不能分辨左右手的孩童决不止十二万人,耶和华神连尼尼微城中的牲畜都爱怜顾惜,何况武汉这有一千多万人口的大城呢?

但当我自问一个问题,便给自己泼了一瓢冷水:你是谁?有几个人会在意你人微言轻、自不量力的呼叫?

看着实时播报每日不断攀升的数字,眼看一个个同胞被夺去生命,心急如焚却无能为力,只有在神面前痛痛地哭泣。

呜呼,我的乡亲,我的同胞……

我对自己不争气的眼泪一向厌烦,因为它让我生出一种没有出息的自惭形秽。

但我突然想起来主耶稣在地上时也曾哭泣。是的,主耶稣啊,你在地上行走的时候至少有三次哭泣:在拉撒路坟前,在耶路撒冷城边,在客西马尼园……

在拉撒路坟前,你看见马利亚哭以及其他犹太人哭,你——我的救主“耶稣哭了。”(约11:35)

主耶稣,你为什么要哭泣呢?你明知道,拉撒路很快就要从坟墓里走出来,可你还是站在那里默默地流泪,你为什么要流泪呢?

主耶稣啊,我默想这正是你道成肉身的缘由,除了成就十架救恩的必须之外,你的道成肉身乃是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你当日看见百姓困苦流离就怜悯他们,你自己深深地进入百姓的苦难,从而体认他们的痛苦。

2月6、7日,北方,大半个中国漫天飘雪,主耶稣啊,我相信灾民的哀声已经达到你的耳中,那是你晶莹的泪珠在凛冽的寒风中飘洒……

主耶稣的第二次哀哭是在耶路撒冷城边。

当主耶稣骑着驴驹进入耶路撒冷时,众人将衣服和棕榈枝铺在路上,“前行后随的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太21:9)

这大概是主耶稣一生唯一一次显扬的时刻,为要应验旧约撒加利亚书的预言,显明你是以色列盼望的王。“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祂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亚9:9)

那情景真是前呼后拥、人声沸腾。

然而——万头攒动向前涌流的人群突然停滞了。只见主耶稣你的身体在颤抖,你的面容带着无尽的悲伤,你在啜泣,你在哀哭。

人群在欢呼跳跃,耶稣在哀伤哭泣。这是多么不和谐的一个情景啊!

“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它哀哭,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因为日子将到,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扫灭你,和你里头的儿女,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路19:41-44)

这是福音书中记载的主的第二次哭泣:第一次在拉撒路的坟前,主是默默地流泪; 这第二次在耶路撒冷城边,主乃是大声哀哭。

主你怎能不哭泣呢? 你看见自己的百姓以色列一次又一次地丧失得神眷顾的时机。以色列几千年的历史,是悖逆顶嘴、硬着颈项、不停犯罪的历史,因而也是遭祸患、被刑罚、被掳掠、被驱逐、被羞辱、被杀戮的历史。你看见人的内心充满罪孽、奸诈和邪恶。你环顾四周,看见以色列百姓属灵的瞎眼和黑暗。

主耶稣啊,更加令你悲伤哭泣的,是摆在前面耶路撒冷将要遭受的灾难和审判:公元66年,以色列开始反叛,公元69年,罗马皇帝派遣太子提多将军前往镇压犹太人的叛乱。耶路撒冷城被围困143天,罗马军队果然筑起土垒,将耶路撒冷夷为平地,并放火焚烧圣城和圣殿,以色列百姓数十万人惨遭杀戮、血流成河。

主耶稣曾经为耶路撒冷悲声哀叹:“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路13:34-35)

而如今,主啊,你的预言竟成为真——耶路撒冷成为荒场。“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扫灭你和你里头的儿女,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路19:43-44)

耶路撒冷城常常杀害先知。当有人告诉主耶稣要你离开耶路撒冷因为希律想要杀你时,主耶稣说,“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丧命是不能的。”(路13:33)

自马礼逊1807年来华开始,截止1950年代,来华宣教士近万名。这些上帝差派的福音使者大多把他们的生命和鲜血倾倒在中华大地,仅义和团事件就有189名新教宣教士及其子女被杀害,其中8个是未满周岁的婴儿,29名是一至五岁的幼童。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实践主耶稣的教导,“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

然而直到今天,国人普遍无视宣教士翻译圣经,创办学校、医院、报刊、杂志,引介西方科技与思想,编写教科书,介绍西方文学、音乐、艺术,建立慈善事业,推动白话文运动,废止女子裹足陋习等心血和工作,无视他们为中国社会的进步及与现代化接轨作出的巨大贡献,至今他们仍然承受着诸如“文化侵略工具”等污名化的不实指责。

无神论的体系害苦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百姓,然而至今大多数的同胞仍然不能醒悟。我们继续着人定胜天的谎言,我们秉持着夜郎自大的傲慢。

骄傲自恃成为病态中的常态。这次武汉疫情中,一个医生出于专业敏感的小范围预警,竟然被外行的警察理直气壮地予以训诫和驳斥。可见傲慢已经成为人骨子里的习惯。


主耶稣啊,当年你站在耶路撒冷城边,为以色列百姓属灵的瞎眼和黑暗而哀哭。今天你在这块土地上所看到的,与你在耶路撒冷城边看到的何其类似啊。主啊,你今日岂不同样地哀哭吗?

主的第三次哀哭是在客西马尼园。

主耶稣啊,客西马尼园是你所走苦路的第一站,你在那里有最艰难的祷告。你告诉门徒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太26:38)

然后你向父神祷告说,“父啊,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22:42)

十字架是人类所能发明的最残酷的刑罚,然而主耶稣神的儿子竟然遭受十字架的刑罚。天父啊,你何其忍心啊?
主耶稣,你深知摆在面前十字架的痛苦。主耶稣你知道要被捆绑、被鞭打、被折磨、被审判、头戴荆棘冠冕,然后你皮开肉绽的身体要被挂在十字架上,你的手和脚要被罪恶的铁钉刺穿……

除了遭受肉体的极度摧残,主耶稣你还要忍受极度的精神折磨:犹大出卖,彼得否认,门徒离弃;众人羞辱、戏弄、嘲讽、讥笑、吐唾沫在你脸上,荣耀的神子竟被罪人百般地侮辱。“辱骂伤破了我的心。我又满了忧愁。我指望有人体恤,却没有一个。我指望有人安慰,却找不着一个。”(诗69:20)

同时,主耶稣你还要忍受眼睁睁地看着十字架下母亲的心“被刀刺透”的苦痛。

然而,所有这一切都远不及主耶稣被父神掩面不看所遭受的痛苦之万一。主耶稣,因你背负世人的罪孽,圣洁公义的神转眼不看,三位一体的神在永恒中爱的交通在那一刻中断了。主耶稣啊,你最大的痛苦不是肉体的摧残、精神的折磨,乃是你在十字架上那撕裂肺腑的悲切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

“基督在肉体的时候,既大声哀哭,流泪祷告,恳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诚,蒙了应允。”(来5:7)

主耶稣啊,你在客西马尼园大声哀哭,流泪祷告,虽然深知十字架的苦痛,但你仍然义无反顾地顺服父神的旨意,定意走上十字架。主耶稣啊,你的流泪祷告蒙神应允,三位一体的真神为世人成就旷世最伟大、最奇妙的十架救恩。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主耶稣啊,我感谢你!

第一次在拉撒路坟前的哀哭,是你对人类苦难的深切体验;

第二次在耶路撒冷城边哀哭,是你对世人悔改的殷切呼唤;

第三次在客西马尼园的哀哭,是你十字架救恩的真切彰显!

主耶稣啊,在我的同胞深陷瘟疫的苦难中时,我知道你真切的看见了我同胞的哭泣和眼泪,求你的圣灵动工,让我的同胞能够回转归向你,在你面前谦卑、认罪、悔改,从而接受你赦罪的恩典、永生的救恩!

主耶稣啊,当我的同胞能够像使徒保罗那样夸胜,“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林前15:55)那时,肆虐的瘟疫也就不再那么可怕!因为你已经伤了撒但的头,战胜了死亡的权势。

当我的同胞都能够回转归向你,那时你这位常用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的主宰,必伸出你大能的膀臂,使这肆虐的瘟疫戛然止息。

主耶稣啊,愿你三次的哀哭能够唤醒我沉睡中至亲的同胞,“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徒26:18)
 

任运生 牧师,在美国牧会;生命季刊特约撰稿人。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看到生命季刊的视频短片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