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恩典与能力
2015/6/1 21:32:24
读者:5365
■吴锐 蔡军
生命季刊 第34期 2005年6月

 

 

一、一路走来都是恩典(吴锐)
 
    1999年1月底,我来到美国与先生团聚,复活节就接受耶稣基督作为我生命的救主并受了洗。回想这几年神带给我们的奇妙恩典,我真是充满了感恩。
 
    在我刚到美国的时候,一个朋友邀请我去教会。那时我正处于人生中的仿徨阶段,在国内读完博士学位,又顺利地获得了副高级职称;在别人眼里我很幸运,可我自己却觉得好累好累,一点儿都不高兴。人生难道就是这样吗?无穷尽的竞争,像车轮一样永无休止地转动,直到生命的尽头,只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尊敬、羡慕,还有那些名誉、地位和财富吗?这些真能换取人生所有的快乐、幸福和平安吗?所以我非常苦恼。来到美国后,看到先生经常工作到深夜,没有周末,我更觉得生活好没意思。一次在教会里听到牧师讲《传道书》,我就被经上的话所吸引:“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活在世上只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当时心里豁然一亮,这怎么跟我对人生的体验如此相似?我觉得好像找到了知己一样,突然对圣经有了特别的好感。接下来在参加教会的查经和聚会中,我发现教会里的大部分人和我在国内共事或接触的人不一样,和我在教会外接触到的人也不一样。他们大都很平和,看不到忧愁,可亲可爱,我愿意和他们在一起。
 
    过了不久,在庆祝中国新年的聚会上,我又看了《十五的月亮》——远志明夫妇的见证集,给我很大的震动,当时我想如果这个信仰可以给人带来如此大的变化,那我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加上我对教会里面的人有好感,被他们所散发出的爱所吸引,尤其是我在人生三十年中经过许多挫折、摔打才得出的感悟,圣经上早就写得明明白白了,基于这些,我心里有很大的冲动要受洗。虽然凭着冲动成为神的孩子,可是我什么都不懂,甚至连耶稣死里复活的意义自己也不清楚,而当时对我而言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它能给我的人生带来益处,不就很好吗?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凭着一时的感动,走进了神为我打开的大门。
 
    但是,神是满有怜悯和恩慈的神,祂并不希望祂的儿女不明不白地跟着祂走。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神透过各样的事情来帮助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基督信仰,什么是祂真正要给我的东西。
 
    刚受洗不久,心里特别高兴,尤其是我先生也在这年的感恩节受洗。我们俩有种感动,就是想为神做点儿什么,所以我们积极参加教会的服事,参加诗班,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很单纯、天真地认为只要我们多做善事,神就会看顾保守我们。
 
    又过了一年,我们开始申请绿卡。因我先生在国内有很好的职业背景,发表过多篇研究论文,取得了不少奖项,在美国工作也很努力,获得了博士后研究基金,律师认为我们的申请毫无问题,连我们自己也认为十拿九稳,更何况我们天上的父还会保守我们,所以从来没有想过会遇到挫折,只认为是时间的问题。就这样我们在期盼中等待了一年多,却接到了移民局补充材料的通知,这简直等于重新申请,而且需要更多同行专家的鉴定与推荐,这对我们来说真是很难很难。
 
    这时我们周围的朋友出于好奇或关心也来问我们:“为什么你们这样尽心在教会里服事,也没看到神保守你们啊?你们的绿卡也等了这么长的时间而且还被打回要求补件呢?”这让我更加气馁与仿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很矛盾和挣扎。这时我才开始重新思考我的信仰,有一个声音在问自己到底我信的是什么样的神。我先生和我一起读经、祷告和分享,在这个过程中神让我们明白我们是“因信称义”而不是因行为称义,因为恩典是白白得来的,神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为祂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感恩而摆上的,而不是靠行为换取神的恩待与保守,至此我才发现我的信仰根基原来不是那么稳固。
 
    在补充材料递上去没多久,我们的移民资格就顺利地被批准,很多人安慰我们说:前不顺后顺,你们前面这么不顺利,后面肯定交好运。我自己心里也想:“神啊!我们已经学到了功课,求你带领和保守我们下面的路,让我们顺顺利利地赶快拿到绿卡。”但是,我越这样祷告,事情的发展离我所希望的相去越远。递交调整身份的申请之后,我们一年多没有收到移民局的收据证明,也无从查找,我心里焦虑、担忧,生怕移民局将我们的材料弄丢了,不知道这一拖要等到何时,觉得生活怎么是这个样子,难道我们信靠的神不管我们了?虽然我明白了“因信称义”的道理,但我还是无法明白神的心意。
 
    这时一个声音又在轻轻地问我:“你真的认为绿卡对你的生活这么重要吗?”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或问过这个问题,只是随大溜,大家都削尖脑袋办绿卡以实现美国梦,所以我们也不能落在其他人的后面。这一问又一次引起了我的思考,使我回想到多年来自己所走过的人生道路,回想到神对我们这个家庭诸多的恩典。
 
    我和我先生在刚上大学时就开始恋爱,到出国前结婚时经历了十三年,其间分分合合,现在看起来主要的原因是两个人都很骄傲,学历相当、能力相当,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所以是一路打过来,最后打到了美国。原本两个人对婚姻都没有信心,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没想到,神是这样地爱我们,祂让我们刚来美国就认识了祂,祂透过各样的机会让我们看到了自己的罪,学会了彼此谦卑、彼此饶恕。透过神的爱和圣经的话语,我们开始懂得,美满的婚姻是一开始便明白双方都不完美,却能相互接纳,虽然都会跌倒,但能一生彼此扶持。想到这一切,还有神在我找工作、在我们生活中不管大事小事上所赐的平安与喜乐,我们现在能相亲相爱地在一起生活,这一切难道不比绿卡更宝贵、更重要吗?我为什么每天情绪还要如此低沉,而且还把这种情绪带给我先生,让我们都生活得不快乐哪?如果我们的婚姻、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工作和我们每天的生活得不到神的祝福,没有平安和喜乐,没有爱的滋润,即使拿到了绿卡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突然觉得原来绿卡其实并不重要。感谢神!祂又一次让我明白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最值得珍惜的、最应该把握的东西。
 
    我们像许多基督徒一样,在遇到困难时就去读约伯记。约伯曾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神自有永有,是创造宇宙、掌管万有的主宰者,我们的人生全在祂的手中,祂知道我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祂为我们数算一切。我向神祷告说:“神啊!感谢你丰富的恩典,我把一切交在你的手里,不管绿卡的结果如何,只求你的带领!”
 
    神又让我学习到了一个功课,那就是顺服。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说我信靠神,求祂掌管我的一生,但实际上我还是要自己把握命运,只是求神按照我们的心意来看顾和保守罢了。神真是奇妙,那样的满有恩典,当我真正懂得这个道理,不再把绿卡作为生活的重担与压力扛在肩上,能够放下来而轻轻松松生活的时候,神的爱又降临到我们身上。此后一个星期,我们出乎意料地收到了移民局打印指模的通知。当我们真正学习到神要我们学习的功课的时候,神就用祂那怜悯与慈爱的双手托住我们。
 
    神对我们的爱,对我们这个家庭的恩典远远不止这些。神最知道我的弱点,最知道我在信仰的道路上最难、最致命的地方是什么,那就是什一奉献。出国前,我们将卖房款和几年的积蓄全部留给了家人。初到美国,买车时还被人骗,至今还有八百多元没有追回,欠债的人已逃之夭夭。而且我们工作得很辛苦也很努力,所以我们很珍惜我们劳动所得的每一分钱。虽然在教会查经的时候,神不断地借着经文告诉我们不要为明天忧虑,但是在美国仿佛每天都没有安全感,说是信靠神,但自觉不自觉地还在靠自己,总认为积蓄越多越安全。在教会里看到弟兄姐妹在奉献,就跟神求:“神啊!我们很穷,等我们赚了钱,有了足够的钱,我们一定多奉献,现在我们只能奉献这么一点儿小钱,但我可以奉献时间和劳力,因为你说捐得乐意的人是你所喜悦的。即便我多捐一些,但我不甘心乐意,你也不喜欢。”每次我都用这样的话说给神听,也来安慰自己。
 
    感谢神,祂没有因为我的软弱和小信而离弃我,而是耐心地等待我的成长。记得2002年从冬令会回来后,先生跟我商量说:“我们也做什一奉献吧,玛拉基书说‘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使我家有粮,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以至无处可容’,我们为什么不试一下呢?”
 
    我当时心里一沉,心想有什么好试的,世世代代的基督徒有多少人都做到了什一奉献,也没看见谁因为给神一万,神就给他十万。所以我就找借口说:“不行!在我的生活里,我对父母最亲,也对他们最感恩,因为他们养育我这么大不容易,让我受高等教育,又有机会来到美国,现在我的能力连给父母十分之一都不行,怎么还能把钱给别人?”那时,虽然我承认在天上有一位属灵的父亲,但遇到具体问题,就把天父当作“别人”了。我先生不甘心,就去找教主日学的牧师。牧师说神喜悦捐得乐意的奉献,如果因为奉献而导致夫妻不合、家庭矛盾,那么最好先为另一方祷告,直到双方都有共同的感动再一起做,不用担心,因为神有耐心和爱心。我先生又建议由他自己先开始,我一听心里更不高兴,我知道他是那种特别认真、持守原则的人,所以他越这么说,我就越跟他过不去,我说:“不行!连你都是我的,你的钱也是我的,你是不是不想过了?”真是感谢神,如果以前,我要是以这种态度跟他讲话,他肯定好几天不理我,或是大发脾气,可这次他非但没有发脾气,还说要为我祷告,奉献多少由我定,此事就此搁置了下来。
 
    神并没有因为我这些话而惩罚我,祂以祂的爱和祂的方式继续引导带领我。2004年,我们教会要购买教堂,也终于找到一处会堂。我天真地认为虽然是近百万元的会堂,教会尽管没有足够的钱,但我们天上的父是大有能力的神,如果是祂喜悦的事情,祂会显神迹将我们所需要的预备好,所以我积极地支持购堂。等到开始为首期款和贷款募款的时候,我就面对真正的问题了。教会是神的家,我为这个家能尽多少力呢?我很犹豫,不知如何是好。一次牧师讲道的时候与会众分享,他说建堂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条很艰辛的道路,有时他自己都泄气了,但是他看到教会里一些同工仍在持续不断地努力,默默地做了大量的筹备工作,他自己被深深地感动和鼓舞了。这时我心底有个声音在问自己:“你为这件事摆上了什么、做了多少?难道你自己不尽力地摆上,就期待神的帮助吗?”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感动,是认罪的感动。我意识到这么多年,神给了很多的恩典,在我不认识祂的时候就已看顾保守了我,让我来到美国很快就认识祂,帮助我度过了我们婚姻的危险阶段,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先生,让我们有美满的家庭,看顾我们的生活、工作,甚至我们远在国内的父母。每年神都给我们功课,打开我们属灵的眼睛,改变我们看世界的方法,让我们学会接纳、包容、饶恕,凡事替别人着想,从内心真正地看别人比自己强,把我从一个外表骄傲内心自卑、易忧郁又敏感的人变成一个有信心、充满平安和喜乐,越来越豁达平和的人,可我又做了什么呢?我觉得自己是如此亏欠神。现在要建立一个神的家,让更多的人获得我所得到的福气,我应该摆上自己当摆上的才对。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什一奉献的问题,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做到,现在建堂需要筹款,不正是一个机会把欠神的还给祂吗?这个感动在我脑子里转来转去,以至于牧师在后面的讲道我都记不得了。
 
    回家后,一进门先生就说要跟我商量一件事儿,我想我的事情很重大,那是一大笔数目,需要好好地说服他,所以还是让他先说。谁知他对我说:“我在听道的时候有很深的感动,我们应该把这么多年按什一奉献欠神的钱捐出来建教会。”我心里好惊讶,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竟然跟我想的一模一样!我曾是一名医生,现在又在从事基础研究,总喜欢用自己的脑子想、问为什么。每每听到别人的见证、听到神迹奇事的时候,心里都会打个问号,怀疑当事人是否把事情夸大了,或者是加上了自己的主观色彩。但是这次神让我们真真切切地体验到祂的奇妙,在这样一件我俩分歧很大的事情上,神使我们同时有同样的感动,产生同样的打算,如果不是神的作为,简直是不可思议了。我们心里满是感恩与赞美。我将每年的税表和教会的奉献收据拿出来一算,才发现我们在奉献上亏欠神的是如此之多,足够买一辆新车。但当我开支票时,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忍,毕竟是我们的辛苦劳作所得,而且自己来美国这么多年,还开着一辆94年的旧车没舍得换,这么一大笔钱就这样给出去了。但一想到神的恩典,我们会有一个属神的家,可以服事更多的人,让他们有机会来认识这位带给我们丰富恩典的神,心里就被平安、喜乐所充满。当我写完支票之后,非但没有难过,反而两个人都感到一种心灵的释放。我先生把这张支票夹在圣经里,直到交给教会,我们心里一直都很平静,再也没有谈论过这笔钱,因为它本来就是属神的。
 
    记得两年前我曾说过,“我们给父母的钱还没到十分之一呢,等对他们做到之后再考虑什一奉献。”每想到自己远在异国他乡,父母年迈身边又没有亲人照顾,想到他们的养育之恩,我们觉得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分担一些他们的负担,让他们的晚年生活得到些安慰,所以从去年开始我们将收入的十分之一寄给双方父母。神真是怜悯和奇妙,我当时的一句气话,神却幽默地照此成全了我的心愿。我突然意识到其实神是全能的,祂创造了宇宙万物,何其丰富,从不缺乏,祂并不在乎我们奉献的这点金钱,说什一奉献是人对神的奉献,倒不如说是神对人的恩典和祝福。神让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学会“舍得”,我们之所以拿得起放不下,并不是因为我们真是贫穷,而是我们已经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钱是我的,房子是我的,车是我的,所有一切都是我奋斗得来的,所以我对它们有绝对的支配权,不容侵犯;有绝对的享用权,只有那些自己多余的或不用的东西才可能拿出来给别人。而神让我们学会舍弃对物质的贪婪与追逐,放下这些缠累我们身体、束缚我们生命的身外之物,而得到更丰盛的生命。当学会更多地给予的时候,我们发现生活反而变得更有活力、更为丰富,因为我们的生命不再是局限在自己小天地里的一潭死水,而渐渐地转变成为生命的活水,流通的管道。
 
    在筹款认捐基本完成之后,银行需要教会有人为贷款作担保,我先生愿意跟其他的弟兄姐妹一道承担这份责任,我也赞成,因为神的恩典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做多少都是不够的。作为担保人除了要向银行公布家庭经济状况外,还要求是美国永久性居民。我先生担心我们不够资格,因为我们调整身份的申请还没批准。我想这是为神做工,虽然有移民资格和真正拥有绿卡有些区别,但是差不多嘛,所以我鼓励他说应该没问题,但直到签字我先生始终都觉得不安。奇妙的是在他签字后的第二天我们收到了绿卡批准通知,实际上在签字前一周我们已经是美国合法的永久性居民了,神没有让祂的事工中搀杂任何不合法的成份。更让我们惊讶的是按网上移民局所公布的进度,我们的申请提前十个月被批准,我们周围和我们同期递交申请的朋友们至今还未得到音信。当我们出于感恩诚实地摆上我们的所有,神是信实的,正如主所应许的“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我们的绿卡从申请到批准并不顺利也很漫长,但神借着这个过程坚固了我们对祂的信心,端正了我们信仰的根基,学会了应当顺服在主的面前,明白了“施比受更为有福”的奥秘,体验到神的信实与奇妙,让我们在信仰的道路上不至偏离,一步步成为合神心意的儿女。经上说:“你们行善不可丧志”,虽然在生活和工作中我们依然需要付出辛勤的努力,但已经不再是为那些“眼目的情欲、肉体的私欲和今生的骄傲”,而是要让自己能成为被神使用的器皿,用自己的生活见证神的荣耀,去激励更多的人,用自己的奉献服事那些有需要的人,使人们能藉此看到我们生命的主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有无限的恩典、怜悯与慈爱。一路走来都是恩典,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二、从两个二十五美分到什一奉献(蔡军)
 
    马可福音12章41-44节:耶稣对着银库坐着,看众人怎样投钱入库。有好些财主,往里头投了若干的钱。有个穷寡妇来,往里投了两个小钱,就是一个大钱。耶稣叫门徒来,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更多。因为他们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里头。但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
 
    这段经文是我们所熟知的寡妇的奉献。作为一对神救赎出来的儿女,我和妻子的奉献也是从两个“Quarter”开始的,但却是另一番光景。
 
    1998年7月从大陆来美做博士后研究,转年与恋爱十三年的新婚之妻团聚,没想到复活节她竟受洗成为基督徒,更连自己也没想到的是,因着妻性格的改变和教会兄弟姐妹之间那种与众不同的爱的吸引,我这个崇尚个人奋斗、相信“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人也在这年的感恩节接受了主耶稣基督。之后那段时间真是满心的喜乐,总想着,“我能为主做点儿什么?”擦桌子、扫地、摆桌椅、帮人搬家样样乐意干,只是有一件事常令我和妻尴尬:每当奉献袋传过我们手中的时候,总感到很难堪。不奉献吧,算是基督徒吗?奉献吧,刚来美国没安全感,手头紧舍不得。所以经常的情形是将快攥出汗的两个Quarter深深地放入奉献袋里,生怕周围的弟兄姐妹看见似的,心里找借口说:“主啊,你说捐得乐意是你所喜悦的,这可是你的应许哦!”
 
    2000年春,经过初选、同行专家评审、电话面试和最后专家委员会的筛选,我竟意外地获得了美国专业协会资助的博士后研究基金。因为与美国的博士们相比,对我来说这是个陌生全新的研究领域,无论是教育背景、还是语言能力,我都无优势可言;但是仿佛神听了我们的祷告,成就了此事。当时,我和妻怀着感恩的心在神面前祷告:“恩主,感谢你的看顾与保守,求你怜悯我们在金钱奉献上的软弱,帮助我们,带领我们年年长进,最终做到什一奉献。”就这样我们每月开始自愿地奉献20美元。现在回头看来那一切是神在我们身上的计划和安排,祂预先供应了我们未来三年的需要,因祂知道祂的儿女在属灵上所要面对的磨练与成长才刚刚开始。
 
    当我们正满怀“信心”地跟随神的时候,在接下来的半年中,我们仿佛从花香烂漫的大地一下掉入波涛汹涌的大海,我们无法面对一个事实:当我们按神的话“要爱人如己”去做的时候,所招致的是极大的误解乃至伤害,这种伤害甚至严重地影响到我们的工作;周围的人和环境也都跟我们作对,整个生活与工作都跌到了谷底,我们时常问:“这是为什么?”这时一个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疑问越来越强烈:“耶稣真的从死里复活了吗?这世界上真的有神吗?”当我将这个问题向教会的一位牧者提出的时候,他的惊讶是可想而知的,因为当时我已开始在同工会里服事。他迫切为我祷告,鼓励我去经历神,告诉我如果耶稣是从死里复活的神,祂必会垂听我的祷告,按照祂的应许让我知道祂与我同在。在冬令会上圣灵再次激励我们,我们开始学习在大小事上依靠神,学习在神的面前省察自己,看别人比自己强,先求神改变自己,再通过自己来影响和改变环境。借着妻找工作曲折的经历、父亲心梗的康复、以及工作上出人意料的转机,让我们看到神奇妙的安排,也看到祂的怜悯与信实。更重要的是圣灵光照我,驱散了我心中长久的阴霾,我豁然明白爱是舍己、是牺牲、是付上代价。
 
    “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以赛亚书3:5)如果没有主耶稣降卑、受羞辱、受折磨、受痛苦,最后被祂所爱的世人钉死在十字架上,就不会带来那永不磨灭的超越的爱。“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约翰一书3:16),何况仅仅是世人的误解和伤害呢?在我豁然感悟到十字架爱的真谛、在逆境中依然愿意持守神所赐的爱心来待人处世之后,神就用祂全能的手挪去我环境中一个又一个的难处。原本是坏的局面,神却让它成为契机,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好结果。更让我感叹和惊喜的是在几年之后,一位当时在同一实验室工作的人也受洗归入主的名下,我不能不从内心深处赞美神奇妙的作为。一次次亲身的经历,让我们从圣经中、在祷告里得着从十字架来的能力,对神重新有了信心,在那年感恩节我满有把握地见证神的真实与同在,对神的信心也让我们从年初的五十元奉献增加到每月一百元。
 
    2002年,神继续带领我们这个家庭,让我们学习在教会的事奉中,如何专注在主的身上,而不是在人的身上,学习以基督的爱完全地接纳、完全地包容、完全地饶恕,因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也是如此完全地接纳了我们、饶恕了我们,学习如何靠主刚强得力,也让我们在服事弟兄姐妹、默默帮助他人需要的过程中,品尝到神所赐的平安、喜乐与满足。更重要的是神借着绿卡的申请,让我和妻有机会重新审视我们对神信心的根基。经过一年多苦苦的等待,移民局要求我们补充材料,这无异于重新申请。周围的朋友在问:“你们所信的神怎么不保佑你们?”我们也在问神:“我们在教会殷勤事奉,你为何不保守我们一次通过呢?”
 
    这时一位主内的姐妹提醒我说:“也许主是要你们回大陆去!”我简直无法接受这样一种可能,但过去一年与神同行的经历,让我们懂得应该回到神的话语中去寻找答案。“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这段经文让我们看到我们不经意间的埋怨,竟是轻看了十字架的救恩。我们的服事是为了换取神的保守?还是出于感恩?神让我们明白因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赎,才使罪人白白称义,“我们又借着祂,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马书5:2-5)感谢主的恩典带给我们如此的能力。那么,如果绿卡真的得不到批准,祂还是我们的神吗?这时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感动了我,当耶稣为将要在十字架上因承担众人的罪与父神分离而悲伤之时,祂的祷告是:“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这是一种完全的信靠与顺服。当我全然相信祂是施恩典、赐生命的主,当我确知祂掌管明天,出人意外的平安便重新充满了我们的家庭,绿卡或得或失已经不重要了,我开始学习顺服在神的主权之下,耐心地等待祂的带领。
 
    补件后一个多月,我们的移民资格获得了批准。这一年我和妻在灵里有很大长进,在生活、工作和事奉中明白了许多圣经中的深意。冬令会回来后,和妻一起分享神的恩典,提出什一奉献的建议,妻却没有同意,但还是愿意诺守当初与神所立之约,把每月的奉献增加到两百元。我默默地为她祷告,相信神会在某个时间感动她。新的一年,我的博士后研究基金马上就要结束,我面临着找工作,妻也极想让我换一个工作环境以利于我今后的发展,她积极地为我搜集信息。这时我的指导教授改变了初衷,多次表示希望我能留下,但我一直没有给予正面的答复。我们面临着选择,是去还是留,我们在神面前祷告求神给印证。在正式约谈中,指导教授所列出的条件出乎我们的想象,本以为我们提出的尚属合理的要求已足以让他为难,我知道这是神让我们留在这里,并隐约感觉到神在我们身上有祂的安排。下半年,神透过我在BSU国际学生中作得救见证、夏令会的信息、参与筹办本地第一次布道会,以及感恩节对大陆教师的短宣之旅等一系列事情,让我深切地感受到福音的负担。正在此时,我们建堂的事工也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我们教会从查经班到现在,九十多个会员、四十多个孩子已经走过了二十年,1990年设立建堂基金,2000年成立了建堂委员会。自从我加入教会围绕建堂的事儿就没断过,但总是没有大的进展,一方面我们在不断改善我们租用的场地,另一方面我们又在寻找机会购堂或买地建堂。因为持续的时间太久,大家也都渐渐地把此事淡忘了。没想到这时一处会堂进入了我们的视线:主堂能容纳400多人,100个车位,有团契厅和十多间教室。更奇特的是这处会所我们两年半前曾看过,因感觉太大以及近百万元的价格而放弃了。难道这是神所预备的吗?难道这是神让我们留下所要参与的事工吗?在持续的祷告中,神并没有向我们说话,但是一个信息却在我们心里越来越清楚,那就是神要我们教会承接更大的使命,不单单停留在主内团契的满足,建造会堂不仅是教会自己的需要,也是福音的需要,是为了让这里世世代代的华人能有一个属神的家,一个见证神的荣耀与同在的家。我们在神面前祷告,求主将祂的道路展现给我们,我们愿意在这样的事工中全然顺服让祂引领。没想到,神用祂奇妙的方式回答了我俩的祷告,并藉此了却了我们心里多年的挣扎——什一奉献。
 
    在建堂的筹备阶段,一次讲道的信息是“两种不同的奉献”,也就是本文开始时的那段描述,本已熟知的经文此次听起来却格外扎心,在神面前因亏欠祂多年的恩典而异常地愧疚与难过。玛拉基书中神责备人说:“人岂可夺取神之物哪?你们竟夺取我的供物。你们却说:‘我们在何事上夺取你的供物呢?’就是你们在当纳的十分之一和当献的供物上。”(3:8)我感到,我不就是那夺神之物的人吗?我觉得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罪人,即便已得蒙神的拣选,却还在亏欠神的荣耀,我们受了神如此多的恩典,却还不如那贫穷的寡妇。当我在神面前认罪、定意悔改的时候,神的灵也同样感动了妻,让我们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个意念、采取了同一个行动,将神的物归给神,把从受洗之日起亏欠神的款项还给神,从此诺守什一奉献。核查纳税记录之后,我们发现所亏欠的竟足以购买一辆新车。在填写奉献支票的时候,一丝的不舍掠过心头,毕竟是在美国打拼多年所得,但很快心里就被感谢和赞美所充满。神从不缺乏,在祂没有难成的事,祂把我们从金钱的捆绑中释放出来,让我们在奉献过程中逐渐学会将自己的主权交给神,自愿地由祂来掌管我们的一切,并因而晓得“施比受更为有福”的智慧,体会到什么是真自由。
 
    现在我们已经搬入了自己的会堂。虽然这一年中我们在建堂和事奉中投入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但神还是供应了我们的需要,身分提前得以解决,工作上的努力也取得了当得的肯定。当我们不再为我们的生活、工作、待遇或环境向神祈求,而单单地因着感恩而殷勤事奉的时候,神是信实的,祂的应许永无更改。
 
三、结束语
 
    一路走来都是恩典,从两个二十五美分到什一奉献,神的手没有一刻离开过我们。不是我们有能力为主做点儿什么,而是神在我们事奉的过程中不断地塑造了我们的生命,并借着祂的恩典,让祂的能力在我们身上显多。什一奉献不是奉献的终极而仅仅是开始,因为“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马书12:1)什一奉献只是打开了神恩典与能力的一扇窗,让我们能够见到祂为其儿女所设计的美好生命之一角。当我们坦承自己是软弱的、是无能的、是污秽的、是有罪的,谦卑在神的面前寻求帮助的时候,祂就让我们真真切切地经历祂,祂的慈爱与怜悯环绕着我们,祂的应许和信实托住我们信心的翅膀,将我们与祂那无法测度的丰富连结在一起。也许世人看我们在物质上依然贫穷,我们依然住着租来的公寓、开着二手的旧车,但我们却因祂的丰富而得饱足,我们的生命也因祂超然更新的能力而触摸到永恒。“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以赛亚书40:31),我们仿佛看到一幅画面:一群群归家的候鸟,正在自由的天空中向着那新天新地奋力高飞。
 
 
吴锐 蔡军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