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牵手(含音频)
——母亲会离我而去,但我知她会去哪里,那也是我终将去的地方
2020/8/26 16:33:26
读者:2790
■胡建国

《生命与信仰》第38期

2020年5月

 

 

牵手

/胡建国

《生命与信仰》第38期

2020年5月

 

音频为韩凯弟兄朗读,背景音乐为黄滨姊妹小提琴/孙锺玲姊妹钢琴圣乐“如鹿渴慕溪水”

 

 

孩童时,能无忧无虑牵着母亲的手,在很多人看来是何等寻常的一件事,对我却是一种奢望。

 

母亲在我还不到1岁的时候,响应政府号召,和父亲一起离开南京去四川支援三线建设了,把我留给了外公外婆。再次回到父母身边,我已经7岁了,尽管外公外婆万般不舍得,也只能流着泪把我送走。一个父亲的同事来南京出差,就顺便把我带到了四川。

 

从南京到重庆火车开了三天三夜。然后我们又坐5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最后再换上父母部队的卡车进了山。不知经过多长的颠簸之后,我终于到了父母的家。昏暗的灯光下,屋里站着很多人,带我回四川的叔叔指着其中的一个人对我轻声说,那就是你妈妈!快去叫妈妈。

 

我嗫嚅着嘴,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来。我实在无法相信,眼前这个陌生而且满脸严肃的妇女,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妈妈。我甚至不由自主地躲到那个叔叔的身后。我至今还记得母亲脸上掠过的那丝尴尬和失望的表情。那一刻的生疏,让我和母亲之间有了一道很深的鸿

 

没有了城市的安逸,没有了外公外婆的疼爱,我这个在城市长大的小男孩,在山峦麦田之间,开始学习重新认识自己。母亲是厂里的先进工作者,没日没夜地工作,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家里有些好吃的东西,她宁可自己不吃,也要送给别人。但母亲很少在我面前流露笑容,在我身上,她总能找出很多让她不满意的地方。她觉得我做事不勤快,不朴素,还说后悔让我留在大城市长大,养成了很多资产阶级的坏毛病。

 

很多时候,我心里充满委屈,觉得妈妈并不爱我。放学后我常常独自坐在小山坡上,一边眺望眼前起伏的山脉,一边思念远在南京的外公外婆,有时到天黑才回家。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母亲忽然对我说,今天天好,我带你去山里採蘑菇吧。我有些意外,但还是高高兴兴地背上小竹子背篓,跟着母亲上山去了。

 

山就在工厂的后面,青翠葱绿,绵延千里,长着各色各样的大树。那天是雨后的第一天晴天,林子里的野地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蘑菇。母亲就教我如何识别蘑菇有没有毒,我们一路走一路採,我背篓里很快就有了大半筐的蘑菇了。母亲擦了擦手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我这才发觉果然已经黄昏,远处山边已是金色一片。

 

下山的时候,母亲忽然牵住我的手。暖暖的,顿时像一股热浪从我的手心流进我的心里。在我记忆中,那是母亲第一次这样温暖地牵着我的手。我偷偷地打量了一下母亲,发现母亲原来是那么得美,就像电影“闪闪的红星”中潘冬子的妈妈。晚霞映在她的脸上,好像化了妆一样,连垂在脸颊旁的几缕丝发也成了金色,随微风轻轻飘动。我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那个时候我多么渴望,下山的路永远没有尽头,这样我就能牵着母亲的手,永远地走下去。

 

所有的美好似乎总是转眼即逝。母亲依旧一脸的严肃,依旧不分昼夜地工作,依旧爱数落我的在大城市里烙下的坏习惯。

 

等我再一次牵握母亲的手,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前,我们全家离开了四川。后来几经辗转,终于在昆山安家。虽说南京是再也回不去了,但至少离老家近多了。母亲在渐渐地老去,我也长大成人,大学毕业跑去深圳,再后来又远奔美国,当我的父母千方百计地想落叶归根的时候,我却选择了流浪远方。

 

有一年回国探亲,我陪母亲去拜访那年带我去重庆的叔叔。他们也搬到了昆山,离我父母家相隔不远。

 

那天黄昏,我和母亲就沿着街市步行前往。那时的昆山远未有今日的繁华。一路上,我陪母亲聊些家常话,走着走着我觉得母亲似乎想挽着我的手臂,但她伸出手又有些犹豫,也有些不自然,就把手又收了回去了。我装着什么也没发生,继续聊着天,但母亲却沉默下来,没有再说话。

 

很多年后的今天,我内心都充满着悔恨,我知道那时童年的坎儿,还留在我心里,不肯原谅母亲。等着有一天,我想让母亲挽着我的手,一起再在阳光下散步慢行,却已不再可能。之后不久,母亲就被诊断得了帕金森病。

 

04年,我的女儿在美国出生,60多岁的母亲坚持要来帮忙,其实那个时候,母亲的手已经常常会控制不住地颤抖,已经不能照顾孩子了。于是,她就常常逗孩子玩,特别是喂女儿吃饭的时候,母亲就拿着波浪鼓一边摇一边唱“小丫么小二郎啦”,唱得女儿总是格格地直笑。

 

在母亲回国的前一夜,我陪母亲整理着行李,母亲忽然对我说,要是小时候她一直把我带在身边就好了。听得我眼睛湿湿的。母亲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风采,满脸的皱纹和两鬓的白发,无不刻印着那个时代的悲剧。

 

母亲回国没多久,就坐上了轮椅;她大部分的时候只能孤独地坐在家中了。像我童年时期一样,大部分的时间,母亲再次与我隔山望水。我所能做的,就是常常给母亲打电话,力所能及地找好药为母亲治病。只是帕金森没有根治之药,母亲的状况依然是每况愈下。

 

那时我已经接受了耶稣基督为自己的救主,开始为母亲祷告,求上帝来医治她。童年的心坎早已被铲平。我渴望着劳碌一生的母亲,在有生之年能有真正可依靠的信仰。母亲年轻时入过党,曾经有过铁姑娘般的刚强,对生死一直置之度外。“我不信那些。”起初和母亲谈起永生,母亲总是很干脆地回绝我。但后来,她不再和我争了,电话里我常常能感受到母亲的沉默。

 

四年前我回国,我在深圳的一个好弟兄特意来昆山看我们。那时他成为基督徒还没多久,却充满热心。他给母亲带来了一本字体很大的圣经,一天下午他对母亲说,阿姨,我给你读一读圣经,可以吗?我以为母亲会拒绝,但令我惊讶的,她居然点头同意了。

 

弟兄为母亲读的是圣经里大卫写的诗篇23篇: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从不在人前流泪的母亲,竟然在听这诗篇的时候流泪了,我知道上帝的手在触摸她那刚硬而又脆弱的心。

 

两年后的夏天,母亲正式接受了基督信仰。我和我的弟兄一起再一次为母亲讲述了福音,讲述了人的罪、人的无望和上帝的爱,讲述了耶稣的拯救,最后,当我问母亲,你愿意相信耶稣吗?原本已经吐字不清的母亲,却用像孩子一般清脆的声音回答道:“我相信!”

 

那天下午,我为母亲做了祷告,我握着母亲的手,眼里饱含泪水。那是我一生中第二次那么紧紧地牵握母亲的手。母亲的手早已是瘦骨嶙峋,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皱皮。我忍不住地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黄昏,在山间的小路上,我握着母亲温暖而有力的手,渴望就那样永远走下去。泪水在我脸上流淌,但我心中却已释然。如果说童年的渴望不过是一种奢求,但现在,我和母亲,因着同样的信仰,我们将在上帝的永恒中永远不会分离。

 

母亲今年已经84岁了,每一天都享受着来自上帝的恩典。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但我和母亲心中都有平安。有一天,我的母亲会离我而去,但我知道她会去哪里,那也是我终将去的地方。

 

胡建国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亲爱的朋友:若您愿意接受耶稣为救主,或者是愿意更多地认识耶稣,请您回应这个信息、或者是联系向您转发这个信息的人,我们会有同工帮助您。

 

如果您已经是基督徒,请您把这些信息,转发给您的亲人和朋友。

 

福音真意

 

1.至真、至善、至美的全能的上帝创造了宇宙万物;万物之中唯有人是神按照祂自己的形像创造的。

 

2.我们的始祖亚当、夏娃悖逆神,犯罪堕落了;罪因一人进入世界,世人都犯了罪;罪的结局就是死。人类开始过着悲惨的生活;并且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

 

3.神爱我们,把祂的独生子耶稣赐给我们。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世上,祂担当我们的罪,代替我们死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赎的工作;死后被埋葬,第三天,神使祂从死里复活;祂回到天上,还要再来,施行审判。

 

4.耶稣基督是人类唯一的救主。我们认罪悔改,归信耶稣,接受祂作我们的救主和生命的主,便能与神和好,脱离罪和死,得享永生。

 

亲爱的朋友,今天,神的恩典借着这篇微信临到了你。神在寻找你,祂在敲叩你的心扉,祂白白地赐给你恩典。你失去的,只是罪和死的枷锁;得到的,却是一个充满平安喜乐的新生命!如果你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愿意信耶稣、接受祂的救恩,请你以心灵和诚实作这样的祷告:

 

亲爱的天父,现在我知道你是独一真神,耶稣基督是人类唯一的救主。我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我愿意悔改归信耶稣。求你赦免我的罪,接纳我这个罪人作你的儿女。我今天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你,求你引导我前面的道路,使我从今以后一生为你而活!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祷告,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