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受洗以后
2015/6/1 21:29:26
读者:4160
■赵晖
生命季刊 第34期 2005年6月

 

 

    但罗得迟延不走。二人因为耶和华怜恤罗得,就拉着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并他两个女儿的手,把他们领出来,安置在城外;领他们出来以后,就说:“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创世记19:16-17)
 
    这段经文讲的是,罗得非常明显地对所多玛还有所依恋,不愿就此放弃这里的荣华富贵,不愿意离开这里的罪恶。经文提醒我们在逃命的时候,切忌回头看!很多时候,我们由于回头看了看,就又被罪恶所辖制与捆绑了,每一次回头看,就会又一次被它捆绑,而且比原来的捆绑更加厉害,要逃脱更加困难。
 
    看看罗得,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方面有正确的行动,另一方面也有错误的行动。我自己认为同罗得一样犯了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对罪恶的留恋。一方面向别人传福音,另一方面自己不甘心离开旧我。归根结底,总结下来有两个原因,一是骨子里的那种骄傲不时流露出来,二是对圣经的真理掌握得很肤浅。
 
    我曾在《生命与信仰》第6期发表了一篇见证《气功与灵界黑暗》,我在见证里写了我信主的经历,特别是一些灵界的经历。有些还很骇人听闻,我自己也有些飘飘然,试图整理些资料,做些研究。我经常在网上同一些气功迷和一些反对气功的人进行争论,在法轮功事件发生后,国内对气功的评论基本上是一边倒,普遍认为气功这东西是骗局,特别是一些知名人士如方舟子、司马南等声称气功是伪科学,甚至连伪科学都算不上。我在网上同这些人拼命辩论,试图通过说明气功现象是存在的,从而从反面证明一些超自然现象的存在,进而证明灵界的存在。
 
    有一次,国内一个很有名的论坛刊登了一篇文章,在当时引起了轰动。其标题是《我所经历的超时空经历》。作者身边曾发生过多次超越时空的现象,后发现这与她练习气功有关系,她曾经多年练习中国道家的大雁功,双掌能放光。后来突然听到耳边有人跟她讲话,跟她讲半年后发生的事,结果都一一验证;还教她去买某种股票,当时她还半信半疑,没听,结果三个月后它涨为中国第一大牛股,如此等等。这篇文章登出后,我也跟她进行了交流,指出她这么做是很危险的,让她信耶稣。我还把她的经历整理成一个文件,试图作为灵界存在的一个证据。但平心而论,我的出发点有很大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我在试图积累些资本,打着证明灵界存在的幌子,以这方面的专家自居。难道说我骨子里没有对气功的一点藕断丝连,就像罗得一样,一方面向人传福音,另一方面,对过去的资本有一种怀旧的情绪?说到底,骨子里还是有一种骄傲:我是这方面的行家,我有资格对这些品头论足。我到底想干什么?我是在追求真理嘛?是在荣耀神吗?不是!我是在荣耀我自己。
 
    正因为我这些错误的行为和动机,老是有一些微妙或超自然的事在我周围发生,我脑子里还老回响着圣经里的一句话,“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马太福音13:12)我还以为这是上帝给我的特殊恩惠,给我的异象,让我更多明白灵界的道理呢。在我的大脑中,经常会有一个个奇怪的景象像放电影一样突然闪现,让我瞠目结舌,很难用语言表达。
 
    一天早上,我正躺在床上,一个特别明显的超自然现象持续了2秒钟左右,我感到我的灵魂一下飞出去了,悬在半空中,然后又被颠倒过来。紧接着,一个很轻很微小但又非常清晰的一句话共7个字飘进我的耳边:“这是我耶稣做的。”当时我感到一阵狂喜又有些心惊肉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直在祷告,上帝啊!请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但上帝一直没有回答我的祷告。直到有一天太太狠狠地骂了我一通,不要打着追求真理的幌子干着上帝不喜悦的事,我才有点清醒过来。
 
    又直到有次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小车与大卡车相撞,所幸的是人安然无恙,车子只擦破了皮损伤不大,我才突然明白了,人的生命是很宝贵的,不可玩火,不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魔鬼的狡猾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它会用各种方式来干扰你接近神,甚至来骗你,而上帝给你自由意志,让我们在公义和罪中作出选择。
 
    通过这些事件,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什么是真理?真理实际上是简单明了和朴素的,没那么复杂。只要抱着一颗谦卑和顺服的心,就能找到。什么是罪?对基督徒来说,荣耀自己难道不是罪吗?其根源就是来自骨子里的骄傲,魔鬼就会钻空子。早在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就抱着一颗所谓追求真理的心,吃下禁果,他们的想法可能是我为什么不能吃,我又不笨,要搞清楚其中的奥秘。他们的动机就是悖逆神,不听神的话。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始,敬畏包括5个方面:就是尊崇、顺服、信靠、敬拜和事奉,敬畏上帝的人才有智慧聪明行事为人,远离恶事,走在光明之路。
 
    我们的灵命如何成长?只有消除自我,破碎自己,才能成为一个崭新的人。归根结底是消除骨子里的骄傲,从一点一滴做起,从平凡事做起,踏踏实实地做一个仆人。主耶稣是那么尊贵的神,祂竟然为门徒洗脚,为我们作出了榜样。我们必须时时警醒自己,这样才能为神所用。
 
    我们今天在传福音的时候,往往要花很长时间来告诉别人有神,为了试图证明有神,在辩论过程中就顺带拉上西方国家的实力和某位名人信耶稣的实例来加强力度,这当然很重要,但我们却往往忘记了福音的真正涵义,结果却使福音真正的信息被掩盖了,听到的人根本不会在十字架的光芒的照耀下悔改信服,反而在争辩中更觉得自己说得有理。你能举出100个科学家信耶稣,别人能举出更伟大的科学家不信耶稣来反驳你,这是我们每一个传神福音的人一定要警醒的。我们一定要问问自己,耶稣基督为什么要被钉十字架?祂和我有什么关系?科学家信主耶稣当然对我们传福音很有帮助,但也要注意科学家也是罪人,科学家信不信主耶稣,那又有什么关系,信耶稣的科学家首先是个人,是个谦卑的人,然后才是科学家。
 
    多少年来,科学与信仰的关系我们讲了很多,我们总是试图做出某种妥协的姿态来说明科学与基督信仰的相容。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祂并没有说,科学就是真理。我这样说并不是来贬低科学,然而我们也没有必要拼命弥合科学与信仰的差异而降低圣经的质量。科学与圣经的不合,有两种情况,一是解经不正确,二是科学现在还没有达到能够解释神的创造的程度,也许永远也达不到。争论的起因往往是从定义的不明确开始的,什么叫科学?往往是一些理论被人们定义为科学,如进化论,有些人认为它是科学,有些人并不认为它是科学。科学具有历史性,我们通常讲的是现代科学与信仰的关系,科学是发现规律并被人认可的知识,既然有人的参与,难道没有错误吗?科学家的知识虽然比常人多很多,但始终是有限的,记住神是全知全能的,无穷大减去有限还是无穷大,科学家或名人不悔改照样灭亡。科学从何处来,有人说,现代科学深深植根于古希腊的自然哲学,这些自然哲学又来源于一些哲学家的自然观和规律观,与神无关。真是荒唐!那么这些自然观和规律观又从何而来?正如罗马书1:20——21所说:“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所以仅以科学来辅证信仰是远远不够的。科学有限,上帝无限。100年以后的科学与现在肯定不一样,而耶和华的话却是永远不变的。
 
    最近看了两篇文章,对我的心灵震动很大。一篇讲的是教会里一个做了三十多年的老执事,那么一位属灵的领袖,在听了一场布道会后毅然举手决志,他说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信耶稣;另外一篇写的是要对教会内部传福音,教会里也有麦子和稗子,不在乎你是否曾经“决志”,是否有受洗证书,是否在教会有事奉,是否有任何外在的标记等等。我感到这些文章具有很好的意义,你是不是真正信了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位耶稣?是不是真正地认罪悔改?
 
    谈到悔改,必须严肃地指出:现在有一种不好的倾向,只讲神的爱,不讲人的悔改。甚至有些人信仰上产生了偏差,认为一谈认罪悔改,就是在谈律法主义,是靠行为称义。他们把认罪悔改同所谓的凭好行为而进天国视为等同,视为异端,视为违背了神的主权。但什么是神的主权?主耶稣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唯独遵行我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马太福音7:21)“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彼得前书1:15)。这就是神的主权,神的要求。人没有办法救自己,人的悔改意识不是来自于自己,而是来自于圣灵的引导,我们的自由选择意识必须服从它,才能服从父神的旨意。想想我们自己,每当非基督徒嘲笑我们的行为不怎么样时,我们总是反驳他们,你们知道因信称义吗?你们想靠好的行为进天国吗?我们在对非基督徒传福音时,有时极为狂热甚至鼓噪的样子,似乎真理已在我手的气势,难道不正是高傲的表现吗?是的,非基督徒没有权力控告我们,他们连天父都不认;但是另一方面,我们难道没有责任行出神的爱吗?我们不能采取耍赖皮的态度:反正神爱我。是的,神爱罪人,但神并不爱罪。正如“这样,怎么说呢?我们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显多吗?断乎不可!”(罗马书6:1)。事实上,我们真的掌握了真理了吗?真理并不在我们手中,真理在上帝的手中,我们本是尘土,只不过是被拣选了的。我们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一切的荣耀都属于上帝。
 
    神的预定和人的责任是两个清楚的事实,这并没有否定神的绝对主权和人的全然败坏。正如伟大的英国布道家司布真所言:真理的体系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两条。除非人懂得同时看这两条直线,否则他就永远不会对福音有正确的认识;它们是两条直线,是如此接近互相平行,人的思想可以跟踪它们到最远处,永远不能发现它们是交汇在一起的;但是它们确实交汇在一起,它们要在永远的某一处地方交汇在一起,接近一切真理由此而出的神的宝座(司布真讲道第207号,1858年8月1日安息日早晨)。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我父把羊赐给我,祂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约翰福音10:27-29)羊是温顺而听话的,牧羊人是预定看管羊群的。如果我们对罪不敏感或硬着心不悔改,那恐怕只是披着一张羊皮。在这方面神学上的派别和讨论也很多,我们“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帖撒罗尼迦前书5:20)。但更重要的是我们有没有丰丰富富地活出主耶稣的生命来?因为“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哥林多前书13:1)
 
    宋尚节博士在总结认罪悔改中指出:一、各地教会中坚都应是彻底悔改认罪者;二、心愈圣洁者,讲道愈有能力;三、已得主救恩者,如不常省察自己的罪,不免沦为假冒伪善者;四、如果神尚未给我非常的灵力,因我尚未洁净;五、撒但使用最巧妙的计策,是令人不觉得自己有罪,并且视犯罪为无关紧要;六、只有真正彻底悔改的人,在信仰上才有巩固的根基;七、我所以得到能力,是因为我常悔改,向神认罪。(参《灵历集光》)
 
    一位智者曾说过,基督徒的生活可分为三部分:一是要学神的话语(道),二是有自己的属灵经历,三是要有属灵生活的操练。这样一种平衡的基督徒生活才能把信心建立在盘石之上永不动摇,才能明白神的道,才能悟出神的道,才能活出神的道。这样才不会自欺欺人,听信那些口号式的神学教导,中了魔鬼的诡计。回顾受洗一年后的变化,想用两句话来总结:
 
    倒空自己,彻底悔改;主必兴旺,我必衰微。
 
 
赵晖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北卡州。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