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小路
2015/7/16 16:13:28
读者:3280
■张弟兄 陈姊妹
生命季刊 第34期 2005年6月

 

 

蒙恩的见证(陈姊妹)
 
    我信主大约有六年了,但我的属灵生命生长不快,也是一个常常忘恩的人。但是有一件事我不能忘记,就是重生的那一刻。
 
    丈夫比我先接受主的,因他信耶稣,就受我许多的逼迫,要记叙下来,恐怕一天一夜也写不完。记得小女儿刚满一周岁,他聚会就得抱着小女儿,领着七岁的大女儿。因为大女儿常和他聚会,挨了很多打,我不但打女儿,连丈夫也打,还出口大骂,打骂便成了家常便饭。后来,干脆家中所有的活什么都不干了,连饭也不做,所有的家务活他全干,农村的家务活很重,但他却默默地忍受着。
 
    教会难免有些圣工,他很热心,也很愿意做,这样免不了比别的信徒迟一点回家,我就到教会门口去骂,有时连帮他说情的同工(包括我的亲姐姐),都会挨骂。不管是教会的谁,就是骂,有时骂得信心小的同工,不敢上我家来找我丈夫,这样的状况大约有三年之久。
 
    这三年来,我丈夫不知道在神面前为我求了多少次。记得逼迫最厉害的时候,是他得了心肌炎病,当时呼吸都很困难,他就做禁食祷告,我一看他这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当时刚盖完房子,房子四周有高低不平的地方,我就让他挑土、填地基,活很重,不得病的都很累,更别说他这种状况下,真的难以承受。我说:“你不有神吗?有神你就干吧!”让你信耶稣,累死你拉倒!说也奇怪,他一声不说,一直把活干完。
 
    我对他的逼迫一天也不减少,看他干啥都不顺心,总想找碴儿,连晚上在一起躺下睡觉也觉得别扭,别说在一起说话了。我怎样对待他,也阻拦不了他信主。我没有办法,硬的拦不住,我就来软的。他未信主以前,一到冬闲,成天整夜地打麻将,连家也不回,以前也因为他玩麻将和他吵架,现在我说:“我给你拿钱,你去玩麻将吧。”他说不玩了。我说不玩麻将,你去找女人也行,就是别信主就行。他没吱声。我没有法子了。可见我当时是多么败坏。
 
    没有办法,我就做破坏,我在他赞美诗上乱写,我写的是这样一段话:“社会主义好,共产主义就更好了,不缺吃,不少穿,靠双手去奋斗,祷告求不来衣食,祷告求不来体贴,望君莫痴心,望君莫傻气。”现在一看真好笑,人除了无知以外还能有什么?如果神不给人供应人还能活着吗?罗马书1:20: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在我得救的前两天,他又为我禁食祷告。第二天,我看他口干,身体有些支持不住,看他那样很可怜,我就说:“你吃饭吧,我信主,明天(星期三)我和你一起去聚会。”当时他听了很高兴,感谢神就吃饭了。当时我说信,心却说哄骗他而已,让他把饭吃了就行。正赶上第二天他回老家,没回来,我想:“反正他没有回来我不聚会他也不知道。我们农村都睡土坑,晚上大约五点左右,我烧坑时,就觉得非聚会不可,本来想不去,但不去又不行,我就忙三霍四地把柴送进炕坑里,抱着孩子到了教会。
 
    星期三是祷告会,我去的时候,祷告都基本要结束了,我觉得心酸酸的,眼泪就流出来,好像欠了很多,满心亏欠,不一会就散会了,他们问我都散会了,怎么才来,我没说什么。
 
    随着散会的人群,我就回到了家。这时小女儿已经睡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祷告,于是我就跪了下来,说:“耶稣我是个罪人,你来怜恤我,我要信你,我知道我不配。”我刚说完,就觉得被一种超自然的声音笼罩了,我又形容不出来当时怎样,反正觉得除了宇宙我不在了。我似乎在灵里听见:“你逼迫我的孩子张××,我今天择选你,使你的忧愁变为喜乐,你要听我的话……”当我听见这些话,我就马上变了另一个人似的,我就开口感谢神,口里说出从来没有说过的别国话,心中充满了喜乐。
 
    喜乐充满了我,我又说不出那种感觉,像我已经找到了非常珍贵的东西。转天,丈夫回来了,我高兴地把昨天晚上的经过和我要信靠祂都说出来了,他等不及星期五聚会才把这好消息告诉教会的弟兄姐妹,马上和主要同工交通,把我得救的消息告诉大家,弟兄姐妹听到了,非常高兴,一同感谢神,将荣耀、能力、权柄、信实归给神。
 
    我正如主在马太福音18:13所说的:“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这只迷路的小羊就是我,同时我也得着了父的慈爱眷顾,主的宝血的洁净,圣灵在我里面的引导。
 
    我很愿意聚会,也乐意祷告,虽然不会祷告,但我愿意开口感谢赞美主。生命上也有很大的改变,原先生活上的各样恶习也改了,骂他也不骂了,看见穷困的就去帮补,讨饭的来了,就留他们住下,给他们做饭,向他们传福音,给主作见证。信仰上,一切拜鬼的事再也不做了。除了神以外再也没有别的神,慢慢地参加教会的事奉工作。
 
    我的生命完全改变了,没信主以前,我是个完全灰心,对未来没有期望的人。二十七、八岁的我应该正是年轻力壮、精神焕发的时候,但我却如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一样,被生活的困苦贫穷所累。因为我家盖房子欠了很多外债,无力偿还,连农用车都卖了抵债;坐月子时,债主就来要钱,我吓得心惊胆战,生活上很困苦,一分钱也没有,连孩子做棉鞋的钱都没有,我过着困苦忧愁、没有平安、没有喜乐的日子。
 
     神的恩典临到了我,我被神呼召的那一刻,我就再也不忧愁了,喜乐充满了我,我把生活上的重担交给神,神就给我们开出路。
 
    不信主时,丈夫要奉献,我一分钱也不给他。当我一开始聚会,就听到了信徒当“什一奉献”的道,丈夫和我就决定奉献,按着秋天要收的数目提前奉献给神。我是春季三月份信主的,尽管春天没有钱,尽管种地的钱都是贷的,真感谢神,虽然我当时奉献不是试试的态度,而是觉得奉献是应当的,但神却那么信实,祂按祂的应许祝福了我们。“万军之耶和华说: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使我家有粮,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玛3:10)那一年,我家种了一跘地(在中国的东北地区约为15亩。——编者)别人的一跘地,一般收了90袋稻子;而我们家一跘地就收110袋子,远超过我们奉献的。第二年秋天,我们全然把神的供物放在祂的仓里,二跘七亩地,种植另一品种的香稻,竟打了285袋,多出60袋,连那些不信的人也见证说:“难道是他们的主的赐福?”是的,主让我们夫妻俩知道奉献是蒙福的途径,神在生活上祝福我们丰丰富富什么都不缺了,我也不再为生活困苦忧愁了。而且现在我知道世上的这些不能满足人的心,唯有主是我们最大的满足。
 
    在灵程的路上,神也保守我,圣灵也在我里面引导我。那时,灵恩运动进入教会,记得在我没信主之前,丈夫半夜时常起来祷告,说方言。有一天,我被他惊醒,吓了我一跳,我认为他中了魔,我用手去推他,问你咋的啦,他回答说:他用方言和神交通说话。
 
    当我开始聚会时,看见丈夫给别的信徒按手传递方言,让别人也得方言(到现在这个老姊妹还不会说),在当时我里面有个带领,他就告诉我说:你祷告吧,合乎神的就求神祝福,不合乎神的,就求神用义的绳子捆绑。我就祷告。当我刚祷告完,丈夫就把手拿下来了,不做了,等到散会了,我就和丈夫和另外一个同工交通说:“这样做好像不对。”因为当时我刚信主,圣经还没有读过几章,不明白说方言的事。我就把我的感动告诉他们,丈夫也说:“奇怪,那时我就想放下手不做了呢!”后来我们一起同心合意祷告、读经。神也让我们明白说方言这件事。如果教会有说方言的,也得有翻的,如果没有就止住;说方言不是人强求或传递,是圣灵按着己意分发的,而且保罗教导哥林多教会说:“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如果切慕那属灵的恩赐,就当求多得建造教会的恩赐。方言是神给,信神的人运用要有节制,但最大的恩赐就是爱。我们开始弃绝灵恩运动和他们的做法,因这弃绝,当地肢体教会也弃绝了我们三人。
 
    我不是说弃绝说方言,而是灵恩派的做法不合乎神,方言是神给各人的恩赐,不是人人都能按手代替神给的。
 
    我被神呼召的那一刻,就能说方言,神告诉我说:“你能说也能翻。”是的,我口中说方言,我心里明白,满是赞美、感谢称颂神的话,就在当时,教会有说方言的,我也能翻出来,心情跟说的人一样,他喜乐,我也喜乐,他伤痛,我也伤痛。但是当我来到圣经面前,就祷告,求神让我明白是不是神的方言,因为我很害怕,如果不是神给的,邪灵充满我怎么办?我不就成了下地狱灭亡的人了吗?当我看使徒行传2:4节: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可是我还害怕,一害怕我就祷告:“主啊,你知道我信你,相信你是神,我信你为了救我们,亲自道成肉身,又为我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相信你的宝血洗净了我一切的不义,你是我的主,你复活的生命已进入我里面了,除你以外再无别的神。”我又看约翰福音6:40节:因为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见子而信的人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我就感谢神,我说主啊!我知道你与我同在,因为你恨恶罪,我也恨,生活恶习不在了,我愿意过圣洁的生活,也愿意遵守你的道,更愿意信靠你,你是我的神,我的主,虽然我里面有许多争战,没有完全,但我知道不是原先的我了,我就又有了信心。
 
    后来,当我看香港尖沙咀神学讲义时,那里讲到神给的恩赐使我们更热心事奉神、传福音、赞美神、为主作见证,不是高举人或恩赐;出于神所赐的,便使人更爱神更谦卑。我看到一本灵修书《上山之钥》上也是这样写着。神所赐的是高举耶稣并祂钉十字架,我才知道是神给的。
 
    我信主大约6年,头二年在家用悟性祷告,也用方言祷告,但说方言之前,必须说三遍奉耶稣的名说方言,如果没有感动,我就不说。后四年中,基本上不用方言祷告,或偶尔有一次。我写的是我亲身的经历,不是提倡说方言,也不反对,而是按神的意思,林前13:8节说: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只有主耶稣最好。林前13:1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现在我们这里的肢体的教会又有接受灵恩运动的做法,劝他们,他不听,交给神吧!人有啥法子呢?
 
    求您们也为我们祷告,让主一生引领我们走在祂的正路上。用祂所改变的生命事奉祂。
 
 
小路(张弟兄)
 
    我要在这里满心感谢赞美,为我的主作见证。主说:“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就不配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10:38)。“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12:9)。“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罗马书9:15)。
 
    我信主大约九年了,在这九年里是神用祂的慈绳爱索搀拉着我,用祂的话引导我,用祂钉痕的手抱着我。在这九年中,我这个属灵的婴孩不知道留下多少亏欠,不知道有过多少次的软弱和灰心,也不知道犯过多少罪,但我知道,“神就是爱”(约翰一书4:8),祂爱我,直到永远。
 
    我是个农民,成家后和妻子生活在妻子的家乡。在我心灵深处,对神有着一种寻求和渴望,因为我知道世界上有神,但那时无知,没有拜真神,反倒拜了偶像。直到有一年听见了福音,信了基督,我才真正得到了永生的神,那个经历使我难以忘记。
 
    我信主不是因为什么苦难,也没有外在的因素,就是听见福音就信了。当时给我传福音的是我妻子的四姐和两个老太太,她们说耶稣是真神,我就和她们争论了好长时间,最后她们说:“你去聚会就明白了。”为了能明白,我就这样开始了聚会。
 
    记得第一次去心里很想走,但没有迈动脚步。到第二次就想再去听听,当时讲些什么也不太懂,就是觉得挺好的。大概是第六次聚会,神就重生了我。那是在做结束祷告时,很多信徒都站着或是坐着。当我祷告的时候,我觉得我不配,就跪下了。我一跪下,就仿佛看见了圣洁的神,同时也看见了自己的污秽。我就趴到了地上,说:“你是真神,我要信你。”我没有痛哭流涕,也没有一条一条的认罪,记得就是看见了神的圣洁和自己的污秽,刚信什么都不知道,但圣经里说:“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以弗所书2:8)神就这样重生了我。
 
    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最怕别人看不起自己,所住的又是人生地不熟的村庄,聚会的人又都不太熟悉。三十一岁的我,如果不是神的大能,没有圣灵的光照,是不会趴到地上,俯伏在神的脚前的。
 
    从那时起我的人生发生了变化,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平安和喜乐。外面没有变,家里还是有外债,生活和从前一样,但里面的改变无法形容。每天赞美祷告,去干活也赞美祷告。有时自己都不知道在和谁说,也不会传福音,总是想,我看见的人都信主有多好。在人的身边唱赞美神的歌,也不知道害怕。最盼望的就是聚会,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散会就盼下次聚会。有时间就看圣经,后来慢慢地在教会里开始了服事的工作。
 
    神非常爱我,重生后我就有种热心,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我想是神给我的吧。当时,有点事就想和教会的弟兄姐妹说,也想听听别人的事,散了会也不想走,总想和大家多交通一会。慢慢地教会有代祷的事告诉我,会后要祷告的找我,有要扔偶像的找我,不是我抢着做,是人找我。当然了,自己也愿意去做。后来就在当地的聚会点开始了讲道的事奉。
 
    我比妻子先接受主,我信主三年后她才信。因为神爱我,祂让我经历了祂的信实,祂的同在,祂的慈爱和我的软弱。这三年里,也让我从妻子的身上看见了祂使死人复活的大能。
 
    刚开始她不怎么太反对,但当你在主里有了新生命,并开始成长,在灵里有追求的时候,十字架也就一天天地加重。神“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以赛亚书30:20)这是基督徒奔走天路的养料,必不可少。
 
    在她对我的逼迫过程中,先是不让我去聚会,拦不住就不看管孩子。我领着七周岁的大女儿,有时她还把一周岁的小女儿送到教会去。先是在家里骂,拦不住就到外面骂。有时还到教会去骂,骂弟兄姐妹、骂同工、骂神,连自己的亲姐姐也骂。先是打女儿,后来就打我。有时连说情的同工都挨打。
 
    我是个大男子主义,没信主的时候,别说她打我,就是骂我,她都不敢,因为当时我告诉她,你骂我一句,我就打你一嘴巴。结婚八年,她不敢当面骂我。当时我能忍耐这些逼迫实实在在是神的荣耀。
 
    她先是不做饭,后来一点家务都不干,而且还专门在星期天把脏衣服拿出来叫我洗。后来,神给我智慧,在星期六下午就把所有的衣服洗完。星期天早晨做好饭再去聚会。很多的时候都比别人回家晚,因为散会后有祷告的,有交通的,有时还有别的事,加上我的热心,这样一来就要挨骂了。没饭吃是常事,白天想看圣经根本不可能,除非她不在家。没办法,只好晚上等她睡着了,再偷偷的起来读经祷告。在圣经里我看到了很多的亮光。在那段时间里,教会有事或是要下去探望,很少有同工敢上家找我,谁去都会受连累,这样的日子大约有三年。当然不是天天都有逼迫,但在逼迫中是神恩待我给我信心和力量。因为在患难中靠主,神与我同在,给我力量背这十字架往前走。撒但无论怎样借着妻子逼迫我,神的工作都没有受到拦阻。
 
    记得信主半年多,我得了一种重病,有时呼吸都困难。我就为这病做禁食祷告,现在还记得祷告的内容,一是为罪,求主光照赦免;二是奉主的名捆绑魔鬼;三是如果是主给的恩典,求主加给力量。她最反对我禁食,那次就像要疯一样,她喊着说:“你信神,不吃饭,你不是有神吗?你给我干活去。”她让我干重活,挑土填门外的一个大坑。我就和主祷告说:“主啊,这十字架我背不动,求你给我力量来荣耀你的名。”我就一边祷告赞美,一边挑土,直到把活干完。后来她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只好抱着孩子走了。我挑了几十挑土,这实在是神的大能。如果不是神给我力量,我连铁锹几乎都拿不动,更不用说走那么远的路,连挖带挑那么多的土了。大夫说这病要打几百个点滴,出于神的爱,我连一片药没吃,一个点滴没打。赞美主,祂医治了我。
 
    有一次,我到外地学习,去了七天。结束时,我不想回家,因为我害怕,不想面对环境。主在心里对我说:“小逼迫不敢面对,大环境怎么办。”这是神的恩典,“因为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路加福音1:37)。我顺服神,神给我力量面对回家的时刻。挨骂是不可避免的,但她没活找活,没事找事,直到半夜一点多还没让我睡觉。我知道能忍耐是因为神与我同在,把荣耀归给主。
 
    还有一次,两个同工找我下去服事信徒。刚一进门,她就在屋里大骂出声,两个同工吓得只好说:“你别去了。”我说:“家里没有什么活,我去。”她看骂不起作用,就开始摔东西。当时神给我一种力量,我走到她面前,指着她的鼻子说:“告诉你,陈小六,你就是把房子点着了,我都不管。主,我是不能不信,我信定了。”说完我们就去服事信徒去了。
 
    有人说:“撒但是纸老虎,你弱它就强;你强它就弱。”人自己不能战胜撒但,因为人是软弱的,但是我们靠主就能刚强。
 
    到后来,她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我没信主的时候,打麻将,玩得很恋。一天两场,冬天很少有不打的时候,我们也常为此吵架。当时她对我说:“我给你拿钱,你去打麻将,别再信主了。”看我不去玩,过了几天,她又说:“我给你钱,你干什么都行。吃喝,找女人也行,只要不信主就行。”我能说什么呢?只能为她祷告。神是圣洁的,是祂保守了我。荣耀归给神,直到永远。
 
    在这里我要见证的是神的大能和祂那复活的生命力,给人带来的巨大改变。不是人能作什么,更不是我能作什么,是神没有任凭我,没有让我滑向死亡。那段日子里,我不知道软弱过多少次,都是神奇妙的搀拉和保守。
 
    记得最软弱的一次,家中有妻子的逼迫,教会里有人的诽谤。妻子的逼迫,靠主还可以忍受,但教会里的诽谤还是出自头羊,而且诽谤的还是男女之间的事,我受不了了,回家后就说:“我不信了。”这句话说了以后,撒但就趁虚而入,来败坏我。当时连哭的声音都不正常了,我就跪下,但祷告不出来。后来家里来了同工,我们一起祷告才战胜了撒但,我回到了主的爱中。
 
    主与我同在,听我的祷告。我信主三年后,神用大能拣选了我的妻子,这实实在在是个神迹。记得那是我为她做禁食祷告,也是最后的一次,她被来自神的爱征服,说去聚会。就是这次聚会回家后,神用超自然的能力拯救了她。
 
    她第一次聚会时,我不在家。当第二天我回家后,她就和我讲述了她得救蒙召的经过,说神有声音和她说话,对她说要拯救她,改变她,使用她。她和我讲述时的那种喜乐和平安,是世人没有的,是只有神能给人的,也只能是来自于神的。我听后心中充满了赞美和感谢。那一时刻我巴不得全世界都来分享这份快乐。我又一次看见了主复活的大能,要让世界都知道耶稣是真神,是活神。哈利路亚,赞美主。
 
    她在主里大有爱心,信主不久就参加当地聚会点的服事。我们同心又同工,哈利路亚,赞美主。
 
    我们一起服事主,在服事中我们先经历了灵恩运动,是神先开启了她。经过交通,我们就和她四姐(也是我们属灵的姐姐)在一起祷告,神开启了我们。我们向教会反映灵恩派的做法不合圣经,聚会点的接待家庭不接受,就把我们三人撵出了教会,因为当时一个村六个组,有两个聚会点。我们只好去了另一个点聚会,在这个点里神使我们接着作服事祂的工作,求主怜悯。在这件事上,是我们先留了亏欠,没有认真祷告就接受,给教会带来了亏损,求主的宝血洁净。
 
    大约两年后,我们又经历了“东方闪电”的攻击。当时,我们这里有星期天聚会的大点两个,星期三、五聚会的小点八个,信徒有两百多人。“东方闪电”的进入是先引诱了头羊,说要给她儿子当媳妇。她们刚一来就有一个小点退出,过了些日子,又有人退出。我们很单纯,非常的信任头羊,又没有警醒祷告,也没听出错来就跟着跑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他们办了一次三天的学习班,讲道时违背了真理。神先后开启我四姐,同时也开启了我们。我们就禁食祷告,在聚会中神给我们力量,使我们为真道竭力地争辩。虽然头羊暴跳如雷,不让我们三人讲,但最后神还是使很多的人明白了过来。只剩下包括头羊在内的一个大点和两个小点的二十几个人进了“东方闪电”。出来的人大部分进了“三自”,其中包括一个大点,三个小点和其他点的一百多人。教会里几个主要同工都进了“三自”,没有根基的,不信了,就剩了三个点的一小部分,还包括先退出的那个点的信徒在家聚会。
 
    神是使无变成有的神。现在我们这里有五个点,大约一百多信徒,二十几个同工。神永远是活人的神。虽然教会里又出现了问题,但我信神是得胜的,并且得胜有余。
 
    今天,我们所缺少的不是工作,不是外面人数的复兴,不是表面的圣灵充满。我们缺少的就是祷告,警醒的祷告,密友的祷告,那种情侣的祷告,求主来帮助我们。
 
    现在,我和妻子开放家庭服事教会,也愿意把两个女儿奉献给神。靠着主把余下的时光和主用宝血赎回来的生命放在主的手中,我们求主拆毁,求主破碎,求主炼净,求主带领,求主保守我们走在这条十字架的窄路上,更求主与我们同在,因为离开主,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这是发自我心灵的诗歌:《小路》
    这是一条窄路,它是一条光明的路;
    这是一条苦路,也是一条甘甜的路;
    这是一条羞辱的路,却是一条荣耀的路;
    这是一条舍己的路,又是一条永生的路;
    这是一条十字架的路,正是一条通天的路;
    这是一条孤单的路,但在这路上,有我的良人永远与我同行;
    小路,这是一条回家的路。
 
 
张弟兄 陈姊妹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