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你们来吃早饭
2016/8/2 16:12:16
读者:3285
■张光华

生命季刊 第35期 2005年9月

 

 

 

你们来吃早饭

 

/张光华

《生命季刊》第35期

 

耶稣说:“你们来吃早饭。”门徒中没有一个敢问祂:“你是谁?”因为知道是主。耶稣就来拿饼和鱼给他们。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向门徒显现,这是第三次。——约翰福音21:12-14

 

 一、前言

 

 约翰福音21:1-14记载主耶稣复活之后第三次向门徒们显现,在提比哩亚海边为门徒们预备早饭。当年的这帮门徒们是软弱的,是失败的。彼得三次不认主,雅各和约翰争大,犹大为了三十两银钱把主给卖了。主耶稣这样地爱他们、教导他们、带领他们,和他们同吃同喝同住了三年半;他们却背叛了耶稣,卖了耶稣;在最紧要的关头不认耶稣,在耶稣最难过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却躲得不知去向。这帮软弱的门徒,这样对不起主,主却为他们预备早饭,服事他们。在人看来,门徒们的表现实在不值得主耶稣为他们再付出什么;而主耶稣却不和他们计较,反而谦卑地弯下身子,事奉他们。

 

让我们静下心来仔细地思考这件事。我们的主耶稣战胜了死亡,第三天从死里复活。主复活之后有荣耀的身体,天父把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给了祂,祂本来应当坐在神宝座的右边,却单单的因为爱,而愿意服事这些对不起祂的门徒,谦卑地为他们做早饭。这件事让我们看到,主似乎已经饶恕了众门徒。然而,真的只是主饶恕了门徒们吗?与其说主饶恕了门徒,不如更精确地说主压根儿就没有和这帮门徒计较,根本无从饶恕起,反而继续爱他们,事奉他们。弟兄姊妹们,饶恕并不是勉强我们自己去原谅那些得罪我们的人,更不是要我们故意和那些得罪我们的人亲嘴问安。饶恕的最高境界是根本不计较。主耶稣所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多么不同的境界。主的生命是一个多么美丽,多么崇高,多么令人羡慕,多么令人向往的生命。

 

弟兄姊妹们,你我的生命又如何呢?你和我是不是还在“谁对不起我,谁不喜欢我,谁得罪了我”,或是“某某人在某年某月某日说了某一句伤害我的话”的漩涡里打转呢?我们可以像主一样,弯下身子,卷起袖子,来服事那些得罪我们、伤害我们的人吗?我们可以饶恕他们,甚至不和他们计较,而愿意继续爱他们吗?这件事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却完全是另一回事。饶恕这门功课是最难学的,也是最难学会的。但是我相信主耶稣要为我们加油,祂要鼓励我们学习祂的样式,爱那些伤害我们的人,服事那些得罪我们的,为他们做早饭。主耶稣要借着这门功课,将我们从不愿意赦免的牢笼里释放出来,祂要将我们的生命提升到另一个境界,一个更美善的境界,一个离祂自己更近的境界。

 

二、学习饶恕

 

我要感谢主在过去的日子里,不断用祂自己的话来教导我这门饶恕的功课。我感谢主,即使在我还不认识祂,还顶撞祂的时候,祂却仍然爱我,耐心的教我。我是在1995年底信主的。在此之前,我的太太为我信主持续祷告了七年,请了许许多多的牧师和传道人到我们家来向我传耶稣。只可惜,我这死不悔改的“不信主派”,虽然也读圣经,就是不愿意低下头来向主认罪,白白地走了冤枉路,吃了不少苦头。

 

在信主之前,我是很看不起基督徒的。我觉得基督徒,都是软趴趴的,动不动就要靠耶稣,一点志气都没有。那时我比较欣赏尼采的超人哲学,特别是他所强调的意志力。那钢铁般的意志,足以克服人生的困难,的确是很鼓舞人心的。受到尼采的影响,我相信靠自己,我可以面对所有的困难。并且在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以外,谁也靠不住。然而,就在我欣赏尼采,以致于过份相信自己的时候,我的人际关系被我的骄傲带进了死胡同。

 

石头打淫妇

 

主耶稣教给我的第一个功课,用的是约翰福音第八章里,那个“石头打淫妇”的故事。这故事说到文士和法利赛人抓着了一个行淫妇人,把她带到耶稣的面前来。依照摩西的律法,行淫时被当场逮个正着的现行犯,是要被人用石头打死的。文士和法利赛人熟知律法,却故意质问耶稣应当如何处置这妇人。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约翰福音记载:

 

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1994到1995年初的时候,我和我的工作主管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他是我的博士论文的指导教授,我原来是很尊敬他,很感谢他的。但是自从1991年起在他手下工作之后,他和我之间就不断有矛盾和摩擦。特别是我对他处理一些人事方面的问题很不以为然。我开始听到同事批评他的做事方法,到后来我也开始批评,甚至谩骂他的为人。当然这些批评多少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我们之间到了一个我不甩他、他也懒得理我的地步。

 

1993年,有一位念电脑的博士来到我们的单位任职。这位蔡博士和我同一个办公室,人非常的和善,是个人人夸赞的老实人。然而这老实人却常常从我这里听到许多有关我们主管的是非,和我对他的批评。后来有一天,当我又在蔡博士的面前批评起我的主管的时候,没想到这老实人竟然和我一起唱和,也开始批评起来,而且骂得比我还凶。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心里很难过。照理说,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伴和我一起骂老板,我应该高兴才是。然而我心里面不但没有一丝喜悦,反而充满了罪恶感。我不断地问自己:“张光华呀,你做的是什么样的事,你怎么把一张白纸染得和你一样黑呀?”

 

我打开圣经,翻到了约翰福音第八章,再一次读到了这个“石头打淫妇”的故事。当我读到耶稣的话“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的时候,我的心好像被扎了一刀。我问我自己:“张光华,你凭什么论断别人?难道你又比你的主管好到哪里去呢?”我忽然明白,我不但自己拿起了第一块石头打人,还拿了另一块石头怂恿别人和我一起往那个淫妇身上砸。这时候,我发现我并不是一直自以为还不错的那个从小到大都考第一名的张光华。我为自己感到很难过,很沮丧,我发现这时候,尼采的超人哲学并不怎么管用。我向耶稣发出了我一生当中第一个祷告:“耶稣呀,请您帮助我!”

 

第二天到了办公室,我向蔡博士道歉。我告诉他,我不该向他说了这么多有关主管的是非。很奇妙的,我竟然和他分享了这个“石头打淫妇”的故事。我心里一惊,不妙,莫非我已离信主不远了?当我很诚恳地告诉蔡博士,我们的主管并没有如同我所说的那么坏,请他不要受我的影响的时候;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蔡博士向我说:“你说的也没什么不对,我自己的观察也是如此。”哇!我竟然将蔡博士的脑袋洗得这么彻底。只怕这张被我染黑了的纸不容易再漂白了!

 

向蔡博士道歉了以后,我鼓起勇气走到了我主管的办公室,我为着这些年来和他之间的不愉快和我在他背后所说的向他正式地道歉。没想到他不但不以为意,反而不计前嫌,很乐意地和我重修旧好。我深深地感谢我的主管,也被他的宽大为怀所感动。我那一颗因为在背后说人是非而上了枷锁的心,终于在人的面前得到了释放,有了平安。

 

回想这段经历,我特别要感谢主,祂不但用祂自己的话帮助了我,也鼓励我让我有勇气向我所得罪的人道歉。这个“石头打淫妇”的故事帮助了我,让我愿意在神、也在人的面前承认自己的过犯。主的恩典不但使我的人际关系得到突破,也让我和我的主管的关系有非常大的改善。一直到今天,我和他的感情都很好。我们经常联络,他也常常给我很多很好的指导,叫我在专业领域和待人处世上得到很大的帮助。这是我第一次尝到主恩的滋味。

 

这个经历让我明白要学习饶恕,最基本的是先得认识自己的不足、不完全,让自己先谦卑下来。这个经历让我看见我是不完全的,在人的面前、在神的面前都有亏欠。我实在是没有资格去论断人、也没有权柄去拿石头打任何淫妇。

 

普世的恩典

 

有了这经验之后,我开始很认真地读圣经。我看到马太福音里谈到:

 

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

 

那时我刚刚信主,还很调皮,像个小孩子,喜欢改改经文。我想干嘛“照好人,也照歹人,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呢?不如把这经文改成:日头照好人,“不”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不”给不义的人;那该有多好!这么一来,人与人之间不需要互相猜忌,不需要说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之类的话;只要抬起头来看看谁的头上有阳光,谁的头上有雨水,谁好谁坏,谁义谁不义,立时真相大白;一翻两瞪眼,可省了不少麻烦!

 

如果是这样,那位从东欧来的、在我读书时当助教的博士班研究生——常常欺负我,找我麻烦的那位,他的头上铁定是乌云满布,光吹风打雷,就是不下雨。这么一来,我只要离他远远的,少去惹他,可以让我少受多少气呀!

 

后来我毕了业,搬出学生宿舍,迁到一个很安静的住宅区。很不巧,我的邻居养了两条狗,还喜欢半夜三更地放狗在后院子里,任它们一“叫”到天明。这样的恶邻,在他们的头上,想必也是乌云满布,说不定还有龙卷风呢!

 

想到这里,心里面觉得挺得意的,还自以为义地认为圣经如果照我的意思来改一下,那该有多好!就在这个时候,我心里忽然冒出来一句话:“张光华,那你呢?你的头上是乌云满布,还是阳光普照呢?”这时候,我心里一惊,立时收敛下来,不敢再说什么,也不敢想我的头上会是乌云还是阳光。我忽然明白圣经罗马书里面所说的:“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原来,每个人都一样,都是不义的,都需要神的救赎;只是每个人在不同的地方不好、在不同的地方不义。我好的地方,可能正好是你不义之处,我又凭什么说这人的头上有乌云,那人的头上有龙卷风呢?我只感谢主,是祂赦免了我的罪,洗净了我的不义,我感谢祂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我感谢主让我看到神给世人普遍的恩典,供应我们的需要,不论我们是好人还是歹人,是义人还是不义的人。我们的主是这样地宽宏大量,我们这么样地忤逆祂、顶撞祂,祂却仍然这样地爱我们,供应我们,让我们头上继续有阳光、雨水。原来,圣经里所讲的饶恕是在这么一个高的层次上;神对人的爱,竟然包含了这么多的宽容。

 

七十个七次

 

那么我们要饶恕人几次呢?如果有人一次又一次地得罪我,我该每次都饶恕吗?这个问题其实我们可爱的彼得已经替我们问了主耶稣。马太福音第十八章记载:

 

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耶稣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

 

彼得大概以为饶恕七次就很不错了,主一定会称赞他。没想到主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哇,七十个七次,那不就是四百九十次吗?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得罪我们四百九十次呢?我想除了太太以外,没人有这个能耐。不要多,只要太太一天得罪我一次,扣掉礼拜天(礼拜天上教堂嘛!),不要两年,不就四百九十次了吗?不过我的太太很温柔,我们结婚到现在快要二十年了,她得罪我的次数,可以用手指头数得出来。反而是我得罪她的多。不过重点倒不是谁的太太有这个得罪人的能耐。重点是不论别人得罪我们多少次,我们都得饶恕。不单单是饶恕,并且是完全的饶恕。

 

主耶稣在马太福音第十八章里用了一个例子,教导我们饶恕的功课:

 

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账,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啊,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着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

 

众同伴看见他所做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

 

弟兄姊妹们,这故事可不正提醒了我们吗?我们有这么多的过犯,神都赦免了我们,别人有一点点小错,一点点得罪我们的地方,我们又怎能放在心上呢?况且别人得罪我,不论多少次,不管多严重,也只不过是个十两银子的债;我又怎能揪着他,掐住他的喉咙,硬是要他还我的债,向我陪不是呢?我欠主的一千万两又如何呢?即使别人向我道了歉,让我得了人的十两银子,又如何呢?我的心会因此有平安、有喜乐吗?我想大概会有一时的“我赢了”的快活,但是这一时的快活又有什么意义,对我的人生又有什么帮助呢?

 

理论都通了,都清楚了,也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当试炼来的时候,才知道要学的还有许多。圣经里的话实在是需要有生活上的经历才能帮助我们真正地明白神的心意。我想如果把圣经里面几个最难学的功课列个顺序的话,这饶恕的功课一定要排在前几位。

 

伸冤在主

 

大约在两年前,主给了我一个很大的试炼。这是我在奥克拉荷马大学里所发生的事情,一件非常不合理、不公平的事情,是和我一手建立起来的电脑实验室有关的。

 

我是在1997年到奥克拉荷马大学的。在我刚到的时候,当时的系主任要我建立一个电脑实验室,可以让学生们学习电脑软体、做功课、学习电脑辅助设计。我欣然同意,并且很积极地筹备。没有多久,这个电脑实验室就开始运作,而且立刻就受到学生们的喜爱,很有好评。

 

然而后来事情却起了变化。从2000年起,工学院开始每年拨大约八万美元的电脑经费给系里。没经费的时候,系里的教授们对这个实验室根本没兴趣,从来不过问。有了钱麻烦就来了,一下子,大伙儿忽然都成了电脑专家。为了要取得经费的控制权,有一位教授开始运作,要把经费运用在最符合他个人的好处上。为了这个教授和他的学生要做研究,他主张花大笔经费去买一些大多数学生用不着的电脑软体和设备,他也主张用这笔经费去资助他的研究生。对于他的要求,我非常地不赞同。这工学院拨下来的经费是学生们缴的电脑费,本当用在使大多数学生受益的事情上。少数教授的研究需要,应当由教授的研究经费来支付,不该动用学生们的电脑费。可惜的是,当时前任的系主任正好卸任,新任的系主任不太明了状况,要我同意这些不合理的安排。

 

那一段日子实在是不太好过。本来以为学校里应该很单纯,应该是很公开、公平、相互尊重、就事论事的。可惜的是,这位教授和系主任见我不同意他们,就开始在背后批评我,在系里其他教授的面前,甚至在工学院副院长的面前——一位我非常敬重的副院长——批评我的不是。

 

对于这些批评,我觉得很不解,也很难过。每天上班的路上,想到又要面对这些烦人的事,又要看到这些在背后算计我的人,想到自己的尊严被人这样践踏,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心里面真是又气愤、又难过。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错了,是不是不该再坚持,干脆同意他们,让自己好过一些?我问自己即使坚持到底,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更何况又有谁知道,又有谁会为了我的坚持来感谢、来肯定呢?其实学生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所缴的电脑费到底用到哪里去了!我的坚持又是为了什么呢?

 

在那几个星期当中,我常常为这个事情烦得睡不着觉。每当午夜梦回,想到我所敬重的同僚教授为了一点利益可以使出这样卑劣的手段,我的心真要被撕裂了。我该怎么办?我可以“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我可以联合和我较熟识的教授们一起来对抗他们,我可以向副院长说明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更可以在其他教授面前,在副院长,甚至院长的面前数落他们的不是!我不相信正义应该被妥协,我不相信公理唤不回。然而当我内心澎湃汹涌,义愤填膺的时候,圣经罗马书第十二章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所以,“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吃,若渴了,就给他喝;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

 

我感谢主,在我准备好,就要采取行动来反击的时候,这段经文及时出现,指教了我当行的路。是的,我们会遭遇不合理、不公平的事,甚至意想不到、荒谬的、超出我们想象的事。主说:“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因为“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我应该注意的是在我所遭遇的这件事情上,我所做的、所说的、心里面所想的,有没有亏欠人、亏欠神的地方?我的处理方式,我所坚持的原则,是不是对学生们有帮助,是不是合乎神的心意?当那日子来临,当我站在基督台前,见主面的时候,我会不会为这件事情懊悔?我深深地相信只要心里没有亏欠,公义的事,谁是谁非,就交给主,祂自有公断,祂是审判的主。想到这里,想到我没有因一时的冲动而以恶报恶,我心里有一种得胜的感觉,一种因着主的话而超越了自己的老我的胜利。

 

我把这段经文剪下来,贴在我办公室里电脑的银幕旁边,每天我念它几遍,常常提醒我“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我感谢主,这段经文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让我没有把事情弄到一个无法转弯的地步。我庆幸没有为恶所胜。

 

然而主的话却仍在我的脑子里,不时地浮起:是的,你是没有“为恶所胜”,但是你有“以善胜恶”吗?

 

主呀!这太难了吧!没有“为恶所胜”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还要我“以善胜恶”?我哪儿做得来,主耶稣您找别人吧!这些人把我搞得那么惨,还散布谣言,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在副院长的面前数落我,我还要对他们“以善胜恶”?有没有搞错呀?

 

况且如果真要“以善胜恶”,怎么个以善胜恶法呢?难道要我和他们称兄道弟,buddy-buddy一番;要和他们站在同一阵线,一起欺负别人?还是和他们照样嘻嘻哈哈,装着什么事也没有?这“以善胜恶”未免有点强人所难吧!

 

爱你们的仇敌

 

这时,主的安慰并没有临到我,反而圣经马太福音第五章很清楚地告诉我:

 

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

 

我说主啊,怎么会这样,他们这样破坏我的名誉,我已经不和他们计较了,为什么还要我“以善胜恶”,又要“为仇敌祷告”,这是什么道理?

 

虽然我口里说:这是什么道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里却明白,我如果不打心眼儿里原谅这些人,让这件事情过去,我不会有平安。虽然我没有为恶所胜,但是每当看到这些人、想到这些事,我心里面仍然一肚子火。虽然我明白,“爱”是唯一能救我脱离这泥淖之中的方法;我发现我却仍然活在律法之下,我不甘心就这么便宜了这些人,我仍然想要争个谁是谁非。我以为我已经从那苦毒的深渊里跳出来了,却发现我仍是如此软弱!

 

虽然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但我心中却仍有一丝盼望,希望有资深教授(甚至是副院长)看见事情的真相,而愿意站在我这一边,为我讨回公道。我发现我并没有真正的原谅这些人,我的心还停留在那“公义”两个字上面。我心里很清楚,我心中的这个结并不讨神的喜悦。

 

赦免他们

 

然而主的恩典的确是丰富的。路加福音二十三章让我看见,我们的主在客西马尼园被人捉拿,像一只待宰的羊羔被人鞭打,受审、受辱,最后被人钉在十字架上。主不但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在祂断气之前还不忘记为这些钉死祂的兵丁们向父祈求。主说: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这些人要了祂的命,用最残暴的十字架的酷刑置祂于死地,而主却用祂最后的一口气为这些刽子手们祈求,求父来赦免他们。我忽然明白,当主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的时候,祂不是随便说说而已,祂实在是用自己所经历的为这句话下了一个最真实的注解。

 

看到这里我不得不问我自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一种什么样的爱?主耶稣所表现出来的是一个这样崇高,这样美丽的生命。我感谢主,祂让我看到生命之中最精采的一面,一首最美的乐章,一个令人向往、一个值得追求、一个至高的境界。主的话把我的心深深地吸引着,我发现我的心也紧紧地贴着主。我好像摸着了主的心意,体会出主的内心深处那一份对人的怜悯、那一份爱、那一份体贴、那一份为了别人的好处而不在乎自我的慷慨。我向主呼求:主呀,我羡慕这样的生命,请您赐给我!

 

这个经历让我重新得力,让我从另一个角度,一个着力点较高的位置来重新看这件事、来解我心里面的那个结。换了个角度来看这件事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这件事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根羽毛掉在头上,我竟然以为是天塌下来了。事实上,我只不过是为了个实验室、被人在后面指指点点了一番;既没伤到筋骨、也没少了块肉,想想真是没什么好计较的。我们的主连钉祂十字架的刽子手都原谅了,我这点小事而又算得了什么。我发现,若是老惦记着别人如何对不起自己,老想着自己吃亏受人欺负,老看着自己所遭受的待遇、查看自己的伤痕,我将永远让自己困在这牢笼里、可怜自己。我问自己,在我走完人生的旅程时——一个我无法决定何时结束的旅程,如果我心里面仍然带着对人的恼怒、厌恶、甚至是怨恨,我将如何得见主的面?既然我无法决定、也无法预测这结束的时辰,我不得不在我还有一口气的时候,赶快把这个问题处理掉,离开这个恶。

 

于是我下定决心为他们祷告。每天在办公室吃中饭谢饭时,我为他们列名祷告,求神带领他们、赐福给他们,也帮助我能真正原谅他们。刚开始的几次,当我口里念着这两位教授的名字,脑海中浮起他们的面孔时,我仍然血气很大,内心无法自已。好几次,饭盒打开来,谢了饭之后,这两个人的面孔却久久挥之不去,让我食不下咽,只好盖上饭盒盖子,原封不动地带回家去。

 

后来我想了个法子。在祷告之前,我先思想主在十字架上所受的;把主的遭遇先在脑子里回想一遍,把主的话——为仇敌祈求的话——再思想一遍;让自己把焦点先放在主的身上,再看到自己所受的,就算不得什么了。

 

我真要感谢主,因为祂的恩典的确是够我用的。在勉强自己这么祷告了一阵子之后,渐渐地这两个面孔不再是那么的令人生厌;反而对他们我心里面多了一丝怜悯。这怜悯并不是因为他们可怜(他们一点都不可怜哪!),也不是我比他们高一等,不和他们计较;而是一种因主的爱而使我也能爱人的怜悯,一种把心撑大之后所涌出来的怜悯。我也相信他们所作的,他们可能真的不晓得。这时,我几乎能够体会出主说那句话时的心境。我感谢主让我在祷告中得着了平安,在祷告中学了功课,在祷告中领受了主的恩典。

 

我没有想到,为我的仇敌祷告,竟然可以把我从不愿意饶恕人而给自己上的枷锁中释放出来,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我终于了解什么是以善胜恶。我感谢主,经过了这件事让我对主的话有了更深的认识、有了更大的信心。

 

摆设筵席

 

我相信有许多弟兄姊妹很喜欢诗篇第二十三篇。和各位一样,它也是我最喜欢的诗篇之一。在我面对许多困难和不如意的时候,这篇诗篇带给了我安慰和鼓励。这篇诗篇是这么说的: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在经历了这件事以后,这诗篇中的一句话:“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清楚地知道,在这件事情当中主与我同在,祂的杖、祂的竿也安慰我。我也相信我的主为我摆设筵席,借着这件事祂赐福使我的福杯满溢。然而“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这“敌人”指的是谁呢?难道是那两位教授吗?真的有这个必要在我的敌人面前为我摆一个庆功宴吗?果真如此,这庆功宴岂不是让我在敌人的面前耀武扬威,趾高气扬吗?那么这筵席摆下来,只让我逞了一时之快,对我属灵生命的成长并没有帮助呀!

 

不过话说回来,这筵席还是要摆,因为得胜了,该庆祝嘛!但是我发现这筵席不是摆在那些教授们的面前。我相信这仇敌指的并不是那两位教授,他们或许根本不知道他们曾经成了我的仇敌呢!当我进一步去思想,我才发现这仇敌其实是我的“老我”。我战胜的并不是那两位教授,而是我那被罪所捆绑的老我,我心里面的那些苦、那些恨、那些恶。

 

这场筵席让我可以指着我的主夸口,可以在我的老我面前耀武扬威、趾高气扬,我尝到了胜利的喜悦,我的生命被提升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神借着这件事让我领受恩典,使我的福杯满溢,让我可以和大家分享我的经历。我也向主祈求,让我的经历可以成为多人的祝福。

 

三、为什么要饶恕?

 

我感谢主,在这件事情上,主不但帮助我战胜了老我的挟制,也让我看见为什么圣经里面常常教导我们要饶恕。

 

为了自己得释放

 

在马太福音里主耶稣说:

 

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

 

我发现饶恕人的过犯的确可以让自己得释放。恨会在我们心里面生根,让我们为自己上枷锁。在过去这几年当中,有好几次一早到了学校,本来心情很好,不巧在进办公室之前,冤家路窄,让我碰到了那两个我不喜欢的人,心里不禁长叹一声:唉,怎么那么倒霉!我的心情马上沉了下来,一整天无精打采,快活不起来。更麻烦的是这个恨使我不愿意与神亲近。我这被恨所捆绑的心让我无法来到神的面前,在天上也被捆绑。主耶稣要我们先从恨的挟制中释放出来,先让自己平静下来,才能回到祂的面前,求祂的赦免,在祂的面前——在天上——得释放,这才能叫我们得到真平安。

 

为了同得安慰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一章里这么说:

 

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

 

我们的主是全能的神,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因此,神既然允许这些不合理、不公平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自有祂的美意。祂要藉这些事炼净我们的生命,将我们的生命提升到另一个层次,好叫我们可以承受更大的托付;叫我们胜过试炼,得了从神而来的安慰之后,可以用我们的经历去安慰我们周围那遭受各样患难的人。

 

如果我们用这样的态度来面对我们所遭遇的困难,当我们知道这是神给我们的试炼,要使我们的生命成长,要叫我们将来能把神的祝福和安慰带给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将在神的面前得着力量,用一个更积极、更乐观、更正面的态度来面对、来处理我们的难题。如此一来,这难题已经解决了一半,已经不是这么困难了!

 

为了主的国度

 

主耶稣教导祂的门徒们说: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3:35)

 

有一位传道人曾经说过:教会不是圣人的展览馆,而是罪人的医院。发现自己有罪,承认自己有罪,需要神的救赎的人,才到教会里来求神的医治。教会里的弟兄姊妹是病人、不是圣人,他们的生命正在被主医治,慢慢地医治成为合神心意的样式,进而能表现出主的荣光。这是一个过程,是一个生命成圣的过程。

 

如果将教会比成医院,弟兄姊妹们比成住院接受医治的病人,那么主耶稣就是那位主治大夫了!这医院好不好,这位主治大夫的医术高不高明,就要看我们这些病人康复的情况如何了。其实今天有许多的“病人”想要求医,却仍在观望到底我们这家医院好不好、能不能治他们的病。他们看不见主治大夫、也不认识主治大夫,他们看见的是我们这些正在接受治疗的病人。

 

不过我们这位主治大夫治病只有一招,那就是“爱”。虽然只有一招,那却是最厉害的一招,是治疗人心最有效的一剂良药:

 

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得前书4:8)

 

爱可以让我们看不到人的过犯,忘记人对我们的攻讦指责,爱可以医治我们受创的心;使我们从对人的失望、甚至是绝望中重新站起来;让我们不但不被人打倒,反而藉此使我们的生命更坚强;用一个截然不同的态度将更多的忍耐、更多的关怀、更多的爱心带给我们身边的人,特别是那些曾经对不起我们的人。只要我们打开心门,诚心地来到神的面前向祂祈求,祂的爱将要丰丰富富地倾倒在我们身上。

 

约翰一书里也说: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

 

我相信凡是经历了神的恩典,特别是在饶恕人这方面有所突破的弟兄姊妹都很清楚;不是我们有什么可夸之处,而是神的爱帮助了我们。既然这一剂良药医治了我们,我们更当为这良药见证它的疗效,而且努力把它介绍给我们周遭的人。而最有效的介绍法,就是由我们这些“活广告”把这剂良药的果效从我们渐渐康复的生命中自然地表现出来,好叫人认出我们的那位主治大夫呀!

 

四、挑战

 

弟兄姊妹们,饶恕真是一门难学的功课。我们谈到学习饶恕,最基本的是先让我们认识自己的不足、不完全,让我们先谦卑下来,看到我们实在是没有资格去论断人、也没有权柄去拿石头打任何淫妇。

 

我们也要感谢神,从祂赐给世人普遍的恩典中,让我们看到神对人的爱竟然包含了这么多的宽容。主爱我,也爱那些得罪我的人。以弗所书里说:我们原是祂的工作。这“工作”英文的翻译是“workmanship”。这workmanship意思包含了“杰作”。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神的杰作,都是祂的精心创作,我们里面都本有神的尊贵和荣耀。既然如此,我是谁,竟然看不起他人,讨厌、甚至恨神的精心创作呢?更何况我们有这么多的过犯,得罪人的、亏欠神的,主都赦免了;我们又何必紧紧地抓着别人得罪我们的小事,反而将自己五花大绑、揪着自己的心、让自己喘不过气来呢?

 

是的,在我们人生的旅途当中,我们会遭人伤害、被人的舌头刺痛,我们也会遭到不公平、不合理的待遇。然而我们别忘了主对我们说:伸冤在我。我们的责任是爱那些得罪我们的人,饶恕他们、为他们祷告,好叫我们胜过仇敌,在老我面前耀武扬威,叫我们的生命经过试炼、提升到另一个境界。

 

弟兄姊妹们,靠主,我们可以得胜,我们可以跨越生命的门槛,进入正堂大厅之中;因为在这一切罪恶和试炼上,主已经得胜而且得胜有余了。

 

现在我要请各位静下心来,思想您的心中是不是也有苦,您是不是也曾经被人的话伤害过、被人所做的事得罪过?这些话、这些事、这些人是不是还绑着您的心,让您的心中有气愤、有怨恨,教您想起这些话、这些事、这些人的时候,心中有苦?弟兄姊妹们,主耶稣能解开那拧着我们的心的枷锁,帮助我们从这苦毒、不能饶恕的牢笼里走出来,只要您愿意。

 

弟兄姊妹们,我要诚恳地邀请您和我一起来向主祈求。求主的恩典倾倒在我们身上,求主的爱浇灌我们的心,让我们在主的面前、也在人的面前谦卑下来,赐给我们一个怜悯人的心、一个爱人的心,好叫我们可以饶恕那些在言语和行为上得罪了我们、伤害了我们的人。求主叫我们的心可以从怨恨中释放出来,回到主您的面前,叫我们得着平安和各样的福分。求主帮助我们、赐我们智慧和胆识,叫我们学主的样式,卷起衣袖、弯下身子,为那些得罪我们的人预备早饭、事奉他们。更求主帮助我们在我们预备好了的时候,让我们能鼓起勇气、向他们说:

 

让我来服事您,请您来吃早饭。

 

张光华 来自台湾,现居美国。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

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读到生命季刊创刊以来所有文章。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