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神带我回国的见证
2015/7/16 16:22:52
读者:3386
■漫波
生命季刊 第35期 2005年9月
 
 
 
    到现在,回国一年多了,朋友们常常问我,“老漫,神是怎么带领你回国的?”然后期待着听到一个我如何蒙呼召、回国事奉的故事。其实呢,满不是这样的。我回国完全是出于对自己事业发展的考虑。回来以后,虽然神也用我做了一些事情,但总感觉我所亏欠的,远远比我付出的多。现在想来,目前为止,我所作的一切重大的决定,很大程度上,还是以自己为中心的;而神怜悯我,在这个过程中,改变我,使用我,仍施给我恩典,最终把坏事变为好事,把我的事变为祂的事,把无意义的事变为有意义的事。我只能感谢主,因为祂的慈爱是奇妙的,且是长存的。
 
 
 
    出国以后,尤其是在美国找到工作以后,我从来没有想过回中国。我甚至感觉在美已经生活了一辈子,觉得中国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概念了。但在美国工作的时候,虽然薪水很高,生活也很悠闲,可心中一直有一个创业的梦想,所以对现状并不满足。虽然那时我已经开始信主了,可是我的心里仍充满了对名利的向往,充满了世俗的野心和抱负。
 
    大概在2003的时候,我开始接触国内一位著名的企业家,并且一起写商业计划,筹措公司发展的事。这一段时间,是我兴奋度最高,精力最旺盛的一段时间。白天我在公司里干活,晚上开始和国内联系,一起讨论各种问题,常常到凌晨3、4点钟。随着我的创业梦越来越有谱了,它成了我生活中的寄托和支柱。我也开始准备回国的具体事情了,并且告诉了我所有在美国的朋友。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向神祷告了,我一心盼望神为我成就这件事,于是在祷告中,我常常向神许愿,说,“神呀,你就让这件事一切顺利吧,我回国后,用您赐给我的才能和机会,我会大大地为您做工,好吗?”那个时候,我不仅对回国的事已经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心血,而且我白天想,晚上做梦也在想回国后创业之中的那种快乐。我已经不敢想象这件事做不成了。
 
    这段时间里,我记得还听过牧师讲过一篇道,大概意思是,神不会使用骄傲的人。当一个人自信地站在神的面前,拍着胸脯说能为神做什么什么的时候,神一定不会用他。神偏要使用软弱和卑微的人,好叫神的名得荣耀。“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12:10)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但没料到,我却很快亲身体验到这句真理了。
 
    不久,当我再和国内联系的时候,他们竟不理睬我了。我开始发慌,想,是不是过了做商业计划的阶段,他们就不需要我了。于是我开始疯狂地给国内打电话,发email,想挽救一下。可是一点成效也没有,几个星期过去了,我终于放弃了。极度失望和懊恼之中,我还是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的失落感,绝不亚于当年申请出国的时候,看着别人拿到了奖学金,我手里却是一封封的拒绝信。
 
    这时候,感谢主,教会里出现了很多事奉的机会,如短宣、圣诞节的布道会、教会杂志的文字事工等等。如同一个失恋了的中学生,为了填补心中的空缺和失望,所有我可以参与的教会事奉,我都参与了。虽然我参与各种活动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但因着神的怜悯,神还是使用了我,并一点点地改变我。渐渐地,我起初盲目的热情,有了信仰的基础;我对神有了依恋,对周围的弟兄姊妹也有了一种亲情。我的生活又变得充实了,心中重新充满了快乐。
 
    这样大概有四、五个月的样子,我已经基本上把回国创业的事情忘了。我已下定了决心留在美国,利用现在手里不太忙的工作,把自己大量的时间奉献给神,快快乐乐地在美国事奉神。我甚至开始向一些神学院索取申请资料了。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天半夜,我突然接到了国内的电话,告诉我,我要的所有的条件他们都答应,并且一切的事都为我准备好了,希望我回去,态度十分恳切。(后来我知道他们前一阵子没有联系我的原因主要是太忙了。)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惊讶,第二个反应是本能的,心一软,就答应他们了。放下电话,我的感觉是勉强和困惑——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回国了,心里是快快乐乐、踏踏实实的,可为什么偏偏这时候,回国的道路却铺平了呢?我一点兴奋也没有。此时此刻,回国创业的吸引力对我来讲,完全没有了。说实话,我不在乎了。我的心态和几个月前判若两人。
 
    这一夜,我思想了一夜,但我心里越来越清楚,这大概就是神的作为和安排吧!这一次,神是真的让我回去了!当我把一件事完全放下的时候,神就给了我;如果我自己没有放下这件事的话,我反而得不到。如果我不是倒得空空的话,神是不会让我跟随祂的——因为神要的不是我们的能力和前途,神要的是我们自己。
 
    这时,我再回味牧师的那次讲道,一切就都有了亮光。我又回想我以前的经历,似乎神总是在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来带领我、管教我。八福中有一福是“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我一直觉得,我不是一个清心的人——从小看的杂书太多,长大后杂念太多,头脑太污秽,所以我是不配见到神的面的那种人,也从未见过任何异象(我这么说可能没有圣经的根据了)。但神怜悯,祂就以这种开门、关门的间接方式让我知道祂对我的带领。我自以为我自己什么都可以设想到、计算到,可是不碰南墙不回头,碰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我才知道要回到神的身边,依靠神,而有了神,一切就真的足够了。
 
    那时,还听到一个故事,就好像是对我讲的。一个人家里有一个极贵重的古董花瓶,摆在客厅里,是传家之宝。有一天,家里的独生女儿的小手卡在花瓶里面了。爸妈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没能把小女儿的手拉出来。没有办法,爸妈只好选择舍弃了花瓶——找来一个锤子,打碎花瓶。然后竟发现不能取出小女儿的手的原因是:她的手里抓着一粒水果糖,紧紧攥成拳头不肯放开!其实,我们在世上认为心中最宝贵的东西,就像这个小女孩看那一粒糖。如果我们肯放下,我们反而会都得到。如果我们不放下,神因着爱我们,早晚要做那打碎的工作。
 
    鲁益斯(C. S. Lewis)也打过一个类似的比方,说世人看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像名和利,就如一个玩泥巴的小孩,觉得他手里的脏泥巴是自己可能得到的最宝贵、最重要的东西,而无法想象一个海边的假期会是怎样的美妙。同样的,目光短浅的我们,无法、也不敢想象一个美丽如天堂的地方,所以我们只会陷于世上的罪中之乐的泥巴里了。
 
    奇妙的是,在我答应回国以后,很快的,神又使我对回国创业的热情逐渐恢复了起来。我重新对回国以后的岁月有了兴奋的憧憬和积极的规划。但这一回的兴奋和几个月以前的兴奋是完全不同的了。上一次的兴奋,是属血气的,单单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也是脆弱和单薄的;而这一次,虽然也是为了自己的未来和事业而兴奋,但是在基督耶稣里,有一份踏实和平安。感谢神的带领,回国的准备也进行的非常顺利。
 
    在这里,还想和大家分享一个小插曲,它使我更加认识了神,而且这个经历,简直就是我回国经历的一个小小的缩影。在我因回国未成,特别失落的时候,我开始积极参与教会服事;但很多的时候,我是为了自己出风头,而不是为了神得荣耀。有这么一次,我们的团契准备在一台演出上献诗,有的人弹吉他,有的人弹电子琴,总之每个人都要表演一个乐器。我什么都不会,指挥就塞给我一个儿童用八孔竖笛,让我吹笛子伴奏。回家以后,对着这个塑料笛子,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觉着拿着它,不仅不酷,还会跌份儿。然后我就琢磨,要么不吹,要吹,就要吹得潇洒,吹得“一鸣惊人”。于是心动不如行动,我马上跑到一个乐器店里,花了几百美元买了一个镀银的西洋横笛,加上几本速成教材。这时,离演出还有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了,我每天拿出几个小时的时间来练习,支撑我这样做的动力不是为了神得荣耀,而是为了自己“一鸣惊人”——我甚至把自己想象成武侠小说里偷师学艺之人,平时不为众人看好,但在比武大会上,突然露出锋芒,原来是一位身怀绝技的高手呀。
 
    这样练了一阵子,我们要献的诗歌,我是可以吹下来了,但是没有一次不出错的。正式演出前的两次排练,我都是吹到一半的时候,吹不下去了。牧师看到我这个样子,虽然担心,但没有笑话我,还鼓励我,现在想来,真是非常感激。但是,随着演出越来越近,我开始着急了,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开始反省,开始为自己的动机感到羞耻。正式演出的那一天早上,我做了一个认罪的祷告,求神宽恕我,并且说:神啊,我完全的把自己放下了,我不求我自己的成功了,如果我笛子吹到一半的时候,吹不下去了,没有关系,我会高高兴兴的放下笛子,用拍手来伴奏。
 
    正式演出的时候,当着几百位弟兄姊妹,我吹出了最好的一次:音调准确,笛声宏亮,并且一气呵成,没有一点停顿。吹完了,牧师跑过来,抓着我的手说,“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了,为你捏了一把汗。你吹的时候,我一直为你祷告!真是感谢主,这是你吹得最好的一次!”真的,感谢主!在别人看来,这可能是运气、一个巧合而已。但对我自己来讲,这是一个千真万确、不折不扣的神迹!这个神迹让我更加认识了神——神是胸襟博大的神,祂不怕使用有缺点的我们,即使我们一开始的动机都不纯;神是怜悯的神,祂管教我们,但祂更要赐福我们、成就我们,因为祂知道我们的弱点和我们的所思所想;神是幽默的神,祂使坏事变好事,使我们的事变成了祂的事,我们只有惊叹祂作为的奇妙!这样一位无条件爱我们的神,以同样的方式,带领我回国的脚步。
 
    当我通知我美国公司的老板我要辞职的时候,他问我为什么?我实话实说,并按照原因的重要性排了序:“第一,是因为有一个非常好的回国创业的机会,不容错过;第二,是我的父母年纪大了,身边没有人陪着,我有义务回去;第三,我是一个基督徒,在你们这儿信的,回国也是为了以后在中国多传福音。”
 
    我现在回国有一年半多了,在以上三个方面,神都给了我很多的赐福。事实上,神赐给我生命中的满足,恰恰是上面的次序调转过来——现在回头看,回国最有意义的事情的次序是:第一,传福音;第二,陪父母;第三,创业。
 
    在传福音上,虽然我浑身是缺点,也犯罪不断,但神一直在使用我。我仍是那个污秽的人,不清心的人,不配见神的面,也从未见过任何异象。但在传福音的过程中,神让我从别人的身上看到了许多神迹。传福音,不是我能为神做什么,而是神用这种适合于我的方式来改变我,使我长进。神啊,真的是感谢您!
 
    在传福音的经历中,神让我感受到与祂同工的重要性。在拯救灵魂的工作中,神一定会亲自做工,使祂自己的旨意成就,但是,神喜悦我们迈出那第一步。传福音时,我常常担心结果,担心环境,担心各种各样的事,其实,真的根本不用怕的,因为神一切都晓得,都早已准备好了——一旦我抬起了脚,走到外面,张开了口,分享见证,神就会把一切接过去:我们愿意迈一小步,神就会使我们迈一大步;我们愿意把手放在磨盘上,推动第一下,神就会让磨盘飞速地转起来;我们愿意出海,撒下第一张网,神就会让鱼多得几乎使船装不下;我们愿意去打第一桶水,神就会使水变为美酒。
 
    这样的经历,真是数不胜数。现在想来,传福音最有效果的几次,反而都是在走出家门前,心中有百般的勉强和拦阻。比如说,有一次,在弟兄姊妹的嘱托之下,我去了上访村,但好像是为了完成任务一样。转了一圈,没有找到认识的人家,累了,天也不早了,就准备撤。这时,碰见住在那里的一位熟人,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让他带我再去走一圈。这一次,圣灵便特别地做工,让我们遇见了几十位上访者,并且在他们中间,前前后后有七、八位决志信主——真的,毫无例外的,每一次,只要当我开始讲到主耶稣的死,主耶稣的复活,和十字架的救恩的时候,圣灵就一定会亲自地作见证、成就。因为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关乎我们了,而是关乎神的权柄,关乎宇宙间最重要的事情,最大的奥秘。
 
    借着回国传福音,神也在不断地坚固我的信心。在工作的压力和外界的诱惑之下,我常常软弱,甚至有时感觉要离开神,总是在这些时刻,神就加给我传福音的机会,而且往往是送给我已成熟的果子,我一传福音,他们就信了,并作决志祷告。我呢,因为神这样奇妙的鼓励,信心也就刚强起来了,不再那么软弱。在我灵性比较好的时候呢,神就往往送给我一些还离祂很远的慕道友,这时因为我比较有耐心和爱心,就不会急躁,而可以更好的松土、撒种了。神啊,真的感谢您奇妙的安排!
 
    在回国做事、事奉的过程中,神也一点一点地教会我放下自己,甚至进而牺牲自己。我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一直以来,在任何的场合,我都想要成为主角、中心,证明自己。感谢神的带领,渐渐地,我开始学会提醒自己,我为什么总想着自己呢?我为什么就是放不下自己呢?我自己就是那么的重要吗?比如说,我开始试着认认真真、从头到尾聆听别人的讲话,而不是总在想着自己的事,或者在想“我比你说的那个人还强!”
 
    原来我事奉别人、帮助别人的时候,常常为自己的爱心得意。直到有一次,听牧师讲,“爱,不是爱,直到让你感到疼痛”我才醒悟——没有牺牲的爱,不是爱。我原来的付出,其实都是无关自己痛痒的——一些富裕的钱,一点多余的时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了主耶稣为我们牺牲到极致的爱,我们才会试着去“感到疼痛”地去爱别人——拿出让我们心疼的钱,拿出让我们感到不方便的时间,直至拿出我们的生命,我们自己。感谢神,这些亮光都是回国后,神使我看见的。
 
    在陪父母上,虽然他们还没有信主,我也常常做得很不好,但是有我在他们的身边,他们真的是非常知足快乐。虽然我什么也没有做,他们看到我在身边,就非常高兴。我看见他们高兴,自己也非常高兴。回国这一年多,是我和父母关系最好、最亲近的一段时间。因为我让父母高兴了,我能感觉到我在许多地方也得到了神的祝福,因为神曾应许我们说,“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出埃及记20:12)
 
    在工作上,虽然在适应环境的过程中,我吃了不少的苦头,也为自己应该改变什么,应该坚持什么而挣扎、困惑,但一直到现在,神就如祂所应许的,真的在基督耶稣里,赐给了我出人意料的平安。我从来没有在国内工作过,在美国工作的时候,也没有真正管理过一个团队;但回国后,在神的保守下,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适应、学习和成长的难关,很多次,只是在事后回想时,我才意识到我当时是多么的悬。特别是在公司政治中,神不仅保守了我,更保守了我的心,使我心里没有仇恨和苦毒。神还常常把一些非常好的商业机会送到了我的手中,我真的感觉是非常奇妙,因为我知道,这些机会是其他同事一直努力而得不到的,也绝不是从我自己的能力而来的。
 
    真的,我特别希望有更多海外的弟兄姊妹可以在天父的带领下回国,一起与神同工。国内的庄稼都早已成熟了,需要大量的工人。我就常常跟身边的弟兄姊妹讲,“回来后,发现国内真是太缺同工了,所以就连我这么骯脏、悖逆的罪人,神都在使用!”我这么讲,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赛6:8)——面对中国的大禾场,这是圣父的呼声。“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太9:38)——面对中国的大禾场,这是圣子的呼声。
 
    同样的,面对中国的大禾场,我们的使命,也来自地狱的呼声——财主在地狱里,对亚伯拉罕呼喊:“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路16:27-28)——不传福音,真的是有祸了!
 
    特别要说的是,在国内,有许多弱势群体,如民工、流浪者和艾滋病人,他们不仅承受着生活的苦难,更因为难以听到福音,面临灵魂失丧的危险。像艾滋病人,仅据官方统计,今天已有累计超过120万的患者,已死亡的大约是20%。他们中间,能有多少人是得救重生的呢?有多少人听过福音呢?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人生几十年不是全部,而主为他们预备了永生的福分呢?这100万个生命,不久便会离世,这中间,听福音、得救的窗口越来越窄,我们抢救灵魂的工作变得越来越紧迫了。
 
    传福音,是主的命令,是国内禾场的需要,也是我们自身长进的需要。在国内传福音的时候,尤其是向弱势群体传福音的时候,神总是教给我特别的功课。记得今年7月去河南艾滋病村传福音,我本来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像是去施舍爱的,而最终,自己却懂得了更多的爱。当地身患绝症、生活贫困的弟兄姊妹们,所表现出来的平安喜乐,真的超过了大城市里来的、健康的我。
 
    有一个细节,特别让我难忘:在一个患病的姊妹家里吃饭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一桌子的美味竟然都是她的孩子做的,当时我就奇怪,为什么这位姊妹不自己为我们做饭呀?——过了一会,我才明白,原来她是怕我们吃病人炒的菜不放心呀!多么好的姊妹呀,她明明知道,吃饭是根本不会传染的,可她还是替我们着想,不愿意我们哪怕是有一点点的担心!这时候,我更加明白了主耶稣的嘱咐,“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这里,绝不是我们来施舍爱,给予爱,而是接受爱,领受爱,真正懂得爱,因为主耶稣先无条件地爱了我们!
 
    有朋友问我,回国,特别是回国事奉,应该作些什么样的准备呢?说实话,我没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回国的主要动机并不是为了事奉,而且回来以后,亏欠的很多。但如果从我个人的角度来分享的话,我想说:首先,至少不要排除回国事奉的可能,要有一颗向神开放的心,我们永远不知道神在我们生命中有什么美好的旨意。而一旦我们知道了神的旨意是希望我们回国,我们要服从,因为国内真的是太需要大家了;其次,不要以为只有当自己完全预备好、完全圣洁的时候,我们才去面对回国的挑战。因为我们永远不会有完全的一天。神愿意使用有破口的我们,正是为了有一天教我们完全。在美国的时候,我的灵性比较平稳,不高不低,好像一条直线。回来以后,由于国内的环境比较复杂,我的灵性起起伏伏,波动很大。但感谢神,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更加懂得了人性的全然败坏,更加懂得了唯有依靠神的恩典才能得胜——神通过我们在周围的环境做工,神更是通过国内的环境,在我们里面做工,洗练我们;最后,我看我自己以后的路,我仍然不知道神为我准备的是什么,我还会走多少的弯路,但这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我们一定要抓住神,总是回到祂身边!
 
    如今回头看,神带领我回国的安排真是奇妙的。我是一个极度以自我为中心、颈项刚硬的人(现在也是),但神的怜悯超过了我的不义,神的大爱可以包容这一切,使坏事变为好事。而且只要我有一点点真心的悔改和信靠,天父就大大地喜悦,并且大大地赐恩。我们这些不配的罪人,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接受天父的恩典,称颂天父的名了!“我要天天称颂你,也要永永远远赞美你的名!耶和华本为大,该受大赞美,其大无法测度。”(诗篇145:2-3)
 
漫波     “海归”基督徒,曾在美国留学并工作;现在国内带职事奉,参与上访村、艾滋病人等弱势群体事工。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