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灵火焚烧-----历代大复兴中上帝的降临
2016/7/19 12:03:32
读者:11541
■Robert Norris著 蒋虹嘉译
生命季刊 第36期 2005年12月

 

 

    如果目前社会上、教会里或个人生命中的信仰状态令我们感到沮丧的话﹐有一个简单却深奥的真理能激励我们﹐就是上帝不会不愿意“造访”祂的子民﹐赐下特殊的祝福。复兴是上帝的一项作为﹐藉强化圣灵平常的工作﹐使教会变得更加美丽,更有能力。无论何处﹐只要是上帝在作工﹐必毫无例外地带来对罪的审判(约翰福音16:8)﹔带来对上帝的恩典和慈爱的确信(罗马书8:15-16)﹔并引人来到上帝的面前(哥林多后书3:17-18)。
 
    这样去认识上帝复兴的大能使我们免除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复兴的到来是因为外加了圣灵那超出于平常的工作。所以﹐那些相信只有当神迹或医治发生才算为真复兴的人﹐很可能忽略了许多出于上帝的真实的复兴。虽然有时超凡的现象会伴随复兴而发生﹐但它们不是真复兴的基本要素。有些复兴带有这些现象﹐有些则没有。既使粗略地纵览新旧约﹐也让我们看见从最初期起直到今日﹐上帝就以特殊的大能降临﹐扩展祂的国度。
 
旧约圣经中的复兴
 
    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发现第一次复兴记载在创世记4章26节﹐“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他视此为辨别真复兴的重要标记﹐也是随后上帝的灵倾倒而下的前奏曲﹐“那是圣灵首次显著的倾倒。”
 
    在创世记35章1-15节﹐上帝命令雅各除掉他家中所有的“外邦神”﹐给我们看见一个发生在家庭的显著的复兴。威尔伯·史密夫(Wilbur Smith)将此列入旧约圣经中的七个主要复兴﹐因为这个复兴立刻带来了对罪的觉察和悔改。雅各洁净他的家﹐把家中所有的偶像全部埋掉﹐周围城邑的人都惧怕他和他的全家。雅各在伯特利筑了一座坛给上帝﹐上帝降临向雅各显现﹐赐下特殊的祝福﹐圣经接着告诉我们,“上帝就从那与雅各说话的地方升上去了。”
 
    以色列人出埃及前后的那些日子﹐显然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复兴之一。以色列人经过了430年﹐其中大部份年日是在黑暗和被奴役中度过﹐上帝说“以色列人的哀声达到我耳中”(出埃及记3:9)。以色列人因痛苦而哀哭。或许这大半是一种无知的哀哭﹐但极可能的是有一些以色列人知道他们是上帝的子民﹐有向上帝呼求的权利。
 
    上帝的回应是威严的──祂计划并施行拯救﹐又以超凡的方式自我启示。对埃及的审判﹐羊羔的血﹐天使的引导﹐奇迹般的拯救﹐这些都是上帝降临在祂子民中的重要特征。上帝使用摩西和亚伦为器皿﹐又清楚地表明只有借着血他们才能得救赎﹐并以神迹奇事显示祂的全能。由始至终﹐上帝启示祂自己是一位如此威严且满有怜悯的上帝﹐以致以色列人自发地歌唱跳舞﹐称颂耶和华(出埃及记15章)。当以色列人在旷野前行时﹐他们常经历到上帝临到或亲近他们。
 
    在出埃及记19章及之后的几章中﹐上帝赐下律法。我们读到“耶和华降临在西乃山顶上﹐耶和华召摩西上山顶﹐摩西就上去。”(19:20)上帝的降临伴有雷声﹐闪电﹐和响亮的号角声﹐予人以深刻印象﹐以色列人甚惧怕。在出埃及记24章﹐摩西带领以色列人献祭洒血之后﹐七十位长老随着摩西和祭司上了山﹐“看见以色列的神”。所有的以色列人看见耶和华的荣耀在山顶上﹐形状如烈火。
 
    出埃及记33章﹐在以色列人背弃上帝、献金牛犊的事件发生后﹐我们看到一段重要的叙述﹐上帝愿意恢复祂在祂子民中的同在。摩西是一位大有能力、蒙上帝垂听的和解者。当以色列人谦卑自己﹐并且摩西力争为他们向上帝求情时﹐上帝说:“你这所求的我也要行﹐因为你在我眼前蒙了恩﹐并且我按你的名认识你。”(33:17)出埃及记40章35节描述了上帝再一次显著的降临:当会幕建工完毕﹐耶和华同在的荣光充满帐幕﹐以至摩西不能进去。
 
    以色列人前往迦南地的整个历程让我们看见上帝介入之频繁。上帝的眼目总是坚稳地注视他们。祂在旷野为他们降下吗哪如雨﹐那真正“天上的粮食”(诗篇78:24)﹐又为他们使水流如江河(诗篇78:16)。在允许以色列人因悖逆而活在痛苦中后﹐上帝忽然间“像世人睡醒﹐像勇士饮酒呼喊”(诗篇78:65)﹐一次又一次地介入﹐施行拯救。
 
    在约书亚的领导下﹐以色列人更新与上帝的立约﹐伴有神迹奇事(约书亚记3至4章)。不过这里有一个重要的新增加的特点﹐上帝吩咐他们建一个由十二块石头组成的纪念碑﹐“要使地上万民都知道耶和华的手大有能力”(4:24)。所以﹐复兴是向全世界作的一个见证。
 
    约书亚记5章13节﹐有一个人站立﹐手里拿着拔出的刀﹐称自己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接下来的几章就有不少关于复兴中属灵争战的教导。爱德华滋曾肯定地指出,复兴是“上帝计划的一部份﹐为要扩展祂的国度”﹐这种扩展击退了撒但的仆役。所以﹐在耶利哥的胜利是为所有时代所作的一个典范:这是耶和华的争战(the battle is the Lord's)﹐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
 
    士师记2章发生在波金的复兴也是独特的。在士师记1章列数以色列人的失败后﹐第2章以上帝强烈的责备为开始。耶和华的使者从吉甲上到波金﹐对整个以色列民族说话。以色列人放声哀哭﹐为他们不顺服上帝和违背上帝的约而痛悔﹐为此他们把那地方叫作“波金”﹐意思是“哀哭者”(2:4)。这使得不少释经学者在研讨后来历史上发生的复兴时﹐用“波金”这名字来描述那些他们视为已经爆发并扩展的复兴。“波金”成了修复关系的同义词。在随后以色列人占领并定居迦南地的历史中﹐以及大卫和所罗门作王的时期﹐我们都观察到相同的现实。即使当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被腐败的君王统治时﹐上帝仍持守对祂立约子民的信实﹐有多处经文记载上帝同在的临到﹐带着独特和格外的能力。
 
    旧约圣经记载的最后一次大复兴是在当律法书被重新发现和宣读时(尼希米记8章)。虽然圣殿已建好﹐城墙也修复完毕﹐所有外在的条件似乎都已齐备﹐但以色列人对上帝话语的认识﹐就是对上帝自己以及祂为他们所定之计划的认识﹐却是十分地有限。
 
    以色列人如被磁铁所吸引﹐涌向耶路撒冷。他们请求以斯拉将律法书带来并读给他们听。从清晨到中午﹐以斯拉站在广场中的一个高台上﹐将律法书念给所有能明白的男女会众听﹐他们恭敬地站立﹐专心地聆听(尼希米记8:3)。当以斯拉称颂耶和华时他们就举手回应﹐然后低头面伏于地﹐敬拜耶和华。以斯拉宣读上帝的话语﹐他的助手们在旁边讲解﹐百姓听见所念的就悲哀哭泣。当上帝的灵在复兴中运行时﹐人们听见祂的话语就会为自己的罪哀哭。但是尼希米随后叫百姓停止哭泣﹐要欢喜快乐﹐因为这是耶和华的圣日﹐是喜乐的日子。所以他们就开始庆祝﹐充满喜乐﹐并和所有来的人分享宴席。他们守住棚节七日﹐每日听以斯拉宣读上帝的律法书。
 
    在旧约圣经关于复兴这一主题的启示中﹐尼希米记9章的祷告是高峰之一。这篇祷告表明上帝的本质﹐祂是至高全能﹐而且如尼希米所记录﹐“是乐意饶恕人﹐有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有丰盛慈爱的神﹐并不丢弃他们”(9:17)。的确﹐整章一一列数了上帝对一个不配的民族所施的恩慈﹐“然而他们转回﹐哀求你﹐你仍从天上垂听﹐屡次照你的怜悯拯救他们”(9:28)。整篇祷告是向“我们的神啊﹐你是至大﹐至能﹐至可畏﹐守约施慈爱的神”倾诉祈求(9:32)。
 
新约圣经中的复兴
 
    上帝在道成肉身前的每一次“降临”﹐都是预表后来的那次最伟大的降临﹐就是当祂以圣子的位格降生人世﹐生活在祂所造的这个世界里。荣耀的主行走在耶路撒冷那满布尘埃的街道上。在主耶稣死和复活后﹐我们看到圣灵有一次很独特的降临﹐目的是荣耀耶稣﹐激励和建造祂的国度。
 
    圣灵那次的降临记载在使徒行传2章﹐十分独特却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将来预期上帝“降临”的基础。琼斯博士(Dr. Lloyd Jones)将此总结得很恰当﹐他写到,“五旬节的确独特﹐因为在它之后有多次圣灵的倾倒﹐而它正是这多次中的第一次。”这一章以及后来的几章﹐给我们看见一副图画﹐展示上帝以独特的方式将祂特殊的祝福倾倒在教会。
 
    上帝的灵强而有力地降临﹐带着风和火焰﹐软弱的信徒被转化成上帝大能的仆人。圣灵赐给他们说各乡语言的能力﹐好宣讲上帝的奇妙作为(2:11)。旧约的经文被照明﹐人们得以明白其中的预言(2:14,25)﹐又如先知约珥所言﹐“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2:18)。街上的众人被使徒所讲的话紧抓住﹐觉得扎心(2:37)﹐向使徒呼求拯救。那一天三千人悔改﹐并且十分强调由此产生的新的生活方式:每日祷告﹐彼此交通﹐领受使徒的教训﹔彼此相爱﹐彼此分享﹔有许多神迹奇事﹔众人既喜乐又惧怕﹔教会天天增长﹔还有使徒那带有权柄的讲道。
 
    圣灵的风和火运行在早期教会的每一个层面。那故意欺哄圣灵的﹐被定罪而死﹐全教会的人都甚惧怕(5:5﹐11)。圣灵使众信徒如此地合一﹐以至他们愿意聚集各人的财产共同使用(4:32)。他们祷告会所在的房子也震动(4:31)﹗他们不止一次被圣灵充满。使徒们行了许多神迹奇事(5:12)﹐众多人信而归主(5:14)。最重要的是圣灵对真理的教导﹐可以这样说﹐新约圣经余下的书卷﹐从罗马书到启示录﹐所有这些伟大的启示都是直接产生于五旬节。被圣灵催逼﹐信徒们开始扩散到各地。
 
    使徒行传整卷书可以看作是展示上帝大能的同在﹐它让我们看见上帝在第一世纪的作为是多么令人惊异。使徒行传10章给我们显示圣灵是如何清楚地表明﹐他定意要在哪里运行就必在哪里运行。的确﹐圣灵在一个外邦人的生命中动工﹐罗马百夫长哥尼流成了“上帝是不偏待人”的活见证(10:34)﹐印证外邦人和犹太人一起﹐也包括在上帝的救赎计划中。
 
    接着在使徒行传13章﹐我们看到复兴如何催生了一个更新的宣教意识。保罗在彼西底的安提阿讲完道后许多人信主﹐到了下一个安息日几乎全城的人都聚集来听保罗的信息﹐结果整个地区就大大地被福音所影响。这种外展宣教的样式成了最早期教会的一个生命记号﹐直到福音被建立。
 
教会历史中的复兴
 
    新约圣经时代之后﹐教会进入一个遭受严重迫害但同时不断拓展的新纪元。罗马皇帝康士坦丁(Emperor Constantine)在主后313年结束对基督教的逼迫﹐并将基督教立为蒙罗马帝国偏护的宗教。但是这种宽容﹐反而使当时已出现在教会里的形式主义和了无生气之双重危险﹐更为严重。面对这些挑战﹐上帝多次赐下独特的祝福。其中一例就是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的事奉﹐他成为康士坦丁堡的主教而且是教会历史上最优秀的释经布道家之一。他大胆勇敢的讲道触怒了皇后优多迦(Empress Eudoxia)﹐他在主后407年死于被放逐中。司布真(Spurgeon)在关于复兴的其中一篇讲章中写到:“没有人告诉你们那被称为‘金口’的屈梭多模吗﹖每次他讲道﹐教会就挤满专心聆听的人。他站立着﹐举起圣洁的手﹐以无比的威严传讲上帝的真理和公义。人们边听边倾身向前﹐努力捕捉每一个字……无数的人悔改信主。上帝的名得到极大的颂赞﹐因为众多的罪人蒙拯救。”
 
    屈梭多模不是唯一的例子﹐他不过是许多亲身经历上帝的祝福并带领复兴运动的领袖中的一个。还有像来自图尔的马丁(Martin of Tours, 主后347-407年)﹐当他得救归正时﹐就立志把福音带到法国。他建立宣教士培训学院﹐激励并差派许多宣教士进入法国。再者是帕提克(Patrick, 主后386-461年)﹐少年时被海盗所虏﹐当奴隶卖到爱尔兰﹐后来回到他为奴的地方传福音﹐走遍爱尔兰﹐见证了成千上万人悔改信主。
 
    随后的一千年在教会历史上被称为“黑暗时代”(Dark Ages, 500-1500年)。在那个时代﹐欧洲的教会逐渐被政治上的动荡所缠裹﹐世俗统治者要求享有属灵的特权,而属灵领袖们又谋求政治的权力。然而﹐即使在这样的时代里﹐上帝仍以显著的方式作工。虽然可能与我们的传统相异﹐上帝却使用修道院的发展将属灵生命带给当时的教会。爱尔兰的修道士哥伦巴(Columba)与十二个同伴一起到苏格兰做宣教士。他们在爱奥那岛(Island of Iona)建了一间修道院﹐并以此为基地开始福音外展﹐触及整个国家﹐那充满活力的巡回布道产生一批又一批悔改信主的人﹐使福音在一个原为异教的社会里被传扬开来。
 
    在英国﹐上帝使用大亚勒斐得王(Alfred the Great)带来一个宗教和文化的复兴。大亚勒斐得王年轻时致力于建立他的王国﹐常与入侵的丹麦人打仗。一旦击败了敌人之后﹐他开始改革教会﹐因为教会的领袖已变得既无知又腐败。他创办学校训练领袖﹐以圣经作为所有课程的根基﹐而且为他的国家树立了一个真正爱上帝的榜样。
 
    克勒福的伯纳德(Bernard of Clairvaux﹐1090-1153年)是他同代人中最伟大的属灵人物之一﹐其著作和生命榜样影响了以后每一个世代的教会。特别借着讲道和写作﹐使伯纳德成为他那个时代最重要的领袖之一。虽然他不是毫无错误﹐但他立志传讲福音和教导圣经﹐以此在欧洲立下一个新的敬虔标准﹐并为他赢得无人能及的属灵权威。伯纳德以自己的影响力广传福音﹐建立一系列以属灵生活的强化和自律为标记的社区。他坚信圣经是信徒生命和教会生命中最终并绝对的权威﹐而且在其同辈人中最致力提倡纯正信仰。在其名著“挚爱上帝”(On Loving God)一书中﹐伯纳德捕捉住他亲身经历上帝时的那份激情﹐带给许多人属灵生命的觉醒。有趣的是在加尔文(John Calvin)的杰作《基督教要义》(The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中﹐被引用最多的是伯纳德。加尔文认为伯纳德是宗教改革所有的先驱中最伟大的一位。
 
    亚西西的法兰西斯(又译作“圣方济”﹐Francis of Assisi, 1182-1226年)以他对上帝那单纯又充满喜乐的爱慕﹐结合其清贫的一生﹐给意大利的教会带来一个惊人的复兴。他对简朴和灵修的重视﹐吸引了一大批对当时教会及事工日渐世俗化而深感失望的人。
 
    宗教改革为我们提供了另一副图画:上帝带着极大的祝福﹐以出人意外的方式作工。当欧洲面临伊斯兰教似乎无可阻挡的推进﹐教会又越来越败坏时﹐上帝兴起了一系列领袖﹐他们“抗议”当时教会的状态并重新发现“称义是唯独本乎恩﹐唯独借着信”的伟大真理。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约翰·诺克斯(John Knox)等人的名字常回响在基督徒的耳中﹐但这几位只是代表了一大批已被圣灵预备好去改革教会、并把福音的挑战带给无数人的男女信徒。这次觉醒的特点是让人直接接触上帝的话语﹐并借着宣讲和教导上帝的话语﹐让人们领受圣经真理。许许多多人灵性上的觉醒是这个运动所产生的当时的及长期的果效。
 
    其实有不少为信仰殉道的先驱为这个改革运动预备了道路。当英国的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 1329-1384年)将拉丁文圣经(当时圣经限于拉丁文)翻译成人们常用的语言英文时﹐所有英国人的心都被搅动起来﹐导致了一个属灵的觉醒。威克里夫训练并差派传导人﹐将福音传遍英国﹐但他本人却遭受教会当局的反对和迫害。
 
    布拉格的改革家约翰·胡司(John Huss, 1370-1415年)因宣称上帝的话语乃为首要而被判处火刑。还有萨沃那柔拉(Girolamo Savonarola, 1452-1498年)﹐他是法兰西斯所创立的修道会(又译作“方济会”)的一名修士。他公开指责当时教会和教皇的错误﹐并在他自己的城市弗罗伦斯宣讲上帝的义﹐最后也被处火刑。上帝兴起了这些声音﹐就使用他们以及许多像他们一样的人﹐为随后圣灵强有力的运行作预备。
 
    十八、十九和二十世纪﹐我们继续看到上帝在复兴中的作为。在美洲大陆的新英格兰(New England﹐今美国东北部)﹐爱德华滋领导的第一次大觉醒运动(First Great Awakening, 1727-1750年)深深地影响了整个社会的生命建造。这次复兴塑造了北美十三个英属殖民州之道德风尚﹐令一位到访的法国社会学家不由得下结论说“美利坚伟大是因为美利坚良善”。复兴扩展到德国﹐唤醒在Hernhutt的莫拉维弟兄会(Moravian Brethren)﹐兴起一个意义深远的宣教运动﹐在二十五年内差派了超过一百位宣教士。
 
    第一次大觉醒之后是第二次大觉醒(1780-1810)﹐同样地触及全美国并影响到海外。哈尔邓弟兄(James and Robert Haldane)领导在苏格兰的复兴﹐然后离开他们的本乡﹐旅行到日内瓦。随后的十年间﹐他们看见一个显著的复兴临到在这个久已遗忘加尔文和圣经的城市。
 
    从1820年到1830年﹐在世界各地同时有复兴发生。在瑞典﹐罗森尼尔斯(Carl Olof Rosenius)领导的复兴迅速扩展到挪威和荷兰﹐尽管受到那里的路德教会的抵制。借着使用蒙上帝呼召的宣教士﹐上帝的灵也大有能力地在南非和亚洲作工。在1859年和1904年﹐上帝分别在英国威尔士(Wales)和美国﹐透过复兴更新祂的子民和赐福祂的国度﹐其果效遍及全球。
 
    自1904年开始﹐复兴继续蔓延﹐但趋向于区域化。有不少例子彰显上帝独特的作为﹐如1939年在新西兰﹐1949年在苏格兰的赫布里底(Hebrides)﹐和1965年在印度尼西亚。的确﹐随着主的灵拣选﹐时有复兴运动在较小的范围内发生。
 
复兴的七个特征
 
    当我们回顾历史上发生过的复兴﹐就能看见这些复兴所共有的特点。
 
    第一﹐复兴发生在道德黑暗的时期﹐上帝的干预似乎在事情糟到极点的时候才临到。旧约圣经展现这样一个民族﹐他们几乎完全不认识上帝﹐反倒敬拜偶像并沉迷于可怕的异教习俗﹔他们失去上帝赐下的律法书﹐并且被他们的敌人所奴役。在士师时代﹐以色列人十三次陷入罪中背弃上帝﹐十三次上帝发出审判﹐十三次他们向上帝呼求﹐十三次上帝为他们兴起拯救者。旧约圣经中的每一个复兴几乎都发生在一段惊人的黑暗时期之后。
 
    这一事实成了我们灵魂的堡垒﹐正如创世记18章14节所言:“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当一个国家或教会似乎处于最低点时﹐会有祈祷的人呼求上帝的怜悯。“然而你大发怜悯﹐不全然灭绝他们﹐也不丢弃他们﹔因为你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尼希米记9:31)复兴有时发生在一个倦怠无生气的时期之后。在那当中人们甚至没有觉察到属灵上危险的衰落﹐虽仍机械式地举行崇拜的仪式﹐他们的心却是远离上帝。当上帝干预时﹐人们才认识到他们危险的处境。
 
    第二﹐祷告在复兴之前﹐历史上的每一个复兴都有祷告在先。我们已经看过创世记4章26节叙述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复兴﹐几乎唯一强调的就是祷告:“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往往总是这样﹐当百姓呼求﹐上帝就回应。在极深的痛苦和伤心中﹐百姓以信心向上帝呼求﹐因他们知道上帝的本质。例如﹐所罗门(献殿)祈祷完毕﹐就有火降下并且上帝的荣光充满了圣殿(历代志下7:1-4)﹔以利亚在迦密山上祷告﹐火从天降下﹐以色列众民回转敬拜上帝(列王纪上18章)。如爱德华滋所言﹐“当上帝即将行一件大事时﹐祂赐下祈求的灵。”
 
    韩国的大复兴在1903年开始,起源于学习主耶稣有关祷告的教导。当时哈迪博士(Dr. Hardie)被邀向一小群人讲论祷告﹐据Jonathan Goforth记载﹐“圣灵教导他许多事﹐”产生如发电一般的果效。“哈迪博士巡回在十个宣道中心﹐宣讲有关祷告的教导。随后在1904年上万韩国人归向上帝。”
 
    在纽约市由蓝菲尔(Jeremiah Lanphier)发起的祷告会﹐人数和能力慢慢地但稳固地增长﹐最终将1859年的大复兴推展到全美国和欧洲﹐在某些地区这被称为一个“祷告的复兴”。对于那些寻求上帝介入的人﹐明白祷告的本质和位置显然是一项重要的基本要素。(译者注:Lanphier是纽约市的一位生意人﹐平信徒﹐在1857年9月23日开始了第一次的中午祷告会﹐当天只有六个人参加﹐但半年后春天来临时人数已增加到上万﹐不少人在这个祷告会中认罪悔改﹐归信基督。)
 
    第三﹐每当上帝的灵唤醒祂的子民时﹐祂必使他们安息在上帝的话语之上。爱德华滋曾说﹐这个标准可以用来评估任何一个宣称是出于圣灵的运动。就是﹐圣经的权威在整个运动中被置于什么地位﹖在旧约时代﹐以色列百姓总是被带回上帝已经宣讲了的话语上。如早在摩西和约书亚的日子﹐百姓就不断地被提醒﹐要记住上帝用指头写在石版上的律法。
 
    在约西亚王所领导的复兴中﹐已被记录下来的上帝的话语起了如催化剂一般的作用。当律法书被发现并宣读时﹐约西亚王撕裂衣服﹐因他以前不知道这书。女先知户勒大没有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向书中提到的祝福﹐反而是“那书上的一切咒诅”(历代志下34:24)。王把律法书念给百姓听﹐接着全国上下一同更新与上帝所立的约。这是一次上帝话语的复兴。同样﹐尼希米记第八章记载的大复兴﹐也是因着回转宣读上帝的话语而产生。当年迈的圣经老师以斯拉展开律法书时﹐百姓恭敬地站起来。以斯拉不只是把律法书念给百姓听﹐他解释经文以确保百姓真正明白。百姓也真的明白了﹐“因为众民听见律法书上的话都哭了”(8:9)。重要的是在流泪之后﹐百姓开始欢喜庆祝﹐因为他们现在“明白所教训他们的话”(8:12)。圣灵作工从来不离开祂已写成的书──圣经。
 
    使徒行传所记载的五旬节的故事中,值得我们留意的是,有多少的篇幅用来讲述旧约先知的预言。有时是整章经文﹐有时是一章里的大部份﹐用以记录彼得、司提反或保罗宣讲的上帝的话语。旧约经文如同一把利剑﹐直刺人的心(2:37, 7:54)。真复兴的特点永远是传讲上帝已经赐下的话语﹐但带着一股新的力量。对一些人﹐这几乎就如同读一本新的圣经﹗圣灵总是显明真理﹐正是这种显明使我们感到扎心﹐也成为护卫我们灵魂的堡垒。
 
    第四﹐在许多的复兴中上帝使用人作祂的器皿。除了一、两个极少有的例子(如士师记2章﹐天使来到波金直接对以色列人说话)﹐圣经清楚地显明当复兴临到时﹐上帝使用人作为祂的发言人﹐也兴起人作领袖。在某些例子中﹐像摩西和约书亚﹐上帝让我们看见祂如何预备和训练他们﹔在另一些例子中﹐如士师底波拉﹐基甸和耶弗他﹐圣经只告诉我们上帝兴起他们作以色列人的拯救者。不分贫富贵贱﹐也无论是否受过教育﹐上帝都一样使用。荣耀永远唯独属于耶和华﹐而仆人只是蒙特殊恩惠被使用。
 
    黑司林(William Haslam)是十九世纪一位被英国国教按立的牧师﹐他全心关注的只是教堂建筑和彩色玻璃窗。但有一天突然被他自己正在宣讲的一篇道所改变﹗他高高地站在自己的会众前讲道时﹐他自己的讲章把他真正带进对基督单纯的信心里。一个惊人的复兴就此发生在他的教会﹐并在随后的年间众多其他的教会也因着他的事工而被改变。如在他的自传“从死亡到生命”中所记录﹐聚集(听他讲道)的人群常达到数千人。
 
    当黑司林归正的那一天﹐他的会众中有一位朴实的平信徒叫布瑞(Billy Bray)。布瑞是一名有极大信心的锡矿矿工﹐虽未受过神职人员的训练﹐却是一个蒙上帝特别恩膏的圣经布道者﹐数千人借着他的讲道被带进基督的信仰。他也在那个地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借着他的事奉教会一间接一间地被建立。
 
    在复兴中被上帝使用的人各色各样﹐其中也有贵族。十八世纪发生在英国的卫理公会大复兴﹐在怀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的支持者中无人超过亨廷顿伯爵夫人斯琳娜(Selina, Countess of Huntingdon)。她用她大量的财富建教堂和资助传道人。她为在英文字母中有”m”而感谢上帝﹐因为虽然蒙召的人中“有尊贵的也不多”(哥林多前书1:26)﹐但还是有一些是贵族出身。(译者注:亨廷顿夫人曾说﹐“I thank God for the letter ‘M’ in many”﹐林前1:26节里“不多”这个词﹐英文是”not many”﹐如果少掉第一个字母”m”﹐就变成”not any”﹐意思变为“蒙召的人中没有一个是尊贵出身”﹐等于否定了贵族也有得救的盼望。在这个大复兴中﹐亨廷顿夫人不仅自己蒙恩得救﹐还资助建立了64座教堂和一个神学院﹐为穷人办学校﹐探访病人﹐并努力传福音给贵族圈中的人。)
 
    第五﹐圣灵的降临带来对罪的审判。所有复兴的历史都是一部恢复敬畏上帝的历史﹐约翰·牛顿(John Newton)说﹐是上帝的恩典使他的心生敬畏。在使徒行传5:11中﹐当从圣灵而来的圣洁被显明时﹐“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
 
    无论是前期或后期的以色列人﹐都忘记从上帝的眼光去看罪的本质。旧约圣经中的复兴常伴有眼泪﹐上帝有时让祂的百姓在悔改之前﹐哀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撒母耳记上6章﹐上帝因为伯示麦人擅观祂的约柜而击杀他们﹐百姓就哀哭﹐“谁能在耶和华这圣洁的神面前侍立呢﹖”到了第7章﹐以色列人开始为他们的罪而痛苦﹐他们聚集在米斯巴﹐禁食﹐哀哭﹐打水浇在耶和华面前。但是上帝并没有一夜之间就答复﹐祂不轻易赦免罪。(译者注:非利士人也趁机上米斯巴攻击以色列人﹐直等到撒母耳为以色列人向耶和华献祭、呼求﹐上帝才应允﹐才施行拯救。)
 
    尼希米和以斯拉所带领的复兴同样有哀哭这个特点(尼希米记8:9)。尼希米甚至告诉百姓他们的哭泣够了。紧接着在下一章﹐以色列百姓穿上麻衣﹐头蒙灰尘﹐陈述并承认他们的罪。尼希米和以斯拉对百姓犯罪所作的回应﹐证明他们真认识上帝的本质﹔上帝是和罪人分隔的。从雅各到尼希米﹐每一次的复兴都因着对罪的审判产生实际的果效:偶像被砸碎﹐祭坛被建立﹐家庭结构被重整。
 
    在1920年代早期的爱尔兰﹐一种对罪的深刻觉醒临到那些听过尼克尔森(W. P. Nicholson)讲道的人﹐这不是心理上被操纵或愚弄。在贝尔法斯特(Belfast)的码头不得不分配特别的仓库﹐来存放那些归还的被盗货物﹐甚至最后贴出一个告示:“请不要再归还任何货物。”1923年﹐当上帝在英国的基斯威克大会(Keswick Convention)中动工时﹐当地邮局的邮政汇票都被用光﹐原因是很多人付还盗用的钱款﹔另外﹐归还给商店的被偷货品的数量之多,令店主们大为惊异。
 
    更常发生的是对在错误的人际关系﹐态度﹐和久怀恨人之心这些方面的罪的深刻觉醒。虽然人们听过不少关于这些方面的讲道﹐但效果甚微﹐有些人在教堂听道一辈子却从不动心。直到圣灵将上帝自己启示出来﹐人们才开始明白﹐惧怕紧紧捉住人的心并常常使人感觉身体变弱﹐那是一个豁然省悟真理的时刻。先知以赛亚曾呼喊:“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以赛亚书6:5)琼斯博士(Dr. Lloyd Jones)评论说﹐当上帝的大能临到﹐在一小时内所成就的远超过一生所做的。
 
    第六﹐强调基督的赎罪之工。当上帝以特别的方式对付先贤以及后来的以色列人时﹐祂经常感动他们去建祭坛﹐祭坛所代表的是敬拜和献祭。在所罗门王和希西家王的年代﹐当上帝亲近祂的百姓时﹐成千上万只动物被献祭﹐似乎为了要强调百姓与上帝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藉血带来对罪的赦免这一基础上。当南国犹大悲哀的历史接近尾声时﹐在被掳放逐前﹐上帝使他们分别在希西家王和约西亚王的领导下复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逾越节。
 
    在整个教会历史中﹐圣灵在复兴中的工作是使信徒回到十字架。这是因为没有基督的宝血﹐我们就一无所有﹔有了祂的宝血﹐我们就有了一切。圣灵的首要工作是荣耀基督﹐圣灵荣耀基督的方法就是显明十字架和基督的宝血。许多信徒都承认﹐复兴带给他们的首要祝福是骤然明白救恩的确据﹐这确据就是,“我们藉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上帝丰富的恩典”(以弗所书1:7)。
 
    救赎神学﹐即救赎是凭耶稣的血所立的挽回祭(罗马书3:24-25)﹐在复兴的讲道中占有重要位置。这个重点成为某一些复兴运动中最为显著的特征﹐例如十八世纪在德国Hernhutt的大复兴﹐1904年在英国威尔士(Wales)的复兴﹐和二十世纪在卢旺达(Rwanda)的运动。无论如何﹐每一次的复兴都有强调基督的死及其巨大的含意。诚然﹐对基督宝血的重视﹐在某种意义上是测试任何复兴工作的试纸。只要是圣灵在做工﹐祂不会不凭基督的宝血把信徒带进至圣所(希伯来书9:13)。
 
    第七﹐复兴总是带给信徒一种享受上帝同在的极大喜乐。主耶稣所到之处﹐就有喜乐产生﹐同样地﹐当圣灵做工时﹐总有喜乐的景象出现。旧约圣经多次记载百姓感到上帝同在而充满喜乐的情景﹐有时是如此的喧闹﹐以致从很远就能听见那些声音(以斯拉记3:13﹐尼希米记12:43)﹔很多时候上帝命令祂的百姓要在祂面前喜乐(利未记23:40﹐申命记12:7)。
 
    在复兴中所爆发出来的喜乐﹐是早期教会最强有力的特点之一﹐同时也是圣灵所结的一个果子。五旬节圣灵降临﹐带来极大的欢喜和对上帝的称颂(使徒行传2:46-47)。路加写到﹐腓利在撒玛利亚宣讲基督并医治有病的人﹐“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使徒行传8:8)。使徒书信是因圣灵降临而产生﹐由祂亲自默示而成﹐这些书信中包含“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彼得前书1:8)。
 
    综观教会历史各个不同的时代﹐每当上帝复兴祂的子民时﹐就有超乎寻常的喜乐景象。1952年﹐复兴临到在苏格兰赫布里底群岛(Outer Hebrides)外缘的巴瓦斯(Barvas)﹐连长老教会的长老都承认他们自己曾欢喜快乐地起舞﹗怀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也在1743年记录到﹐“早上7点时我看见大约一万人﹐是从不同地方来的﹐在听道中间大声赞美上帝并准备要欢喜跳跃。”
 
结论
 
    复兴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和规模发生﹐有时在本地﹐有时是世界性的﹔有时停留相对短的时间﹐有时持续较长的时期。我们不应该就此觉得惊讶﹐因为这正进一步强调了圣灵“随着己意吹”的现实。上帝在祂绝对的自由中要赐福哪里就赐福哪里﹐要怎样祝福就怎样祝福。祂喜悦使自己与每一个世代的历史现实相配合﹐所以我们不应该诧异在人类历史的各个世代中﹐复兴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并以不同的方式显明它自己。我们的确要学习一个功课﹐就是上帝照着祂自己的选择来运行﹐而我们应当喜悦祂的作为。我们也不应该过份强调复兴的外在表现﹐查尔斯·芬尼(Charles Finney)试图将各种导致复兴的方法一一整理出来﹐结果误导我们﹐因为他忘记了复兴的临到唯独在于上帝的主权﹐不是靠人的行动可以编制而成。真实的复兴经常产生超越寻常的行为和果效﹐我们也不必对此感到惊讶。但我们不应该让这些超越的现象阻挡我们的视线﹐使我们看不见复兴本身的现实﹐也不应该让这些现象诱导我们去尝试认可或模仿它们。最终﹐我们应该被上帝的信实及其在历史之中的彰显所激励﹐渴慕祂的作为﹐警醒留意﹐并为此祷告。
 
 
Robert Norris   美国马里兰州Bethesda的第四长老教会主任牧师。
蒋虹嘉  来自中国﹐在美获医疗管理学博士﹐现任职于美国联邦卫生部。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