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们家的抗疫历程(含音频)
——回顾全家抗疫之路,虽坎坷艰难,但满满都是神的带领和恩典
2020/8/21 15:58:44
读者:5955
■细雨清风

 

我们家的抗疫历程 

 

 

文 | 细雨清风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音频为作者本人朗读:

 

 

 “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

 

2020611日,星期四,86岁的爸爸从康复中心出院回家了。三个月前,我在家里埋下了新冠病毒的导火索,开始了漫长而艰苦的新冠斗争的历程。

 

第一部分 新冠初期“轻症”

 

三月中旬,美国疫情开始攀升的时候,医院科室有一位医生从科罗拉多滑雪回来上班就开始干咳。他说就是过敏而已,也一直没有戴口罩。

 

上图为作者的父亲和两个儿子,摄于3月12日

 

第一周(315)

 

周六晚上在家,我觉得有一点点不适,但也不是很明显。到了周日(315)又严重了一些,出现流感症状,但没发烧。周日晚上我就跟家人隔离了。

 

周一我感觉挺累,还是照常上班,到了晚上就觉得身上像是灌了铅,关节也有些疼痛。同事们有好几个人也说有类似的感觉。我提醒大家(算是个吹哨人吧)恐怕是新冠! 系里医生们真是心宽,并不是太在意,还是照常上班。

 

周三晚上,见到爸爸的脸很红,我问他但他一直说没事。在我的追问下,他说好像有些低烧的感觉,我心里明白这应该就是新冠了。我把爸爸隔离在他的房间里。周五晚上,二儿子(14)说有一点头疼,但是没发烧,也没其他明显症状,我马上把他隔离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家里没有人咳嗽,似乎症状都不严重,我也没有太担心,心想都是轻症,过几天就会好的。

 

周五的时候,我们系里这群感冒的人还在一起开会讨论工作,到了第一周的周末,我觉得好转了一些,以为就过去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新冠吗?好像也没什么呀!我们是基督徒家庭,生病以后一直跟教会的牧师和师母联系着。爸爸也没什么大事,当时以为已经到病的尾声了,很快完事大吉了。

 

第二周(322)

 

没想到第二周开始,我觉得极其难受,乏力得像是跑了马拉松,头也很痛,周一和周二在床上躺了两天,闭着眼睛,没有精力做任何事情,更不能上班。症状开始反复,而且加重了一些。

 

爸爸和二儿子情况还算稳定。儿子在他的小房间里隔离三周。我跟他一起进餐、聊天。他一直在屋里上网课,没有耽误学习。家里洋溢着很多爱,三周时间过得很快,二儿子配合的很好。三个星期以后出来先生见了他,还说个子长高了。

 

爸爸一开始也没有暴露明显症状,但是到了周四(326)发病第七天的时候,他开始站不起来了,非常嗜睡。后来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我们只好打911求助,爸爸被送到离家不到十分钟的社区医院。

 

下面忧心忡忡的日子,竟然持续了好几个月。医院里是不能探视的,爸爸语言不通,听力又很差,怎么跟他们交流呢?我又帮不上忙,心里非常焦急。我在家里跪在床边不住地为爸爸向上帝祷告,求神看顾他。教会的牧师和师母也一直在为我们祷告,给我们支持和鼓励。姐姐一家也跟他们教会兄弟姐妹们在为爸爸一起祷告。

 

二儿子的恢复一直比较平稳,生病一个星期以后,虽然有的时候有一些累,但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说儿童新冠的症状轻真是有道理。

 

第二部分 爸爸住院

 

第三周(329)

 

爸爸患新冠肺炎,当时呼吸科医生不建议做插管,说这个年纪的老人做插管的愈后不好,一般很难拔管。但是我们决定还是要给爸爸做插管。我一直为此祷告,如果神让我做决定,我是不能放弃插管的,神没有安排他就这样走。

 

再往下的几天,就是全然交给上帝了。每当我非常焦急忧虑的时候,我就在床边跪下祷告,翻开圣经,看神的话语。教会的兄弟姐妹们纷纷发来信息和祷告支持我们。我真的感觉到神在做工托住我们,在急难中也有平安。

 

姐夫找到一位在武汉一线抗疫的肺科专家,也是一位基督徒姐妹,我们一起开了一个小时的微信会议,了解到很多预防和治疗新冠方面的知识。我和姐姐也是做医生的,跟爸爸的医生交流,一起讨论治疗方案。我们建议用羟氯喹,医生虽然很犹豫,但是医院马上进了羟氯喹,在爸爸插管一天后就开始用了羟氯喹、红霉素和锌的三联治疗。用药后爸爸各个方面指标都平稳,呼吸功能一直在不断好转,4天后,PEEP逐渐从14降到10,再到5, FiO2 也平稳地降到了40%

 

第三周的时候,我和二儿子已经基本痊愈了,虽然还是比较容易累,我有时候有轻度的头疼,夜里醒来有时会出汗。味觉和嗅觉也还没有完全恢复。

 

第四周 (45)

 

在第4周开始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好了很多。体重掉了5磅,但是人觉得有力气了。48号星期三晚餐开始,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了。在长桌子的两端分坐,我和二儿子坐在一边,先生和大儿子坐在另一边,之间六尺距离,像谈判似的。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爸爸拔管一直没有成功(因为呼吸道的分泌物太多),每天都是尝试后失败的消息,我们的心情也跟着起起落落。

 

插管第八天的时候,我写了一封信给爸爸,和大儿子做的一个小十字架一起送到医院去。感谢神听我们的祷告,次日(47)就可以拔管了。9天就成功拔管,这已经是奇迹了。

 

上图是拔管前一天的信和大儿子给姥爷做的小十字架。十字架对于基督徒来说是盼望,从上帝而来的慰藉,是拯救的象征。

 

48号星期三,我争取到机会到ICU去探望爸爸。我拉着爸爸的手在他耳边给他做了祷告。爸爸的呼吸功能稳定,鼻管吸氧,从昨天的三升降到了二升,血氧在97%左右。真是感谢上帝! 爸爸活过来了,但是能恢复好吗?我心存疑虑。

 

又过了一天, 爸爸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我不断求告万能的神继续保守爸爸,上帝的爱子基督耶稣为我们在十字架流血而死,三天后复活,祂承担我们的罪,祂要我们把一切重担交给祂圣经里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830) 每当想到这段话,我就如释重负。

 

虽然还不能跟他见面或者电话交流,但是我想到他能看信! 我请护士拿来纸和笔,我写了一封很简单的信来鼓励他。字写得大大的,很容易看清楚。我请护士把信送给他看,知道爸爸看懂了信,也听到我说话了。这给我很大的安慰。

 

接下来的近三个月我每天给爸爸写信交流,即使在他后来能够讲话了,我还是保持了给他写信传递信息的习惯。我们都从中受益匪浅。

 

爸爸拔管第三天(411号星期六),夜里竟然自己把鼻胃管拔出来,估计是插着鼻胃管不舒服。

 

 

爸爸逐渐能够吃东西了,声带也有一点点恢复。电话放在他耳边能够听见,他以很弱的声音说谢谢辛苦了。爸爸是一个很坚强很感恩的人,虽然见不到他,我感觉到他的头脑还是清楚的,我心里有很大的平安。我经常翻开圣经,神的话语给我莫大的鼓励。我不停地回想一路走过来,最艰难的时候得到那么多神的恩典,上帝会继续赐福我们,要有信心。

 

耶稣上了船,门徒跟着祂。海里忽然起了暴风,甚至船被波浪掩盖。耶稣却睡着了。门徒来叫醒了祂,说:主啊,救我们,我们丧命啦!耶稣说:你们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胆怯呢?于是起来,斥责风和海,风和海就大大地平静了。(马太福音8:23-26

 

这段经文一直对我的启发很大,主说我们"小信""胆怯"。每当我心里担忧,这段小信的经文就会跳出来提醒我, 让我鼓起勇气。

 

晚上我做了鸡蛋羹和加了蛋白粉的粥给爸爸送去,写信给他让他多吃一点。护士说爸爸看到条子很高兴。当晚把我送的东西都吃掉了。爸爸能吃东西就能恢复得快些。我就不断地给他送鸡蛋羹和蛋白粥。

 

 

当时看来爸爸应该要出院回家继续恢复了,很多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操作,然而就在快出院之前,医院的社工突然通知我们联系到一个康复中心接收爸爸去做康复。这真是神的恩典,神总在最困难的时候给我们一条出路!

 

第三部分 康复

 

416号,星期四下午,爸爸转到康复中心。因为严格的隔离措施,我们一直都不能见到爸爸。刚到康复中心时,护士给我打电话说爸爸在床上试图翻身的时候摔到地上了, 需要几个人一起把他抬到床上。我听到以后简直吓死了。爸爸倒是挺镇定,打电话的时候说:没关系,不要埋怨护理人员,要表扬他们,感谢神爸爸能这样宽容。

 

这是爸爸住进康复中心第一天的时候给他写的信,和一些基本用词的中英翻译对照。他可以指着中文,让护士护工看英文。

 

到康复中心的第二天,康复训练就开始了。爸爸经过这几周病毒的打击和卧床,竟然虚弱得坐不起来,也坐不住。我很担心86岁的老爸爸还能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吗?

 

自从爸爸在医院里拔管清醒以后,我每天给爸爸写信。我很珍惜这个写信的过程,这样的交流是我能为他做的不多的事情之一。在信里我告诉爸爸日期、病情的进展、治疗方案等等。最重要的是我每天给爸爸写圣经的经文和祷告,用上帝的话语来鼓励他,告诉他我们爱他,神爱他,一定要坚持住。爸爸每天也非常期待我的信。

 

虽然康复中心不让家属探访,但是感谢神,上帝关上一扇门,必定给你打开一扇窗。我们真的就得到这一扇窗! 爸爸的房间是在一楼,可以从窗外面看得到他。我每天去探望的时候就在窗外跟爸爸招手,从窗外打电话跟他说话。

 

从病房窗外看到爸爸躺在康复中心的床上。

 

到康复中心第二周的时候,爸爸可以在别人的搀扶下站立起来了。康复中心的营养师每天给爸爸做吞咽实验,慢慢从吃流食进步到吃软食,然后逐渐吃正常饮食。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

 

 

 

有一位康复师叫 Terri, 她对爸爸特别好,充满了爱心和耐心。她每周帮助爸爸洗澡。爸爸生病很长时间没有洗脚了,她给爸爸泡脚,搓脚,自己买了指甲刀给爸爸剪指甲。爸爸和我们都觉得她就像上帝派给爸爸的天使一样保护关爱爸爸,鼓励他锻炼。我们对她的感激是语言无法表达的。

 

这是我在窗外看到 Terri 帮助爸爸练习上肢功能。

 

 

这些充满神话语和爱的信件给爸爸很多鼓励和信心。

 

514号星期四,早晨九点多钟,爸爸从康复中心来电跟我们聊天。爸爸说这几天心里有很多平安,跟以往不一样,听起来他真是很喜乐。感谢神听我们的祷告,上帝给爸爸感恩宽厚的心、坚强的灵,让他和周围的护理人员相处很好。

 

上面是我们教会杨牧师给爸爸的信。箴言17:22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

 

上面是我们教会杨师母给爸爸的信。

 

Terri 始终是爸爸康复的守护天使,她不断地鼓励爸爸。我们给爸爸的信积累起来日益增多,Terri 用一个夹子,把信打孔后装订起来,方便爸爸反复阅读。

 

528号星期四, 康复中心的社工通知我们说要考虑让爸爸出院了,暂时定在一个星期以后。康复中心和保险公司的社工们把所需要的康复器材帮我们都联系好,东西送到家里,安装妥当。保险公司又同意再延长一个星期出院,以便我们好好准备,让爸爸进一步恢复。

 

爸爸出院前的最后一封信。

 

第四部分 出院回家

 

611日星期四,爸爸出院了。康复师从楼道里把坐在轮椅上的爸爸缓缓地推出来。他瘦了不少,精神很好。

 

康复师们颁发给爸爸的毕业证书上面有他们的签名和祝愿。

 

爸爸扶着Terri的手站起来。爸爸穿着是康复中心的T恤衫。

 

我也给Terri准备了感谢卡。

 

我们对康复师们的感激是无法用语音表达的。

 

爸爸热泪盈眶地跟康复师们告别。他们一直送他上了车,Terri给他系上安全带。

 

爸爸回到家。我又开始每天跟爸爸一起学习圣经了。我们也安排了康复师到家里来帮爸爸训练。

 

爸爸跟我们分享了两次非常奇特的感受。他在病痛难忍的时候求神带他离开这个世界去天国,然后他突然觉得浑身极其轻松舒服,一切病痛都消失了,无比美好,好像进了伊甸园一样。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好像上帝给他开了一个小门缝,让他感受一下天堂,但是并没有真的接他走。我笑说因为他的时候还没有到,上帝还不收留他。

 

马太福音11:28节: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爸爸出院以后第五天,在家里的笔记。

 

爸爸跟我的微信交流(629)

 

我们回顾抗疫一路过来,虽然坎坷艰难,但是满满都是神的带领和恩典。神从来没有应许我们一生顺利没有苦难,但是神会在困境中领引我们。

 

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翰福音14:27

  

细雨清风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为检验科医生。

 

 

敬请阅读新号文章:

 

禾场上的祝福(含音频)

致我的亲人:信耶稣有什么好处?(含音频)

主日信息:我们如何能“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含音频)

华裔90后传道人呼吁:当举目仰望(含音频)

主日信息:学习制伏自己的舌头(含音频)

主日信息:你要求哪一种智慧?(含音频)

主日信息:信心祷告的果效!(含音频)

著名基督徒领袖:2020年美国大选像选林肯一样至关紧要(含音频)

主日信息:摩西的异象:为什么和火中荆棘烧不坏?(含音频)

主日信息:摩西事奉的秘诀:全心敬拜神忠心事奉神(含音频)

 

生命季刊新号

请扫描关注“生命季刊3”,请转发给您的亲友

 

↓↓↓ 点击"阅读原文"浏览本刊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