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传福音散记
2015/7/16 16:42:31
读者:3446
■漫波
生命季刊 第37期 2006年3月

 

 

好像有一阵子没有向大家汇报自己传福音的经历了。我在这里特别想和大家分享的,却不是什么“大事工”,而是几件很小的经历,但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把它们记下来,更是为了纪念神的恩典,不使自己忘记!
 
一个抗拒福音的出租车司机
 
有一次搭了一辆的,上了车,我先和司机师傅随便聊家常,还算聊得不错。我看差不多了,就开始向他传福音。记得我把福音的梗概向他讲了之后,说,“你相信有这样一位爱你的上帝吗?”没想到师傅却很鄙夷地看着我,回答说,“我凭什么信啊!”然后他就根据我刚刚讲的,进行了一番很不屑的驳斥—我现在很难形容他当时的语气和态度,只能说是一种极其的骄傲和居高临下,我在任何人那里都没有遇到过的骄傲和居高临下—我和信佛的司机争辩过,我为不能感动只顾赚钱的司机师傅沮丧过,我因为和一些骄傲的知识分子辩论而面红耳赤过,但是这位师傅却是截然不同的:他好像一下子变了一个人一样,因为我所说的福音,变得对我极其地不屑,对我充满了蔑视和恶意。我完完全全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景。我心里还不是生气,而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于是我试着换个方式,我从社会问题的角度向他讲罪。我一般会说,“你看,这个社会太腐败了,大家都说,只要是处长以上的拉出去枪毙了,都不会冤!”然后我会再讲,“我们都和这些贪官污吏们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他们有机会做出来罢了;我们要有他们的权力和位置,我们可能比他们还腐败呢!”一般来讲,司机师傅们都特喜欢听这一段,喜欢批判社会的腐败,可是这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我半句话还没有说完,这位司机忽然变得极其烦躁不安,他一下子把收音机打开,把音量调到最大(那一台全都是噪音),并且同时一下子把车窗全摇下来—那时是最冷的天,又是下班高峰,一下子,周围车辆喧嚣的喇叭声和刺骨的寒风涌进车里—这一刻给我留下了极其难忘的印象。按说我还是他的客人,可是他对我不仅一点礼貌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性情大变,行为失控。我当时马上就想让他停车,我下去,可是后来还是坚持到了目的地。下车的时候,他却似乎恢复了常态,还说,“谢谢,再见。”
 
如此离奇的情景,我只遇到过这一次。经过这件事,我更相信了有邪灵的存在。那位司机师傅当时的表现,已经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绝不是简单的对基督信仰的厌恶,或是因为受到了基督徒的伤害)。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那一刻,是有一种邪恶的力量控制了他。求神怜悯、拯救他吧!
 
一个神递给我的果子
 
刚过完圣诞节的那个星期,非常软弱。不是因为自己犯罪了,也不是因为自己碰到了任何的难事,只是因为自己太疲惫了;或者更准确一点说,是有些厌倦了,有些耗尽(burnout)的感觉。那个礼拜二,有同工聚会,我特别不想去,觉得厌烦了。我也没想好好放松一下自己什么的,只是什么都不想干,觉得什么都没劲!
 
可是我还是决定去那个聚会吧。我打了一辆车,懒懒地靠在后座,什么话也不想说。我记不清当时司机和我主动聊天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当时忽然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动,这个司机师傅会信主的!神怜悯我,记念我前几天的服事,不会让我这样软弱下去的,此时此刻神要借着这位司机师傅的得救来复兴我!
 
神果然是这样怜悯了我。这一段路程很短,但是这位司机师傅真的是一个已经成熟的果子。在我简单的讲了福音之后,他就清清楚楚地信了,并且做了决志祷告!下了车,我和上车时的自己就是完全不同的人了—这时我已经一扫厌倦之意,心里完全重新得力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小敏一首诗歌里的一句话,“神啊,我算什么,你竟这样顾念我!”
 
是啊,我们算什么?不过是卑微无能的一群人,神竟顾念我们,不仅拣选我们,还让我们在祂的永恒的工作里有份,更记念我们每一点的服事,顾念我们的软弱。神啊,我们真的是不配,我们唯有感谢赞美你,因为你的恩典甚多、滴下脂油!“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诗篇 65:11)
 
福音的接力棒
 
我们教会的一位弟兄受洗之后非常火热爱主,也积极地给出租车师傅们传福音。弟兄很可爱,他对司机师傅们蹦出来的第一句话往往是,“你知道你是一个罪人吗?!”而且表情非常严肃。在我们看来,这会把师傅们吓跑的,好像一点不讲究循循善诱和深入浅出的“技巧性”。但奇妙的是,神一样地使用,而且大大地使用!常常就是这样,弟兄在坐完车后,便带领司机师傅们决志信主。为什么?因为神自己的话必要成就,必要救一切相信的人。我们说出来的方式不怕简单,不怕直率,甚至不怕略有鲁莽—因为最最重要的是要讲出来,神的话总要有人讲出来啊!我们不必太在意结果和自己的面子,因为福音是神的大能,圣灵一定会接管过去的!神却喜悦我们的勇气,必要借着我们的勇气传扬祂的名!
 
最初的时候,这位弟兄还不知如何带人做决志祷告,所以常常打电话给我,让我一句一句地说给他,然后他再一句一句地重复给司机师傅。很多次,非常好玩,我听到司机师傅在电话那边说,“说得慢一点,我听不清!”弟兄就也对我说,“说得慢一点,我听不清!”
 
最奇妙的,是这么一次。那天我刚搭了一辆车,坐稳,电话就响了,便是这位弟兄。弟兄兴奋地对我说,“我身边的师傅愿意信主啦!你现在赶快带他做决志祷告吧!”于是,大概用了几分钟,我说一句,弟兄给师傅重复一句,做了祷告。然后就把电话挂了。这时,我边上的司机师傅扭过头问我,“你们刚才念的是什么?听起来很好!”我说,“是接受主耶稣基督做我们的救主的祷告。”然后我简单地给他讲了一下福音。听完,司机师傅马上说,“我能做一个同样的祷告吗?”感谢主,当然可以!这样,在十分钟里,我和弟兄分别乘坐的两辆出租车里的师傅都信了主!
 
“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前 2:4-5)
 
神的禾场随处都是
 
上个周末做完礼拜的时候,有一个弟兄提议去北京的长途汽车站传福音,因为那里进京找工作的民工非常多,有的时候在候车室里躺得满满的,是个传福音的好地方。我和另外一个姊妹听了,非常兴奋,表示强烈支持,当即决定当天傍晚就去。
 
我们准备了一些福音单张,然后一路朝北京南边的一个长途汽车站去,一路走一路发。把单张递给过路人手里之前,我们会说,“我们是基督徒。上帝爱你!”只有极少数的过路人觉得我们烦,挥挥手让我们走开,大多数的人接受了我们的福音单张,也有不少的人停下来,进一步地询问,我们便可以向他们比较完整地讲一遍福音。有意思的是,还有几群大概是刚下车的外地人,见我们发单张,就问我们,“你们哪里找的这份工作?给我们介绍一下!”我们忙说我们是基督徒,是在自发地传福音,然后就借着这个机会给他们讲了一遍福音。
 
大家可能会问,这样地发福音单张会有果效吗?我一直也有这样的疑问。恰好在前几天,在网站上看到了一篇姊妹的见证,其中一段是:(我们)在学校的大门口忽然被一个清秀的年轻人拦住,他说,“对不起,我可以耽误你们一点时间吗?”由于是晚上,我看不太清楚他的容貌,但是他的声音很柔和很友善,我们停下来,问,“有什么事情吗?”他立刻说:“我只是想对你们说几句话,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爱子赐给世人,使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我并没有因为这个年轻人的话而真的去了解主耶稣,但是心里却一直抹不去在温暖的夜晚,那个清秀的身影和他柔和的声音。几年后,当我真的接受主耶稣为救主之后,这个年轻人在我心里常常激起很深的感动,我想在当时自己就已经被那颗纯洁爱主的柔软心灵所吸引、所感动了,只是我自己没有觉察罢了。
 
我也听过我们教会一个姊妹以前做的一个类似的见证,讲她第一次接触福音,就是在颐和园的昆明湖边上,有一个小女孩,看到每一个路过的游客,就恭恭敬敬地低下头、弯下身子,把一份福音单张递给他(她)。这位姊妹就是这样第一次知道了耶稣基督的名字。多年后姊妹信了主,但那个小姑娘单薄的身影,谦卑勇敢的样子,和她手里的福音单张,一辈子铭刻在了姊妹的心里。
 
而我们这一趟呢,说了可不止一句话,再加上单张和小册子—所以我说,做总比不做要有果效,我们总要努力救一些人。我们更不知道神会怎样地使用呢!
 
到了汽车站,我们却发现里面没有多少人,而且还有几个民警站在不远的地方,我们想了想,就决定撤了。出了车站,看到边上有一个理发店,里面站了五、六个女服务员,却没有客人。心里感动了一下,我们就推门进去,开始直截了当地传福音。她们也是闲着,也愿意听人说说话,就请我们坐下,还为我们倒了水。有两个女孩子听得特别认真,其中还有一个听着听着就对周围的姐妹说,“我真喜欢听!我要信了!”我们就问她愿不愿意接受主耶稣作她的救主,她说,“我愿意,可是我是个罪人,我不配。”与我同来的教会姊妹马上说,“主耶稣就是来救罪人的!我也是罪人,我们都是罪人!”
 
真的是感谢主,这两个女孩子最后和我们手拉手,一起认认真真地做了决志祷告,并说会努力抽出时间来我们的教会。感谢赞美神奇妙的作为和怜悯的大恩!
 
“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罗 1:16)
 
有大禾场却没有工人
 
春节期间,我和我们教会的传道人利用几天假期,去了一个位于中原地区的国家级贫困县。因为穷得没办法,这个县周遭的农民们也在90年代加入了卖血的大军。不可避免地,他们也都成了艾滋病的牺牲品。生活已有的艰辛再加上病魔,真是雪上加霜。这次我们到的村子,1000多人口,患病的至少在80%以上。艾滋病在东方人体内的潜伏期一般是10多年,所以这几年正是死亡高发期。我们站在一块冬小麦田边上,一眼望去,是一大片新添的坟头,我们粗粗数了一下,是70多个。我们转头向另一块田里看去,也是一样的情况。村里人讲,死的都是患病的年轻人。
 
十几年前,福音在祖国的中原地区曾经复兴过。我们到的这个县就有一些传道人,也有不少曾经非常火热地传福音的同工。这些传道人和同工们后来也都得了病,福音的火便很快冷却下来了,因为他们逐渐丧失了劳动力,养不活一家人,心灰意冷,再没有气力和心志去传福音了。我们就拜访了这样一位弟兄的家。弟兄曾经是一个很活跃的同工,和他交谈,可以知道他在真理上很纯正、很坚固。只是弟兄患病以后,生活变得非常的无奈。聚会的时候,除了这位弟兄还年轻一点,其他的都是姊妹,或是老弱病残。家中真是穷得可怜,家徒四壁。裂开的泥墙上还贴着许多经句,有一幅我记住了,是以赛亚书里面的:“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面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艾滋病村里面,媒体曝光较多的像上蔡县这样的“明星村”,得到了国家相对较好的帮扶,可我们这次来的地方,可以说是无人知晓。不仅国家顾不上,在福音上,如今更是绝对荒凉。河南教会来的弟兄这次帮当地的同工租了一个地方,希望能够以此为根据地,对周围信主的病人进行定期的集中培训,使他们在真理上扎根,并且重新点燃他们热爱生命、传福音的火。当地病人向病人传福音,应该是最好的方式了。
 
回来后,和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分享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我们亲手能做、能参与的实在是太有限了。但我们能够为他们祷告,这也是最有能力的工作了。我们要为这些当地的同工、为他们手里艰难的事工祷告,为这许许多多正在失丧的灵魂祷告,为神兴起更多的工人、兴起你我而祷告!求神怜悯我们吧!
 
2006年2月21日
 
漫波   “海归”基督徒,曾在美国留学、工作;现在国内带职事奉;参与上访村、艾滋病人等弱势群体事工。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