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失乐园之后
2016/8/2 16:02:35
读者:8401
■吴献章

生命季刊 第39期 2006年9月

 

 

 

失乐园之后

 

文/吴献章

《生命季刊》第39期

 

经文:创世记四章

 

没 有犯罪以前的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中拥有全人类所没有的“特权”,包括给各样活物命名(创2:19),拥有科学家(如流体力学家)和生物学家所没有的权柄 ──管理空中的鸟、海里的鱼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1:28;诗8:6-8),更在伊甸园中享受“神人同在、天人合一”的福分(创2:7-16)。他们 不仅与神之间没有距离,人与人之间也是没有距离,如此没有死亡、劳苦、眼泪、忧虑和“障碍”,正是老子所羡慕的“返璞归真”的婴儿状态。

 

但 是当亚当和夏娃离开了伊甸园,人类从此互相控告、彼此推诿,且与劳苦、痛苦、仇恨、羞愧、暴力、凶杀、眼泪、死亡等为伍;从此,人与人隔离、人与神分离, 儒家所追求的“天下为公”和老庄“返璞归真”的境界,遂成为人间的“南柯一梦”而已。从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军事学、经济学、乃至环保等角度看伊甸园 前后,正如福音派神学家麦格夫(A. McGrath)所说的:人类的痛苦来自离开他原来的家──伊甸园。本文将从创世记四章分析“失乐园”后人类痛苦的本质,盼望神儿女从亚当和夏娃这“天下 第一世家”,得到宝贵的属灵教导。

 

一、一个人的垂直面影响水平面

 

虽 然当今后现代旧约学者(如Brueggemann),试图以抽离上下文的方式来解读创世记第三章,一方面将上帝描绘成“坏神”,不许人像他一样能分别善 恶;一方面将夏娃视为女英雄,与“暴君”上帝对抗,且成功地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这样的读法很有“创意”,也颠覆了传统,但却完全忽略了第三章的下文, 第四、五章里人死亡的悲哀(遑论藐视了罗马书第三章);更完全无视于“做了亏心事”的夏娃和亚当,无脸见上帝的事实(创3:8-13)。如此哗众取宠的观 点,自有经文和后来的批判学者“解构”之,无须福音派学者太担心。

 

事 实上,第一世家确实是因为不顺服上帝,吃了不该吃的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创2:17),因此生出了无穷的后患:(1)人从此模仿神的独立自主,试图与神隔离 (创3:7);(2)人有罪恶感(创3:7);(3)人遂与神隔离,且怕神(创3:8-10,22-24);(4)人与人之间彼此推诿、不负责任(创 3:11-13);(5)女人受产难之苦,原本被丈夫恋慕的她(创2:23),“格局”从此下降到恋慕丈夫、被丈夫所管辖(创3:16)。米开朗基罗在西 斯汀教堂所画的“创世记”中,堕落前美丽的夏娃,在堕落后变成丑陋衰败的妇人;(6)男人也受咒诅,原本只需修理看守伊甸园的男人(创2:15),从此终 身劳苦工作,汗流满面才得餬口(创3:17-19);(7)人的堕落导致环保的问题──地因着人的罪而受咒诅(创3:17),大自然在走解体的不归路,重 回伊甸园的环保盼望成了不可能的任务;(8)人类面临存在的威胁,死亡、凶杀从此相随(创2:17,4:1-8),不能像天上活物(天使)一样“不朽” (创3:22、24);(8)人类被逐出伊甸园,从此走上漂泊的不归路(创3:22-24)。

 

诚 然,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后,眼睛明亮了,如同犹太他尔根(Targum Yonasan,翻译成亚兰文的旧约圣经)所解读的“人的眼睛被启蒙了”,可以有新的知识和觉醒(拉比Rashi和旧约学者von Rad如是说)。如此,一方面像极了康德的解读一样,人已经长大、独立、启蒙了,不需要神的“掌控”了,人可以以自己的智慧当作神(讽刺的是,诗歌智慧书 的教导却是“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9:10)。从这观点来看,西方“信仰堕落三部曲”是:文艺复兴时人把神偏置一旁,启蒙运动时人不再需要神,到 了新纪元运动宣告人就是神!

 

另 一方面,拉比Chiyah说得妙:“从此人们看见了他们从来不知晓的罪恶世界。”Rashi说:“人们遂在顺服上帝方面显得赤身露体(=缴白卷)。”本是 可以因着顺服而知善、行善的人,成为悖逆、知善恶却不能行善的人(罗7:18-24),从此专门寻找有害且卑劣的享乐(拉比Sforno如是说)。因此, 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后的人,“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弗4:19)。人一得罪上帝,他与自己、别人、大自然、上帝的关系,全面失 控。原来,一个人的垂直面决定了他的水平面;相同的,一个社会的问题,不能单单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层次来剖析,更重要的,要看看那个社会的 “神学”是什么!

 

二、罪恶通常具有传染性

 

人类的第一个战争来自“兄弟墙”,这个“水平冲突”的导火线仍然是“垂直的”神学问题──献祭。原来这第一世家的老大该隐所献的祭,不讨上帝喜欢,上帝喜欢的是老二亚伯所献的祭。为何该隐所献的祭不讨神喜悦,历代以来已有许多推测,譬如:

 

(1) 上帝较中意牧人(如此可以与世界多接触,以达创世记1:28的所谓“文化使命”),过于在定点种田的(Gunkel如是观)。但是上帝不是吩咐亚当成为 “农夫”,以看守伊甸园吗(创2:15)?另外,上帝并没有因为人的职业(doing),来决定他在上帝面前的地位(being),这点在新旧约皆然。

 

(2)动物牺牲较农作物蒙神悦纳(第一世纪犹太史官Josephus如是观),甚或该隐所献的是被神咒诅之地的土产(创3:17)。但是利未记五祭中的素祭,成分上乃农作物,农作物与动物一同蒙上帝悦纳;而且,第一世家并没有“利未记”的献祭法则可参考。

 

(3) 出自神莫测(常偏爱老二)的意旨(这乃两位旧约学者von Rad和Westermann的观点)。诚然上帝有完全的主权,他看以撒过于以实玛利(加4:30),也爱雅各过于以扫(罗9:13),连雅各也偏爱约瑟 的老二玛拿西,过于老大以法莲(创48:14)。但是上帝不是要一家之长子献给上帝吗?何况从创世记和希伯来书来看,救恩都不是出于老大或老二,而是老四 犹大(创49:8-12;来7:14)。因此这个论点也不成立。

 

以 上几个论点都有缺陷。虽然摩西没有清楚写明“该隐所献为何不蒙上帝喜悦”,但是不同祭物确实反应出不同的崇拜态度,亚伯献上精心挑选的头生羊羔及脂油 (Philo, G. Wenham,和犹太拉比注释者如Ibn Ezra等皆持这看法),这点和新约所描绘的,两兄弟献祭时的信心和动机确实不同(来11:4;约壹3:12;Calvin如是观),相当吻合。这个观察 与摩西所记载的接近:

 

“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创4:4-5)

 

原 来,上帝看中的是一个人的内心,过于其外在行为。一个人的“所是/being”,决定了其“所为/doing”和“所有/belonging”;该隐邪恶 的内在生命,引爆了凶暴的外在行为(V.Hamilton语);拉比Zohar甚至说,“亚伯有谦卑的灵,但是该隐有自大的灵。”“所是”出问题的该隐, 其“所为”在经文的发展中(约壹3:12),以扩散、传染的方式“引爆”:先是向上帝“变脸”(创4:5)、“发怒”(创4:6)、“罪伏在门前”(创 4:7)、“暴力”(创4:8)、“凶杀”(创4:8)、“欺骗”(创4:9),如此一发不可收拾!

 

是 的,罪恶具有传染性。当人犯了一个罪后,往往会犯第二个罪,以遮盖先前的罪;若没有成功,这人将会继续犯第三个罪……大卫就是明证。与拔示巴犯了淫乱罪的 大卫(撒下11:4),得知她怀了孕,就将她的丈夫乌利亚从前线调回家,要借着他与妻子同房(撒下11:6-9),好“瞒天过海”:拔示巴所怀的胎是乌利 亚的骨肉。没有想到这招失败,大卫只好借刀杀人(撒下11:14-21),免得他日乌利亚控告自己先前的淫乱,如此大卫犯了淫乱、作假见证和杀人三重罪。 犹太人的圣经注释Midrash说得妙:“罪首先是个过客而已,接着成为流连忘返的客人,最后摇身一变,成为房子的主人。”原来,小罪可以变成大罪!

 

三、有其父往往必有其子

 

奥 古斯丁的“原罪”两个字并没有出现在圣经中,但是在第一世家中,可以看到原罪的影子。掉入罪恶具传染性定律的该隐,因着嫉妒被恶者所胜(创4:7,约壹 3:12),进入“争战、斗殴、杀人”的罪里(雅4:1),把亲兄弟亚伯杀了、埋了(创4:8、10)。公义的上帝当初问亚当说:“你在哪里?”(创 3:9),现在也照样用修辞语法问该隐:“你兄弟亚伯在哪里?”该隐却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创4:9)

 

稀 奇的是,该隐闪烁、推诿、一问三不知的回答语法与口气,像极了亚当回答上帝的质问。当耶和华对亚当说:“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 那树上的果子吗?”亚当将责任推卸给夏娃(和上帝!):“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上帝质问夏娃原委,她也推得干 干净净的:“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创3:11-13)原来,有怎样的父母,往往就有怎样的儿女。

 

创 世记其实是一本记载家谱的正典,若沿着“原生家庭”角度看,必然会发现:父母亲的背影深深影响儿女!挪亚一家得进方舟、且从大洪水中得救,和那位与神同行 三百年、且有比“长生不老”还传奇的曾祖父以诺,息息相关(创5:21-32)。罗得的妻子会变成盐柱,两个女儿会在山上与父亲乱伦,生出那不能进耶和华 的会的摩押和亚扪人(创19章),与看财富过于罪恶、看权位过于权威的罗得有关(创13:10-13,19:1)。

 

此外,亚伯拉罕如何在埃及法老王面前(创12:13-19),和基拉耳王亚比米勒面前(创20),分别说撒拉是他妹子的白谎, 以撒也照样会在危机来临时,只顾自己的安全,谎称利百加乃自己妹子以脱困(创26:6-11)。雅各如何与母亲联手骗父亲以撒(创27:1-29),日 后,他十个儿子会借着血衣,联手骗说他所爱的约瑟已经被恶兽吃了(创37:12-36),一直到多年后传来的消息:在埃及为宰相的,就是自己的儿子约瑟为 止!大卫犯了一次淫乱的罪,他的儿子所罗门王变本加厉,娶了一千个外邦女子!第一世家留给教育者的忠告是:言教不如身教!

 

四、这世界的幸福不在这世界里

 

被 逐出耶和华的面、离开伊甸园后的该隐一脉(创4:11-16),曾带给人间社会革命性的变革。首先,他“建造了一座城”(创4:17),人类伊甸园原始的 生活,因而注入了城市文明。接着,他的子孙雅八“就是住帐棚、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创4:20),原本伊甸园的农业社会,一跃而成为畜牧社会。其次, “雅八的兄弟名叫犹八;他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创4:21),该隐家族脱颖而出,成为“艺术文化家族”。最后,该隐的子孙“洗拉又生了土八该隐; 他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创4:22),原本伊甸园的石器时代,在该隐家族的贡献下,人类堂堂进入铜器和铁器时代。该隐家族带给人类的,确实是科技、艺 术、文明的“大跃进”!

 

但 是该隐家族也带给人类文明负面的影响。他在建城后,按照儿子的名字给那城命名的手法(创4:18),成为后世“人死留名、虎死留皮”的自我中心的滥觞。该 隐的子孙拉麦娶了两个妻(创4:19),颠覆了优良的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引爆了人间无数因为纵情、多妻、外遇而生的怨偶!这点,从拉麦如何使用暴力,甚 至还夸口自己“比坏”胜过古人(创4:15),而完全浮显:

 

“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创4:23-24)

 

和 亚当的另外一个儿子塞特家族比较(创4:25-26,5:21-32),该隐家族自我中心、杀气腾腾、多妻暴力;塞特家族则是与神同行(创5:22)。该 隐家族没有年岁记载(创4:16-24);塞特家族个个享长寿(创5:3-31),且被上帝记念。该隐家族完全没有记载儿女生养;但是塞特家族代代都有 “生儿养女”,享受“天伦之乐”。该隐家族在人本主义和文化上有极辉煌的成就;塞特家族并没有被记载这些方面的成就,摩西仅记载“塞特生了一个儿子,起名 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创4:26)。以儿子之名命城之名的该隐,身上虽背着“科学”的美名,家谱却从救恩历史中消失;有“神学”的塞特 家族,却成为救恩历史的主轴,延续着上帝给亚当的祝福,一直传到闪、含、雅弗和亚伯拉罕家谱中。

 

圣 经并没有反对科技和文明。具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背景的加尔文(1509-64A.D.),体会到现代化、科技、艺术乃中性之物,对于被赶出伊甸园的亚当后 裔所要面对“会长出荆棘和蒺藜”、“必汗流满面才能餬口”的世界(创3:18),大有好处。与中古世纪的天主教所持守、自奥古斯丁“科技不讨神喜悦”的信 念不同,加尔文鼓励更正教徒,不要闲懒(免得被神责备),积极用科技文明来改造世界,西方的工业科技文明遂在更正教(而非回教、佛教、儒家、道教)的温床 上蓬勃发展(这也是影响中国科技的李约瑟的结论,另见韦伯(Max Weber)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但是加尔文也警告,不能高举科技文明超过神。J. Ellul也认为,当文明演变只成为技术时,将带来祸害,如污染。从被列在审判下的该隐家族看,文明与现代化并不能保证道德的高尚;幸福与文化、艺术、科 学、经济等,并没有绝对的关系。这世界不单单需要科技文明,更需要“神学”,因为这世界的救恩不在这世上!

 

五、蒙福之路乃在归向造伊甸园的主

 

创世记第四章该隐杀亚伯,乃人类离开伊甸园后堕落史的部分写照而已。从创世记一至十二章看,上帝在创造万有后就祝福人。然而这个祝福一直受到人的四大堕落(创三、四、六至九、十一章)所威胁:1

 

 

事件

犯罪之性质

神之审判

神之恩典

亚当和夏娃

创三章

得罪神

应许女人之后裔

该隐

创四章

得罪人

流离飘荡

记号

洪水

创六至九章

得罪自然法则

毁灭

诺亚一家

巴别塔

创十一章

得罪文化

分散全地

选召亚伯拉罕

从这四大堕落事件看,上帝的公义和慈爱属性明显地没有改变。在该隐杀亚伯事件上看,公义的上帝让该隐流离飘荡(创:12-14),但是慈爱的上帝仍然给该隐保护性的记号(创4:15)。上帝乐意祝福人的主题(创1:26-28),一直到亚伯拉罕出现,才又活泼生动地浮现出来(参下图):2

 

从 创世记一至十二章的历史纵断(diachronicle)看出:(1)人罪恶的本性极其顽固(像极了罗1:8-24的旧约浓缩版);(2)上帝有长阔高深 的爱,不管人如何因始祖堕落、在洪水时期如何思恋罪恶、在巴别塔时期如何自高自大,祂仍然赐下女人的后裔、闪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3)救恩蕴藏在祂 所预备的亚伯拉罕身上。因此第一世家想再次尝到上帝在伊甸园的福气,就必须像塞特一样,回转并归回上帝,这位创造伊甸园的万有的上帝(创一至十一章),也 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创十二至五十章)!更是主耶稣基督的父神(约8:56-58;太1:1-16)!

 

从 创世以来,人类因着亚当这第一世家,被赶出神的面和伊甸园;在末世,人类因着“末后的亚当”耶稣(罗5:12-21),成为末后被称为义的世家,并得以与 神和好(罗5:1-11),最后被领进荣耀里(来2:10)。所有亚当后裔的盼望,完全在归回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

 

注释:

1.参C. Westermann,‘Types of Narrative in Genesis’, Forschungenam Alten Testament,1964,p.53;E.A. Martens,GodsDesign.Grand Rapids:Baker,1981,p.30。

2.Walter Kaiser,C.Jr. Towardan OldTestament Theology (Grand Rapids: Zondervan,1978),71-83;中文译本见华德凯瑟着,廖元威等译,《旧约神学探讨》(台北:华神,1987),页95-111。 

 

吴献章  在美国三一神学院获旧约博士,现为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教授。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