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一次与“东方闪电”交手的经历
2017/4/3 12:35:02
读者:4737
■安静
生命季刊 第39期 2006年9月

 

 

一次与“东方闪电”交手的经历

 

/安静

《生命季刊》 39期

 

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下)

 

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我“被邀”参加“同工培训”。带我去的人是异端“东方闪电”在我们教会卧底近一年、一直盯着我问问题、看似很“追求”的人。我当时毫无思想准备,故在去之前向神祷告,求圣灵亲自作工,让每位参加同工培训的弟兄姊妹多有得着(后来才发现,只有我一人被“请”),并特别求神赐我谦卑受教的心。但我也没忘了带上一句:“同时求你赐给我分辨的能力。”

 

神是听祷告的神。虽然那一天的整个过程极富戏剧性(因为他们在演戏),但为了突出本文的重点,这里只叙述主要的辩论过程及相关教训。

 

一、“培训”内容、“论证”方法及反驳

 

对方的“交通”从“神造人的目的是什么”开始,慢慢说到“我们要摸神的心意”:“神的工作从旧约到新约在拔高,我们也要被神拔高……”当连续几次说到“摸”、“拔高”等字时,我感觉很不舒服;但我想,自己还是先谦卑地听下去吧。

 

紧接着话题转到“末世”。大家就一起读马太福音24:3-14这一段经文,然后一致认为现在已是末世。主讲人突然问我:“你说,我们在这末世,当怎么办?”我说:“第一,对个人而言,应当儆醒预备,穿白衣与主同行;第二,在群体中要防备假先知、假师傅,免得被迷惑。”他当然肯定了我所说的(其实他们在摸我的底,我却蒙在鼓里)。他接下去又说:“在这末世,我们要知道神的旨意,还要摸神的心意。那么我们今天交通几大问题。”(本文只记录交战中的典型问题。)

 

1.主降临时要发生什么事

 

主讲人首先问我:“你说要发生什么事?”

 

我说:“帖前4章已说得较清楚。”

 

“那么你说,主降临时是怎么来的?”

 

“驾云降临。”

 

“怎样完成?”

 

“瞬间完成。”

 

“不对,应该是有一段时间的,因为我们这些人这么污秽,谁能说我们是洁净的呢?不洁净,就不能进神的国。所以要有一个被洁净的过程。”

 

“但这个过程是在主再来之前进行的,我们现在每天都应当自洁,依靠神过圣洁的生活,这就是成圣的过程。”

 

那人说:“我们还是查圣经吧。总要以神的话为基准。”接着就读了马太福音24:36-44、路加福音17:20-30,他说,经文告诉我们“这日子”是不知道的。但他又转到十个童女的比喻中,说:十个童女都不知道新郎什么时候来,且都睡了,但为何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呢?前两段经文明明说没有人知道,连子也不知道,那这里的“有人”是谁呢?这人为何知道呢?……主讲人解释说:“这里的‘有人’就是指守望者。……可见,神还是希望我们知道‘这日子’,也确实有人知道这日子。”……

 

主讲人突然又问我(我慢慢发现所有的问题都是向我提出的,讲解也是对着我的;而其他人不是看着主讲人的脸,却常常盯着我看--看我的反应、表情,特别是争论激烈时):“神的心意是要人知道‘人子来’一事,但怎么能知道呢?”接下去他们几个人的交替讲解让我瞪目。他们的讲解大意如下:

 

先以路加福音17:26-28为“依据”(以下是他们的谬论):

 

1、挪亚的日子:A、挪亚造方舟,传道100年(其实经上只记载挪亚生闪、含、雅弗时500岁,而进方舟时是600岁)(创6:32;7:6),那个世代的人都听见了;B、七天后洪水来了,人看见了,却来不及进入方舟了;

 

2、罗得的日子:A.先听见要毁灭的消息;B.后看见毁灭来到。

 

所以,从这两个例子中我们知道,神的工作分两个阶段:隐藏的工作与公开的工作,在前一阶段,是神隐藏的工作,人能听见,却还没有看见;第二阶段,就是人都看见,但已来不及了。所以,人子来的日子也是如此:先有隐藏的工作,再有公开的工作,如同洪水来一样,人子来的时候也是不知不觉的。(这时候他们几个人已开始“轮番上场”,以对付我一人。)

 

驳:圣经告诉我们:人子来的那一时刻,即在时间轴上的哪一点我们不知道,而他们却“推理”成:人子来的这件事我们不知道--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人子却已经来了,要过了一段隐藏工作的时期才公开,这真是无稽之谈!他们以人是否“看见”划分为“隐藏”还是“公开”,而事实是:虽然那一刻还没来到,但神的工作绝不向人隐藏!

 

更为可恨的是:他们说神的工作是“隐藏的工作”,这是对神极大的亵渎!神的工作绝不是偷偷摸摸的,而是从旧约到新约,神差遣先知、使徒大声疾呼:要悔改!要传福音,要预备。他们把“预备”偷换成了“隐藏”!

 

当时我依据太24:30,31;帖前4:16,17;启1:7等,提出我的看法:主第二次再来大家都能知道,不可能是悄悄地。

 

对方“谦卑”地说:“我们还是看圣经吧。”(他们总以查圣经为晃子,很能迷惑人。)他从徒1:11下“推理”:“主怎么走,就怎么来。你说,主是怎么走的呢?”

 

“被一朵云彩接去的。”(见徒1:9)

 

他又说:“我们还是查圣经吧。”

 

他将约翰福音20:17,27两节经文取出,作了如下“讲解”:

 

“耶稣先对马利亚说:‘不要摸我,因我还没有升上去见我的父。’(参见约20:17)而过了八日,耶稣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参见约20:27)前一次说不能摸,是因为主还没有升过天;而后一次说可以摸,就说明耶稣在这八日内已升过一次天。这一次的升天,即第一次的升天是悄悄的,没有人看见;按照徒1:11所说的‘怎么走,还怎样来’的推理,耶稣‘再来’的第一次也是悄悄地,人都看不见,也不知道;而在徒1:9中记载的被人看见的升天,是第二次的升天,与之对应的‘再来’的第二次才是太24:30中所记载的驾云降临,万族都看见,且是‘哀哭’的场面。”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他们在谬讲神的道,圣经上没有讲的,人不应当随意讲。因此我驳斥说:“按你所说,主在这八日之内已升过天,那请问:为何是一次,而不是三次、五次呢?既然没有人看见,人又如何知道次数呢?”

 

另一人马上回答:“这里不是强调次数,而是说明主已升过天,次数却不重要。”

 

我继续追问:“那为什么主的‘再来’要分为两次呢?有什么必要?”

 

有人回答:“在这末世,神的心意是要得着真正爱主的人,但我们知道,每一个人都是罪人,何等败坏,我们不可能得胜,这成圣的工作只有神能够作。所以帖前5:23告诉我们:是‘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成圣了才能进天国。主把自己再来时比作‘贼’,为何要比作‘贼’呢?因为贼的工作就是偷宝贝。小偷总是偷人家的好东西。所以主来时,要把真心爱主的人偷去。因此,主自己‘贼的工作’就是拯救的工作:收割、扬场、拣选、审判,使信徒在这个过程中达到洁净。所以审判对基督徒而言是祝福,因为通过审判得以成圣。神的工作总是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实际工作的阶段,是隐藏的,而第二阶段是显明神的全能,因此是公开的……”

 

驳:1、圣经上只明确说明:“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彼后3:10),而主的行为绝不是贼,主的工作绝不是“贼的工作”!他们所说的实在是出于那恶者。

 

2、对基督徒而言,审判是在基督台前,是在被提之后进行的;而审判绝不能使人成圣,而是鉴别我们是否成圣。

 

因此我问:“那你们所谓的‘隐藏的工作’(也就是使人成圣的工作?),是在主再来之前,还是之后?”

 

“之后。”

 

我说:“不对。当主再来时,一切都已成定局。如同人所说的‘盖棺定论’。又比如说,学生考试,铃声一响,他是得57分,还是75分,已无法更改;同样,当主再来时,我信主可能已有20年,但被神所数算的日子只有10天,那就只有10天。而那些到时还没信主的人虽然看见了主,却再也没有机会信了。也就是说,神给人的机会都是在主再来之前,而‘主再来’不可能分为两次。”

 

他们中间又有一人说:“我们查看彼前1:5:‘……末世要显现的救恩’,这里就说明还有一次救恩,这就是在这隐藏阶段主所要作的拯救工作。”

 

我说:“不对,这里所说的‘救恩’是我前面所说的神全备救恩中的‘身体得赎’。主耶稣所完成的救恩在十字架上一次性完成了,不可能再另有一个救恩。所以主在十字架上断气之前说‘成了’!”

 

那人说:“你看,主在十字架上是说‘成了’,而启21:6中说‘都成了’,‘都成了’与‘成了’之间是有区别的,也就是说,到了启21:6,才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这时我发现再辩论下去已毫无意义,这样“咬文嚼字”如何受得了?他们已定了主意要说服我,而我绝对不会接受的。故我单刀直入:“那么你说,主现在到底来没来?”

 

“来了。”(回答的人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脱口而出:“那‘东方闪电’就是说基督已经来了,而且还是个女的,……”

 

“那你听他们讲过吗?”

 

我诚实地回答:“没有。”

 

不知是谁发出轻微的笑声。因我对“东方闪电”毫无防备,更是作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就是“东方闪电”一伙的,思想高度集中在真理的争辩上,因此当时对这笑声并未介意。

 

我对他们认定自己所讲的内容“坚定不移”而大惑不解,其中有几人却一直在察言观色,不参与我们的“唇枪舌剑”,我就不客气地对其中一人说:“那你听到现在,你觉得怎么样?哪种说法是正确的?你认同哪种说法?”

 

(我潜意识里希望对方能认同我的观点,却不知他们全是一伙的!)

 

对方的回答让我吃惊不小:“……的确,有‘隐藏的工作’这种说法也有道理,因为主自己说:‘人子来,找得着有信德的人吗?’也就是说没有义人,找不到义人,所以需要主再来后作洁净、成圣的工作,即帖前5:23所说的‘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的工作,因为这工作没有人能作,如果我们自己没法成为圣洁,而当主再来以后,有机会被神洁净成圣,这不是很好吗?”

 

我说:“成圣的工作人是不能作,是由神来作,但现在神就正借着圣灵在我们身上作。因为圣灵来了,要叫我们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参见约16:8),而不是等到主再来时才作成圣的工作。若是照你们所说的,主再来后还有机会,人就会存侥幸心理……”

 

另一人说:“那不会,神是智慧的,我们如何能钻神的空子呢?我们再来看启17:14中所说的:‘……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这里提到三个词,‘有忠心的’一词在马太福音没有,而‘有忠心的’就是在隐藏的阶段作成的……”

 

最后一个未参与辩论的人说话了:“刚才你们说了这么多,我都在静静地听(此人当时的确显得很“谦卑”、安静),然后我回去再自己祷告寻求神,因为我们人都是有限的,所以一定要谦卑。我过去非常不愿接受别人所讲的,很固执,只坚持自己的看法,总以为自己是对的。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却发现别人是对的。……现在我学会了要有谦卑的心,别人讲的我都要听,放下自己原先所有的观念,不抵挡别人所讲的,谦卑领受,这样才能得着更多。……”

 

到这时,我才发现他们是一伙的!一切的辩论都毫无必要。所以我尽快制止他们,不要再辩论了,神保守我离开了现场。

 

二、如何分辨其错谬

 

1.特征及分辨

 

通过这次面对面地交锋,发现这伙人有一些明显特征:

 

1、频繁引用圣经,容易使听的人思维混乱。

 

分辨的原则是:

 

a.他们较熟悉所要利用的经文及出处,以便随时“为其所用”,而与属灵生命成长相关的经文,甚至是很重要的经文却有可能说不出,或说错出处。如:把太7:21说成是在太21:7,这对于一个“出口”而言是不大可能发生的错误。

 

b.断章取义,因为引用的是圣经上的原文,迷惑性大。

 

c.用新奇的讲法谬讲神的道,引动人里面的好奇心,从而易失去慎思明辨的能力。

 

d.彼此补充,轮番上场,以说服听者。

 

e. 以“末世”为切入点,至终说明基督已来。

 

2、“论证”内容前后矛盾。

 

如:他们在讲基督再来时,以旧约的“挪亚的日子”、“罗得的日子”为例,推理到“人子来”的日子,以便证明他们的“理论”:神作工都有二个阶段--隐藏的阶段和公开的阶段,进而说明现在基督已经来了,正在作隐藏的工作;而按照他们在一开始所讲的“神作工的原则”的第一点--“神作工分时代”的“理论”,特别说明神在旧约与新约作工不一样,他们就不能从旧约的“挪亚的日子”、“罗得的日子”推理到“人子的日子”!

 

3、不唱赞美诗。

 

4、不时打听教会内情。至少有三次问我有关教会的情况,若不是神特别的保守,很容易上当。

 

5、言语、行为会有破绽。如:

 

a.过分亲热,显出极大的“爱心”,套近乎,过分地称赞,极易使人失去戒备心理;

 

b.总是有人在注意你的表情、对问题的反应;

 

c.他们几乎都是说从小信主的,说不出重生得救的经历。

 

2.这次经历中的教训

 

1、那天约有九个小时和这伙人坐在一起,基本上没有“默祷天上的神”,只是凭自己在和他们辩论。其实,当时是处在一个危险的环境中,自己却不知道。这就说明我平时操练“随时祷告”太不够。那天若不是神特别的怜悯,结果不堪设想。

 

2、“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求可吞吃的人。”(彼前5:8)特别在这末世,撒但更是气愤愤地攻击教会,因为它的时日不多了,“我们当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还能站立得住。”(弗6:13)因此,为教会守望祷告,抵挡异端,是当务之急。虽然现在平静下来了,但不等于以后不会有新的危险,因为撒但不会停止它的工作,我们当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

 

3、教会对于那些“来历不明”的人当有所防备。

 

4、教会肢体的代祷与彼此交通很重要。前年就有弟兄与我说起这类事,但我却未忠心代祷,这在神面前是极大的亏欠,更没想到此类事也临到了我。

 

安静 中国大陆基督徒。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