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神的应许不落空
2015/7/16 17:39:24
读者:7049
■小草
生命季刊 第39期 2006年9月

 

 

一个蒙恩的罪人
 
1983年有亲戚向我传过福音。我在工作中、家庭中都有很多坎坷。爱人1957年打成右派,被劳教三年;我在政治上受压,工作上不被重视;1966年属六类分子家属,工作弄到外地,因病又回北京,精神压力很大,处处低人一等,心中苦不堪言。当时我听不进福音,反而满腹怨言像水坝开闸一样全向上帝发泄,说个没完,亲戚见我如此光景都不吭声,以后也不再提上帝的事,怕我亵渎神。那时我刚硬、悖逆,自以为是,与神抗衡。
 
然而神宽容我,等我五年,给我得救的机会。1988年我一位大学同学好友再次向我传福音。因我俩的境况相似,我们在一起时,就抱怨叹气。一次见到她时,她完全变了,满有平安喜乐。问她有什么大喜事?她说有人救她,我问是谁?她递我一本新约圣经。我认为她说话没正经;她严肃地说我信耶稣了,是他救了我。以后把我介绍给主内的小姐妹。见到小姐妹安祥平和,与社会上的青年不一样。她们的言行流露出爱和温柔,又为我祷告,我被感动了。原来这世界不都是无情冷漠,我刚硬的心被软化。又有一位神的忠仆为我介绍一位灵性好的姐妹,向我讲十字架上救恩,领我认罪祷告……当时我如身临其境,看到主耶稣为我钉十字架受辱受痛苦的情景,我这悖逆的罪人,他竟然也为我受死,我心融化了,认罪祷告时痛哭起来。经上记着说:伤心痛悔的灵,神不轻看。此刻才真认识到自己实在败坏,是不配蒙恩的罪人。哭完随之就是大喜乐,重担脱落了。神的奇妙,倾刻间使我变成另一个人,满面愁云消散,大有平安喜乐。
 
神也救我一家人
 
我家祖辈都是拜偶像的,占卜、算卦、看风水,初一、十五摆供烧香,有病去庙里求假神,并许愿还愿,越拜越糟,整个家像疯人院一样,没一刻的安宁。父亲因祖父母的虐待,性格扭曲,脾气暴躁,我们子女都怕他。母亲受气,常常被祖母姑姑们恶骂,曾经跳河被救。爸爸感到活着无盼望,曾两次要出家当和尚,被妈妈拉住。我常常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浮云,我也会像云一样过去,但到哪里?很惆怅。和弟弟妹妹每天都在惊恐中生活,我们没有童年的快乐,感到人活着没意思。我信主后尝到主恩的滋味,所以对亲人负担很重,急切向父母传,告诉他们我找到了真理,我信的是又真又活的神。老父和我抬杠说:你怎么知道的?你看见啦?我拿圣经指给他看,并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是向我们说话。他看完拉撒路复活,知道耶稣是真神。就说:看来,你信的比我信的大。我趁热打铁说:爸,咱们应信造物主,别信那被造的物,那是人手造的,没气息,不能救人。圣灵在他们心中作大工,老父问妈,你信吗?妈说:我信,老天爷造亚当、夏娃,人是泥土造的。爸说你没文化比我知道的还多。我马上问二老信吗?他们都齐声说,信。我们都跪在床上,我领二老认罪祷告,接受耶稣为救主和生命的主。爸爸原本性情很暴躁,不顺心就向妈妈发泄,妈妈常常暗自流泪,抱怨一辈子受苦受气。信主后都有见证,爸爸变了个人,常向妈道歉,求原谅。妈妈也真的不在意,他们彼此和睦、关心。常言说青山易改,秉性难移,爸爸的改变使得弟弟妹妹心服口服,是神的能力改变了人,他们也相继接受了耶稣为救主,并受洗了。
 
神改变旧生命
 
未信主之前,不论干什么,我总是争强好胜,见别人比自己强,感到他走运,就怨天尤人。到新单位后,很被领导器重,有什么事都与我商量,自己认为有抬头之日了。但突然之间,要发稿制版时,领导让我把图稿交出,交给不懂业务的人。我顿时火冒三丈,心想我干一辈子美编,让他给我把关,这不是开玩笑吗?实在欺人太甚了。正要甩手不干时,神的话语提醒我: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我便顺服下来,压住火交出稿子。过几天图版制回来,我一看尺寸都错了。图文对不上号,同事们都在看我的态度,有人替我出气,我想此刻不能借题发挥,泄私愤。这是神要借此事对付我的自尊、自傲,这一关过不去,神还有课程对付我。我是基督徒,行事为人要以爱心、忍耐、包容来荣耀神。于是我平静地说,工作上难免有错,改过来就行啦!事后同事们都说,别人和他合作不好,你能与他合作,真不简单。从此他们愿和我接近,探讨信仰的事。我就送他们圣经小册子等材料。后来这位领导和妻子回家探亲,我知道后,每天为他们祷告,因他们身体都不好。他们回来见我时说:你给我们祷告了吧?我们出车祸了,一车人都受伤了,就我和老伴没事。他们又对别人说,若不是小草给我们祷告,这次就没命了。他知我不记前嫌,我们的关系更融洽了。每逢节日聚餐时,我都默祷求神预备人的心,并给我口才,因他们知我是基督徒,自己更要谨守,免得随波逐流。后来单位缺会计,让我帮着找基督徒,他们说信主的人可靠。
 
神除去我苦毒的心
 
文化大革命时,平时为友的人,竟二次开介绍信,到我父家所在的派出所,要求抄家;因派出所了解老父的情况,所以拒绝了。我知道后恨之入骨,当时此人红得发紫,我心想你不会总如此得势,这恨一直存在心中。信主后,神提示我,你不饶恕他人的过犯,我也不饶恕你的过犯。主耶稣为罪人钉十字架时,他还为钉他十字架的人、讥讽他的强盗祷告,求父神赦免他们,因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我是谁?若不是神的怜悯,哪有我的今天?所以听说这位同事的丈夫住院时,我便甘心情愿到医院探视,传福音,领他们祷告,一同信主,一切的怨恨都烟消云散,全是神奇妙大手除掉我的苦毒。哈利路亚,荣耀都归于永在的神。
 
一次听到消息,一个破坏我家庭的人去世了,我没因这个灵魂的失丧而忧伤,反而幸灾乐祸,暗说这是报应!晚上祷告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久都祷告不下去,这时心里才发慌,意识到神厌恶我没有怜悯和爱人的心。于是马上认罪﹕主啊!你愿人人悔改得救,我没体贴你的心肠,我错了。然后祷告畅通了,神也把伤害过我的人,一一摆在我眼前,由不情愿到心甘情愿地为他们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切切求神,预备他们的心接受救恩。
 
信主前,我是医院常客,都说生命在于运动,我也和别人一样早上顶星星出去锻炼。哪知生命都在神手中,我们想寿数延长一刻都办不到。经上说锻炼身体益处还少,唯有敬虔,凡事都有益处。(提摩太前书4:8)以前下班就看连续剧来消磨时间,信主后,感到过去虚度时光,很可惜,所以要把失掉的光阴抢回来,晨练改为晨更,读经祷告与神亲近。若醒不了神有办法叫醒我。如一首歌的经历:当每晨未破晓,我仍蒙昧中,求你低声唤,将我耳开通。从1991年到如今,神也给我祷告的负担,求他的国、他的义,为别人代求。神一直看顾我,加倍赐我所需。
 
在工作上,神给我开了宽松的门,领导允许工作不忙的时候,可以看圣经及参加查经聚会。我一再提出不干,领导也一再挽留。当我执意不想干时,求主让我体体面面地下来荣耀神。同事们知我不干时,问领导怎不留下小草。领导说是她的主不让她干的。1995年神的旨意把我带出来,临走时,单位给我作的鉴定是:认真负责、一丝不苟、任劳任怨、能包容别人的过错;和同事们相处和谐,宁愿寒风刺骨,太阳暴晒,也不肯打车,为公家节省开支。另一位领导说基督徒的境界比党员还高尚,我们都不如她。我默默对主说,主啊!你真让我体面地下来,没羞辱你的名,我感谢你,将一切荣耀都归给你。
 
神垂听祷告
 
从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冷漠。信主后想起大学一位男同学,由于坚持信仰,被学校开除。正是风华正茂,前途无量时,为主的名,能毅然离开学校。我自问,我若是他能否为主忠心?所以我很敬佩这位同学,在我祷告时,很感动,流泪对主说:“主啊!因你名被开除的同学在哪里?我很想见他。”祷告完,认为一时感动,岁月流逝,世态变迁无常,谁知他在哪里?祷告完,连我自己都忘记了,可是神没有忘记。
 
2003年,我去太原探望重病的好友,目的是向她传福音。神很奇妙,前后只三日时间,好友真心实意接受耶稣为救主和生命的主,信后有平安、喜乐。离开太原的晚上去另一位同学家,几十年不见,叙旧时提到被开除的同学,他说文化大革命前见过,以后不知道哪去了,不料他妻子说:小草我帮你联系。
 
第二天到家不久,长途打过来,让我快记下那个同学的手机号。我拿着听筒很激动,暗说:神啊!你真是神,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活神。我忙跪下感恩祷告后,和这位同学联系,约好时间见面。到了这位弟兄家,姐妹出来迎接。我把自己得救的见证讲给他们听,彼此都感动不已。他们夫妻是虔诚的基督徒,是义人的后代。这位弟兄离开学校也是神的美意,后来神又带他去读神学,然后他去外地开荒布道,在偏远的地方建立教会,事奉神。那天见面,感谢神让我们由同学又成为神家的人,成为弟兄姐妹,在灵里也得到他们的帮助,他们爱神、爱人,是我效仿的好榜样。神是凡事都能的神,是不忘事的神,每当想起此事,就感动不已,又一次经历了神的真实。
 
神的呼召
 
一次在睡梦中被传福音的喊声惊醒,忙开灯,屋里静悄悄的,孩子们都在甜睡中,明明很大的声音,是哪来的?睡不着,想起在撒母耳记中的情节,我忙说:主啊!是你对我说话吗?又有一天夜里,在梦中听到电话铃响了,拿起话筒对方说了一句“以便以谢”,就挂断了。我即时开灯,记下这句话,也是撒母耳记中的:“撒母耳将一块石头立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间,给石头起名叫以便以谢,意思是说到如今耶和华帮助我们。所以非利士人被制伏,不敢再进入以色列境内。” (撒上7:12)我知道是神对我的应许,要我传福音并且他要帮助我。我真是又高兴,又害怕。至高的神给我的命令及应许,只能顺服不敢违命。
 
但我不知怎样传,到哪里传。
 
神预备的禾场--医院
 
神奇妙地带领我去医院传福音。医院有探视的制度,是定期定时的。我并不知这样制度,去时没人拦阻,就习以为常,好像大夫一样出入自由。神给开的门,谁能关呢?
 
神的作为无法测度。他将全国各地的肿瘤病人都召集来,让他们有听福音的机会。这些病人各行各业,有法院的、公安局的、经纪委的、航天部的,有公司经理、党委书记、科研人才、教授,有作工的、种田的,还有学生。这种病很残酷,今天还是好好的,明天就可能缺肢断背。个个都是光头(因脱发很厉害)呕吐、疼痛。我见这光景,常会食不下、寝不安,更担心他们还未得救就离开世界。
 
1995年至今,十一年来,各大医院都是神为我预备的福音禾场,让我去传福音。我一周跑二、三天,一天算好路线,可以跑二、三个医院。病人、家属出入还得有陪床证,我什么都没有。但我有独行其事的神,他命令大楼的门卫不要问我什么,因我是他特准来探访的,有他的权柄,事情就这样成了。门卫从不问我,每次都是自由进出。一次国际卫生组织到积水潭医院参观,人民医院三位外科大夫,手拿片子,门卫只准他们中进一位。这次我为难了,祷告说:主耶稣啊!给我开门。就在此刻一位病人家属在门口叫我:“大姨快进来,等你哪。”我就顺利地进去了。在医院常和大夫、护士面对面,他们也知道我是常客,不说什么。有时正和病人祷告,护士进来,客气地说:对不起,打搅一下。护士打完针向我点点头,我顺势将福音小册子给她,也有护士等在病房听传福音的。
 
在医院传福音的禾场上,我切身经历了“以便以谢”;也亲眼看到了“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下面我从众多见证中,选出几个,和弟兄姊妹分享。
 
病房里的福音(一)
 
一个叫王琳的孩子是朋友的女儿,13岁患肩部骨癌,父母存一线希望,由山西到北京,住进积水潭医院。女婿、女儿让我看看他们,传福音给她。我约一位姐妹同去看望,讲神的爱和人的罪,因罪的结局是永远死亡,人不能自救,一定要靠神的儿子才能得救,因天下人间没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当时圣灵作工,王琳母女都愿意信,我们就领她们认罪祷告。王琳从枕头下取出从雍和宫买来的小偶像交给我,我毁了后扔进垃圾箱内。告诉她们,不要怕,我们信的是真神,活神,是忌邪的神。王琳信得很虔诚,一礼拜时间把远征唱的《生命之光》都学会了。平安喜乐在她里面,所以整天乐哈哈的。相比之下,同房一个孩子,向他传,他坚决不信,还大喊人是猴变的,他痛起来大叫:爸爸杀了我吧!妈妈我受不了啦。他拒绝神的救恩,没多久就离世了,实在令人痛心。
 
王琳很有爱心,常常为别人祷告,临床奶奶要手术,她劝奶奶别怕,她为奶奶祷告。术后奶奶说王琳的祷告神听了,手术很成功,也不痛。同房病人大都信主了。王琳以后来京复查时,主任大夫见她说:你是山西来的信主的吧,好好信吧!
 
病房里的福音(二)
 
河南来的贾弟兄患骨癌,因病的缘故在家乡信了主。病房住得满满的,他是加床;一天他全身痛不吃不喝。我看他时,他哼哼不止,圣灵感动我流泪为他祷告,祷告完,他要求:再为我祷告一次吧。于是我又祷告,刚结束,他掀起被子坐起来说,我好了,我好了,我要吃东西。他妻子给弄一碗面条,他边吃边乐,几口就吃完了。全屋的人都知他高烧二、三天,什么也不吃,他们亲眼见到神的大能,当时就有家属过来,让我再给他们讲讲福音,其中二位也信了。
 
神是轻慢不得的,这位弟兄得医治,是神的大能和怜悯,但当他妻子跪在地上祷告时,他怕别人讥笑,拦阻了妻子。不料,他咳嗽,打喷嚏时骨折了,因股骨部位不能打石膏,无法处理,痛苦得昼夜不能入睡,头往桌子上撞不想活了。第二天,他病房门开着,看见我就让他妻子叫我去。到他病房后,我问他,你既没扭、没摔,怎可能骨折?他说犯罪了。于是我先求神洁净我自己,然后领他认罪祷告,随后他提出要起来,这是他的信心。我连问三次,有信心吗?他坚定地说:有!于是,我就奉耶稣的名叫他起来。我和他妻子一边一个扶着他,他轻松自如地坐起来。我亲自感受神大而可畏、慈爱信实,即时跪下感恩祷告,用诗歌赞美神的大能;那种感恩之情,用言语难以形容。全屋病人亲眼看到发生的一切,未因正当午睡时间影响他们有任何不满,都存敬畏的心,静听着。当我离开时,不再说什么,也不看弟兄一眼,因都是神自己作的,把荣耀、颂赞、尊贵都归全智全能的神,不要有人的东西掺杂,让我们单单仰望神,不能去看人,人算什么,只不过是神用的器皿而已。
 
这事当下传开了,第二天就有相同的病人找这弟兄咨询,而且是一家一家地信主。这位弟兄回家后在教会见证主的大能。在聚会中讲道,很追求,还把讲稿寄来给我看。他很蒙神眷顾。有一天对妻子说:我有点不舒服,可能神要接我回天家了。他妻子马上找大夫,回来时,他已安祥地安息主怀。
 
病房里的福音(三)
 
王丹是沈阳来的女孩,患的是颈椎骨肿癌。在沈阳各大医院医治无效,不得已抱着“死马当活马治”的心,住进积水潭医院。她疼痛时,哭叫声传遍楼道,凡听见的无不痛心流泪。我和姐妹刚领一位信主,经介绍去看王丹。因时间不早了,我们对她说:我们回去为你祷告。第二天去时,她高兴地对我说:多年来没有像昨天夜里睡得那样好,我一听有了信心,给他们讲主耶稣的爱,为救我们罪人替我们钉十字架,为我们赎罪……当时她和父母都接受主耶稣为他们的救主和生命的主。王丹信心很大,因颈椎不能活动,只能平躺,她就把圣经举起来看,把神的话记在心中,还向别人传。王丹手术难度很大,需10万元。96年这对他们来说是天文数字,他们无法筹借。何况大夫说,手术也不保险,若不死在手术台上,也可能成为植物人。我们就切切地祷告主,恳请神医治,让不信的人看到我们所信的是凡事都能的神。尽管血从血库拿来,我们靠祷告决定不手术,把血退回。
 
神的预备,她第二天转北医三院,并提前用钢架固定颈部。感谢神,别人住一个月旅馆的人排不上号,而她第二天就住进北医三院;别人半个月还打不上钢架,她第三天就打上钢架,固定颈部。王丹光着头,有钢架固定,就自由自在到各病房传福音,三院又有很多人信主了。同房的病人痛得不能睡,她给祷告就不痛了。主是信实的,求得着,就必得着。当领他们决志祷告时,我问他们,信到底吗?他们说:死也信,活也信。那些病人都是一家家信了,还向别人传。同病房另一位病情比王丹轻多了,向她传时,她说再考虑,本来第二天出院,哪料因吃一根油条引发大出血,我亲眼见抢救无效离世了,得救的机会失掉了。王丹为此很难过,传福音的负担更重了,甚至忘了自己是个重病人。
 
王丹五次的手术机会都被神拦下了,每次都因大夫出差、开会,拖了手术时间。我们看到王丹不像个病人,不打针、不吃药,我们就祷告,若神医治她就不用手术了。求神让大夫术前拍片子,大夫果然给拍了,结果大瘤子竟变成颈椎上两侧一边一个小疙瘩。大夫惊呆了,连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拿出以前的片子对照,半天不说话。王丹说,我们是信耶稣的,王丹爸爸送大夫一本圣经,大夫接过来举起说:感谢上帝。然后说,这次手术很简单,一拔拉就掉了。我们知是神操练我们的信心,就在病房同心祷告,说:“主啊!谁能和你相比,你凡事都能,大瘤给拿掉了,小疙瘩你不会给留下,你是操练我们信心,求你拦住大夫手术,不让人夺取荣耀。荣耀、权能、颂赞都应归给全能的神!”然后静候神旨意成全。三天后大夫对他们说:小手术也不作了,回家养吧,有问题再来。第二天王丹一家还有同病房夫妇及另一位弟兄六个人,同去神的老仆人袁相忱那里受洗,并在教会中为主作见证。受洗后都先后回老家去了。
 
王丹一家回沈阳,亲友们又惊又喜,都以为见不到她了。王丹一家在亲友面前见证主的作为。王丹爸爸是单位的党委书记,他在单位、教会、所到之处,有机会就见证神的大能。十年过去,如今王丹仍热心传福音、见证神。她结婚、生子,孩子三岁了,长得聪明、漂亮,从小随大人去教会,敬拜神,并能背诵主祷文,见人就问,信主了吗?认罪吗?祷告没有?很可爱。
 
病房里的福音(四)
 
刘宏伟是准备考大学的青年,是胳膊肿瘤,他整日忧闷,想不通。向他传福音,不理不睬。一次我告诉了他耶稣说的话:一个人赚得全世界,却陪上自己的性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这句话开了他的心窍。给他讲主耶稣十字架的救恩,耶稣基督为救罪人而死,叫我们可以因信得永生。他很感动,当时就认罪悔改,信了主耶稣。出院后和妈妈一起读经祷告,爸爸也信了。因病的缘故功课跟不上,大学未考上,心灰意冷,妈妈打电话让我们为他祷告。晚上,他打电话来说要为主献上,我以为他病情重了,向主讲条件献上的,就问他为什么要献上?他说:妈妈将实情告诉他了,主怜悯多存留几个月,不知感恩,对不起主,他要活一天事奉一天。这句话感动得我哭了。他也在电话里哭,这是圣灵的能力,否则哪有这样的心志?以后他用圣经章节写对联,骑自行车送到各家各户,借此传福音,来回60里,他也不怕辛苦。那年的11月,他告诉我,神微声对他说(心里),不用吃药了,有我医你就够了。神医治了他,圣诞节他在教会作见证。以后来京不是为复查,而是到教会为主作见证。后来他在家乡参加培训,在教会里事奉。
 
病房里的福音(五)
 
孙永翔也是东北来的,很懂事,学习很上进,父母爱他如掌上明珠。突然一天发现他左胫股骨上长个小包,到省医院诊断是骨肉瘤,199611月住进北京人民医院。我到这个医院看一位老病号,在祷告的时候,他知道我们是信耶稣的,就问我,他家是拜偶像的,他要信有资格吗?我说,你有资格,主耶稣到世上来就是救罪人的,接着向他讲耶稣是谁,为什么钉十字架,都是因我们的罪等道理。他很认真记在本上,认罪悔改后将买来的偶像交给我毁掉。他说:不论如何都信到底,不向撒但投降,大小事都祷告。
 
他的病情经医治未见好转,恶化得很快,手术不成功,在刀口处又长了瘤子,很痛苦。他未因病势严重而软弱,仍坚持祷告,读经。后来大夫决定高位截肢,他提出回家不治了,等好一点去教会敬拜神,为主作见证。于是租了救护车回家,以后发现缝合的刀口都崩裂了。疼时他祷告说:主耶稣你为我钉十字架受羞辱受痛苦,我这点痛苦算什么!求主加我力量吧!若不把我接回天家和你在一起,我愿走你给我预备的道路,求你保守我全家平安。以后整条腿水肿、刀口化脓,却少有痛感,凡事都谢恩,感谢神对他的厚爱。
 
有人说,他信得那么虔诚,神怎么不医治他?他说:我所信的神,他不会作错事,他看怎样好,就怎样成全。因现在的苦楚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他劝爸爸不义之财要拒绝,要信主,这是一生大事;不要吸烟、喝酒;身体是神的殿,不要因烟毁了神的殿;不要和妈妈吵架。他病得那么重,从未忘过祷告。他因惊动老师、同学而道歉。在垂危时刻,祷告主说:主啊!我因重病在身,未很好读经、祷告,请别怪罪我,我跟你到底了,求你拣选我爸爸和更多的人信靠你。他离世的那天因为无力断断续续祷告了半个小时,突然他喊:王子、王子来了……爸妈我先走了,还哼唱在医院时学的诗歌。
 
他离世后,他妈妈收拾他病腿的时候,从两处刀口清理出满满一脸盆烂“泥巴”。刀口烂成大洞,骨头都露出来了。在场的人都惊讶说,若不信主,如何能承受这么大痛苦!都是全能神的看顾。追思会感动了在场的人,翔子的爸爸就在那一刻信了主(翔子回天家第二天一早,他打电话告诉我他信主了。)他们夫妇俩经历神的同在、怜悯、眷顾,主加给力量胜过软弱!
 
病房里的福音(六)
 
杨琳是北京二外毕业的,刚上班几个月,就患上骨肿瘤。第一次住院时未信主,这次是高位截肢手术,我们就切切为她祷告。她住在德外医院化疗,我就常到德外医院传福音给她。一个月后她接受主耶稣为救主和生命的主。她很渴慕神的话,执着地信,所到之处传主耶稣的十字架救恩。经她传,她父母亲、周围的同事、亲友,亲人中奶奶、姑姑、表姐……因见她信主后有平安喜乐,都信主了。
 
她很快装上假肢,受洗后祷告:可以不可以去九寨沟、张家界试试体力,得到神应许,蒙神看顾、保守。回来后就上班了。她父母因她的改变,情绪上放松了。一家人高高兴兴,她到医院看病时,别人以为她是陪病人的,却不知她就是重病人,若不是神超然能力护庇她,不可能如此。她的信心和喜乐除去了父母的疑虑,她一条腿蹦着给我炒饭,求给她这机会,来显示她有自理能力。看到这一切,她父母由衷地说:我们非常感谢神的慈爱、怜悯。
 
后来,杨琳知道自己在世的日子不多了,下班后抓紧时间翻译福音小册子。她病危昏迷中还挂念舅舅一家人,在被主接走的那一刻,我将她大舅一家人看圣经的事告诉她,她一下睁大眼睛,激动地说:感谢主!随后闭上眼睛,再也没睁开。在追思会上许多长辈慨叹说,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孩子太好了。神在她身上大得荣耀。大家见她安详喜盈的样子,就得安慰。她虽然在世上存留时间短暂,但她的价值神却看重,胜过世上虚度一生的人。
 
病房里的福音(七)
 
翠翠(她的见证曾在《生命与信仰》第2期刊登,题目是《贫穷的人有福了》)是东北的小病号,住进积水潭医院时才11岁,所得的病是骨癌中十万分之一例,女孩子更少。大夫说需十万元,但也可能人财两空。全家人陷在绝望痛苦中。化疗时,肚子痛、呕吐,连胆汁都吐出来了。三天连续高烧41度,脱发,流鼻血,手脚抽搐,经抢救脱离暂时的危险。接下来怎么办?一是家里拿不出钱,二是就是筹到这笔钱,孩子的命也未必能保。他们无路可寻。翠翠的妈妈想跟孩子跳楼一死了之。我得知此事后,向他们传福音,告诉他们主耶稣能救他们,告诉他们人人都是罪人,人有灵魂,死了不是一了百了,还有审判,不信主的,将来的分是硫磺火湖烧到永远。耶稣救我们脱离罪,靠他十字架的救赎,我们才可得救。也告诉她们,若只为病得医治才信,若神不医治就不信了,就比那不信的更可怜。医病在于神的主权,讲清道理后,她们决定信,愿接受耶稣为救主和生命的主,并决定信到底。
 
她们很渴慕神的话,读经祷告。翠翠的病比同病房的病人都重,别人为病烦闹,哭泣,翠翠他们心里都有平安。每晚她手提着点滴瓶到楼道,一个安静地方和妈妈并另一姐妹同心祷告,还为别的病人代祷。神怜悯看顾,化疗期间虽没条件补充营养,白血球始终达到化疗的标准,这样缩短住院时间,节省很多开支。化疗结束后,就要求出院,乘火车到家,不顾一路劳累,放下东西就到教会为主作见证,亲友见他们一家人的变化,很多人信主。翠翠向同学、老师传,班里二个同学也信得很好。翠翠很有爱心,大家都喜欢她。在学校讲演比赛获一等奖,朗诵比赛获二等奖,歌咏比赛获三等奖,实在荣耀了神。现在要上神学事奉神,她妈妈在教会热心事奉,讲道,还去别处讲,常得到栽培机会,真理上很追求。翠翠爸爸也火热传福音,他们一家都信主了。借翠翠的病他们一家人得着了神,神也得着了他们。
 
神的手仍在拯救
 
病人的心态都愿病得医治,对信主得永生,不能一下子理解,这就需和他们常接触,常讲,记下电话、地址常联系。他们若转到另一个医院,就跟着去另一个医院。一位病人说要到德外医院化疗,我说:我会去看你们。当我找到他们时,他们感动地说,大姐,你还真来了。这句话提示我守信是多么重要,说了就要做。一天和小病号在病房赞美神,大夫过来友好地问,你们唱什么哪?我们说赞美上帝哪,他听一会说,挺好听,你们唱吧。我随手将小册送给他,他高兴地说回去好好看看。
 
近两年一位年轻病人也是高位截肢。他信得很真诚,家在东北,病重时,我怕他软弱打电话鼓励他,他边喘边说,我信就信到底,我不信都不行,就在我眼前摆着(指耶稣十字架)。当他被主接走时,他爸爸长途电话中说,丁予是微笑着走的,他是微笑着走的,他们也是一家人都信主了。现在禾场又转到北京医院,在这个医院病人信的很多,有几家都是全家信了主耶稣。从95年至今,未断过去那里传福音,信的人仍不少。
 
说不完的见证,件件都让我以感恩铭记在心,常常为不信的人和拜假神的忧伤。有不信的人振振有词:耶稣是洋教,中国人信中国的神(假神)。圣经明明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要听福音的人太多,禾场太大,而神的工人太少,需要更多工人把真理传给他们。
 
我亏欠神,也亏欠人,许多时候体贴自己,不体贴神的心意,虚度许多宝贵光阴;之所以有传福音的负担,全是神的恩典与怜悯,给我机会,神的命令不能不作。也感谢我所在的教会,神的仆人和师母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对主的忠心,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持守真道,是我的好榜样。还有弟兄姐妹的爱和他们的代祷激励着我。更重要的是,这是主作的大工,我们只是他手中的器皿而已。神的手仍在作拯救的工作,盼望更多弟兄姊妹能成为他手中的器皿。一切颂赞、荣耀、尊贵都归给至高、至大、全智、全能的神、创始成终、掌管一切的神。
 
小草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