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主恩的滋味(外一篇)
2015/7/16 17:46:44
读者:3355
■漫波
生命季刊 第40期 2006年12月

 

 

昨天赞美祷告会真是美好,主啊,我们感谢你!
 
周二的晚上,是教会的祷告会,大家彼此认罪,为自己的切实悔改献上祷告。昨天,我们慕道班聚会,再一次以感恩和悔改作为祷告主题。两个多小时里,在众弟兄姊妹当中,圣灵始终与我们同在,带领我们的祷告,深深触摸到了我们的心灵。赞美的乐曲,一遍遍响起,直入我们的心怀,滋润我们干涸的灵魂;一次次流泪的祷告,我们悔改,我们呼求,我们渴慕神,一次比一次恳切。“主啊,你复兴我们弟兄姊妹,复兴我们教会,就在这个时候吗?如果还没有,我们知道,是我们悔改得还不够啊!求你怜悯我们,赐给我们真实悔改的心,赐给我们真正的复兴!”我们以心灵和诚实向主唱着这样的诗歌——
 
你被钉十字架(Crucified
 
放于石头坟墓(Laid behind the stone
 
你来到世上,乃是为我们而死(You lived to die
 
你被藐视,被人厌弃(Rejected and alone
 
像一支玫瑰(Like a rose
 
被践踏在地上(Trampled on the ground
 
你毅然赴死(You took the fall
 
想的是我,乃是为我(And thought of me
 
超越一切,不顾一切(Above all
 
烛光映照下,每一个弟兄姊妹微笑的脸上,写满了平安和喜乐,那是与基督深深的联合,那是因为体会到了属天的滋味,那是因为天父的爱是这样的令我们不可抗拒,这样的真实,浇灌在我们心里,如汹涌的潮水,一波波地冲击着我们,安慰着我们,彰显着他的真实。他的爱的真实,令我们在他的爱里,完全地被融化,只有微笑,只有静默,只有喜乐,只有静静地体会,只有任眼泪在脸上肆意地流淌,只有与弟兄姊妹们融为一体,不再想自己,不再比较,不再有间隙、嫉妒和争竞,唯有彼此相爱,无法表达的彼此相爱,怎么也不够的彼此相爱。
 
“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诗篇 34:8
 
圣灵也带领我们的祷告,对主耶稣的倾诉和赞美,如清泉般自然地从我们口中流淌出来,绵延不绝。我们不愿意停下来,我们不能停下来,这样与父的交通,是何等的甘美和酣畅,多么宝贵,并不是常有的,我们不愿意停下来。主啊,让这样的时光一直继续下去吧,一直到我们和你面对面,一直到你再来的时候!
 
这一个时刻,这一个空间,真是何等的宝贵。我们若说,在地如同在天,是一点不为过的。在我心里,是一种超越快乐和忧愁的感动,是极其的平安和喜乐,真是一种宁静而致远的感动,是一种久远的,一望无际的平安和盼望。时间仿佛凝固住了一样,时间又仿佛已经把我们带到了天堂--再一次,我有了这样极其宝贵的确据:天堂是存在的,是何等真实的存在。世上的罪中之乐,我们朽坏之躯所追逐的一切,在这样的喜乐里,完全地被超越,完全地被冲刷干净,完全地不值一提,一瞬间,我懂了,天堂是超越的,我们在天堂的时候,在永恒里得到的,超越我们在世上曾经得到过的一切,也超越我们在世上未曾得到而曾经耿耿于怀的一切。天堂里灵魂的感动和喜乐,是超越的,是奇妙的,今天在地上,我们得到了这一点点,就已经满足无比。
 
回到家的时候,我对妻子说,“我真的不想睡啊,我想一直祷告,你信不信,我今天真的可以祷告一个晚上!”是啊,因为我不想离开此时和主如此亲密的关系,我愿意在主的恩典里面,在主的荣耀里面,再多享受一会,再多沐浴一会,再多体会一点,再多和主亲近一会!第二天要上班,我还是睡了,但一直靠在床头,不肯让自己睡着了,因为心里还充满着主的爱和荣耀,洋洋溢溢的,我实在不愿意睡啊。
 
主耶稣啊,我们也知道,今天你还没有把我们接到天上,是因为在地上,在我们的身上,你还要成就何其美好的旨意,还有多少的灵魂,需要我们去爱,去拯救,就像你爱了我们一样。主啊,我们唯愿,你拿走的一切,用你自己来代替,今生之乐若衰减,你就多加属天之乐给我们,在你的爱和荣耀里面,光照我们,使我们切实悔改,没有私心,舍去自己,忠心跟随服事你一辈子,愈行愈亲愈近,永不偏离!
 
瘫子起来行走!
——周末上访村手记
 
“十一”期间去上访村,见到了一位住在那里的弟兄,答应他很快还会来看他。加上天气预报说北京马上要大风降温了,想到上访村的人们会很难捱,需要一些过冬的衣服,心中要去那里的感动就更强烈了。于是昨天星期六,我和维维,还有教会的两位弟兄,带着从教会收集来的几包旧衣服,再次去了那里。
 
上访村的人数总体来讲好像变少了,可能因为天气渐冷,不少的人回家乡了;也有可能是周末,接待上访的单位不开门,大家就躲在屋子里,不愿意出来。不过,路旁住在极其简陋、用纸板和塑料临时搭起来的棚子中的人们,却一点没有减少,还是一群一群的,因为他们实在没有地方可去,只好暴露在过往行人的目光之下了。
 
我们很快见到了刘弟兄(化名)。刘弟兄幷不是来上访的,是来动手术的,住在他姐姐为上访者开的小旅社里面。六七年前,刘弟兄是东北黑社会的一员,双腿都被人用枪打残了,一只已经被截掉,一只需要多次手术治疗。刘弟兄是怎么信主的呢?原来在出事那天,刘弟兄被送上手术台急救的时候,来了一群附近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是专门到医院为临危病人祷告的,医生告诉他们,那边手术台上有一个人估计活不了了,你们快去为他祷告吧。弟兄姊妹们就围在手术室门外为刘弟兄祷告了一通宵,第二天早上,救命的手术成功,刘弟兄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看到这么多人在为他祷告,愣住了好一会。
 
接下来的日子里,弟兄姊妹不断地去刘弟兄家里为他祷告,帮助他。就这样,刘弟兄渐渐地信了主。不久,刘弟兄的母亲也信主了。上次“十一”我们去上访村,带刘弟兄正式作了决志祷告。看到周围有这么多流动性极大的上访者们需要听到福音,而刘弟兄又是管理容纳他们的旅社的,有一定的威信,我们就有感动,希望神使用刘弟兄,使刘弟兄成为福音的一个有力出口,甚至进一步,如果有足够的人信主时,都可以考虑在刘弟兄的屋子里聚会、查经什么的,如果真的能那样就太好了。我们走的时候,给刘弟兄留下了一些福音册子发给周围的上访者,希望神使用!
 
也希望大家为这件事祷告,求神兴起刘弟兄。刘弟兄敬畏神,对神充满感恩之情,最让我们感动的,是刘弟兄的乐观,一点没有怨天尤人,十分愿意为主作见证。但就现在而言,刘弟兄还不能足够火热地为神传福音,很多心思还放在今后的筹划上。求神医治刘弟兄的同时,也愿神坚固刘弟兄的信心,使他可以成为更多人的祝福!也请大家在祷告中记念吧。
 
离开刘弟兄的住处后,我们到了另外一处上访者集中住宿的地方传福音,感谢神,有三位来自云南的上访者作了决志祷告!在这里我特别想说的是,我们几个弟兄姊妹当时很清楚的感动是,他们是真的相信了!而且他们三位的信心,真是单纯信靠的心!他们三位都非常渴慕,其实是他们看到别的人手里拿着福音小册子,就跑过来向我们要的。虽然他们都是上访者,都有冤情,但在我们讲完福音之后,他们都很认真的承认自己是罪人,有罪的本性!
 
我们手拉着手作决志祷告的时候,能够感受到他们的肃穆之情,在他们身上洋溢的是一种敬虔的安静。作了决志祷告之后,他们非常高兴,非常喜乐,姓张的大姐问我一个问题,她的家乡口音比较重,我就没有听明白,她反复问了几遍,很着急的样子,最后边上的一个人帮着翻译了一下,我才明白,原来张姊妹是问,“刚才祷告的内容,是不是在福音册子上有,有的话,他们就可以常常看、记下来了!”感谢神!我们又送给了他们一本圣经,还为这三位刚刚成为天父的好孩子的弟兄姊妹唱了《耶稣爱你》这首歌,圣灵临在我们中间,心中安详喜乐,这一刻,真是美好极了!
 
现在想一想,他们能够这么快就接受了救主,实在是因为神早已借着其他的弟兄姊妹的爱,在这个被人遗弃的地方撒下了种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原来,常常有北京的教会来这里发大米、鶏蛋、食用油什么的,还有一间韩国教会多年如一日,每个周六来发馒头(我们2004年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听说了)。这样,这里的上访者们大多都知道有个基督信仰,而且信耶稣的都是好人。正是其他神的儿女所撒下的爱的种子,才使我们传福音时他们很容易接受啊!福音,真的是不仅被听到的,也是要被感受到的!
 
但总的来说,若不是神的怜悯和亲自作工,这里的人是很难接受福音的。很多的上访者在这里断断续续滞留了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内心已经完全地被“伸冤”这两个字所捆绑、所扭曲了,这些人,是最难接受福音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虽然一次又一次来上访、尝试,但恐怕他们的内心深处也清楚,已经不再有什么希望了,他们已经不再有眼泪了。时间足够长之后,连愤怒也没有了,只有无奈,甚至是自卑和自怨。我们在回来的路上还讨论说,他们实在让我们想起《约翰福音》里,那位在毕士大池子旁边等了38年的瘫子!
 
无数上访者的案子递上去,能够落实的希望之渺茫,真的好比等待天使下到池子里去把水搅动!那个38年的瘫子,滞留在毕士大池边,多少年了,早已不再有希望了,却还是留在那里,任凭自己生活在绝望和无望之中!生,已不如死,去自杀吗?又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那个38年的瘫子没有离开,没有自杀,我在这些经年的上访者身上明白了为什么!
 
主耶稣问那个38年的瘫子:“你想要痊愈吗?”在我第一次听来,这好比是一句废话,难道不是吗,我在这里呆了38年,你说呢,难道我不想痊愈吗?但是今天,我才刻骨铭心地明白了,主的这句话,是为了告诉我们:“就算这世界上全没有了希望,就算这世界上不再有一个人关心你,就算你在全世界的人眼里好像不存在一样,还有我呢,我在关心,我可以医治你!”
 
主耶稣的这句话,正是为了点燃我们心里那已经熄灭的生命的火种!我们有机会听主耶稣对我们说这样的一句话,我们愿意倾听主耶稣对我们说这么一句话,是知道没有指望的“我们”,可以从此迈开生命和痊愈的第一步!
 
我们不信主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我们同样任凭自己生活在绝望和无望之中!离开道路、真理和生命的日子,生,已不如死!是主耶稣在我们最绝望的时候,一句轻轻的,“你想要痊愈吗”,把我们从冰冷绝望的悬崖上拉了回来,让我们知道,在这个冷漠的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愿意关心我们,而且他的关心,无私、舍己、纯粹,不带一点的强加,胜过我们世上父母之爱,是世人从未想到过的!哦,感谢神,还远远不止如此,舍己爱我们的耶稣基督,不仅是人,他更是创造天地宇宙万物的那位真神,哈里路亚赞美主!
 
这些上访村的人们,就像世上每一个绝望的人,都在日日夜夜等待着福音,等待着听到那个好消息,等待着主耶稣用那句轻轻的问话,燃起他们生命的火焰,“你愿意痊愈吗?”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就让我们走出去、张开我们的口吧!!
 
补记:
 
在从上访村回来的路上,感谢神加给我们勇气,我们第一次在公共汽车上放胆地传讲福音!我和张弟兄把公共汽车的后半截车厢全都包下了,地毯式轰炸的传福音,发了10多本的小册子,每排的乘客都“未能幸免”。我们大声的讲着福音,乘客们都认真地抬头看着我们,尊重地听着,没有一点嘲讽,甚至连诧异都没有,一切都很自然,好像这样的事在公共汽车上天天发生,售票员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却似乎根本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真的是感谢神,他在这样一个时刻,把这一块空间“分别”出来,叫我们不受干扰地传讲他的福音,真是神奇妙的工作!
 
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大能的神不仅分别出了这样的时间和空间给我们,他更预备了听福音的人。我给旁边的一个女孩讲福音的时候,她侧着头,听得非常的专注和认真,没有一点世人之间处心设防的心态,她这样的态度,都令我颇为惊讶。随后我才知道,她的一个好友刚在不久之前拉着她去了几次教堂。
 
还有一位中年女子乘客,一开始我们的小册子没有发到她,她就一言不发地看着我们传福音,却也不主动地向我们要。等我们注意到她,把福音册子递给她,她就微笑着收下了,她的神情,不是好奇,却是很自然,好像是在教会慕道班里面一样。下车的时候,我心里有感动,就对她说,“上帝爱你,这一切不是偶然的。”她就会心的笑了,让我觉得,她好像本来就是在期待着什么,求索着什么,好像正处在与上帝的约会中!
 
这些都是不折不扣的神迹,因为神是何等爱属他的百姓。这城中有何等多神的百姓啊,几个世纪的祷告和神仆人们的前仆后继,使今天北京城里的人心柔软得令我们诧异!庄稼们真的熟了!神自己所预备的这一块块灵魂的田地,是何等的美好,何等的松软和肥沃!哈里路亚,感谢赞美神!
 
 
漫波 “海归”基督徒,曾在美国留学并工作,,现在国内带职事奉,参与各种事工。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