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一天”的故事
2015/7/16 17:47:44
读者:3434
■李道宏
生命季刊 第40期 2006年12月

 

 

或许这个故事应该由当事人亲自述说,而不是他们的牧师来代述。然而,这个故事见证了有关牧会的实际情形。
 
首先,身为牧师(或者称为“牧者”,就是关心和照顾羊群的人),对于主日站在讲台上所传讲的,以及平时与会友的交往,是否真的能够改变弟兄姊妹的思想与选择这一点,我仍然缺乏信心,无法给予肯定的结论。
 
其次,当我们的会友在面临一项极困难的决定时,或许他们并不需要更多的“说教”,其实也并不需要我们主动为他们祷告。因为“该听的道,他们都已经听了”。对于什么是“应该”和“不应该”做的决定,他们都很清楚。任何会友所做的决定,以及因而所产生的后果,都是由当事人来承担。身为牧者的角色,如同父母亲一般,只能陪伴、支持,并且心中切切祈求当事人能够揣摩并且作出合神的心意的决定。
 
第三,身为牧者,我必须承认,我是从弟兄姊妹身上更多学习到神的话语的能力。我也深深地体会到,祷告的大能,远远超过我的讲章或教导。
 
第四,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的弟兄姊妹希望从牧者得到的,并不单单是应该如何作一项合神心意的决定,他们也希望得到单纯的恩慈、怜恤、体谅和理解。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在长执会里,我们教会的一位执事分享道:“各位都知道我的女儿怀孕了。”
 
整个会议室一时之间充满了喜悦。
 
然而,我们都还来不及恭喜他,他就紧接着说:“医生说,胎儿是个男孩,但是......有染色体的问题。”
 
顿时,我们全都安静了下来。
 
身为医生的我,立刻明白这个问题对于胎儿本身的严重性,也知道这对于母亲,还有全家人的冲击与即将面对的各种挑战。
 
于是我问他:“什么样的染色体问题?”
 
这位执事回答,“医生说,如果把孩子生下来,这个孩子不仅心脏功能不健全,智商低能,存活率也不高......还有,医生建议最好把孩子打掉。”
 
他沉重地继续与我们分享。我们也都因为感受到同样的沉重,沉默着。
 
“我的女儿和女婿已经决定了......”他忽然犹豫了一两秒钟,我们也都屏息等待。“他们已经决定不照医生的建议打掉孩子......
 
于是我们这几个教会领袖,而且是男人们,就一起为他们的决定祷告。之后,其中一位牧师问道:“可以让教会弟兄姊妹知道这件事情吗?”
 
这位执事说,“我们不介意。我们需要大家的代祷。”这个时候,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丝的微笑。
 
这真的是一次很美好的经验。不仅因为这个分享,让我们更能体会这家人以及他们的难处。而日后证明,他们的这个决定更是超乎想象地影响了我们的整个教会。
 
这几个月,教会讲道的主题是“神的荣耀”。在讲道中,我很谨慎地分享着这个令人难过的消息。
 
“大家都知道,我们执事的女儿怀孕了......医生发现胎儿有某些先天的缺陷。因此出生后可能会有非常严重的智力以及心脏问题。......但是他们决定按照圣经教导,顺服并且将一切交托给神,要保住胎儿......
 
此时,我留意到台下几位姊妹,快快地擦拭了眼泪。也注意到有几位会友脸上显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继续说:“让我们一起为他们祷告。无论结果是好是坏,他们相信神是良善的,并且要求我们能够为着他们能增强信心来祷告,好叫他们的决定能够荣耀神。”
 
突然间,我感觉到原本想要传讲的信息,似乎与日常生活相距的那么遥远。“荣耀神”难道只是一个抽象的观念吗?难道,“荣耀神”不是存在于我们每一个细微的思想,成就于我们每一次的抉择中吗?
 
有一天,几位姊妹在礼拜五的聚会中,兴奋地告诉我:“我们明天要去探访她,看看她怀孕的情形如何了。”“我们打算带几样好吃的。然后还要看baby的照片!”
 
“什么照片?”我被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得一头雾水。
 
“超音波的!”一位姊妹抢着回答。
 
之后,我知道还有好几位姊妹,相继去探访这为准妈妈。在我们的公祷中,每次都记念着这个胎儿的成长。教会中的弟兄姊妹们,也好像更加热心了。每一次,大家见了面,也都会关心地问候:“你都好吗?”“宝宝如何了?”
 
身为牧师,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有的关心,也只能放在每一次的祷告之中,恳切呼求神亲自保守祝福他们一家人。
 
不久之后,忽然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是由教会中一位牧师寄发的。
 
内容是:“小孩子过世了......
 
短短的几行文字,简单传递着一个不幸的消息:今天,一个早产,体重两磅的男婴,仅仅存活了两个小时,就离开世界了......
 
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妻子,我们都说不出话来。也不知如何应对。
 
我拿起电话,找到了那位寄发电子邮件的牧师。询问之下,才知道家属早已默默地办完了丧礼。
 
又到了礼拜五聚会的时间。所有的人似乎都已经知道了有关这个令人伤心的消息。然而,我们什么也不能做。说些什么,也都显得多余了。只是,在大家心里头,都觉得这件事情仿佛尚未结束。
 
又过了一个礼拜,正逢感恩节。每年的这个时候,教会都会安排一段时间,让大家分享见证。这一次,我发现直到聚会结束,他们全家没有一个人出来分享。
 
会后是点心时间,会友们各自聚集谈话分享。
 
我走到这位刚刚失去了外孙的执事面前,将一盘点心放在他面前的桌上。我问他:
 
“你还好吗?女儿,女婿都还好吗?”
 
“谢谢你的关心。他的名字叫做‘一天’。就是一二三的一;天堂的天。是我亲家取的。”
 
他显得十分激动。
 
“那天,聚会结束后,我的女儿先回了家。到家之后,就开始腹痛。我女婿立刻叫来救护车。救护员一到,孩子就在客厅生出来了。”
 
我向他点点头。看见他不自主地显出当外公的兴奋。
 
“我们(其他家人)也赶到了女儿的家。每个人都有机会抱抱他。”
 
他一边说,一边下意识地张开左掌,仿佛“一天”正躺卧在他的掌心里。他的右手十分温柔地移动,如同抚摸着婴儿的小脑袋。
 
他突然转脸向我,“他只有2磅。可是会张眼睛呢。”我注意到他的左手仍是小心翼翼地捧着,像是生怕“一天”从他手掌中掉出来。
 
“牧师,你知道吗?我喜欢‘一天’这个名字。虽然他只活了一天,只有两个小时的生命,但是有一天,我们会在天堂见到他。”
 
我立刻明白了这个名字的双重意义。
 
“你说的很对。‘一天’的确是个极美的名字。”我回答他。
 
我站起身,刻意地用我的左手拍拍他的肩膀。
 
而我的右手,不自禁地在抹眼泪......
 
 
李道宏  来自台湾,曾为医生,现为福音机构同工,并牧养教会。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