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若有人要跟从我”
2017/12/3 15:53:52
读者:3390
■闻则信
生命季刊 第41期 2007年3月
 
 

 

“若有人要跟从我”

 

文/闻则信 

《生命季刊》第41期

 

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

 

在读《宋尚节传》等书籍时,我常有一丝生不逢时的遗憾:要是生在20世纪的上半叶,能够亲身参加一次宋尚节博士的奋兴会,一定是一件令人终生难忘的事。虽然能读到宋博士传讲的那些激动人心的信息,但毕竟不如亲身经历那样,灵魂受到震撼。感谢主,祂使属灵的圣火世代相传,因为祂定意“在坛上必有常常烧着的火,不可熄灭。”(利6:13)这是我参加生命季刊举办的2006年中国福音大会的深切感受。

 

我是在1999年受洗后不久,在关爱我的弟兄姊妹的“强力”推荐下,认识《生命季刊》的。从那时起,季刊就成了我们全家的属灵良伴。季刊不妥协、无畏惧地传扬真理,成为我们全家的榜样和灵命成长的动力。2005年夏天,我的灵命陷入低潮,满有怜悯的神通过季刊奇妙地寻到了正在属灵沙漠里挣扎的我,安排我参加了季刊举办的“海外中国基督徒灵命与使命退修会”。那次的退修会让我清楚看见了十字架乃是神旨意的中心,“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乃是我们信仰的根基。那是我一辈子最感动、流泪最多的一周;我的属灵生命因退修会得到重新调整、复兴。从那时起,我们全家就盼望着参加2006年底的中国福音大会。

 

 那时你求告,耶和华必应允。(赛58:9)

 

 一到大会会场,我们就深感圣灵的同在。大会有一个特点,就是注重祷告,特别是认罪悔改的祷告。历史上任何一次教会复兴,都是从认罪祷告开始的。让人深深感动的是第一天晚上多位属灵长者带领的祷告会。这些受人敬重的长者虽已服事主几十年,在带领祷告时却一丝不苟地在神面前流泪认罪,求神洁净、赦免。我们这些晚辈在听了他们的认罪祷告后,不但丝毫没有轻看他们,对他们的敬重却益发加增。因他们的榜样,会众认真在神面前流泪祷告,承认自己的罪过,求神赦免、复兴自己。接着,会众恳切为北美的华人教会祷告,求神复兴;为中国大陆的教会祷告,求神喂养、坚固祂的教会在各种异端的攻击下能继续在真道上站立得稳;为中国大陆、台湾的领导人祷告,求神开启他们的心、开启他们的眼,看见这位唯一的真神;为美国的教会祷告,求神怜悯、复兴、保守这个国家的教会持守真道,以免神的审判哪一天忽然临到,挪走祂的金灯台;为从大陆来海外留学的这一代小留学生祷告,求神借着他们生活的艰难、人生的无助,帮他们找到神自己……火热的祷告一直延续到半夜十二点。会众散去以后,更有牧长带领通宵祷告,向神呼求,求神看顾大会,求神让参加大会的一百多位慕道友得到救赎,也求神复兴参加大会的弟兄姊妹的灵命。另外,大会期间每天早晚两次有分别出来的祷告时间;还设有专门的祷告室,有感动的弟兄姊妹可随时参加祷告的事奉。从这次大会所收获的丰盛属灵果实来看,神实在是悦纳了祂众儿女的敬拜和赞美,垂听了祂的子民按祂的心意对祂的呼求,应允了他们的祷告。感谢主!赞美主!哈利路亚!

 

人子啊,要吃你所得的,要吃这书卷,

好去对以色列家讲说。(结3:1)

 

另一个让我感受深刻的是会上所传讲的震撼人心的信息。众所周知,由于受后现代主义等当代思潮的影响,今天在北美的一些华人教会里,许多信徒嘴里称耶稣为主,骨子里却以自己为主;祷告很少求神的国、神的义,而主要是求医治、工作、身份等今世的好处;很少求神的心意在自己身上成全,而是不择手段地追求使自己的祷告“灵”起来,甚至互相攀比;戴着不同面具的“成功神学”不时在教会里粉墨登场,信徒趋之若鹜;许多信徒很少读经、祷告,经常不参加聚会,教会属灵气氛像被主所斥责的老底嘉教会那样“不冷也不热”(启3:15);许多牧者避免讲罪、讲悔改、讲献身祭坛、讲背十字架跟从主,而是把因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才得来的无价恩典当作廉价恩典来贩卖(潘霍华语,见《追随基督》)。这种功利主义的“信耶稣”常常让还没有信主的福音朋友嗤笑,甚至成为他们信仰的绊脚石。

 

与此成鲜明对照,这次大会的讲员认准十字架这个神旨意的中心,恒心传扬“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信息。无论是八十多岁的神的老仆人边云波伯伯,还是著名新约学者D.A.卡森博士,以及神的其他忠仆,都努力忠心、不折不扣地传讲神的话语。他们没有避重就轻,只讲那好听的信息为听众“挠挠发痒的耳朵”,而是带着从神来的权柄,严肃地劝诫主的门徒要向世界说不,过圣洁的生活荣耀神;语重心长地勉励大家跟从基督,走十字架的道路,将老我钉在十字架上,向罪去死,向神而活。这些充满先知气息的信息,借着圣灵的能力,强烈地震撼了所有与会的弟兄姊妹的心。每次信息后呼召时,都有许多人一边流着泪,一边走上前去,愿意将自己献在祭坛上当作活祭,一辈子跟从主;愿意一辈子传递“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异象;愿意在神呼召时回中国大陆或其他宣教工场为主作工;或者愿意现在就放下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献身作全职传道人。一位多年事主的老传道人感慨地说:“这里的属灵温度,连石头都能被融化。”哦,主啊,唯愿众弟兄姊妹的感动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从你而来的、长久而持续的感动。愿这感动永远伴随着每一位参加大会的弟兄姊妹,成为他们天路历程上永不枯竭的动力。也愿这感动能够随着与会的弟兄姐妹回家的脚步,被传递到北美各地的教会,带来北美华人教会一次属灵的大复兴。

 

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

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来11:40)

  

2007年是更正教来华宣教200周年。200年来,无数西方宣教士来到中国,把他们的青春、心血献给了华人,许多神仆更将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献在了祭坛上。他们的榜样激励许多华人信徒也跟随主的脚步,走上了舍己、舍身的道路,为主献上一切,包括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大会上放映了采访数位早年在中国事奉的宣教士(包括一位百岁老宣教士)的录像片,感人至深,催人奋进。特别是对“西北灵工团”张谷泉牧师师母的采访,以及张牧师那首“主啊,我愿”的诗歌(张牧师在新疆为主殉道后,由师母在牧师上衣夹缝里发现),深深触动了我的心:

 

 

主啊,我愿跟你,走在十架窄路。

 

流泪、流汗、流血;受辱、受压、受欺。

 

亲身悬挂骷髅,不恋斯世寸土。

 

只要同胞得救,灵魂也愿长弃。

 

……

 

在放映这个采访时,我几乎全程都在流泪。主啊,是的,“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这些宣教士及主的华人儿女把鲜血洒在中华大地上,现在已经十倍、百倍、千倍地结出果实。愿主让二十一世纪成为华人还福音债的世纪,激励华人在蒙受了几百年的恩典以后,不再继续徒受恩典,而是接过福音的火炬,担当起把福音传遍世界每个角落的责任!也求主帮助我自己这个污秽不堪、信心不足、常常不愿顺服的人,每一天都为主而活,走十字架的道路,为主作见证,抓住一切机会为主传福音,为主坚固、造就门徒,也立志一辈子传递“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异象。

 

他们离开公会,心里欢喜,

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5:41)

 

在过去的五十多年里,中国大陆的教会经历了严酷的逼迫。经历这次烈火的焚烧与锻炼,许多神仆的属灵生命更加丰盛,更加散发出基督的馨香之气。以前对这些传道人的故事,只是在书上读到过,这次终于有机会面对面认识他们。特邀参加这次大会的一位大陆传道人,在讲述他自己及老一代人大陆传道人为主所受的难以想象的、肉体上和心灵上的苦难与折磨时,不但对逼迫他们的人没有丝毫怨气,反而始终面带微笑,彷佛是在数算一件件让人难以忘怀的愉快经历。这位弟兄很少讲自己,讲的多是那些为主殉道的前辈感人至深的故事。他谈到,一位为主名坐监、为主名受尽折磨的属灵前辈在出狱后曾经对他说,“被打时,最舒服的是晕过去的时候,因为晕过去了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听到这里我的热泪忍不住哗哗流淌,脑海里不断闪现《耶稣受难记》那部电影里所描述的主耶稣自己被打的镜头。主啊,我真羞愧!平时在社会上,甚至在教会里,稍微吃了点亏,稍微被别人不公正地议论一下,我都会气忿不已,想找对方理论,企图讨回所谓的“公道”。主啊,求你赦免我!求你把丰盛的属灵生命也赐给我,教我学你的样式,谦卑顺服,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只要能把人吸引到你面前,让我宁愿吃亏,宁愿受辱。

 

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

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耶9:1)

 

大会安排了十几个专题讲座,包括传福音、布道、宣教、护教、研经、讲道,等等。不过最受关注、参加人数最多的专题大概是关于中国大陆的福音事工。多位大陆传道人介绍了国内教会的现状和需要。他们谈到这十几年来神在中国大陆的奇妙作为,大陆教会在逼迫中成长,在异端攻击下靠主的保守仍然站立得稳;也谈到弟兄姊妹对神话语的渴慕,及各种属灵的需要。特别是有关中国大陆弱势群体(城市里的农民工、艾滋病人、上访人群等)事工需要的介绍,深深触动了众弟兄姊妹的心。这些人生活在真正的社会最底层,他们被人歧视,没有一点做人的起码尊严,过着非人的生活。一位正在国内服事主的弟兄在分享中放映了几张照片,其中一张里,一位民工因向老板讨被扣的工资未果,绝望地跳楼自杀,他的同伴用尼龙袋盖着他的尸体,埋着头坐在旁边,路过的人都无动于衷……如果没有耶稣,这些人真的是一无所有。正因为这样,许多人的心对主是敞开的,只要稍微对他们送一点温暖,送一点关爱,给他们一点尊敬,他们很容易就能接受耶稣基督的福音。“锡安民的心哀求主。锡安的城墙啊,愿你流泪如河,昼夜不息。愿你眼中的瞳人泪流不止。夜间,每逢交更的时候要起来呼喊,在主面前倾心如水。你的孩童在各市口上受饿发昏。你要为他们的性命向主举手祷告。”(哀2:18-19)。哦,主啊,求你怜悯我的这些同胞吧!求你怜悯我那苦难深重的祖国吧!求你催逼你的工人去收割那属于你、已经熟了、发白了的庄稼吧!主啊,如果你愿意,就请你差遣我这个不配的人,去为你收割庄稼,把基督的爱送给他们。求你赐给我一个顺服你的灵,听到你的呼召就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9)

 

这次大会让我难以忘怀的经历还有许多许多。与会的弟兄姊妹(包括许多从其他城市来的弟兄姊妹)主动参与大会的各样服事,在服事中学习敬拜,使大会能够顺利进行,成为我学习的榜样。基督徒指挥家唐真姊妹活力四射的指挥,把诗班、会众的心带到神施恩宝座前,让大家的心通过对圣洁、荣耀、慈爱的主的敬拜而得到喜乐和满足。诗班献唱的那首《奇异的爱》是我最喜爱的圣诗之一,信主以后我不知唱过多少遍;这次经过唐真姊妹的诠释,又一次震撼了我的心,使我再次被主那深不可测的爱感动得热泪盈眶。苏文星弟兄指挥诗班带领2000多会众一齐高唱亨德尔《弥赛亚》中的“哈利路亚合唱”,那时我的眼前彷佛浮现出今后在新天新地里,被耶稣基督的血所买赎的众圣徒—齐唱诗赞美主那欢乐、庄严、壮丽的情景。“感谢神,因祂有说不尽的恩赐”!(林后9:15)祂借着这次福音大会,用祂的恩膏厚厚涂抹了我和我们全家,让我们的灵魂再次被洗涤,我们的心再次被主所激励。

 

最后想分享一件个人见证。通过这件事神让我们清楚地看见祂奇妙的作为,让我们感恩不已。就在即将启程前往芝加哥的头天晚上,我们三岁半的小儿子在圣诞节当天突然生病,高烧达42.6C。由于是圣诞节,医生都不上班,我们用家里储存的退烧药根本无法把他的体温降下来。于是,圣诞节晚上11点,我们只好把他送到医院的急诊室。当医生将他的热退了下来、病情稳定下来时,已是第二天凌晨三点多了。我和妻子在开车带儿子回家的路上,跟神祷告说,“主啊,我们还能去芝加哥参加盼望已久的中国福音大会吗?”依我们软弱的身体,我们是不打算去了,因为从我们家到芝加哥有六个半小时的车程,况且对儿子的病情是否会反复,我们心里一点底儿也没有。但神有祂自己的奇妙安排—一位福音朋友要到芝加哥买结婚礼物,说好要搭我们的车,而且旅馆房间已经订好(我们劝他参加大会,他不感兴趣)。于是我们有了一个无法推托的承诺。这样,我们在仅仅休息了四个小时后,只好硬着头皮一边祷告,一边开车上路。原来这也有神的美妙安排:在回家的路上,因为有六个多小时被“封闭”在车子里,神让我们有一个绝妙的机会跟这位即将回国的慕道朋友传福音,并帮他把阻挡他信主的障碍一一清除。第二天这位福音朋友打电话来说,那天在车上的时间是他一辈子灵里最受震撼的六个多小时;那天晚上他更是一夜没有睡好觉。他表示要认真思考他的信仰问题。于是,我们就把在大会上购得的福音DVD借给他看。经过几度挣扎,几天后,他终于跟着福音每一集后面的祷告词,一句一句地认真作了决志祷告,接受了耶稣基督作他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宰!哦,主啊,你的作为何等奇妙、你的智慧何等难以测量。愿尊贵、荣耀、感谢、赞美都归于永活的、掌管人心肺腑的真神!哈利路亚!

 
闻则信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