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生与死
2015/7/16 18:20:59
读者:3481
■王珏
生命季刊 第41期 2007年3月

 

 

  芝加哥归来的那天晚上,我们一行人有个聚会。我们以敬拜、祷告和分享来等候岁末年初的那一刻。大家回顾2006年神赐下的恩典,齐声歌颂赞美神的大能与大爱;展望2007年跟随主耶稣的道路,立志要将旧的生命钉死在十字架上而要在基督里获取新的生命。因为在中国福音大会中,我们的心被深深地感动,我们的灵被重重地撞击,我们不愿渐渐地冷却了那要把全人全心摆上向神献祭的心愿。
 
  然而,当团契要求我分享在中国福音大会中所学所得时,客观上是因为感冒,嗓音不利落,主观上还因为惶恐,担心说不好。我受洗才一年多,去芝加哥的队伍里就数我灵命最浅了,这么一比自觉不配就直想往后躲,希望我最后不用亮相。在整理笔记时一对照,忽然发现这思想其实沾不上谦卑的边,解剖开了就是老的生命太重,没死透的表现。那未死的己其实是羞于剥自己的皮,是很希望得夸奖的罪我。如同于宏洁弟兄所指出来的,第一缺乏对自己真正的认识,要么过高,高得完美无缺,要么过低,低得不敢见人。第二缺乏对神所预备的救恩有准确的认识,离开神我们确实什么都不能做,依靠神却万事都能。现在我虽然还是战战兢兢,但是心怀感恩,因为我这五音不全的器皿今天也要赞美歌唱,不是靠自己的能力,乃是靠救主的恩典。求父神亲自教我说话。
 
  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是中国福音大会的主题,所有的信息都是围绕着十字架展开。在我所听到的信息中最使我心灵震荡的始终是:向自己死,让基督生。以前也曾听过有关十字架的信息,也查到过关于要向着罪死和献为活祭的经文,可是总不太明白。就以为那些是抽像概念不用追根剖底的,还以为受了洗的基督徒就是新生命,就是献给了神的祭,用不着死去活来那么恐怖。暑假里我就是带着这所谓的“新生命”和受洗见证回上海向父母传福音,可是母亲一句话就把我的热情冷冻了,她说:“我看不出基督徒与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言下之意为,你虽然经历了磨难和蒙恩救赎但是并没有什么改变。与从前比,这次在上海期间,我行事还是那样唯我独尊,说话依然那么咄咄逼人,没有耐心去听父母心底的需求与挣扎,一路据理力争然后使老人生气就掉头走人。现在扪心自省,我当时看重的是自己传讲的成就,以驳倒人为目的,那并不是福音的果子;我当时的信心仅仅建立在自己的话语上,而对神所预备的救恩缺乏认识。就像于宏洁弟兄在《十字架与生命》中所说的:“我们缺少见证是因为基督在我们里面不够强壮,身量不够。”平心而论若一个基督徒的生命不能荣耀神,确实和外邦人没什么两样。
 
  那怎么才能活出我们的信仰呢?在大会上黄牧师告诉我们:“基督徒的人生就是活祭的人生,就是十字架的人生。”另一位传道人说,“在基督徒的人生中有两条轨迹:里面新生命的成长和外面旧生命的死亡。就像亚伯拉罕听从上帝的呼召,离开本地、本族、父家,今天我们基督徒要跟随耶稣,就要离开世界、离开撒但、离开肉体。”当我们里面腾空了原来属世界的地方,十字架的生命才能成长起来。
 
  我曾试图通过圣经的学习让生命真正被信仰所改变,但是却发现我的信仰仅仅是在教会里和在圣经里。听道时心明眼亮,行事时依然老我;读经时头头是道,说话时信心变小。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罗马书18章在查经班里学了四个月还没完;我不知道保罗为何感叹“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却由不得我”,这似乎是全人类的潜规则;为何说“凡要救自己性命的,必丧掉生命”,罪人不认账依然逍遥,可基督徒虔诚忏悔并舍己顺服却要先死呢?
 
  感谢神,中国福音大会的信息如重锤一次又一次地敲击我的灵魂。我真正明白受洗只是我走十字架道路的开始,若不再追求神,这信仰就成了死的宗教。我们需要天天来到神的面前来,求祂的宝血洗涤我们的身、心和灵,就连我们认罪的眼泪都需要主耶稣的宝血洁净。于弟兄说,基督内住,新的生命要靠我们每一次的认罪悔改,每一次的舍己顺服而身量逐渐长大。我们的神实在大,在祂里面不仅有完全的救恩叫我们得救,更有完全的生命和能力叫我们得胜。
 
  芝加哥大会让我感悟最深的就是,旧我罪己不死,基督耶稣进不来,基督耶稣进不来,新生命就活不出来。讲员们恳切地劝勉我们:要跟随耶稣天天走十字架的道路,要把罪我老我彻底钉死,要以同世界断绝的心作接受主耶稣的马槽,让基督的新生命在里面成长起来。一位弟兄以他生命的见证说,我们旧生命死多少,新生命就长多少。黄牧师呼召全场基督徒决志,跟随主耶稣,背起十字架,向着世界死,向着罪我死,让基督的新生命在我们里面活出来,向神而活,为主而活。霎时,无数信徒站立起来,我们齐声呼求主“倒空我,破碎我,叫我经历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的真实。”大会真实地见证了我们的感动和我们将生命交给神掌权的誓言。
 
  在大会的最后一晚,当百岁高龄的美国老宣教士徐徐走来,全场无不起立,掌声如潮。那曾感动过老人离开舒适的家漂洋过海到当时还战局动荡的中国去宣教的圣灵也感动了现场每一颗中国心,我们决志要继续传福音,传遍我们苦难深重的祖国,传给我们还不认识神的同胞,让我们的神得荣耀。相信我们在天上的父也听到了祂儿女坚定不移的回应:差遣我。
 
  芝加哥大会确实是我难能可贵的经历,我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没有鼓足勇气参加大会的圣诗班。著名圣乐指挥唐真在“十字架与敬拜”的专题中对我们说,最好的朝圣乐器是我们人本身,最好的敬拜就是身、心和灵合一献上的向上直达穹苍的圣乐,因为神是我们唯一的听众(audience),我们是以赞美的歌声来回应上帝的拯救和荣耀祂的名。在2006年末的晚上,在芝加哥,两千多中国人跟着诗班向着穹苍向着我们天上的父神高唱弥赛亚。会众没有经过训练排演,我们现场学马上分成四个声部,歌声把整个会场带向高潮。那场面比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更加气势恢宏,激动人心。
 
  感谢神,唯有祂才能将破碎的瓦器变为圣洁的乐器,也唯有祂可以将走向死亡的人带入永恒的生命。所以,跟随主走十字架的道路,是一条从死走向生的路,让我们一起同行。
 
 
王珏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北美。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