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顺从:十字架的精髓
2015/7/16 18:23:22
读者:4925
■钱志群
生命季刊 第41期 2007年3月

 

 

  《罗马书》第五章有这样一句话:“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5:19)。整本《圣经》就是在启示这个道理。悖逆和顺从成为圣经里人与神关系的两种取向、两种角色、两种命运。悲悲喜喜的每一个圣经故事里,主题不是悖逆就是顺从。悖逆就有惩罚,顺从就有祝福。正是悖逆和顺从的交织,才将所有这些故事演绎出一个高潮,就是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从基督十字架中,我们要学习的精髓就是“顺从”。
 
一、假如亚当在一件事上顺从了神
可歌可泣的十字架故事就无需演绎
 
  圣经告诉我们,在神面前只有两种存在、两个代表:一是在亚当里承传罪性,一是在基督里罪得赦免。人的顺从是神旨意的核心话题,所以这个话题也必须从人类的始祖亚当说起。在神的创造工程中,人是精华之笔,是代表作,比天使微小,却比万物崇高,在被造界有一个很特殊的地位。神特别看重人,“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又派他管理神“所造的,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都服在他的脚下”(诗8:5-8)。人之所以在神那里如此宝贵,是因为人是神“为自己的荣耀创造的”(赛43 :7 )。换句话说,造物是为人,造人是为神。为保证这个荣耀,神在将尊贵赐给人的同时,也对人进行一种必要的考验。神的这种试验是有一个旨意,就是看人对祂有没有忠心和顺从之心。
 
  可悲的是,在另一个被造物—蛇的煽动和诱惑下,始祖便毫不犹豫也毫无胆怯地吃了禁果。“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启12:9)。蛇的狡猾在于它用似真似假的谎言首先驱赶走人对神的惧怕(与敬畏不同),然后又挑起人心中的不安分。蛇首先用故意篡改神诫命的方式来误导人,它问夏娃:“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创3:1)神说的是除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可以随意吃(创2:16-17)。蛇却将其改为“所有树上的果子”不能吃。这一改就是要混淆是非,破坏神诫命的严肃性,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认为神的诫命不尽合理。然后蛇对夏娃说:吃了那果,“你们不一定死”(创3:4)。于是,夏娃就有了不应有的侥幸心理。神明明白白地说过“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7)。她不应该不知道,神的话每一句都不是戏语,句句都是真理,句句彰显大能。紧接着,蛇又对夏娃说:“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创3:5)神赐给人的位分是生养遍地、管理万物,以此来荣耀神(参见创1:28),人不应该有“如神”的非分之想。人虽有神的“形象”(创2:27),但决不等于“如神”。不安于自己的位分,就是对神荣耀和尊严的冒犯。撒但就是因此而堕落,又引诱怂恿人走向同样歧途,使人伸手之间便犯下了不忠的滔天大罪。夏娃吃了果子,“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3:6)。亚当吃后又在神面前推脱责任,责怪神赐给一个让他吃这果子的女人(参见创3:13)。这真是罪上有罪,其实神是在造夏娃之前就“吩咐他”(创2:16)。但他顺从妻子过于顺从神,酿成如此人类悲剧。
 
  或有人会问,神为什么要造那两棵树来考验人,否则人就不会落入罪中,以至于如今那么难悔改。有此疑问,也不足为怪,因为这完全是出于人的角度。但只要稍作换位思考,就很容易理解,神造人当然要造那忠于自己、顺从自己的人。神在旧约和新约里晓谕我们的所有道理、所有律法、所有诫命,“第一要紧的”就是“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可12:29-30),这四个“尽”说到底就是忠心和顺从。神是没有错的,神对亚当的考验其实一点也不过分,“并且祂的诫命不是难守的”(约壹5:3)。在伊甸园里,人得到神应有尽有的供应,在肉身方面有各样的菜蔬和果子(创1:29),又无疾病、衰老、痛苦和死亡;在精神方面有“配偶”作伴和万物管理权,更有神时常照面的荣光。就是说,始祖什么也不缺,只要有“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提前6:6)。但是,始祖却并不知足,违背了神的禁令,确实是罪有应得。他的失败,开了人类悖逆神的先河,造成了人类本性的败坏和堕落,从此人更加远离了神。
 
  但是神却始终没有放弃人,整本圣经的字里行间满含着神对我们人类的一片良苦用心,在旧约里神通过亲自现身、直接对话、神迹奇事、晓谕先知等各种属天的方式,对悖逆的人类千呼万唤:谨守我的诫命,谨守我的诫命。神一再强调,谨守诫命将得到祝福,违背律法将受惩罚。于是,悖逆和顺从、祝福和惩罚如两道车辙延续着神救赎人类的历史轨道。神在每个时代,都呼召一些人,树立顺从的榜样,来感召和引导悖逆败坏的人们。如挪亚,“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了”(创6:22)。如亚伯拉罕,在他75岁时,神呼召他“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到陌生的远方,“他就照着耶和华的吩咐去了”(创12:14)。在他99岁时,神与他以及他的后裔立一个永远的约,并以割礼为证,他率家族男子“遵着神的命”,一起行了割礼(创17:1123)。神要他把他100岁时才有的独生子以撒献为燔祭时,他一句都没有辩解,第二天一早就把儿子往神指的山上带(创22:2-3)。这顺从的例子还有摩西、大卫、所罗门、约伯等等,不胜枚举。但是罪中的人类总是执迷不误,从旧约中我们看到人持续的悖逆行为,以致神不断显明祂公义的烈怒与刑罚。如在挪亚时代,神“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创6:17)。在亚伯拉罕时代,神将硫磺与火“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创19:24-25)。在摩西时代,神不仅降灾埃及人,而且在把以色列人从埃及引到迦南地的四十年间,沿途严厉惩处了那些违背“十诫”的人们。这些例子,在圣经里俯拾即是。
 
  严格来说,旧约时代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顺从。从量上说,到处都是悖逆。从质上说,顺从也是有瑕疵的。像挪亚有醉酒赤裸的问题;亚伯拉罕有称妻为妹的谎言;摩西有第二次打破盘石的冲动(民20:11);大卫有偷情害命之罪;所罗门有随从外女拜假神的大忌等等,这些都是对圣洁之神的冒犯。人为什么达不到绝对的顺从?因为人自始祖亚当开始就在悖逆中“卖给罪了”(罗7:14),受制于一种叫“犯罪的律”(罗7:23),身不能由己。这个“犯罪的律”是什么呢?就是“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7:18-19)。“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了罪的律了”(罗7:25)。怎么样才能跳出这个“罪律”呢?靠人自己已无能为力。于是,神差遣祂的独生子主耶稣道成肉身来到人间,担当全人类的罪,在十字架上彰显了真正的顺从。
 
二、假如主耶稣在一件事上不顺从父神,
救赎人类的十字架使命就无法成就
 
  主耶稣一生是顺从的一生,这个顺从是完全意义上的、不折不扣的、贯始至终的顺从,有着令人震撼的全新的内容。祂用活生生的榜样告诉我们,神所喜悦和接纳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顺从。
 
  从检验标准上看,顺从就是谨守神的“意思”、神的旨意、神的诫命,以此荣耀神。当初,神的意思是让亚当和夏娃吃生命树而不是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但是始祖却没把神的这个意思当回事,而是顺着自己的意思行事。耶稣基督却是绝对不一样,祂时刻牢记着天父的旨意和交托的事。祂在世时所讲的话,圣经中记载的第一句是祂十二岁时说的:“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路2:49)到底是什么事?就是尊行父神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祂强调:“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着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约14:10)在上十字架前夕,祂“极其伤痛”,即使有一位天使来加添祂的力量,祷告时仍是“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22:44),祂求父神:“父啊,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但紧接着就说:“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22:42)。直到十字架上生命的最后一刻,祂终于可以安慰地说“成了!”(约19:30)意思是父神“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约17:4)。亚当在伊甸园的失败和耶稣基督在客西马尼园的得胜,是一个鲜明的对照。伊甸园的失败是:神啊!我不想照你的意思,只要照我自己的意思。而客西马尼园的得胜却恰好相反:神呀!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主耶稣在世一生,所说的所有的话,所做的所有的事,全都是父神的意思。
 
  从所付成本来看,顺从就要不惜一切代价,不能患得患失。保罗对主耶稣的顺从作了很好的概括:“祂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降生、受苦、死亡,让我们看到了祂顺从所付出的代价,显出了极大的卑微和牺牲。祂的降生,真是翻天覆地的角色颠倒。祂“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加4:4)。祂本是三位一体真神中的第二位格,是创造和统管宇宙的主宰,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如今却要称人为母,受法约束。祂出生后被放在马槽里,一辈子贫寒,如祂自己所形容的,“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只是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路加福音9:58),祂“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祂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赛53:2)。其次,祂一生不仅受穷,还要受苦。“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赛53:5)祂来世界本是为了救赎人类,但换得的却是逼迫、咒骂、讥笑、凌辱,甚至最后被钉上十字架。特别是因祂担当全人类的罪,被钉十字架的那一刻,圣子与圣父之间从未间断的交通也暂且中断了,使耶稣受到了灵性上极大的忧伤,祂忍不住大声喊叫:“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祂这样喊,是因为祂的受死不只是在十字架上一钉了之,而是受了无与伦比、无以复加的凌辱和摧残。不仅是鞭伤钉痕,而且有荆棘冠冕的调戏捉弄、苦毒语言的讽刺挖苦、几乎赤裸的极大羞辱。如诗人所感叹的:“耶和华啊,你的仇敌,用这羞辱羞辱了你的仆人,羞辱了你受膏者的脚踪。”(89:51)但主耶稣却“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12:2)主耶稣本是圣洁的,降世以后也从未做过一件不好的事。祂的受贫受苦受死,完全是听命父神,为救世人的缘故。祂的顺从是无价的,再没有什么比这样舍命的顺从更可贵。
 
  从过程推进来看,顺从就得要胜过各种试探和试炼。顺从不是一件事就足够,不是一天就结束,而是一辈子的过程。这其中有千难万阻,最大的拦阻就是受各种试探,甚至是试炼。所有的试探都来自魔鬼在肉身欲望上的引诱和欺骗。当年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就是没有抵挡住“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的诱惑(创3:6),而一失足成千古恨。当然很多试探也是神所允许的,能不能经受考验,就能检验出你的顺从是不是全心全意的,是不是牢固的。耶稣在这个世界上三十三年半,受了许多试探,有试探当然就有可能犯罪。毕竟祂人性的肉身有一个投胎发育的全过程,所以也有饥饿困乏、痛苦忧伤等生理特征,“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祂没有犯罪”(希伯来书4:15)。祂胜过了各种试探,胜过了罪恶,最后胜过了死亡,以绝对得胜者的身份,回到父那里去,荣耀地坐在父的右边。
 
  圣经记载祂第一次受试探是祂刚受完洗,就“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太4:1)。因为耶稣已禁食四十昼夜,所以魔鬼就像引诱始祖一样从食物开始。但是耶稣却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人当然不能离开食物,但是听神的话是最重要的事。后来,魔鬼“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祂看”(太4:8),也丝毫不能打动主耶稣。为了不让主耶稣顺从父神,魔鬼用尽了伎俩,包括诱使祂的得意门徒彼得从感情出发阻拦祂进耶路撒冷受死,被耶稣大斥:“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16:23)后来彼得又拔刀削掉抓耶稣的大祭司仆人的右耳,耶稣又将这人的耳朵还原。耶稣对门徒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18:11)在上十字架的过程中,主耶稣还有很多机会免死,祂都毫不犹豫地放弃了。祂以静默接受了这一切。但是当被问道“你是不是上帝的儿子”时,耶稣却开口回答:“你说的是。”这个“是”非同寻常,决定了祂一定被定罪、一定要死。祂死不是因为祂做错事,不是因为祂讲错话,而是因为祂是基督。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时,人以没药调和的酒给祂喝,昏迷过去就会免去痛楚,祂没接受。祂只喝神所给的杯。曾行过无数神迹的耶稣,完全能从十字架上自救,祂没有做。祂能求父神差遣十二营天使来看顾和拯救祂,祂没有召唤。(太26:53)“祂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希伯来书5:8),一切拦阻祂完成神旨意的试探和试炼,祂都胜过了。这个顺从才是被烈火炼纯的真金。
 
  正是主耶稣对父神的这种尽善尽美的巨大牺牲的顺从,“为人人尝了死味”(来2:9),彻底满足了神对罪恶惩罚的要求。如果我们自己为自己赎罪,死了就会永远死去,既赎不了罪,也无能力再生。主耶稣具有神人二性,是救赎人类的唯一途径。这两种性质完整无缺地同时存在于耶稣基督的身上,祂既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因为祂是完全的人,所以祂能够站在人的地位,以肉身之死为信祂的人替罪,兑现了神的公义,满足神圣洁的要求。因为祂是完全的神,所以祂是无限的,能够代赎古往今来所有人类的罪,祂以复活的大能叫信祂的人重生,体现了神的慈爱。主耶稣是人与神修复曾经破裂之关系的唯一中保,但这个中保意义只有在顺从中才能实现。假如主耶稣在世时,只要在一件事上没有顺从父神,那么神救人的使命就会被搁浅。所以,顺从不仅是一种值得称道的美好品德,更是一把使人类生命起死回生的金钥匙。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和复活,将顺从演示到了最高境界,既反照出我们人类的罪孽深重,又为我们如何从罪中脱身开辟了一条蒙恩的路。
 
三、假如我们不全心学习顺从,
就根本谈不上天天背十字架
 
  现在我们可以给悖逆和顺从下一个最简明扼要的定义了。什么是悖逆?悖逆就是罪,“违背律法就是罪”(约壹3:4)。这律法就是神的诫命、神的旨意。什么是顺从?顺从就是义。“我们若照耶和华我们神所吩咐的一切诫命,谨守遵行,这就是我们的义了”。(申6:25“义”与“罪”是完全相反的两件事。顺服神就是义,违背神就是罪。亚当夏娃的悖逆让“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从此,“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3:10)因为人做不到真正的顺从。从顺从的标准上看,人很难谨守神的诫命,很难听从神的“意思”。整个旧约告诉我们,人在神的诫命面前总是软弱的,总是摆脱不了罪的捆绑,时常做神所不喜悦的事。从顺从的成本来看,人总是患得患失,以我为中心,体贴肉身的需要和眼目的情欲。不说是舍命,就连“变卖你所有的”来跟从神(太19:21),都有很大的挣扎,都难以做到。从顺从的过程看,人无法靠自己的力量来胜过各种试探、诱惑,特别是难以经历试炼。人做不到绝对的顺从,又怎么能得到神的宽恕。“就是天使犯了罪,神也没有宽容。”(彼后2:4)罪不得赦免,“工价乃是死。”(罗6:23)那么,人的出路在哪里呢?感谢神,人做不到的顺从,主耶稣替我们做了。祂对父神的顺服态度,代表了整个人类。“祂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来5:9)所以,人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求助耶稣。当一个人向耶稣基督顺服的时候,祂的顺从就为父所接纳。
 
  于是,问题又转到我们如何向主耶稣顺从,这里有两个实施步骤:
 
  第一步要有瞬间的顺从,归顺位分关系。顺从是个从属关系的概念,有顺从者和被顺从者,即顺从谁和谁顺从两个方面。所以,要顺从首先就要分辨出顺从的对象,这个对象就是神的儿子主耶稣。我们要尊祂为我们的生命之主。当一个人真心对耶稣说:主啊,你是我的神,你十字架上的血是为我赎罪而流,你的死里复活就是我的新生,我顺服你,我愿意回到你面前,这个人就进到基督对父的顺服状态中。“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罗3:25),“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罗3:22),“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祂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10:9-10)这个顺从是信心的顺从,只是瞬间的事,不需要你做什么工作、不需要你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只要心口如一地认自己是罪人、认耶稣为救主,你就可以得救称义。这个瞬间却决定了永远,将我们与神断裂的关系修复,将创造者与被造者的位分归顺。我们能从罪中释放,与神和好,肉身死前灵得重生,肉身死后还有天堂。是祂在十字架上的顺从,将我们带进了神的恩典之中,“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彼前2:24)。只要我们抓住这瞬间,就立刻能回到神的怀抱,重归迷失久远的心灵的故乡。
 
  第二步要有终生的顺从,调整生活方式。瞬间的顺从解决是什么的身份,而终生的顺从则是解决怎么样的状况。瞬间的顺从如同短暂的分娩,只是诞生出一个新的生命。而新生命的健康成长,仍然需要不断的调养。当你在瞬间的顺从中认神为父,你就有了新的属灵的生命。但这重生的生命,“在基督里为婴孩”(林前3:1),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总会受到魔鬼在肉身中的各种诱惑。所以, 我们就要顺从神,而不要顺从魔鬼,不能在地位上是圣徒,在生活上是糊涂。主耶稣对我们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9:23)主让我们舍己来跟从祂,就是顺从圣灵的引导,接受神为我们一生所作的计划与安排,让圣灵彰显在我们身上作成圣之工,以此见证和荣耀神。一个总没有好表现的儿子,怎么能使父亲的脸上有光。当然,舍己并不是让我们厌弃自己,苦待肉身,主让我们爱惜圣灵的殿堂—身体。舍己是要把心全部归向祂,专心仰望那独一真神。神说,“要将你的心归我”(箴23:26),“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箴4:23)。所以,我们要把心归向祂,甘心情愿在祂面前奉献自己。如果我们总是体贴自己的肉身私欲,而将神的旨意搁置一边,就不是舍己。有一个例子可以作反面镜子时常照照我们自己。神曾保守扫罗王打了胜仗,扫罗王却在处理战俘和战利品上违背了神的旨意。之后,他不真心向神谢恩谢罪,却指望献几头牲畜使神息怒。因此先知撒母耳警告他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15:22)最终,神放弃扫罗,使他亡命战场。一个基督徒的一生乃是一个祭,如保罗所说的,“将身体献上,当做活祭”(罗12:1)。但这个祭,一定要用心灵和诚实来预备,用神真理的引导和人的顺服相调和来预备,凡事祷告,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神的旨意,“不从人的情欲,只从神的旨意在世度余下的光阴”(彼前4:2)。
 
 
钱志群  来自中国大陆,现住美国堪萨斯州,在读神学。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