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从信心到盼望﹕生命的奇迹
2016/8/2 15:52:54
读者:8080
■赵匀婷

生命季刊 第42期 2007年6月

 

 

从信心到盼望﹕生命的奇迹

 

/赵匀婷

《生命季刊》第42

 

我和先生求仲都很爱孩子,从结婚以来,我们就一直想要孩子。多少夜晚,梦见一个可爱的小人儿,甜甜地叫我们:“爹地,妈咪”。对于一对年轻健康的夫妻而言,怀孕不是一个问题,然而,对我而言却是极大的困难。

 

因患有最重度的子宫内膜异位症(ENDOMETRIOSIS),自1988年冬季来美后,我经历了大小手术不下四次,并有多次被送进医院急诊室的记录。每到月经期间,我就有全身被撕裂般的痛楚,常常会满地打滚,痛不欲生。有时一阵疼痛袭来,我就像昏死了一般。虽然各种医疗持续地进行,我的疼痛时间却不断地增长,甚至一个月中有半个月在疼痛中度过。

 

多年来,我就靠着吃医生开的强烈止痛药过日子,且随着病情逐渐加重,止痛药越吃越强,也越吃越多。到后来,我甚至连药都吞不下去,一吃就吐。为了减少自己吃止痛药的次数,我得学习如何忍耐疼痛并试着与疼痛相处。为了这病,我们不断地求神医治,但却一直不见神有所行动。

 

这种病让我的身体吃足了苦头。常是在前一分钟与人说话,下一分钟便嘴唇发白地痛倒在地。夜半时分,我常常痛得哭泣哀号,而求仲,也因着我疼痛时的挣扎,被我拳打脚踢。求仲和婆婆只能跪在我床旁,为我流泪祷告。我真想找个地方将自己藏起来,静静地让痛楚慢慢吞蚀自己。

 

严重的子宫内膜异位症本来就容易导致不孕,再加上吃这些强烈止痛药,连试着怀孕都是不被允许的,因恐怕会造成畸形儿。随着病情逐渐加重,我们开始心急乱投医,无论是中药、西药各种疗法都去试,结果是使得我身体更加虚弱。

 

我心里真是苦啊!当我每月经期大量出血,身体承受痛苦时,我知道我怀孕的机会又减少了一些,心里真是绝望痛苦。不知情的亲朋好友常热心地询问准备什么时候生,年纪不小了,不要再拖了。或是得知又有谁怀孕的时候,我总是心如刀割,伤心地痛哭。我埋怨地问,神哪!为何要让我经历这些苦,为什么是我?为什么?

 

在最后一次手术动完之后,医生告诉我,自然怀孕的机会微乎其微,建议我们做“试管婴儿”,而且要做就要快,因为年纪越大,机会越小,依我的病情来看,若不赶快,连这唯一的机会也会失去。

 

我与求仲的内心开始挣扎……但这似乎不是神所要带领我们的路。心里虽不平安,但求子心切的我,却想用治疗自己的病来做借口,支持我去做“试管婴儿”的念头。因为我怕万一放弃这个机会,我这一辈子恐怕就没有孩子了。

 

求仲是一个信心坚强、信守神旨意的人。他不断地安慰我、坚固我,提醒我说只要先求神的国、神的义,祂会将一切都加给我们!但他内心深处却又心疼我每个月所承受的痛苦,在心里,他默默祷告,神啊!求你的怜悯,不要让我走到那一步,必须去面临选择:违背你的心意救我的妻子,或是坚守你的路!

 

箴言三章五至六节敲醒了浸在痛苦泪水中的我。神对我说:“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

 

蒙主怜悯,终于,因着这两节经文,我们开始思考自己对神的信心,我们该要定睛在神身上。我曾想倚靠自己的聪明,因为我总觉得若自己不做什么就来不及了。我为自己设定了道路,将希望放在人的努力上,然而心里却没有真正的平安。虽然自己已信主多年,也常向人传福音,劝人信耶稣,但却发现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却不是真的对神有信心。更没有顺服在祂面前,将自己的困难完全交托给祂。

 

渐渐地,我的生命有了改变。我们静下来,专心向主祷告,学习用一颗顺服的心,求主安排我们前面的道路。我们相信神是信实的,是我们可以倚靠的。即便神的旨意是要我们这一生没有孩子,我们仍相信神在我们身上有祂美好的计划。此后,我们便专心于事奉,对于生育的事,我们仍不断地求神赐给我们孩子,但已不再抱着绝望的心,而是愿意顺服神的带领。此时内心反倒充满了平安,日子过得更充实,更有意义了。

 

一九九六年初,除了止痛药,我停止了所有药物,转去看另一位专科医生。这位医生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对我作全面的检查。从初次的超音波(Ultrasound)检查发现,我不但有严重的子宫内膜异位症,还有卵巢肿囊。一边的卵巢已坏死,另一边的也已奄奄一息,而且发现了相当大的子宫肌瘤。它们都是导致不孕的因素。医生初步决定藉手术将这些肿瘤清除干净,但需等到所有的检查都结束后才进行。

 

原来我这么不容易怀孕的原因有这么多,我是否该要放弃了呢?

 

在这之后不久,我从小外甥女那里感染了水痘,使得所有的检查必须全部暂时停止。下一个手术的时程变得要随之延后。而一个月后,再回医院检查时,竟然发现我已怀有身孕!

 

当下,我内心激动万分,我们真是跪下感谢神的恩典。因为自己心里清楚明白,若不是神的恩典,我如何能怀孕?然而“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就在我愿意顺服在神的掌权下,一切的治疗都停止时,神彰显了祂的大能!神的慈爱怜悯,在我的信心软弱时,依然顾念我,用祂的大爱包容我。

 

因我仍有许多的病症在身,所以医生要求我在怀孕初期,必须做密集的检查及监视。记得在怀孕后第一次照超音波时曾问检验师,这个子宫肌瘤,会不会影响胎儿的发育?她不确定地说:“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没有见过在这么复杂的情况下还能怀孕的!”

 

怀孕八周后,我出现了出血的现象。医生查不出原因,怀疑是子宫内的肌瘤造成出血。从超音波上的测量,我的子宫肌瘤已有十公分大,而且有继续长大的趋势。医生说:“我不能保证你的宝宝能保得住,我也不能保证宝宝一定健康,我们只能观察,看胎儿是否能顺利成长。你的瘤太大,要多躺着,因为瘤不会掉下来,胎儿却可能掉下来!

 

当我看到肌瘤旁边那个只有二公分大的小生命,想到这小生命才成形几天,就要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心都要碎了。至此,我们只有将这一切交在神手里,因我们知道这位信实的神是我们唯一的倚靠,也是真平安的来源。

 

卧床三个多月后,出血止住了。尽管胎儿的情况仍不稳定,必须有六个月的观察期,但教会的弟兄姐妹不断地为我们祷告,或来信、或来电、或来人关怀我们一家。甚至远在加州的一群我们未曾谋面的弟兄姐妹,也在祷告中记念我们。我们不但经历了主的大能,也因着主里弟兄姐妹的爱,看到主的大爱,让我们即使在困难中,也一样平安喜乐。

 

虽然因着宝宝在腹中长大压迫到子宫的肌瘤,仍使我常感到疼痛,但在弟兄姐妹的代祷中,在求仲和婆婆细心的照顾下,我的怀孕过程逐渐顺利。

 

但在怀孕四个半月时,医生从超音波上发现,胎儿的头围太小,怀疑脑部发育不健全。加上不确定我当初出水痘时,是否已怀孕、会不会影响胎儿。医生建议我们做“羊膜穿刺”检查。

 

我们已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小生命。神将这个小生命赐给我们,且用爱将我们紧紧连住,她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怎能割舍!从无到有,从危险到平安,我们已经历了神的大能,及保守带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我们相信神所赐的都是好的。我心中默默祷告,神啊!你将这个小生命赐给我们,就请你保守看顾她,在腹中医治她。若你的旨意是要赐给我们一个不健全的孩子,就请赐给我智慧和能力去扶养她。既是主赐的,就是最好的,是与我有益的。

 

无论“羊膜穿刺”的结果如何,我们都决心要保住这个小生命,那么又何烦去做检验呢?我们签下了不做“羊膜穿刺”的切结书。

 

然而挑战并未结束。到了怀孕末期,医师从超音波上发现,肌瘤已将我的产道完全挡住,可能无法自然生产。医生也认为,若采剖腹生产,除非瘤挡住婴儿的出路,否则不动这个瘤。因为瘤实在太大,若动它,很可能会导致大出血,对婴儿或母亲会造成危险。因为担心出血情况会发生,所以我准备事先在血库预存自己的血液。然而却由于我血压不够高,医院不能为我抽血存血。

 

当自己想靠自己的智慧行事时,真的体会到,人所能做的非常有限,只有将一切交托仰望创造天地的主,不断地为孩子的出生祷告。

 

没想到,预产期前一个星期,再度做超音波检查,发现那个十公分大的瘤,竟然挪开了,从超音波上已无法看到那个瘤,因此医生决定让我等候试着自然生产。到生产当日,阵痛开始,由于瘤实在太大,子宫收缩不完全,宝宝出不来,医生还是决定采剖腹手术。因瘤已不在原来的位置,所以手术进行非常顺利。

 

婴儿生出后,医生将整个子宫翻出体外,才知道肌瘤当时是移到婴儿的背后,所以没有影响生产。虽然经过七、八个月的超音波观察,当医生亲眼看到我的子宫肌瘤,仍惊叹地说:“It is a miracle! You are very lucky to have this child!”(真是奇迹!你能有这个孩子,实在幸运!)医生没有信主,在他看来,这个宝宝是个〝奇迹〞,而我们只是些幸运的人。然而,我们却清楚知道,这都是神的恩典。因在整个过程中,我经历了无数奇迹,亲身地感受到神的大能与保守。也因着主内弟兄姐妹的爱紧紧地围绕着我们,在我们遇到任何困难时,都能平安地度过。

 

感谢主,让我有一个很美的家。求仲、婆婆从我一开始在病痛中,到怀孕、生产,他们不断地包容我、体谅我,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更在我信心软弱时支持我,用祷告来托住我。我知道这一切都因着爱,从神那儿所领受的大爱。然而,我这个不配的人,竟蒙神这样眷顾。

 

看着女儿,这个因着信靠神的慈爱及大能所生的孩子,健康地长大,再回想起我们过去所经历的种种苦难,心中就充满了赞美与感恩!不单是感谢神将这个我们盼望许久的孩子赐给我们,更感谢祂与我们同在,因着祂的信实与丰富的怜悯,让我们即使在苦难中,也是欢欢喜喜地有盼望。因为,我们内心的喜乐平安,是源自于神,一个自有、永有、绝不改变的神!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六日,我平安地剖腹产下一个健康的女儿,一个因着神的慈爱、怜悯及大能而诞生的孩子,我们为她取名叫Faith(信心)。

 

补记一(199710月)

 

Faith断奶后二个月,我的子宫内膜异位症的老毛病,再度卷土重来。我的身体继续承受极大的痛苦,甚至比过去更加严重,几乎每天在疼痛中度过。但是我的内心,对神却是感谢赞美。曾经有人说其实我的病已经好了,所以能生育。然而现在证明我的病还在,而我的孩子实在是神的恩典了。有人信心软弱地说:“神怎么没有治好你的病啊?”事实上神治不治我的病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生命已经被更新了。使徒保罗的身上有一根刺,他曾经三次求神挪去,神却对他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128-9)我感谢神的保守,在我软弱的时候,信心更显刚强。我不及使徒保罗,但是我内心有同样的平安喜乐,因为我听见神也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

 

补记二(20069月)

 

Faith满一岁不久,1998年初中国的除夕夜,吃过年夜饭,我突然发烧。吃了退烧药两天还不见好转,我就去看内科医生。医生说我得了流行性感冒。我告诉她我的腹部疼痛,和妇科的病历,但她说感冒时,身体的疼痛是正常的,一个星期后就好。过了一个星期,我发烧的情况并无好转,反而更糟,我变得非常虚弱。我要求医生验血。从验血报告中,发现我的红血球数非常低。然后医生将我转到外科。外科医生紧急送我至急诊处做电脑断层扫描检查,发现了我的卵巢发炎,导致发烧。但由于延迟治疗,发炎恶化,卵巢已破裂,腹腔内充满了脓,导致情况复杂。原本脆弱的子宫,也因此恶化了。医生建议做子宫卵巢切除手术……顿时,吵杂的急诊处里,我听不见任何声音,空气凝结了,时间停止了……

 

我不能接受我开始哭泣!

 

是时夜半时分,我哭着乞求医生不要做手术!从无法生育到女儿平安出生,神都医治看顾,我不能接受子宫切除手术。我才结婚三年多,我的女儿才满一岁……

 

最后医生同意试着用抗生素治疗发炎,看第二天的情况。夜里,医护人员不断的替我打抗生素,几乎每个小时验血检查。一夜下来,我的两条手臂成了黑青色。凌晨,医生打电话告诉求仲说:“太晚了!情况非常紧急,必须立刻做子宫切除手术来挽救你太太的生命。”

 

求仲带Faith和我的婆婆来到医院。我问他:“为什么带全家来这里?让妈妈和孩子在家休息吧。”我全然不知我的生命是处于危险中,这也许是我家人能看我的最后机会。我看见求仲在流泪……

 

我不能再有孩子了……

 

手术后的我非常哀伤和迷茫:“为什么上帝没有医治我?

 

当我看见求仲有一种平安和释放,我不能了解。他告诉我:“你知道你的情况有多危急吗?你知道我签下手术同意书的心情吗?上帝救了你的生命。你既知道神是无所不在的神,当医生的手术刀划下的那一刻,难道神不在那里吗?想到神的同在,心里就得到安慰。因为神允许苦难的发生,神必有祂的旨意在其中。万事互相效力,要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让我们学习顺服和感恩吧!

 

求仲和我非常爱孩子。我们的苦难从全爱的神得到安慰,因为祂是生命的主。我们相信祂在我们的生命中有计划。“顺服和感恩”让我们家再次安歇在神的平安和喜乐里,且充满盼望。

 

当我们意识到,许多孩子现今需要家庭和教育,而我们相信我们家能给予抚养,以及丰富的爱时,“领养孩子”的意念进入了我们的心。Faith和婆婆也有同样想法。尤其是Faith,她持续和清楚的为有小妹妹祷告。她透过任何机会,表现出她已预备好成为一个好姐姐。她也准备了许多礼物,并且写信给她未来的妹妹。我感到神透过Faith与我们说话。在三年的祷告寻求神的旨意后,求仲和我相信,领养孩子是神对我们家庭的呼召。2005年秋天,我们开始了领养孩子的手续,从台湾领养一个女孩。这复杂且漫长的手续不容易,我们在学习用温柔谦卑的心等候。

 

神给了我们太多的爱,我们愿意分享这满溢出的祝福和爱给这位神赐给我们的小女孩。她也许曾是孤儿院的孩子,但神非常爱她!而我们在祷告中耐心等待!200611月,我们终于收到了小女儿的照片和资料。我们怀着兴奋与感恩的心来接受这个可爱,且神极宝贝的孩子。繁琐的申请手续,让我们仍在等待通知何时能接她回家。我们相信神造万事各按其时,神的时间是最好的。我们已为她取名为Hope(盼望)。从Faith的出生,我们学到了信心的功课。而从Hope的即将到来,我们将真正的体会到在神里的盼望。

 

神所赐的真平安,是世界所不能给的;祂的爱,也是世界不能及的。神应许我们,即使走过死荫幽谷,也不怕遭害,祂的杖,祂的竿都安慰我(诗篇23篇)。我们的忧愁,我们的软弱,祂都能为我们担当。只要我们将自己的重担卸下,神必为我们预备更好的路。我感谢神,让我经历祂的大能与大爱。让我在没有怀孕迹象前,就能从神获得满足,不再担心害怕。因为我拥有确据,就是神自己。患难、困苦、生死都不能让我们与神的爱隔绝,靠着爱我们的主,在一切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马书8章)。

 

现在看来,我身受的苦难,仿佛是过去了。但在我的生命中,仍会有不同的苦难,但我不再担忧,我的信心是建立在神身上。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花香常漫,祂却应许生活有力,危难有赖。苦难成了信心坚定的考验,日后荣耀的盼望。让我禁不住,为神所赐的恩典,一叠声地喊出:哈利路亚!赞美主!

 

赵匀婷 来自台湾,现居芝加哥,参与教会诗班事奉。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

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读到生命季刊创刊以来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