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2007夏天﹕23名韩国基督徒在阿富汗
————塔利班绑架韩国基督徒事件综述
2017/6/11 16:28:19
读者:10475
■本刊编辑
生命季刊 第43期 2007年9月
 

那一年, 23名韩国基督徒被绑架, 2位弟兄殉道……

2017-06-11 诚时 

(上图为裴牧师(右一)带领的赴阿富汗的弟兄姊妹出发前合影。请击点图片上方蓝色的生命季刊,选择关注,您就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2007夏天﹕23名韩国基督徒在阿富汗

——塔利班绑架韩国基督徒事件综述

 

/诚时

《生命季刊》第43

 

编者按:10年前的夏天,23名韩国基督徒在阿富汗被绑架,两位弟兄殉道。殉道士的血是教会的种子。无数间基督教会,都是在早年殉道士的鲜血中萌生;一代又一代的宣教士,走上了殉道的十字架之路。今天,本刊播发这两篇文章,不仅纪念当年的韩国殉道者,也纪念众多的各国各方为基督的名被杀的人:有白衣赐给他们各人,公义的冠冕为他们存留。

 

背景﹕宣教的韩国教会

 

韩国是全世界第二宣教大国,仅次于美国;全球160个国家中有韩国的宣教士。韩国有1400万基督徒,占三分之一的人口。1韩国宣教研究中心(Korea Research Institute for Missions)报告,韩国是差派跨国宣教士增长最快的差派国。目前,韩国每年平均差出约一千位新的宣教士,增长率每两年平均超过30%2

 

韩国京畿道盆唐(Bundang)泉水教会成立仅9年,被誉为“最年轻的教会”之一。在3500多名会友中,40岁以下的人占80%。泉水教会已派遣了遍及全球各地的50支宣教团,每年78月也会组织海外短宣。泉水教会也将阿富汗﹑中国﹑日本﹑柬埔寨﹑越南﹑印度﹑乌兹别克斯坦﹑土耳其﹑乌干达﹑南非共和国等国家定为短宣地区。20077月,共有150多人前往这些地区短宣。

 

事件﹕23名韩国基督徒在阿富汗

 

泉水教会也在阿富汗开展事工,三年前派出的三位姊妹已在当地建立了一所幼儿园。2007713日,一支由十八人组成的短宣队从韩国出发,带着救助物资和医疗品﹑支援金前往,计划以该幼儿园为中心﹐在当地传福音并提供医疗服务。这个短宣队中多为2040岁之间的年轻人。他们原计划23日回国,但于19日短宣队和当地韩国宣教士等23人在乘坐大巴行驶的途中被塔利班劫持。

 

获得解救后的短宣队员刘京植讲到被绑架的经过﹕“当地的消息说,白天不会有事,所以我们选在早晨从喀布尔出发……在喀布尔的一家韩国餐厅吃过早餐之后,客车司机说‘要接受手术’,于是给我们介绍了另一名可信的司机。在经过加兹尼省时,中途拉上了两名当地人,(新)司机说‘是我认识的人’。在拉上这两人继续前行20~30分钟后,出现了枪声。坐在前面的人持枪对准司机,用手势要求他停车,但司机无视他的要求,因此开了枪。当司机停车后,塔利班命令将车靠边,并对车轮开了一枪。有两名武装份子上车好象殴打了司机,并命令全部人员下车。”

 

23名韩国基督徒被绑架的消息震惊了世界。普世教会立刻为他们迫切祷告。泉水教会每日清晨的祷告会,气氛变得更加严肃,祷告更为迫切。泉水教会牧师Kin Kyung Mo在讲道中,以希伯来书八章、诗篇十八章勉励会众,“相信上帝与我们同在,虽然发生如此的事,但不要失去对上帝的信赖,因为祂是我们的力量,祂知道我们的悲伤、难过。”

 

而韩国当地教会、差传联合会诸如OMFGP传教会等,还有KWMA(韩国世界宣教协会)的主要团体的领袖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如何处理此次危机。他们强调,“发生这样的事,但传教的工作是不会退却,可是,彼此要有一个教训,前往危险的地区更要谨慎行事。”

 

725日,阿富汗警方在人质遭绑架的卡拉巴格地区发现短宣队带队人裴亨奎牧师的尸体;尸体被拋弃在距离公路数公里远的荒野中,头部、胸部和腹部共有10处枪眼。

 

42岁的裴亨奎牧师出生于济州,先后就读于汉阳大学和西江大学研究院,毕业之后,过了一段普通上班族生活,后来决心奉献,走上了牧会道路;后进入长老会神学大学研究生院就读,2001年被按立为牧师。裴亨奎神学毕业之后,与现泉水教会牧师朴恩兆一同在永东教会事奉。1998年朴恩兆牧师在京畿道盆唐成立泉水教会,他作为创立成员(当时是副牧师)加入,一直负责青年事工。

上图为裴亨奎牧师

 

裴牧师特别对贫穷国家有负担。他于今年4月去了孟加拉国,并且计划这次从阿富汗回国后再前往非洲扶贫。

 

裴牧师平时深受弟兄姊妹爱戴。一位会友25日表示:“他每周主持青年会,而且非常关心我们。”他的一位熟人表示:“经常能看到裴牧师在外地无法正常进餐,和经受消化不良的痛苦。四年前还曾因久治不愈的肺病而生命垂危,静养了一年多。”病愈后,裴牧师再次回到教会,每年两次以上带领青年会成员前往阿富汗、乌干达等海外欠发达地区开展志愿服务活动。

 

他的邻居表示:“裴牧师总是笑脸迎人,是一个遇见十次就会打十次招呼的善良的人。他是一位充满感情的家长,每逢周末都会紧紧牵着女儿和妻子的手前往教会。”

 

据悉,裴亨奎牧师平时开着一辆陈旧的白色AVANTE轿车代步,总是穿非常简单的衣服,生活非常简朴。裴亨奎的父亲裴浩钟(72岁,济州永乐教会长老)也是笃诚的基督教信徒。裴亨奎有妻子和一个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9岁)。

 

裴牧师曾牧养过的一位年轻人现居美国,他回忆了裴牧师对他的栽培后在网上写到﹕某种意义上,他成为第一名殉道者也使我觉得欣慰,因为他是带队人,他所行的正是主所教导的﹕好牧人为羊舍命。他曾经在教会的通讯上写过一篇文章,其中他写到﹕一个主的门徒,要随时为三件事情预备好自己﹕

 

一、预备好要舍弃一切;

二、预备好要“去”(不同地方);

三、预备好要死。

 

(A disciple should be ready for three things at any moment: 1.Ready to leave (everything behind).2. Ready to move (to a different place). 3. Ready to die.3

 

裴牧师的网页上记录了这样一段话:“最近几天里不断接到国际长途电话和电子邮件,来自阿富汗、印度、中国……一听到他们的消息,我就充满了力量。我想踏上这些地方,和他们一起祈祷。正因为有了他们,我才将那片土地称为‘希望之地’。”

 

裴牧师被杀害的25日正是他的生日。裴亨奎牧师的父亲裴浩钟是济州永乐教会长老,也是一位爱主的老弟兄。听到儿子的死讯后,他一直在永乐教堂祈祷。他头抵《圣经》祈祷良久,而后说,他要等到短宣队所有成员回来后,再举办儿子的葬礼。

 

731日,阿富汗警方在安达尔地区一条公路旁发现第二名遇害人沈性敏弟兄的尸体,身上有四至五个弹孔,包括头部。据证实,沈性敏被杀的时间为当地时间7302030分。

 

29岁的沈性敏,于晋州某大学工学系毕业后,在一家IT公司上班,最近辞职准备参加研究院考试。平时非常乐于助人。据韩联社和当地媒体报道,沈性敏本打算继续攻读硕士学位,而家里也准备明年为其举行婚礼。当这一噩耗传来,沈性敏的父母和亲属悲痛欲绝。沈性敏的父亲沈镇杓是庆尚南道议员,他表示,儿子很善良,特别喜欢帮助别人,每当看见残疾人都会奋不顾身地去帮忙。

 

81日上午1030分,京畿道盆唐泉水教会主任牧师朴恩兆发表声明称:“这实在令人悲痛和哀痛。藉此向全国人民,特别是向遗属们表达我深深的歉意……”

 

他还说:“那些义工人员怀着对阿富汗的眷恋,义无反顾奔向那片土地。他们积攒自己平时的零用钱、利用自己的休假、为了实现人类的爱,心存可贵的梦想。两人遇害的噩耗,对于我们同样也是像失去亲人般痛苦。”

 

主任牧师还说:“当听说今天下午430分为最后协商期限后,我以极其焦虑的心情与21名被绑架者的亲属一同经受着断肠之痛,祈祷他们能平安归来。”他还呼吁说:“虽然我很惭愧,但仍希望国民们能够为被绑架者平安归来而凝聚心力。”

 

当记者提问,“此次事态是否缘于韩国教会过于白热化的传教行为?”他回答说:“我们也不希望有人在危险的地方受到伤害。对于基督教的宣教活动有广泛性和攻击性的批评,我衷心的接受,今后会慎重行事。”

 

朴牧师说:“仅今年就有200多个团体去了阿富汗。之前,我们去的坎大哈也没有发生过很危险的事件。但情况已发展到这一地步,再说谨慎也为时已晚了。总之,全是我们的错。”

 

817日塔利班武装释放两名女人质,金庆子和金知娜抵达韩国首都首尔。

 

830日,最后一批韩国人质获释,发生在阿富汗的韩国人被绑架事件时隔43天终于落下帷幕。

 

92日,最后19名韩国人质终于回国。

 

事件后﹕韩国国民与教会

 

台湾资深记者张桂越报导﹕事件后“教会低调、社会责备、网民发难”4

 

92日,被囚禁多日的19名人质终于回到日夜怀念的祖国国门──南韩仁川国际机场时,受到了热列的欢迎。他们低着头,嘴里说:“真对不起各位同胞,让你们费心了﹗”站在一旁的基督教团体对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并表示“你们没有做错,不必低头”。还有一名男子因拿鸡蛋扔向获释人质,在现场被警方抓获。

 

刘京植在代表被绑架者进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为实践和分享我们收到的爱心而去了阿富汗,没想到被绑架,让国人担忧,又给政府带来了负担,非常抱歉。向为使我们回到家人的怀里提供一切帮助,以及为我们担心的所有人和国民表示由衷的谢意。

 

(19名弟兄姊妹回国后向国人致谢)

 

泉水教会朴牧师92日表示:“塔利班持刀枪要求人质改变信仰,甚至还威胁说要强暴女人质。”朴恩兆牧师在当天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我听说济昌熙与宋炳宇因为遭到严重殴打,导致全身浮肿。”他还称:“据我所知,裴亨奎牧师被杀害也是因为他对塔利班强迫改变信仰进行了抵抗。”

 

韩国政府目前正在研究相关方针,即,被绑架的19名韩国人回国后,立即要求被绑架者和教会偿还解决该事件所花的费用。也就是说,政府将行使求偿权。

 

朴恩兆牧师表示:“对于此次事件感到非常心痛,感到责任重大。”并称:“对于政府要行使求偿权的决定,打算尽量答应。

 

韩国国民表示:“对裴亨奎牧师与沈性敏被杀害感到惋惜,但所幸其他19人都平安回国。”但对于他们无视政府的警告,前往阿富汗进行义工活动,从而引发此次绑架事件,则有很多人表示不满。甚至有一些人提出,应对他们追究责任。他们表示:“因此次被绑架事件,国民遭受了很大压力,为解救被绑架者,使用了不少国民税金等,国民的损失和国力的浪费都比较大。哪怕是为了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也有必要对被绑架者追究适当的责任。”

 

以此次事件为契机,有很多人指出应该节制前往海外危险地区进行不合理的传教及义工活动。就是说,可以进行传教活动,但应该避开有被绑架可能性的危险地区。也有网民藉此机会攻击教会、攻击宣教士。

 

韩国教会的反思﹕94日下午在首尔连洞教会举行的“长老教牧师按手100周年纪念忏悔祈祷会”上,该教会元老牧师金炯台(78岁)针对基督教界内部和牧会者发起了史无前例的谴责。当天的祈祷会是为了纪念1907年吉善宙等7名韩国牧师接受长老教牧师按手。这是最近在因为阿富汗人质事件反基督教氛围不断扩散的情况下,金炯台(连洞教会)、洪成贤(秀松教会)、刘庆才(安洞教会)、徐洸善(前梨花女子大学牧师)、李亨基(前长老会神学大学教授)牧师等基督教界的元老出面举行敦促牧会者悔改的“忏悔祈祷会”。当天,以大韩耶稣教长老会(统合)教团为中心,96岁高龄的方之日牧师等200多名元老、重量级牧会者参加了活动。

 

金炯台牧师在题为《获得适合悔改的果实》的信息中表示:“韩国的长老教会每天都在清晨祈祷会上流着眼泪祈祷悔改,每当举行教会复兴会以及吸引数万人的大众集会时,都会举起手大声痛哭,通过祈祷,对自己的错误痛悔地悔改,100年来一直心甘情愿地这样做。”他问道:“但是,韩国教会和社会逐渐堕落和腐败的原因是什么?”他具体指出了基督教界的“职业化""私有化""世俗化"诱惑,谴责说原因在于盲目的传教方式和“成长主义”。他说:“牧师把教会私有化会掩盖教会财政的透明性,任意使用教会财产。”

 

另外,“基督教社会责任”等6个基督教非政府组织4日举行记者会表示:“就阿富汗人质事件,将以基督教信徒为对象展开‘基督教信徒的反省和决心’签名运动。”

 

以下引用台湾资深记者张桂越《我的首尔采访人质事件有感》一文中的片断,结束本文﹕

 

“到了韩国,才发现绑架事件,燃起了这么大把火!非基督徒跳起来不但见死不救,反过来上网说他们活该!基督徒之间也引起内哄,指责这批弟兄姊妹没智慧,连时代杂志TIME都专文写说“……预测,前往危险地区宣教以博得更多善款的策略应该有所改变……”人质所属的山泉长老教会的主任牧师,也在电视机前向全国同胞鞠躬道歉。至于韩国政府方面,紧急通过护照法,凡前往阿富汗、索马里、伊拉克这三个红色警戒的国家被逮到的话,一律罚一年以下徒刑及若干罚款……总而言之,此时的韩国,人人头上顶着一块大黑云……

 

“张茂松说今年是泉水教会第三年派短宣队上阿富汗,同样的旅程,干同样的事!不出事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赞扬过他们的善行,他们在当地盖幼稚园、教英文、从事医疗活动、义诊救人等等全都是义务付出,他们甚至有计划的、一批批招考阿富汗人到韩国学习医务,他们的善良铺天盖地,也顶天立地!岂可因为塔利班的邪恶被一笔抹杀?!

 

“林治平说当年中国的宣教环境比阿富汗险恶多了!光是庚子年间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宣教士。当年的山西是最大屠场,一个叫毓贤的山西巡抚,在1900年的79号,就集体屠杀了48个宣教士,中国人的残忍是不下于塔利班的。南京大屠杀时,许多宣教士与中国人民共赴国难,一位叫魏特琳的宣教士,在众多外籍人士纷纷逃离现场时决定留守,挺身而出,救了许多妇女免遭日军蹂躏,南京人感激她,说她是“南京大屠杀中的活菩萨!”(“马礼逊入华宣教二百年”林治平主编)。在收集资料时,翻到内地会有79位宣教士在庚子教难中遭中国人杀害……

 

“一群对苦难没有答案的基督徒,肯付上生命的代价,前仆后继的到危险的地方宣教,实在是莫名奇妙!一位英国母亲在得知两个到中国宣教的女儿被中国人杀害后,自己打包上路到中国,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吸引力!照林治平与张茂松的说法是一种超越生死的价值观……

 

“总而言之,这一趟韩国行,让我经历了一种感动。沈性敏每天为身障朋友洗澡时,你在哪里?我在哪里?还是正在协助苦难的人?……”

 

注释

(本文全部内容,除加注释处外,均参考韩国《朝鲜日报》中文版www.chosun.com,该报刊为韩国权威性媒体机构之一)

1.张桂越﹕“我的首尔采访人质事件有感”

(http://blog.chinatimes.com/balkan/Archive/2007/08/25/191818.html)

2.林安国﹕“韩宣路,华宣路!”《华传路》56

3. Chang Lee, July 26, 2007 Email circulation

4.张桂越﹕“我的首尔采访人质事件有感”  

 

诚时  来自中国大陆,现全时间事奉神。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