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今日灵修: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
2018/10/9 14:49:15
读者:721
■王明道

今日灵修: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

 

/王明道

 

今日经文:“西门彼得带着一把刀,就拔出来,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他的右耳。那仆人名叫马勒古。耶稣就对彼得说,收刀入鞘罢;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18:11)

 

了耶并且人来捉拿耶的是那徒犹大,跟犹大来逮捕耶的是祭司和法利人的差役。这些人都是人,都是与神为敌的人。对他不需要客气,不需要容忍。用刀削掉他的一个人的耳朵,实在待他大,当把他每一个人的耳朵都削下一个来。

 

至于那个三十块钱卖主的犹大,两个耳朵都当被削下来。十一个使徒中只有这一个忠勇的彼得挺身而起,为保护他的主,奋勇向这群攻。那十个人都畏葸退,真令人不能不叹息恨。主耶稣应当夸彼得、赞许彼得,才合乎理。想到主耶对彼得不但未一句赞许,反倒用责备的口吻阻止他,“收刀入鞘罢;我父所我的那杯,我可不喝呢?

 

希奇!明明是人的手要加害于他,怎么祂竟“我父所我的那杯”呢?一点不足希奇。彼得那时只看见恶人的手,我们读这段记载的时候也只看见恶人的手。主耶那只慧眼却看了在那些人的后面还有天父的手拿一个苦杯,要借着那些人的手递到祂的手中,递到祂的口里。祂知道那些人不过是神所使用完成祂的美旨的工具,祂更知道如果祂抗拒这些恶人不容他们下手拿祂,便无异于把父所给祂的那杯从他们的手中打落到地上。祂不敢作那样的一件事,祂不愿意作那样的一件事,祂也不容彼得作那样的一件事,因此祂对彼得,“收刀入鞘罢:我父所我的那杯,我可不喝呢?

 

从人的手中接受一个苦杯是不容易的事,从人的手中接受一个苦杯是更的事,但从神手中接一个苦杯却是极容易的事,因的主深知道父所祂的苦杯不但是出于父的美旨,而且父必赐给祂力量足能够喝下这个苦杯去,并且在喝了这个杯以后还要得特别的福分和赏赐

 

父所那个杯苦么?确实是苦得很。那个杯与祂有害么?当时确是有害,因喝这个杯的时候要饱尝羞辱、笑、痛苦、死亡,但最后的果却是使多人得福,末后祂自己也因此得了大福。我看见经“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的罪,使我既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你便得了医治。”(彼前二24)“祂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服,以致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祂升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二611)因祂喝了那个苦杯,使我得称义,得医治,得永生,得作神的儿子,得享神家中一切的福分。就是祂自己也因此被神升至高,得了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假使祂那时拒了那个杯,不但我不能享今日所享的这种福分,祂自己也不能有今日所有的这种荣耀。这个杯真值得一喝啊!

 

的主因了这杯的功效,所以才存服的心,甘心意地从那些人的手中接受那个杯。祂不看那些人要加害于祂的人。祂看他们为“替神递杯的人”。祂不容彼得从那些人手中把这个杯打掉,所以祂责备彼得,阻彼得,“收刀入鞘罢:我父所我的那杯,我可不喝呢?”如果彼得也早明白了祂的主所明白的,看了祂的主所看的,祂必定不肯作那一件糊涂的事──拔刀砍人的耳朵。

 

我们中间有几个人不像彼得呢?每逢遇见人加害于我们,侮辱我们,攻击我们,误会我们,逼迫我们,便想拔出刀来砍他们的耳朵,砍他们的头颅,砍他们的身体,便想以辱骂还辱骂,以窘迫还窘迫。我们觉得这是很公道的事。我们认为我们不应当甘心忍受别人的攻击和侮辱。我们想我们有权柄反抗恶人。我们一点没有看见神手中的杯,我们更没有明白那些加害于我们的人不过是为神递杯的人,我们尤其没有了解这个杯所带给我们的好处是何等的大。不然我们感谢那些人还来不及,焉能反抗他们呢。比方说我患病卧在床上,我的妻子在厨房里为我预备了一碗极好的汤,她因为不能离开厨房,便托一个人把这碗汤送来给我喝,请问我应当怎样对待这个送汤给我的人呢?我是应当辱骂他呢?还是应当感谢他呢?这个问题连几岁的小孩子也会回答说,“应当感谢他”。如果我们彻底明了那些加害于我们的人,正是从神的手里递杯给我们的人,我们不但不恨他们,而且一定要感谢他们。(待续)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第4册·余粮》第5章“写给受苦的圣徒,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